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一情)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屋内的女子早已虚弱的不成样子,这里的一切似乎在耗尽着所有人的善良。

    又是一年过去了

    冬去春来,一年复一年

    看着眼前自己女儿曾经深爱的男人不懂得怜悯她心中又是有多恼火。

    容不得她多想,怀中刚刚出生的女婴已经开始哭闹

    好像整个王府里渐渐忘记了。还有一位侧室。

    (十年后)

    接生婆愣愣的站在,望这一行人潇洒的走出去,放松的双手渐渐握紧

    “唉,还是由我来吧,茵儿,当年我劝你,你不听,非要嫁到这里,今天若不是我,你可能就要死在这了”WWW.8Xs.ORG

    说这话的,便是刚刚那个接生婆,没人知道,刚才她装出对女儿不理会的时候,心有多疼。

    “女婴?罢了,随便找个人,别让她死了”

    看着本来一声不出的女婴,突然哭了出来。

    此时正值春季,院内栽了许多杨柳,柳絮飘飘洒洒,自然有不少进了那充满血腥味儿的屋子。

    屋内刚刚生产完本就虚弱的女人,此刻剧烈的咳嗽起来。

    正坐在那个有婴儿哭声和女人嘶吼的房间外的男人,听到这里,焦急的心慢慢放下。

    “柳王爷啊,是个千金”

    “老爷,夫人生了!”

    屋外的人似乎没听到

    柳王爷皱了皱眉,似乎很不爽

    屋内的女人血还没有止住,柳絮越飞越多,她早就已经要喘不过来气了

    “要这女人有什么用,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

    话罢,看都不看屋内的女人,带着一行人便走了出去。

    接生婆从屋内闯出,似乎一点都不管屋内女人的死活。

    而从这接生婆吐出千金,两个字的时候,语调就己渐渐降了下来。

    “柳佳?佳儿咳咳…咳”

    兰柳院内,一片凄凉,似乎草木也不愿意在这里多作些停留。

    “母亲,我来了”

    一身嫩黄色的衣裳,满脸焦急的小丫头,冲进屋内

    此女子正是柳佳,正是当年那个被嫌弃的女婴

    正在榻上的安茵茵看着曾经女婴,已长大成人,成为了一个标志漂亮的女子,时光如此不等人

    “母亲有什么事?”柳佳抬起头

    “咳咳咳…咳咳”

    刚想说出口话语,却被这一股难受的劲憋在了心中,安茵茵恼怒的锤了锤心口

    “母亲这是做什么,莫要伤了身体”柳佳连忙向前,担忧的替她抚着后背。

    “佳儿,说了多少次了,你母亲见不了柳絮。这窗户怎么又开了,嗯?”

    连婆婆拿着一篮子新鲜的野菜,其中还夹杂着几根药材。嗓门儿大的她,立马就喊了几嗓子。

    “连婆婆,是佳儿的错,佳儿错了”柳佳这话刚说完,连忙将屋内开的一扇窗户关上,叹了口气,便跑了出去,她还有几束花没种上呢

    既然连婆婆回来啦,那她就去照顾花吧,心中所想,身体自然也要支持。

    “这孩子咳咳,没心没肺”安茵茵无奈道。

    “如同当年的你,唉”

    连婆婆见安茵茵能说出话来了,也放下了心。

    “但愿佳儿不会”

    “你是个倔种,你说你生出来的呢?”连婆婆反问

    安茵茵半响没说话。

    (兰柳院外)

    柳佳自从出了那里,便连忙向一处更为荒凉的院子跑去。

    毕竟只是11岁的孩子心思尚未成熟,自然玩心也大。

    正忙着向院子赶去的柳佳,如同一阵春风,急速却又温暖

    只顾着向前跑的她,还未来得及看清眼前的路。便撞上了一堵肉墙

    “哎呦”

    来不及反应,身子失去了重心,摔了个底朝天。

    柳佳揉了揉眼晴,连忙起身,抚了抚身上的灰尘,这可是母亲新给自己做的衣服。

    一抬头,便见到了一个男人。

    刚刚准备起身的柳佳,只得再次规规矩矩的跪下。

    坏了,坏了,是柳王爷…心中担忧的碎碎念。

    “你是…柳佳”男子正气的声音夹杂着威严,不带一丝情感

    跪在地下的柳佳害怕的抖了抖肩。

    本就瘦小的她更加显得无助可怜。

    “是…是”不同于以往的口齿伶俐,反倒是结结巴巴。

    柳王爷皱了皱眉,自己已经多年未去看那个安茵茵,竟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不过正好,现在年纪小,调教一下,以后也算有个底牌。

    想到这儿,柳王爷那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起来吧”

    依旧是一句生硬的话

    “是”

    柳佳听见这声音已有所缓和,语气也自然的多。

    心下已悄悄安抚了些自己

    心中所想,说起来这柳王爷还是自己的父亲,只是成长多年,却未曾见过,真是令人可笑。

    “要去哪里”

    柳王爷冷冷的撇了一眼柳佳,身材瘦小的少女,虽说年纪尚浅,但是眉目清秀,未来想必能给自己赢得足多的利益。

    “回王爷,佳儿今日种了些花草,正要去照看”

    柳佳乖乖顺顺,轻声答道

    “嗯”

    柳王爷一字答过,便带着一众丫鬟向别处走。

    也不知是去哪儿。

    “哼,母亲不是说他是我的父亲,怎么一点父爱都没有。”

    柳佳嘟着嘴掐着腰,小声的嘟囔,当然,她也只敢在柳王爷走过去的时候说说。

    说罢了,顿时觉得心虚,连忙向种花的地方跑去。

    正准备走时

    “我可全都听见了哦~”

    柳佳身子一僵,咽了口吐沫

    颤颤巍巍的扭过头

    “听见什么……啊不…是人是鬼”

    “当然是鬼喽~啊哈哈哈”

    再听见柳佳问完这句话时,树上的白子宇早已笑得前仰后合,手拍大腿

    “这傻丫头~啊哈哈哈,啊不,蠢丫头,大白天的,你问有没有鬼”

    柳佳在看清楚声音的来源后,只见,一身白衣的男孩坐落在有他六七个高的树枝上。此刻正笑的毫无形象,而且还是笑自己。

    顿时万分羞恼

    掐着腰,仰起头,向树上的那人喊去

    “喂!树上那个小子,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哼”

    “咳咳,不笑了,不笑了”

    树上的白子宇正了正脸色,一副我是正人君子的语气说出

    随即摆了个造型。轻盈的从树上跳下。

    “你,危险!”

    柳佳见此,也不管这人刚刚有没有嘲讽自己,连忙二步合一步,想要以公主抱的姿势来接住这个白团子。

    正在向下跳的白子宇,面上抽了抽,除去那个要公主抱的资势,这小丫头还是要救自己的对吧?不过,要抱也是我抱她

    白子宇双脚腾空一踩,本来极速下落的身影,此刻变换了方向,反之则以更快速的方式落在柳佳面前。

    见那小丫头抱着不成,此刻正重心不稳的张大嘴巴惊恐的向前倒下

    “噗嗤,蠢丫头”

    一语落下,身体极速配合,抱住了要倒下的柳佳。

    此刻的柳佳只是微张着嘴唇,清晨的阳光伴随着醉人的花香从眼前的少年身后打过来,面孔带着那样醉人的笑,伴随着缓缓飘落的柳絮。和腰上虽小却有力的手臂。

    这一刻,永远定格,举觞白眼望青天,皎若玉树临风前。

    而此刻,柳佳并不知道,在那白衣少年的眼中,此刻的她,在他眼中是如此的可爱,又蠢又笨的闯进了他的心。

    “咳咳,放我下来”

    柳佳红了脸蛋,避开他的眼睛,看着地上的青草,开始数有几根草。

    “一根,两根,三根……”

    “噗,好啦好啦放你下来~”

    白子宇笑着将她放下来,又打量了好几眼面前这个黄衣的蠢团子。

    “咳咳,男女授受不亲,还有,你别一直盯着我。”

    到不是柳佳有多敏感,实在是目光太过炙热。

    “咳咳,对了刚才听你说要去种花,介不介意带我一个?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下~”

    似乎白子宇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目光有多么烫人,轻咳了两下,以示尴尬。

    “呃…好吧,那你跟我来”

    柳佳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便向自己种花的方向走去。

    白子宇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时不时感叹一下这里的花有多么大。这里的草有多么杂。

    “你怎么这么吵,好了好了,到地方了”

    被烦了一路的柳佳不耐烦的回头向他吼了一句

    “一个女孩子,怎么脾气这样爆,小心以后我不娶你!”

    白子宇直直的盯着眼前的黄团子,看见她的脸因为自己而变得红红的

    自己嘴角是无论如何也甩不掉的微笑。

    “你!你!你胡说啥?”

    柳佳气的直跺脚,可是心里却止不住的欢呼雀跃。

    “好啦,我看看你种的这几盆小破花。”

    白子宇邪邪的一笑,向着柳佳那几盆小残花跑去。

    “喂喂喂!别把我的花弄坏了”

    柳佳想要拦着可她一个女孩子又怎比得过他。

    “你这是花”白子宇在看了一眼那几盆所谓的花之后,惊奇的问

    “其实是柳树的小苗啦,我上哪里找那种好看的花。”

    白子宇看着那几根摇摇欲坠的小树苗,扶了扶额头,打了个响指

    一道黑光闪过

    “主人”

    还未等柳佳看清,便见到一黑衣男子尊敬的向身旁这个白衣混蛋跪下,

    顿时她就不淡定了

    “大哥哥!你不要屈辱了你的尊严,向我身旁这个白衣混蛋跪下!”

    这一番话柳佳说的又爽快又解气。

    白子宇狠狠的瞪了柳佳一眼,并且一直盯到她不张嘴为止。

    “不说了还不行吗?哼”

    白子宇全当没听见

    只是转过身来向面前的男人说

    “影子,明天弄些花的种子来给她,给什么种子你自己知道。”

    “是”

    影子应了一声便如同黑雾一般悄悄散去

    这一幕柳佳看的是惊奇不己

    伸出手来,扯了扯身旁人的衣袖“白衣混蛋,你有这么厉害的影子,可是他为什么比你还大,你瞧我的影子和我一边高。”

    说吧,孩只能指自己脚的影子。

    白子宇真的快要被她蠢哭了。

    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突然眉心一跳。

    “蠢丫头,记住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了,还有,我叫白子宇。记住了吗?你是我的童养媳。”

    语毕,便白衣一闪,好像刚才孩子面前调侃自己的少年不复存在。

    柳佳晃了晃头,试试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可是刚才少年对自己说的话,做过的事,他的面孔都印在自己的脑中。

    算了,不想了,给这几个小苗浇完水后,我就回家去看母亲。

    柳佳懒得再动脑子。浇完水后便摇摇晃晃地沿着来时的路,回到了兰柳院。

    刚进了院子,柳佳便发现院内的气氛不对。

    顿时,冲尽房内。

    “母亲你……”刚想说出口的话,却被眼前的这一幕打断。

    “参见柳王爷”

    柳佳连忙跪下,她没有想到回来时会看到这样一幕,从来没有来这里看过母亲的他,今日竟然进了这个院子。

    “佳儿!起来!我不你向他跪下!”

    安茵茵看着跪在地下的小小身影,那是她曾经用了全部力气差点豁出自己的命生下来的,那是她倍加宠爱的女儿,而她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曾经抛弃自己的,是将自己丢在这里十年不管不问,是当年骗自己的人,即使他是自己女儿的父亲,那也不行。

    “佳儿,快起来,让为父好好看看你。”

    一道带有着父爱慈祥的声音传到柳佳的耳朵。

    随即而来的是一双大手,想要将她从地面扶起。

    可是柳佳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没有半分父女之情。

    “是”她挣脱了那双手,自己双手双脚并用勉勉强强的起来。

    柳王爷的眼里闪过一道暗光。

    不过最终还是笑了笑,叫柳佳坐在他旁边的位子上。

    “佳儿!过来,坐到母亲身边。”安茵茵焦急地招呼柳佳,似乎眼前的男人是砒霜是毒药。

    “好的,母亲”柳佳快速的向母亲身边跑去。随即安安稳稳的坐在她身边。待这一切都安定后。

    柳王爷抚了抚本不存在的衣皱。漫无经心的开口

    “安氏,既然你生下了我的女儿,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明天我会带走佳儿,让她接受她嫡小姐的身份。”

    安茵茵瞳孔一缩

    “什么!嫡小姐!”

    “不错,正如你所听到的,以后他的母亲将是我的正夫人。而你,呵,如果她不乖乖听话的话,你会是个把柄哦”

    “不…不可以!佳儿是我的女儿!”安茵茵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本来就身体虚弱的她,此刻则更是摇摇欲坠。

    “母亲,不要这样激动!”

    柳佳担忧的扶着脆弱的安茵茵

    安茵茵摇摇头,只是略带绝望地看了身旁的女儿一眼。

    柳王爷坐在椅子上不屑的看向安茵茵。

    “呵,老户,把东西拿上来。”

    “是,王爷。”

    只见门外一个身着管家衣裳的老人,走进屋内,恭敬的拿出一瓶药。

    坐在椅子上的柳王爷,手中接过那杖玉瓶。拽出瓶口挡着的布

    此刻,只见手中有两颗药丸。

    踏着步子,走到榻上的二人面前。

    一伸手,便掐住了安茵茵那脆弱的脖子。

    提着笑脸,向身旁的柳佳看去。“佳儿,乖,吃下这颗药丸,如果你要是不听话,你就再也见不到你母亲了。”

    “不要伤我母亲!我吃,我吃了,好了,快放开我母亲。”

    柳佳连忙从手中拿了一颗药丸匆匆入肚。

    “佳儿!!咳!别吃!咳咳咳”

    安茵茵绝望的唤着柳佳。只可惜,为时己晚。

    “现在,该你了,你明白我不会对佳儿动手,但是,你也明白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吃下去。”

    柳王爷“温柔”的笑着

    “好…但是,每年要让我们母女二人必须见上一面。”

    是的,安茵茵妥协了,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当初自己嫁入了这里,其实就该明白的。

    看着安茵茵乖巧的吃下去药丸,柳王爷一下子笑了,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哈哈哈,佳儿,好好与你的养母再说几句话,明早乖乖的跟我走。”

    “母亲,以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吗?”柳佳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佳儿,以后,母亲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明白吗?”

    安茵茵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女儿,这本来是她唯一最爱的人了,可是现在也要被夺走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母亲,我不要当什么嫡小姐,我只想做你的女儿”柳佳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这样渺小。自己是这样的无助。

    这一夜,母女二人谁都未睡,因为她们彼此知道,这或许是最后一个夜晚了。

    (次日清晨)

    “天亮了……快起来吧,母亲为你梳个头”安茵茵破天荒的下了榻,似乎释然着笑。

    “好,母亲”柳佳乖顺的答应

    安茵茵牵着那双又小又嫩的手,将她领在梳妆台前。

    镜中的少女年纪是那样小,面容是如此稚嫩。

    安茵茵拿起梳子,一下又一下的梳理着头发。

    “佳儿,以后要找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一定要多考验几次,不要,如同母亲一般,嫁错了人,付了一生”

    “母亲,佳儿知道了”柳佳静静地坐在哪里。看着身后的母亲。

    不知不觉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等到最后一个簪子带上

    “好了,佳儿乖乖的,母亲会好好活着的”安茵茵含着泪看着女儿小小的身影,一点一点被别人带走直到消失不见。

    她终于哭出了声,她终于知道,自己当初,傻傻的以为找到了爱自己的人而错付的一生

    而远处的柳佳,似乎在想些什么,想些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眼泪在向下落。

    一阵欣喜的声音伴随着婴儿的哭声传来。

阅读情话单字篇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顾二白的田园生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穿书]逍遥梦路摄政王的俏毒妃都市之诸天万界网想攻略我的人都被我攻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