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局一条小渔船

第145章 我有一个梦想

  • 作者:浙东匹夫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20-03-27 07:42:38
  • 字数:4091字

“观点不同,可以说嘛,不过,我不同意你说的‘投资外国奢侈品牌就是帮洋人赚华人钱’,恰恰相反,我认为我做的依然是帮华人世界创汇的爱国义举。”

“让华人拿外汇储备去买奢侈品、也是一种创汇?”马风觉得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自己的智商是不是受到侮辱了。

顾鲲脸皮厚得毫无波澜:“当然,因为这个需求不是我创造出来的。旅游和奢侈品的生意,逻辑是完全一样的,那就是人无我有的阶级差异感、稀缺感、优越感。无论一个国家共同富裕到什么程度,这种需求都是存在的。

一旁的蔡重信,听了这番话就有些失色,他不了解顾鲲跟马风的交情,唯恐马风这么秉笔直书诤言直谏会刺激到顾鲲,连忙在桌面底下偷偷拉马风的袖子。

不过,出乎蔡重信意料的是,顾鲲并没有丝毫生气。

所以,华人要买奢侈品,尤其是以我们华人如今的文化自豪感和自尊心程度,不管有没有我,都会花大约这么多钱在买外国奢侈品消费上。

有了我,好歹可以做出筛选引导,把相对更亲华、对华友好的品牌,投点钱合作起来,赚到的钱还能回流一部分到我们华夏民族的口袋,兰方也从中赚点差价——公私两全,岂不美哉?”

马风自然也只能赔笑:“那自然是义不容辞的。不过,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有句话我还是想劝一劝:就算您觉得互联网这一行现在泡沫大,是不是就非要插手奢侈品,值得三思呐。

您也说了,那些掉份儿的生意不能投资,奢侈品的地位档次是够了,但你不是做华人的自有品牌,也知道华人自有品牌做不起来。那你一味买法国意大利品牌去入股分成,说到底不就成了帮老外赚华夏人的钱了么?

原先去兰方要花外汇,好歹也是花给爱国华人,而且现在兰方本币也改人民币了,情有可原。现在这么一整,我怕将来万一再有排外的民族注意情绪,您的生意会受到殃及啊。”

当然了,那些我没参股没控股、甚至跟我竞争的牌子,你将来如果有第三方在卖,稍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混过去了,别公然叫嚣就好。不出十年,我要全世界所有的奢侈品品牌都长个心眼:凡是不让我顾某人参股的品牌,在华夏虽然也受法律保护,但事实上它的假货在网上就会更容易买到、他品牌的逼格贬损卑贱程度就要加深!”

马风和蔡重信听得一阵牙酸,微不可查地偷偷倒抽了一口凉气。

顾鲲也不拿大:“好说好说,既然投了你,将来有的是机会全方位合作。你以后在国内电商要是真做起来了,我其他生意可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呢——比如,我要是控股、参股的欧洲顶级奢侈品大牌,你们阿狸巴巴未来的电商平台上,可不许卖假货哦?

别急着解释,我知道你们只是平台方,不自营,但你们也有监管的义务的嘛,别人卖假货,你也得负起责任来给我往死里打。另外,以后我经手的那些兰方、马来西亚特产,高端嗜好品,一样得给我逢假必打、重手灭杀。

顾鲲既避免了在泡沫高位接盘进场,还留下了一个高瞻远瞩的美名。想来以后泡沫破裂时,关于他眼光的都市传说,也会随着马风的崛起和见证,传遍华夏创投圈。

偏偏顾鲲其实也不懂太多,他在投资领域本质上还是一个外行的老粗。只略懂那么一丁点,就都恰到好处若隐若现地先摆出来了,再说多就会穿帮,可谓吃干抹净充分榨干剩余价值。

“孙正意是投资界的暴发户,顾鲲是投资界的贵族。”

哪怕不是假货,只是逾越我的代理授权串货私卖也不行,一样给我往死里整。我要确保来兰方买得到的高端货,必须是最尊贵的客人本人肉身亲自来兰方,或者至少是派下属来兰方,才能买得到,网上不许有卖!

合着投资阿狸巴巴还有这种企图?好歹毒!

顾鲲笑着说:“能力不重要,我就随口一说,有这个心就好了。”

不过,马风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您太过誉了,我们还没这个能耐,我们只是做供应商平台的,是提供企业间合作渠道,并不面向消费者。不过,如果是企业级合作中发现有造假订单,我们还是会尽量想办法封杀、扣他们的诚信保证金,但实在不能再承诺更多了。”

98年底的马风,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到未来互联网的交易成本能低到渗透到每一户人家,连2C的业务也用得起。更想不到他未来会开淘宝。

谈判结束后、顾鲲少不了摆一桌接风酒席宴请对方。马风就非常慷慨地连连敬酒,发自内心地感谢顾鲲的点拨:

“听君一席话,胜创十年业。就凭今天的收获,老哥就该敬你一杯,我干了,你随意。”

创汇无非开源节流。

华为赚的是开源的钱,顾鲲赚的是节流的钱。

正如当官是为人民服务,当清洁工也是为人民服务。创汇没有贵贱,只是歌命分工不同。

当一个人需要买奢侈品的时候,他注定是不会买国产货的。

买国货那就不叫奢侈品了,只能叫潮牌。

马风和蔡重信,都沉默了下来,觉得杯子里的路易十三有些苦涩起来。

似乎无解啊,顾鲲这厮老是说大实话。

马风挠了挠他不算猫咪的头发,似乎还挠掉了几根,变得更加稀疏了,才不甘心地找到一个反例:“可是,法国佬买奢侈品,就是买法国货的啊!我觉得你刚才那个大前提就不成立。”

顾鲲很真诚地恢复正色,仔细地、不带成见地思索了一下马风的观点。

“嗯……这句话倒是不差,法国人确实是一个特例,好吧,我收回我刚才的观点,那有些太绝对了。不过,法国人和意大利人的文化自豪感,不是其他民族能比的。

意大利人一直认为自己是西方的文明源头、上有古罗马下有文艺复兴,法国则是近代以来西方文化的骄傲、启蒙的鼻祖,这都是特例了。我们华人积贫积弱了那么些年,文化自豪感两代人之内是找不回来了。两代人之后……到时候我投资的这些法意奢侈品牌,就算倒闭了,或者至少是不赚钱了,我也认了,到时候再提前推出股份吧。不过,至少三四十年内,这种情况是扭转不过来的,我这代人依然有我这代人要完成的历史使命。”

顾鲲忽然有一种弗朗哥一般的历史豪迈感。

在世人眼里,弗朗哥不过是西班牙的独裁者,可又有几人知道,他在教导年轻的胡安.卡洛斯王储时,是怎么说的?

“殿下,那些肮脏的毒菜手腕,您不需要了解,到您登基的年代,这些都用不上了,这是我这代人的历史使命。

我不得不毒菜,那是因为民猪必须在胜选一方不会趁着一个任期就把落选一方斩尽杀绝的前提下,才玩得下去。但很可惜截止到我们这一代西班牙人,没有这样的基础,我们没有重复博弈的传统,只有猛追穷寇斩草除根的传统。”

顾鲲也有他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华人真正文化自豪感爆棚的大同时代,不是他要关心的,到时候他说不定已经功成身退了。

不过顾鲲并没有时间意淫太久,因为马风的反驳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不同意你的说法!法国人和意大利人的文化自豪感是很强,但我们华人也不差,谁不是为上下五千年而自豪?意大利人就算追溯到古罗马,也就两千多年。要说科技和军事、经济,我们还不如西方,我承认。要说文化自豪都不如西方,我不觉得。”

顾鲲呵呵一笑:“我就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你觉得中餐好吃么?”

马风:“中餐当然好吃了,别的不说,要论饮食文化,西方全拧起来也被我们吊打吧。”

顾鲲:“你看,你激动了,这就是破绽。真正最高境界的文化自豪感,是不会激动的。就好比,一个湾湾人嘲讽你,说大陆人连泡面茶叶蛋都吃不起,你肯定会愤怒地反驳吧?

但是再过20年,等你儿子那辈人成长起来,他们再听到类似的言论,就丝毫不会愤怒了,只会当成笑料,最多回以一个‘呵呵,鲨臂’一笑了之,回答都懒得回答。

我们的文化自豪感程度,跟法国人的差距,大约就是这么多。因为中餐确实好吃,可是国际社会不认可,不觉得你高档,你就容易起嗔心,要跟人争竞,急于证明自己。这就跟一个没学历的企业高管,被人问到学历问题时会恼怒是一样的。

法国人面对你同样的问题,面对世界上其他国家质疑法餐,他们根本懒得回答,也懒得证明,就‘呵呵’一下过去了。只有怀着急于证明之心的人,才会急于去买外国的奢侈品,因为这也是一种证明。

我跟西方媒体打交道可是打得多了,你恐怕不知道吧,现在好多西方媒体都以做中餐在外国环境的试吃来换取收视率和点击率。以至于加州街头那些黑人都误会了,每次看到有人摆白吃东方食品的摆拍摊位,就走上去兜揽生意:你给我100美元,我能把整瓶振江陈醋或者皮县豆瓣辣酱喝下去。这还是推广中餐么?其实就是看猴戏啊。”

这种例子顾鲲后世见得太多了,无论是蒂姆库克还是卖电池车的马斯克,他们在产品遇到在华公关危机的时候,其人设设计团队的顾问,都会教导他们“去当众吃一套煎饼果子/卤煮/炒肝,显示他对华的文化亲和力,然后那些骨子里自卑的华人就会认同你的品牌了”。

还有很多无耻的油管华侨自媒体号,都是做这个生意的。明面上说对外宣传推广中餐文化,其实干的是花钱和至少送赠品、让人白吃来引诱白人黑人出镜说几句好吃,然后赚到了流量。这种行径最后却让老外更加鄙视中餐了:呵呵,就是那个花钱请我说好吃的辣鸡!

中餐确实好吃,可是却成了外国人“借助说中餐好吃就能赢得华人的好感和生意”的把柄,只能说是一种文化悲哀。

为什么要急于让外国人承认呢?

无欲才是最大的自尊。

中餐只是一个最容易看出来的例子,而这样的文化自豪感差距,还有很多。

顾鲲自问,如今这个时代,没有一个华人看这一点看得比他更透彻,这也注定了只有他最适合做这种装逼生意的中间商。

这就是马风和蔡重信,与顾鲲聊完投资、试图规劝顾鲲把更多眼光和资金投向互联网界并劝说失败后,留下的深刻印象。

阅读开局一条小渔船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