第二十二章圆武夺法去东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旁边的圆明见了,也忙施礼说道:“小僧愿拜大德为师还望收留!”WWW.8Xs.ORG

    李玉晨听了他二人的话,忙说道:“不可,不可,小子才疏智短,怎可为师,我们互为同道,共同探讨便可!”

    那二人同声应和。

    舍心他处不见真!……”

    李玉晨侃侃道来,那圆武听了,如醍醐灌顶,明悟了自身,跪地祈求道:“今日得闻大道,始知自己的愚钝,愿拜大德为师还望收留!”

    这时圆武又说道:“施主一会还是快快下山去吧!这山上怕要不安全了!”

    圆明听了不解的道:“师弟这是何意?”

    渡人先需渡自己,

    渡己必先明自身。

    修身只有心中求,

    那圆武只得回道:“远来求法,不要其经!”

    李玉晨这时心中以豁然开朗,听得他的说辞,便道:“你既然不要经书,我便与你说说法!”

    那圆明听了他的话,气愤不已!可他自认为不是圆武对手,也是无可奈何!

    这时李玉晨含笑说道:“大师前来所为不就是一本《楞严经》吗?给你便好了!”

    只是片刻便追了上来,拦住李玉晨去路,一旁圆明怒道:“圆武,你这是干什么?”

    那被圆明称为圆武的和尚说道:“二师兄,师弟不想做什么,只是师傅的衣钵怎可轻传,快快拿出来,我去还给大师兄,要不休怪我无礼!”

    李玉晨随圆明下山,可走到一半,却被拦住了。

    说着便拿出《楞严经》递向那圆武,而此时那圆武和尚,见了李玉晨的举动,却一时愣在了那,他想了种种可能,想那李玉晨会拒不归还,弗欧反抗,可如今却说弃便弃,叫他一时不知所措!

    “无善无恶心之体,

    为善去恶是格物!

    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

    那圆明怒道:“是大师兄让你来的!这是师傅的意思,你也要违背?”

    圆武回道:“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师傅应该传给大师兄,而不应传给外人!”

    圆武只得回道:“之前我听大师兄说,朝廷已经决定灭佛,今次师傅令众弟子作偈语,便是挑选衣钵传人,待找到传人,我明净寺僧众便要四散避祸了!”

    圆明还要多问,可圆武也知道不多,一时无法,二人只得先送李玉晨下山,李玉晨便就此离开!

    李玉晨下的山来,见天色还早,突然想到萧子峰家住在东平庄,那里离此也不远,只有六七里的路程。萧子峰与自己最是要好,自己何不去看看他,想到此便背着箩筐往东平庄萧子峰家而去!

    李玉晨只是用了一刻钟便跑到了东平庄,待向村人打听后,便来到萧记粮店,只见那店里有两个伙计忙活!

    李玉晨走进店里,见里面五谷俱全,大约是下午,也不见有人来买货,那两个伙计见李玉晨进来,其中一个机灵的上前问道:“小哥,买点什么?”

    李玉晨见他问自己,便连走带看的说道:“你这稻米多少钱一斤?”

    那小伙计便说道:“这稻米陈米一个铜币一斤,新米两个铜币一斤!”

    李玉晨听了心道:“这还算合理。”这时忽然看到前面有黄豆卖,便问道:“这黄豆多少钱一斤?”

    那小伙计说道:“黄豆三个铜币一斤!”

    李玉晨心道:“这可不便宜!”想了想便道:“那来二斤吧!”

    那伙计听了,麻利的给李玉晨称了二斤黄豆,李玉晨付了钱,便又问道:“你们家少爷可在?”

    那伙计听了,一怔,随即说道:“我家少爷,正在用功读书哩!你是?”

    李玉晨这时便说道:“我是你家少爷的好友李玉晨,今日正好路过这里,麻烦你去通报一声!”

    那伙计听了摆手道:“我家少爷,正被老爷禁足呢!不能见你!”

    李玉晨一听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伙计便不说话,李玉晨见了,便掏出一个铜币塞给那伙计,小声道:“小哥帮帮忙!”

    那小伙拿了铜币,面上便出了喜色,随后道:“那好吧!我去帮你问问!”

    随后走进院里,不一时,那伙计便跑了出来道:“哎呀!原来是玉晨哥,我家少爷想你的很!您快和我进去吧!”

    说着便拉着李玉晨往里走,不一时,二人便来到萧子峰的卧室,只见门口还站着俩五大三粗的壮汉,李玉晨现在也知道这些下人的德性,便又拿出两个铜币,给那二人分了!

    那二人见了钱,自然开心,随即放李玉晨进去!

    李玉晨一进屋,那萧子峰便迎了出来!二人见面,一阵寒暄,萧子峰问了李玉晨近况,李玉晨便从筐里拿出一把糖,塞给萧子峰,便说道:“我大哥最近就要结婚了,我来南山集市买些糖果,突然想到你,便来看看!”

    说到此,想了想又问道:“子峰,听说你被你父亲禁足了,怎么回事?”

    那萧子峰听了不由叹道:“唉!这事,说来话长!”

    萧子峰一番诉说使李玉晨大致了解这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自放假以后,萧子峰便回家苦读功课,忽一日,家中来了一个人打乱了萧子峰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

    这个人就是他的堂姐,原来萧子峰父亲兄弟二人,他大伯萧伯安,年青时读书用功,考上了金墉大学堂,毕业后,便从政当了官,现在官已经当到了理藩院郎中。

    其大伯只有一女,名叫萧钰,今年二十岁,长相自是没得说!尚未婚配,就读的是金墉大学堂,那可是全国最高学府,可最近也许是放假的缘故,她却来到了东平庄。

    而且还不仅她一人,还带了个女尼姑,那尼姑法名妙善,也是个诚心礼佛的善信,后来被高僧点化,入了空门。萧钰带着妙善来到东平庄,开始萧家上下也是热情招待,尤其是萧子峰,看着俩美人姐姐,欢喜的不得了!

    可后来,萧父收到金墉城大伯的来信,态度就变了,尽把二女锁在了院中一口枯井里,萧子峰知道后,便与其父理论,怎料其父大怒,把他一并禁足了!

    李玉晨听了萧子峰的话,也是心中不解,那萧子峰心中想,是不是大伯给堂姐说了门婚事,堂姐不同意,便离家出走了!现在父亲知道了就把她锁了起来,等大伯派人来把她抓回去!

    萧子峰的担心也不无道理!

    只见从山上,飞奔下一和尚,此和尚长的黝黑壮硕,虽然飞奔而来,却不生烟尘!

阅读两仪灯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神级进化囚爱成瘾,抢来的新娘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冥婚霸宠:鬼夫轻宠莫少逼婚,新妻难招架原始社会:系统别傲娇今夜难为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