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放肆[娱乐圈]

285 秦唐番外59

  • 作者:玄笺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20-03-29 23:25:13
  • 字数:11421字

秦意浓:【我快到你们学校了,陪我吃饭吗?不带孙校长】

唐若遥用手挡着手机屏幕,打字道:【我在报告厅门口了】

秦意浓:【这么早?】

唐若遥站在了门边的角落,没有站在正中央,但其他同学乖觉地在她身后排队,和家属抢座位,疯了吗?

没过多久,唐若遥兜里的手机震了下。

唐若遥:【你是不是对你的人气有什么误解?】

秦意浓:【吃晚饭了吗?】

同学们异口同声,拖长了音道:“不客气~”

唐若遥再次微微欠身,感觉呼出的气都是烫的。

文殊娴在队伍的末尾朝她挥了挥拳,表示鼓励。

早早过来蹲守的同学们心想:你谁啊?插队?身为当代大学生,这么不要脸吗?

一抬起头,看清对方的脸。

秦意浓影迷众多,唐若遥合理怀疑是她的影迷。

但是报告厅的门暂时锁了起来,五点左右,会有学校老师过来开门。唐若遥摘了口罩,下巴微低,却不会让人看不清她的脸。

秦意浓要来开讲座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学校,谁都知道大忙人秦意浓会来学校演讲是因为什么,好不容易消停了点的唐若遥再次成为了话题中心。

她已经开始在校内戴口罩了,好在首都空气质量不佳,她上课下课戴个口罩不显得十分突兀。只是走在路上,或者去食堂吃饭,都能从不同的学生口中捕捉到秦意浓的名字。

文殊娴在宿舍发疯,傻笑之余,嘴里反复说着“我死了我没了”“我嗑到昏迷”“这样的神仙眷侣是真实存在的吗”“我当场去世”等等其他室友听不懂的话。

唐若遥往排在门口的人群走去:“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可以吗?”

同学们:“!!!”

她转过来,双手合十:“谢谢大家。”

是秦意浓家属,好嘞,纷纷让出一条路。

在诸位同学别有深意的注视下,唐若遥耳根有些热烫,但依旧步伐坚定地越过众人,走到了最前面。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讲座在学校的报告厅举行,座位可以容纳两百多人。当天异常火爆,简直人满为患。晚上七点开始,唐若遥几人下了下午第一节课就去了,结果有比她们去的更早的,人数还不少。

唐若遥:【吃过了】

秦意浓很失望:【还想给你送饭呢,没机会了】

唐若遥心有余悸,幸好她撒谎说吃过了,否则秦意浓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给她送饭,她还要在这里吃掉,光想想整个人都要自燃了。

唐若遥:【你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晚上还要演讲,抓紧时间休息会儿吧,我看会儿书】

秦意浓:【嗯,待会见】

唐若遥抬起头,同学们刷的移开视线,左看右看,就是没在看她。

文殊娴发来私聊:【你刚刚是不是在和秦老师聊天?】

唐若遥:【你怎么知道?】

文殊娴:【看表情,你一直在笑】

与此同时,围观学生也将消息分享给好友或者小群。

【原来高冷校花唐若遥谈起恋爱来也是小女生,她笑得好甜】

文殊娴光明正大地拍了张唐若遥的照片,经过唐若遥同意后,隔天传上网,微博配文字:

文殊娴v:

【她为什么这么甜?[图片]】

网友们:

【今天是甜心糖awsl】

【我的妈,绝了!是我的取向狙击,想和秦意浓抢老婆!】

【所以她到底为什么这么甜,粉头宁能给咱们解答一下吗[期待]】

【这副春心萌动的亚子,一看就是在和老攻聊天了[狗头]】

【隐隐约约有听说昨天秦意浓去首都戏剧学院开讲座了,或许我们能等到一个cp合照?文老板求求宁啦!给孩子一口糖吃吧】

【为了看老婆专程去开讲座,这是什么神仙爱情,今天也是姬叫的一天!】

时间回到当前。

唐若遥将手机插回兜里,从包里拿出中午在食堂便利店买的面包和矿泉水,一口面包一口水,用着今天的晚餐,举止斯文。

正在这时,报告厅门口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文殊娴一见便翻了个白眼。

霍语珂从队伍长龙的另一边走过来,直接到了唐若遥面前:“我当是谁在这里,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唐若遥吗?怎么你女朋友过来开讲座,你也要在这里排队占座吗?”

唐若遥慢条斯理地咽下嘴里的一小口面包,掀起眼皮平淡瞧了她一眼,启唇道:“不是。”

霍语珂道:“不是什么?”人都在这里了,还要狡辩她不是来排队的。难道真给她猜对了?唐若遥保不住是用了什么法子,才叫秦意浓承认她,两人肯定不是真爱。

唐若遥又抿了口水。

自始至终她都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好像霍语珂是哪里跳出来的小丑,不值得她为她施舍一个多余的眼神。

就在霍语珂失去耐性要暴起之时,唐若遥慢吞吞道:“不是女朋友,是未婚妻。”

她台词功底极好,清晰地传进在场诸位的耳朵。

霍语珂脸上好像开了染坊,一瞬间姹紫嫣红,好不精彩。

文殊娴在两米开外的队伍大声道:“霍语珂,上次瞿老师在课上亲自打了你的脸还不够吗?你又跑出来当什么跳梁小丑。”

旁边有其他院系的学生投来疑惑的眼神,文殊娴免费解答道:“是这样的,上回秦老师不是给唐唐送早餐吗?霍语珂就在那造谣,说她们俩是不正当关系,结果瞿老师上课的时候直接辟谣说唐唐是秦老师的未婚妻。她们俩青梅竹马,打小儿认识,我们宿舍的都知道。”

文殊娴声音提高,嚷嚷得满场都能听见:“谁知道有些人,记吃不记打,这才过去多久,就开始四处造谣生事,也不知道是嫉妒呢?还是羡慕呢哦?”

霍语珂扬起脸来,冲文殊娴道:“知道的以为你是唐若遥的室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的马屁虫呢,每次都是你跳得欢,你属蚂蚱的?”

文殊娴略略略:“我属蚂蚱我活泼我身体好我人见人爱,你属兔子,红眼病,看到别人比你强眼珠子红得滴出血。”

霍语珂:“你还不是连我的背影都赶不上?拍了部戏你就飘了?先播出来再说吧!”

围观群众脖子从左拧到右,从右拧回左边。

哇,表演系这么火.药味十足的吗?怪不得贵圈真乱。

傅瑜君扯了扯文殊娴的袖子,文殊娴正和霍语珂互呛呢,万般不愿地退了回去。傅瑜君将文殊娴拉到自己身后,用那张总是温润如玉的面孔,淡淡地吐字道:“不知道霍同学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作先撩者贱。我们好端端在这排队,你上来就挑事,还堵着路不放,现在快开门了,你该不会是想借机插队吧?”

霍语珂除了自己,还有好几个小姐妹,因为找唐若遥的事,现在全堵在门口。

规矩排队的同学们如梦初醒,不满的声音陆续传过来:“按秩序排队。”

“演员了不起啊?明星又怎么样?大家都是学生,我们又不比你低一等。”

“排队!到队伍最后边去。”

霍语珂指着唐若遥:“她为什么可以插队?”她们宿舍向来一起行动,没理由唐若遥抢到第一,其他人在那么后面。

霍语珂:“就因为她是秦意浓女朋友吗?”

同学们都安静了,集体用宛如智障的眼神看着她。

对啊,她是秦意浓女朋友,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霍语珂从大家无声的沉默里意识到自己似乎问了个蠢问题,神情尴尬,让小姐妹们挡在她前面,她低着头退到了队伍末尾。

五点零几分,拿着钥匙的老师过来,看着排成长龙的学生们笑了笑:“都来得挺早。”

钥匙捅进锁孔,老师将两扇门推开,手还停在半空呢,就感觉胳肢窝下人影一闪,他眼前一花,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定睛一看,一道身影已经奔出了三米开外,朝着第一排的座位刮去。

秦意浓刚吃完关菡给她买的饭,在保姆车里闭眼小憩。她一个人吃饭懒得去食堂,没有唐若遥陪她没意思。

放在桌板上的手机一震。

文殊娴:【[图片]】

文殊娴:【老板猜猜这是什么】

秦意浓点开,报告厅里一片昏暗,在走道中间有一道模糊的虚影,不辨人兽。

秦意浓挑了挑眉,打字道:【唐若遥?】

文殊娴:【[跪了]】

文殊娴:【这你也能猜出来】

秦意浓手摸着下巴,单手打字道:【其他人没必要给我猜】

【说得也是】文殊娴说,【你有空可以看下群】

秦意浓好奇地点进了群里。

文殊娴:【惊了】

崔佳人:【惊了】

连傅瑜君都罕见地刷起了队形:【惊了】

唐若遥:【[流汗]】

文殊娴:【姐们你简直是唐·博尔特·若遥,秦老师知道你报告厅门一开,第一个撒丫子冲进去,女神形象就此毁于一旦的事了吗?】

秦意浓咬着下唇笑,心想:我现在知道了。

唐若遥:【情势所迫[流汗]】

唐若遥:【再说我也是为了给你们抢座位,要不是我跑得快你们不一定能坐第一排不是?】

文殊娴:【你接着狡辩,学校论坛里已经有帖子了,你迷人的背影现在人手一张】

唐若遥:【???】

文殊娴:【[图片]】

唐若遥:【……】

群名片为“唐若遥的未婚妻”发言:【照片很可爱】

文殊娴:【是!秦总说得对!】

又嗑到了!我好幸福!

秦意浓点开唐若遥的聊天框,道:【我不想休息了,能单独去找你吗?】

唐若遥:【你到点再来吧,肯定很多找你要签名的,咱们俩也说不了悄悄话】

秦意浓叹了口气,打消了这个念头。

秦意浓重新将手机锁屏,躺回座椅里,两只手枕在脑后。一闭上眼,眼前就全是那人的样子,秦意浓侧了身,换到一边胳膊枕着,唇角轻弯。

怎么就那么想她呢?想得每一条经脉都在躁动,每一根骨头都在发痒。

秦意浓半梦半醒地挨到了六点四十,换了身衣服,对镜顺了顺栗色的波浪长卷发,踩着尖头高跟鞋,在孙校长的陪同下前往报告厅。

一路上引人注目,被拍了无数次。

六点五十五,报告厅里已经没什么声音,学生们都安静坐着等待,交流也变得很小声,时不时抬头看向左边的入口,翘首以盼。

七点差两分,靠近左边入口的座位里传来小股的骚动,接着便是一声:“来了!”

报告厅里乍然喧闹,在那道身影真正映入眼帘后,又不约而同地静了下来。

接着是低低的抽气声。

文殊娴一副要昏过去的样子,捂住自己的嘴。

唐若遥呼吸一滞。

视线里一抹流动的蓝,轻而易举地夺去了所有人的注意。

秦意浓今日打扮得极其正式,竟穿了一身孔雀蓝的女士正装,西装小外套,内搭白色经典刺绣衬衫,笔挺修身的长筒西裤。那缕蓝色平静清澈,又让人觉得舒适自在,像是温暖无垠的海水,不会给人带来任何的压迫感。

秦意浓第一眼便从人群里捕捉到了唐若遥的身影,朝她眉眼弯弯地笑了下。

唐若遥心跳骤然加速,险些条件反射按住心口。

两周不见,秦意浓似乎又变好看了一点。

她蓦地想起什么,回头看了看报告厅的听众,每个人的眼睛都黏在女人身上,一秒都舍不得离开。

唐若遥不着痕迹撇了撇嘴。

孙校长坐在靠近讲台,给他特意留出来的座位里。

孙校长和秦意浓是在几年前认识的,他们俩合作了一部电影。秦意浓这人性格很好,谦逊温和,从来不和谁红脸,为人处世颇为圆滑,倒不是贬义,就是指她非常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达成自己的目的,还不会叫人着恼。韩玉平和她关系好,私底下吐槽她老狗比,孙校长也是这么想的。

但现在看她一本正经站在台上,笑容浅浅地和同学们打招呼,让他莫名生出一种老狗比改邪归正的感觉。

孙校长想了想,打消了这个念头。

也就是唐若遥在台下,她搁这弄得跟个正经人似的。

来听讲座的不都是表演系的学生,确切的说表演系只占小部分,大部分是其他院系的,秦意浓就没讲关于表演的话题,而是和同学们分享她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她来前只写了提要,粗略的一二三四点,其他的现场发挥。

与其说她在演讲,不如说是和同学们聊天。原先还高高地站在讲台后面,很有为人师表的样子,不到十分钟,秦意浓问报告厅的工作人员要了张报纸,垫在了台阶上,席地而坐。

孙校长:“……”

他就知道!这货正经不过三秒钟!

秦意浓一条腿屈起,膝盖几乎与肩膀平齐,另一条长腿直直地伸到了几级台阶之外,姿态慵懒随性,手轻轻拍打着膝盖,道:“我刚来首都的时候……”

秦意浓口才是很好的,声线温润,娓娓道来,光是听她说话便是绝佳的听觉盛宴,场下的人注意力集中,没有一个开小差的。

舞台两端皆有台阶,秦意浓在一侧坐了许久,中途喝水的时候,另一端有学生举手道:“秦老师,能不能坐到这边来?”

秦意浓将瓶盖合上,交给关菡,说:“好啊。”

她换到右边台阶去坐着,报告厅最亮的那束灯光打在她身上,孔雀蓝的西服泛出海水一样的绿意,她容颜极盛,非但没有被衣装抢去风头,反而更衬得她肌肤白皙通透,流转的光华比玉石还要美好。

右边时间到,左边同学提出申请:“秦老师,该到我们了。”

中间同学道:“应该站中间,秦老师站台下来吧。”

后排立刻有同学大声反对道:“不行!我们看不见!站台上!”

秦意浓:“……”

她又不是任星月,怎么弄得跟开演唱会似的。

秦意浓只好在台上来回走,好让每个人都能看清她。唐若遥坐在中间偏左,秦意浓每次走到那个位置,就偷偷地多停留一会儿。

但她不敢和唐若遥对视,自从第一次对视忽然脑子一片空白,卡了壳以后,她就尽量只用余光去看她。

一个半小时不知不觉过去。

秦意浓讲完,抬腕看了眼手表,道:“你们校长不顾我的反对,安排了一个自由提问环节,举手提问,先到先得。”

话音刚落,几只手同时举了起来,分不清谁先谁后,秦意浓随便点了一个:“第三排那个穿黄衣服的女生。”

女生站起来:“请问秦老师为什么反对自由提问环节?”

秦意浓终于能看唐若遥了,她视线胶着在唐若遥脸上,喃喃地道:“我赶时间。”

女生笑:“赶时间陪女朋友吗?”

秦意浓将目光移开,眸底漾出笑,佯怒道:“知道还问。”

女生坐下。

换了个男生提问,是个表演系的,提了个电影相关的问题,秦意浓答了好几分钟。她答到中途,瞧了瞧那男生的长相,嗯,比自己差远了,没什么威胁。

自由提问半小时,不乏有问秦意浓感情相关的,能答的秦意浓就答,不能答的就“我要问过我未婚妻,以后有空再告诉你们”,霍语珂在台下气得牙痒痒。

提问环节结束,孙校长宣布讲座结束。台下蠢蠢欲动,秦意浓抬手往下压,道:“大家先别动,坐在位置里。”

学生感到莫名,仍旧听话地留在座位里。

秦意浓将扣得一丝不苟的衬衣纽扣解开一颗,边解边往台下唐若遥的位置走去,她牵起了唐若遥的手,道:“好了。”

学生们蜂拥而至,围起来要签名。

秦意浓左手紧紧扣着唐若遥的手指,偏头望她,温柔道:“这样就不会被他们冲散了,抓紧我。”

唐若遥和她十指相扣。

秦意浓只用右手签名,签在明信片、海报和手幅上,向每个学生报以和煦的笑容。

她穿的鞋带了点跟,加之本来就比唐若遥高两公分,唐若遥偏头刚好看到她挺直的鼻梁、薄薄的红唇、柔润的下巴,延伸至颈项一道优美的曲线。

唐若遥离她很近,能闻见她身上已经到了尾调的香水,像是一种她说不出名字的酒,萦绕在鼻尖久久不散。

唐若遥扣着秦意浓的指节再次收紧,传递着她内心的躁动。

秦意浓接收到信号,立刻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她签完手头那张,将签字笔交了回去。

“秦老师再见。”

“再见。”

“师娘再见。”人群里忽然传来这么一声。

秦意浓蓦地驻足,循着声音望去。

那个女生后怕地退了一步,有点儿做错事的样子。

她不是表演系的,平时还有点和娱乐圈脱节,只是秦意浓的影迷而已,连绯闻都不太关注的那种。秦意浓是老师,唐若遥是她未婚妻,叫师娘顺理成章。

秦意浓拉拉唐若遥的手,唐若遥满脑子都是秦意浓,根本没听见那女生喊什么,茫然地看向秦意浓。

秦意浓看着那女生笑道:“你再喊一次。”

女生抿了抿唇,小声道:“师娘。”

唐若遥的脸原地红成了清蒸螃蟹,两只白净的耳朵更是红欲滴血。

秦意浓贴近她耳边,低低道:“快答应。”

半晌,唐若遥声若蚊呐:“……嗯。”

她羞窘交加,晃了晃秦意浓的手,示意她快走。

秦意浓怕逗过火了哄不好,向那位同学点头道:“你很棒。”带着唐若遥匆匆走了。

文殊娴在人群里用手作扩音喇叭大喊:“师娘再见,早点回宿舍!”

唐若遥磨了磨牙,脚步越发快了。

秦意浓回头看了看,文殊娴跳起来冲她比心。

两人一口气走到报告厅建筑物后面的小湖边,唐若遥看到已经你侬我侬地抱着好几对情侣,又拽着秦意浓的手往回走。

她被那句师娘震到了,脑子里乱七八糟,又是喜又是羞,现在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带着秦意浓在校园里乱转,秦意浓享受着吹拂到脸上的晚风,还有女孩温暖潮湿的掌心,紧紧地牵住她的力道。

再转下去宿舍都要熄灯了,秦意浓脚步一顿,手臂往回收,唐若遥猝不及防,跌进她怀里。

秦意浓低头吻了吻她额头。

唐若遥双手环住女人的腰,脸埋进她的颈窝。

胸腔里那颗不安分的心脏终于慢慢平复,心里发出满足的喟叹声,两周的空缺也得到了圆满。唐若遥仰起下巴,像小狗一样眷恋蹭了蹭秦意浓凉滑的脸颊。

秦意浓手指梳着她脑后的长发,声音在暗夜里有些喑哑,说:“我的车在附近。”

“什么车?”唐若遥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一句。

“很大的车。”秦意浓唇瓣若有若无挨着她的耳廓,意有所指道,“可以睡觉的那种。”

像个隐形人一样跟着她们俩的关菡,忍不住抬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银边眼镜。

她快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她要嗑昏迷了。

唐若遥听懂了,声音也跟着低了点:“在哪里?”

秦意浓:“关菡。”

关菡不着痕迹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缺氧的大脑恢复正常运转,道:“是。”她做了个手势,在前面引路。

秦意浓一手揽着唐若遥的腰肢,另一只手捏着她细白修长的指节。

唐若遥越走越觉得使不上力,抽回了手,小声制止:“现在别。”

秦意浓:“待会儿行吗?”

唐若遥觉得在车里不大好,但确实很长时间没见,秦意浓向来比她需求旺盛,她要是水漫金山,唐若遥自觉把持不住。

“看你。”她抿了抿唇,白皙脸颊浮现可疑的红晕,说。

秦意浓轻笑出声。

校道树影婆娑,秦意浓趁着无人注意,倏地偏头叼住她耳廓,施了一点力度。

唐若遥一个激灵,膝盖一软,差点儿跪下来。

秦意浓及时兜住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我……”唐若遥轻轻地喘了口气,她的声音变得压抑而隐忍。

秦意浓本来是恶作剧,这会儿见她如此反应,墨玉般的黑眸里多了一丝深沉的颜色。唐若遥刚好偏头望她,笔直地撞进那双漆黑的眼睛里。

莫名的,她感到了一丝侵略和危险,心跳却奇异地加速。

秦意浓改变了主意。

她原本想和唐若遥在车里说几句缠绵的情话,就送她回宿舍,现在她不止想要这些,她要她的全部。

她鼻尖亲昵地蹭了蹭唐若遥的鬓发,问道:“明天早上几点上课?”明天是周五。

“还是八点。”

“明早我送你过来。”秦意浓控她在怀里,灼.热呼吸打在唐若遥耳畔,道,“今晚……你跟我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好!不愧是秦1浓!

支线二快结束了,必须为秦1浓正名!啊啊啊啊啊!

感谢在2020-03-2823:22:46~2020-03-2923:18: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木子水心天生我爱2个;橘子酱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琥珀晨星2个;橘子酱、秦唐可逆不可拆、kasfev、芜、钧凉、次空、稷下学宫、得失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言而聿4个;北玥3个;s、deeplove、秦姐姐是攻啊2个;haha、小吕、kenosis、miyaki、由题意得:、gss、我没笑23333、erisxxx、陆婷给我火-g、郹;、橘子酱、是芒果芒果啊、so蕾是真的!!、alittlerum、楠安、雲潛、顾、2333、馋猫与树、三分·、燁夜、路人只為路過、抱梦入眠、在你心上撒野放肆、40929745、咕咕、柳子澈、魔一long、良屹氏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2229911180瓶;扎手手手手了178瓶;白衣恠人140瓶;三馅小混沌138瓶;一一一一一一一120瓶;萌萌小柯基107瓶;?、哈哈、42432008、次空、馒头不够圆、清鹤梦100瓶;七白azy97瓶;星眠88瓶;李枖原的乙方86瓶;淮景、etric、铉铉铉铉铉80瓶;damn、和智77瓶;星佑74瓶;dr.z73瓶;weaverdog72瓶;isream71瓶;竹子、断鸿、洛阳纸贵70瓶;哈哈哈66瓶;孤独的流浪者63瓶;阿拉丁正版、全世界最好的秦意浓、emp-c、4406、今朝方知我是我、勤劳的小箱子、倪囍珺60瓶;成成58瓶;郑芒者乐56瓶;ay52瓶;归、固不可彻w、小碗、周羽优、隔壁老钱、繁乱、尔有觌与彼者乎、最爱米线、宿宿、无笛、慕雪、huifeidezhu、xidatuo50瓶;42203335、士力架根本填不饱肚子49瓶;平手友梨奈的老母亲47瓶;墨守成规46瓶;虞鸠、deeplove45瓶;秦唐cp粉44瓶;zzz99943瓶;巧笑倩兮、洛尘42瓶;挽筝、阿呆呆来看书、曜小夙、kiki707、落心最爱吃火锅、小宸没话说、十三、君言瑾记、憨憨川崽、00、木子仁义、荒岛40瓶;星39瓶;摸遍你全身、pomelo°、鞠婧祎的身下受38瓶;澡堂一条巾36瓶;小刑、小洛雪33瓶;lemon、姬圈小透明、四月、夕笙我可以、地二生火、程迟、kmeg、嘟嘟嘟嘟的、白羊、多、徐伊景、稷下学宫、磕学家、是唯不是维、一如既往、lemona、xixixi、janvier30瓶;rebirth29瓶;小小小小小马驹!、慕琳达、29415175、saku28瓶;s26瓶;顾林林林林、沙漠一只雕24瓶;雲潛22瓶;via、凉夜曦21瓶;39698824、路人乙、24053370、8592288、max_skins、neil、夏虫不可语冰、kakakakei、g、月亮很烫的、waterscarlet、liyy、33998774、1百ser、欧阳与舟、啦啦啦吃饭啦、反冲斗士周淑芬、l、ヅ重拾♂、林、熹微、全世界最好的秦意浓、violet、喜欢五四的南柯、小太陽很忙、蓦然挥手、孟美岐圈外女友、remember、酸奶河河粉、廿叁、蔚顺、40146258、拾染柒、39320536、想次小甜饼、我说我是芳心纵火犯你、小老四、39299645、123、lee、ygr一座城、在你心上撒野放肆、柒拾一20瓶;预知zi、热巴的娇娇女票19瓶;陆婷给我火-g、任甄美好、宋婷婷18瓶;31964262、书豆豆、祁煊。、橘猫、黑喵家的王炸、41924457、吴选的大铁链子、.、公冶彧15瓶;火山14瓶;q可爱13瓶;夜如血、程归鸢、温玄、桥路12瓶;_lulu、r1、移动的蜗牛、时遇。、兮兮、无二、33820750、29641783、gu、mrjessie、匇邔、厉害了我的妞、无忧、pilli、思越归、南、、等那一秒心动、38126397、天天想着卖银的小乖怪、羊啊羊、jlynn、sherry、rafa、另存为、x、霧wu、urnot不良人、尘缘、风陵、百合**好汪汪汪、喝杯茶再走、三缺、21356506、锦官、□□比安不吃苹果、听风、堕落升华、小沙雕、我想睡觉、温鬼、44、今天我做梦了、杨永远、36725614、不具有唯一性的昵称、30058726、枫夏叶落、暖暖暖、in_moni、千阙、云诀(护酒)、糖糖、网上冲浪、meimajiabuxing、不灭星空、涵涵、偷萝卜的、逸一、不是丁童、gazeryu、易只烊、cxhly、我死在去年夏天、我世最可怎么没有女朋、啦啦啦啦啦~、那行吧、qwe里重、carrusel、耳东、、李太白。、姜玄莫、xyq、享乐、布宇、火山宝宝、18080116、∏°、jerome_娣、岁月似风、2874606510瓶;前排出售瓜子、隔壁家的黑崽、本婷妈就只认赵粤一个、顾一、dy9瓶;082627-75、纵、乔二、不厌其烦、35848290、xunloo8瓶;355217247瓶;瀛豆豆、一葱、銀幣6瓶;木五两、齐洲九点烟、呢喃、逾期心动、luxia、7745用户、等相逢、尹十三、玉米、tonggg11、墨迹、颓废人儿呀~、41218931、holy、一块小饼干、略略略、莱特、养只金容仙、小小猪猪、杨小西、小二郎、purposet^o^、21508、杜啊若啊愚、念轻欢、江祀.、羡盼一生推、风秦、风絮、vou□□evoyez、uvi、n7、顾臻、风兮、穆绎5瓶;3333333333333、吾十有五而志于学4瓶;希望你每天开心、32506665、颛颛颛颛3瓶;安木、24875678、帅气的小王子、白风临、欺诈师、海岸、28194014、金采源女朋友、花花女神天上来、隐、丁辉人妈妈、。。。。。。。。。2瓶;君诺、迪丽热巴女朋友、满船清梦压星河、喵喵喵、云宣、ink貓。、一二三四五、肥塔、阳光下行走、由题意得:、赖美云的秘密女友、西米、秦意浓要开心。、椭圆的欧姆定律、迷、qxz、renebaebae、昂、39448046、ymsw、nanashi、sihan、月也无凭、刘亦菲圈外女友、赖美云的现女友、毛桃、姬圈总受、小懒、田野的啾啾、记得给猫浇水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乐文

三人见怪不怪。

阅读放肆[娱乐圈]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