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位女帝的自我修养

第一百三十七章 林羽连偷画

  • 作者:霸霸本霸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20-02-15 16:59:33
  • 字数:2541字

“你不是那小随从吗?你……你怎么是女子啊!”

云鸢看见席昭指着自己的,脸上忍不住一愣,这才想起来那次在知州府外和小姐碰到临王,他穿的便是一身男装,没想到这么久了,这席大将军竟是还记得她的模样。

“奴婢随小姐出行,为了方便才换的男装,席大将军不用诧异!”

“我……我修门的技术可好了,林大小姐可以……可以拭目以待!”

林越清见着卫谦那假笑,正要开口拒绝,那临王旁边的席昭似是突然发现了什么?

席昭看着眼前这秀气灵动的小丫鬟总觉得眼熟,突然他像是又想到了什么。

“那天来西辞宫求我救你家小姐的是不是你?”

就在他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了临王正抬眸幽幽看向他,手中捏着一枚他花了半年才用核桃做成的三面观音,一脸邪笑的看向他。

那可是要献给圣君老祖宗的东西,他可就指望着这三面观音,能讨得圣君欢喜,好让皇上给他换个差事,离开这脾气又臭又怪的临王留在京都。

卫谦看着那三面观音,瘪了瘪嘴只好认栽,十分不乐意道。

林越清送她们出了院子,两位琴师急急上了马车离去,回府看见临王依旧站在那院子里,云鸢他们都站在厅里,眼神里有些警惕看着临王他们一行三人,就这样僵持着。

林越清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两位琴师你一言我一语,林越清看着她们勾起浅浅笑意,一转眸就看到了站在厅外的临王,他潇潇立在那,眼神犹如一脉幽泉,带着说不清的几分执着和失落,向她投来。

林越清连忙收回眼神,心下有些踌躇道,他怎么又来了?

一旁的两位琴师看着林越清和林羽连很是热络的模样,脸上不由微微一笑。

“前些日子听说你们两家不合,见二位小姐如此交好,倒是我们轻信了谣言!”衾依道。

林羽连闻言虽然有些失落,可想到林越清说的话,这琴谱并非她所有,便不再不依不饶黏着林越清了。

琴师寒暄了几句,若不是因为真有急事着急离去,似是恨不得再与林越清他们再来几曲再走。

“临王殿下,怎么没听到你敲门,小女也好出门相迎!”

卫谦以为临王要介绍自己官位,正准备接受好一番夸赞,谁知道临王竟是直接指着他说他是木匠,他可是工部的正四品官员,居然说他是木匠,而且那些木料不是昨天买的梨花木么,那么金贵的东西,这小子为给个小丫头修门,竟说那一堆是废料,还想让他一个工部四品大员来给这小丫头修门,可真是想的出来。

姜若邪闻言忍下心中刚刚的忧思,声音还是忍不住低沉了几分,缓缓开口道。

“那日离开本王见你府门坏了,想来西辞宫有一堆废料,放着也是浪费,便带了过来给你修一堵新的大门。”说着他抬眸看向一旁的卫谦,抬手介绍道,“我顺便将木匠也带来了!”

一旁的扶律附和道。

“二位琴艺超群,合奏堪称经典,我看不仅羽连小姐能进明音坊,越清小姐也不逞多让,一曲《乱九江》忧音断肠,让人回味无穷!”

云鸢听到求他救小姐,便想到了那日西辞宫临王的态度,脸色不由有些复杂。

临王听见席昭提起这丫鬟来求他救林越清,想到自己当时的决策,连忙轻咳一声偷偷朝他后膝踢了一脚。

席昭感觉到有人踢他,一回头看到临王的表情,瞬间似是明白了什么。

“对了,我去看看那些……那些废料到了没?”

说着他连忙拉着咬牙切齿在一旁憋屈着的卫谦,便朝着那大门处去了。

林越清看他们不请自来,还自顾自的去修那门去了,想要上前去阻止已经迟了,只好看向还站在那庭中的临王。

“临王殿下还有别的事情吗?若是没有,还是早些回去的好,以免旁人看到您入了小女的府,又要传出什么不好的谣言,殿下风华正茂还未娶亲,而小女也有婚约在身,实在不便留您!”

临王见越清直接就下了逐客令,脸色变得有些失落,无力浅浅一笑。

“姑娘倒是忠烈,本殿下还未喝您府上一口茶,你就下了逐客令!”说着他叹了一口气,“也罢,本王离开就是!”

临王说着就要离开,林羽连在旁边一直偷看着林越清的神情,见她双手一直紧攥着,似是有些紧张的样子,不由让她想到昨夜两人谈话之后,林越清房内一直传来来回的脚步声,半夜辗转反侧的样子,连忙开口道。

“临王你昨夜走……。”

林羽连刚准备说你走后林越清半宿没睡,突然嘴就被捂紧了,那半截话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林越清捂着林羽连的嘴,暗暗揪了她一把。

“你还想不想学《乱九江》的,想学就闭嘴!”

林羽连见林越清说要教她《乱九江》,连忙老实闭上了嘴不再挣扎。

临王听到有人叫他,转过头却看到所有人都默然无语看着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正准备回身离开。

就在这时候,林羽连连忙将手中今日偷的那东西朝着临王扔了去。

林越清这小丫头还敢要挟她,不学《乱九江》就不学,多大了不起,况且这曲子一看就不好学,她还懒得学呢,她倒要看看林越清这小丫头装深沉能装多久。

临王接过那捏成团的纸,见林越清似是想来抢,便连忙将那纸打了开来。

只见那纸上勾勒着一副画,那画上的人和他昨日穿的衣服一模一样,只是画上的人没有脸,只有留在画旁的一行字。

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

那一行字他再熟悉不过了,越清最喜欢拿此诗嘲弄他。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这诗,越清每每念到他羞赧为止,才会停下来!

他看着那纸上的那行有着越清影子的字,脸上正勾起一抹笑容,就在他脸上挂着笑容的时候,突然林越清近身,抬手就要抢那副字画。

“那好吧!”她有些不乐意道。

阅读一位女帝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