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悲渡浮生似虚梦春乘桃靥念灼情

第七章 皓月当空似明镜

  • 作者:烟火集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20-02-15 16:50:28
  • 字数:3685字

“是那门的问题,请问你找哪位?”聂胥央重复问了一遍。

“我找聂律师。”

聂胥央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女人不会又是他母亲宋家珍介绍来的牌友吧。

“你好,请问找哪位?”聂胥央觉得这女人也许是找错地方了,因为她的穿着不符合他工作室的一贯传统,她一身的名牌,神态和气质出众。

“刚才那门是轻轻一推就开了,我也不知道会放出那么大的声响。”女人一脸的抱歉。

不过来着皆是客:“我就是。”

一个红茶包,沏上刚烧开的水,聂胥央把茶递到她的面前:“请问怎么称呼?”

“呀,请问有人吗?”

原来这回不是风吹开的。

聂胥央从里间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看见一个四十左右的女人站在那个豆腐块大小的前台,她探头向里面张望。

聂胥央观察不到李婆婆的内心想法,还一脸笑容的回答:“当然是您有这个需要的时候才用来找我。”

老人家的想法常常取决整句话,而只听结尾,反正在李婆婆的心目中认定聂胥央就是要赚她的钱。

聂胥央总被人夸作好人,对于这个评价,他觉得再多也不腻:“谢谢,我送您到电梯口吧。你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做您的代理律师。”

刚才还眉开眼笑的李婆婆马上一脸紧张:“啊!代理律师?那我还是得和我儿子打官司吗?”

在这栋写字楼里工作的大多都是穿着光鲜的白领,别家公司的客户,先生西装革履的,女士仪态万千。唯独聂胥央的客户从走进大厦就会引起异样的目光,十有八九的人都会觉得这些客户都是来物业应聘清洁工的。

又是一整个下午,聂胥央把这些时间全用在和老婆婆解释一个问题上。

聂胥央的工作室位于那层楼的最末那间。办公室不足二十平米,还硬生生隔了前台的位置出来。

李婆婆坐了一下午,免费咨询了各种大的小的,细碎的问题,她胸有成竹的认为可以回去和儿子好好谈谈,不用对簿公堂了,可她才夸完聂胥央是个好人,怎么听他的意思还是想让她和儿子打官司,赚她的钱。

李婆婆拒绝了聂胥央送她到电梯,她鞋底抹油般的跑了,聂胥央转身回办公室,刚关门想起来还有话没说完,他追到电梯,看见电梯里的李婆婆疯狂的按着电梯里的按键,看着他的眼神如同见了丧尸一样

门砰的一声被推开,聂胥央习惯了,以为是风吹开的,这门有些问题,这几天降温刮风总是自说自话的就吹开了,和物业报修了几次了,也没见人来。

“李婆婆,要是打官司找我,免费的……”聂胥央的尾音毫不客气的被挡在了电梯门外。

聂胥央回到办公室关电脑,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聂胥央打开门:“李婆婆,你要是有什么不懂得再来找我。”

李婆婆猛点头:“麻烦你了小伙子,你真是个好人啊。”

“叶媚。”她把手里的包放在聂胥央的办公桌上。

“叶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聂胥央拧开他的保温杯。

叶媚若有似无的笑笑:“找律师还能有什么好事,不就是打官司吗?我要离婚,我丈夫出轨了,我要全部的家产。”

叶媚的诉求简明扼要。

聂胥央放下保温杯,他不得而知宋家珍这次是从哪里搭来这么一个牌友,和往常那些比起来,这次这个太“货真价实”了。

“离婚官司我不是我擅长的,而且一般提出要全部家产的,常常到了最后要么对簿公堂官司打到天荒地老,要么谈妥了条件双方达成一致和解的。”

叶媚完全没表现出失望:“我相信聂律师的能力。”

聂胥央疑惑,他自己都不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叶媚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她先摆出几张照片和一沓文件在桌面上:“男的是我丈夫,女的,我不说你也能看的出吧。另外那些是我丈夫名下的资产明细。”

聂胥央拿过照片看,那些照片上都是同一对男女,行为举止亲密。而叶媚丈夫的资产明细让聂胥央再一次观察了一下坐在对面的这个女人。

叶媚从文件袋里继续往外拿着:“这个女的叫颜初箐,是我丈夫的助理,这些是她的个人资料。”

聂胥央仔细看了看照片上的女人,他不喜欢以貌取人,可当下他觉得,这个叫颜初箐的女人,这样的颜值要什么青年才俊没有,何必做这种角色。

叶媚的文件袋就好像多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有源源不绝的材料。

“这一叠都酒店的信息。”

聂胥央瞠目结舌,好厚的一叠纸,上面的酒店名称,入住退房时间,两人的身份证号,手机号码,每一栏都显示的清清楚楚。

他粗略的看了一遍,居然每一页都是两个人的入住信息,聂胥央感叹:“你丈夫身体挺好的。”

聂胥央这话说的不合时宜,不过叶媚显的很淡然。

“我丈夫是靠我娘家创的业,我们有协议,如果他出轨,净身出户。”

“那你这官司其实都不能请律师。”

聂胥央不喜欢这类的案子,他准备拒绝。

“我还缺最实质的证据。”叶媚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放回文件袋里。

聂胥央明白了:“我是律师,我不是私家侦探,那些证据你应该去找他们。”

叶媚准备的很充分:“聂律师的兴趣不就是查案吗?”

聂胥央绝对相信叶媚是宋家珍介绍来的,要不然怎么连这个都知道:“可我不喜欢抓……”

“抓什么不是抓,都是坏的对不对?而且如果官司赢了,我拿到了所有的财产,聂律师的佣金也相当可观。”

叶媚没有给聂胥央反驳的机会,接着说:“聂律师热心公益是好的,助人为乐的行为也该受到称赞,可一直免费替人打官司,入不敷出总不行吧?”

聂胥央被叶媚说的有些尴尬,毕竟让别人知道他苦苦支撑着一个赚钱的工作室也不是光彩的事,他想今天回去后就得和宋家珍声明一下,别往外揭他老底行不行?

“聂律师,别犹豫了,我这离婚案也不是违背正义,埋没良心的事,更何况前期的工作你也可以少做不少,你接了下来,我们皆大欢喜不是嘛?”

叶媚还有一句:“官司赢了,我聘你做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这样你也有固定的收入,外加这次的佣金,你也可以换个办公室,多招几个人,那些好人好事,免费咨询,打官司的事情也可以多些人来做,一举两得。”

聂胥央觉得这话听着顺理成章,可就是说不上来的不对劲,不过他算得上被说服,可他有最后的客套:“我给你打个折吧,要不然我妈一定得说我了。”

叶媚觉得莫名:“你妈?”

“是啊,你不是我妈介绍来的吗?”

“不是啊。”

聂胥央诧异,他还没有到别人会慕名而来的地步吧,如果不是宋家珍介绍的,那这个女人怎么会找上门的:“我只是个无名之辈,你大可以去找有名的律师,以这些资产来看,任何一个律师都会尽心尽力的。”

“就是因为你没名气,我的丈夫才不会特别注意,不过这个离婚案过后,我相信你会变成一个很有名的律师。”

叶媚的回答让聂胥央不知道是不是该先沮丧一番,然后再来庆祝。

他们的合作还是达成了,送叶媚的心态和送李婆婆不一样,站在电梯里的叶媚也没有李婆婆那种惊慌的眼神。

“叶小姐,能问问是怎么找到我的吗?”

“我们小区保安说你是个好律师。”

叶媚摆了摆手告别,电梯门外的聂胥央努力回想他帮助过的客户里有没有保安。

聂胥央全身心的扑在了这个离婚案上,他不是一个别人说什么他就会照单全收的人,对于叶媚给的那些资料,数据,他也一一去查证了,那些酒店的资料居然全部没有差错。

聂胥央自己又调查了一番颜初箐,也跟踪了她一段时间,她平时一个人独来独往,似乎她没有朋友也没有来往过密的人,她的生活内容相当单一甚至有些枯燥范围。

在跟踪她的这段时间里,叶媚的丈夫一直没有和颜初箐两人单独出现在任何公司以外的场所里。

随着时间的拉长,叶媚催过几次,她希望这件事情尽快了解,变相的说法,也就是她希望赶快拿到实质的证据。

聂胥央有自己的做事风格,他不愿意做那些鬼祟的举动,可就在他想用自己的方法取证时,有个神秘电话打了过来。

对方大致的意思是,颜初箐和叶媚丈夫知道最近风声近,要收敛些,所以幽会不再去公开的场合。

爆料人自称是颜初箐身边的人,他透露颜初箐和叶媚的丈夫两天后会在郊外废弃的影视城幽会……

聂胥央对神秘电话保持怀疑的态度,这个神秘电话打来的时间太巧合了,而且不是应该打给叶媚更合适吗?

不过他还是准备走一趟,也许是好奇心使然,也许他也想尽快的把这件事做完。

其实他的工作室从上到下,里里外外就他一个人。老板是他,打杂的是他,为了节省开支连清洁阿姨都省了。

阅读悲渡浮生似虚梦春乘桃靥念灼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