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

第四卷 1 白金少女,渐行渐远的距离。

  • 作者:CHIROLU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2017-11-09 05:16:24
  • 字数:38117字

然而今天早上迪尔起床下楼的时候,「虎猫亭」里早已到处都看不到拉提娜的身影。

昨晚就寝的时候,迪尔对于拉提娜跟他保持距离这件事,是抱著拉提娜也已经是年纪不小的女孩子,所以含泪让自己接受这莫可奈何的状况。但迪尔实在没想到连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早餐时间,都看不到拉提娜的身影。

「姊姊呢?」

一起吃早餐。

这对过去的迪尔与拉提娜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虽然迪尔因为工作而不在库罗兹的时候,自然没法那么做;但在其他时候,他们两人一定会一起吃早餐。

尽管提欧每次重复这个疑问都会让迪尔的表情诡异扭曲,但莉塔的笑容却没有丝毫动摇。

而这也让此时因为少了能干助手而为倍增的工作陷入忙碌的肯尼斯再次体认到,无论如何都不能惹自己的老婆生气。

「那宾呢?」

「这样说起来,从昨天就一直没看到它呢。是跑到其他地方玩了吗?」

宾特到处乱跑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所以就算它这段时间不见踪影,也不怎么令人在意。也许是遭到拉提娜冷落,所以跑去找其他事情发泄了吧。再怎么说宾特都是幻兽,其实相当懂得照顾自己,由于知道它不会轻易发生什么意外,因此让人相当放心。

还不懂得察言观色的幼儿(提欧),这时毫不留情地撕开迪尔内心的疮疤。

「姊姊呢?」

而隔天一早,在「跃动的虎猫亭」一角正弥漫著一股沉重的绝望气息。

那原本应该是一如往常、每天都会上演的早餐光景。

扫图:风

录入:养老驴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然而此刻在那边却少了总是满脸笑容的少女身影。

提欧完全不理会迪尔身子猛然一震的反应,仰望著母亲不悦地问道。对提欧来说,自己「最喜欢的姊姊」不见人影的景象,是不折不扣的「异常状况」,因此他理所当然地感到疑问。

「那不重要。」

「拉提娜要『放假』一阵子喔。」

「为什么?」

修图:bulbfrm

在「红之神(阿夫马尔)夜祭」当天,发生了拉提娜的告白未遂,以爆发告终的大惨剧。

此时拉提娜正在她一名儿时玩伴的家里,也就是人称「后巷面包店」的店内。

「对我们来说当然是轻松不少,但真的没关系吗?」

「嗯,机会难得嘛。肯尼斯其实也说我该试著找机会学习正规的面包作法。我的功夫可能不够,但想到马赛尔说过店里缺人手,所以试著来拜托看看……我一大早突然跑来麻烦你,对不起喔。」

这间会在大家早餐时间提供刚出炉面包的面包店,开店时间相当早。

在满是出炉面包香气的店内,拉提娜在跟店里员工共进早餐的同时,也满脸笑容地与友人的家人谈笑。

在昨天的事件之后,今天的拉提娜还没有勇气与迪尔见面。

拉提娜十分清楚迪尔并没有把自己的话语视为「告白」。尽管如此,包含自己鼓起勇气却扑了个空的难堪在内,此刻拉提娜仍需要时间去整理自己的情绪。

莉塔跟肯尼斯都抱著应该给拉提娜多一点时间整理心情的想法,同意她在这段时间放下「虎猫亭」的工作。话虽这么说,要是拉提娜无所事事留在房内,反而更会胡思乱想。加上只要待在「虎猫亭」中,难免都会与迪尔碰到面吧。

就在拉提娜烦恼著该怎么办的时候,想起了友人说过的话。拉提娜想起在「夜祭」当天见到马赛尔时,他曾说过在店里工作的女员工因为在家待产,所以店里欠缺人手的事。

想到这里,拉提娜便抱著就算被拒绝也无所谓的心情,一早就来到友人的家门外。拉提娜在离开「虎猫亭」之前也有记得跟肯尼斯商量。如果是肯尼斯,肯定也会用妥当的方式跟迪尔说明吧。

生产对女性来说是件相当不容易的事。然而一般老百姓并不能为此长期停止工作。由于这个世界并没有社会福利制度或补助金等保障,所以必须要工作才能赚取生活费。

因此马赛尔家经营的「后巷面包店」不能因为有员工请假待产就随便另外雇用新员工。面对这种状况,拉提娜的要求对他们家来说也是一大帮助。

「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但请多多指教。」

最重要的是,拉提娜在旅店长年招呼客人所锻炼出的笑容,是在他人眼中极具魅力、十分能赢得好感的要素。

在拉邦德国这个国家,是以面包作为主食。

「后巷面包店」所贩卖的面包种类虽多,但几乎都是被称为正餐面包的类型。藉著形状、面粉比例、在表面铺上各种口味的种子差异,便能制作出不同种类的面包。

虽然其中也有在面粉中加入乾果及香料的面包,但店里基本上并没有贩卖被称为点心面包或调理面包的商品。

先前在「夜祭」时会贩卖夹有食材的面包,是只有在午餐时间贩卖的商品。在东区这里就算是商店里的员工或工匠也有不少女性,因此算是对轻食有较多需求的地区。

「再来是烤点心,不过要记住所有商品的价格,可能得花一点时间就是了……」

「嗯?没问题的,我来过这里很多次,已经都记住了。」

为拉提娜解说店内商品的马赛尔听到拉提娜如此答覆,一下子说不出话。但马赛尔很快就想起友人非凡的本领,立刻就接受事实。

跟这名少女有长年交情的人,在这方面无论如何都会学到要坦然接受现实。

「那么在结帐方面……你应该也没问题吧。」

「我在『虎猫亭』也有帮忙结帐喔。」

由于没有收银机之类的工具,因此主要的结帐手段就是心算。虽然是有帮助计算用的补助工具,但很少会被拿来使用。拉提娜这样的答覆,也代表在贩卖业务部分具有能立刻派上用场的实力。

加上拉提娜本人跟店主的儿子是儿时玩伴的关系,因此也受到一定程度的信任。从拉提娜立刻能接手会接触到金钱进出的柜台工作,也能窥见她获得信任的事实。

这时一名客人推开店门,门上的铃铛发出声响,拉提娜立刻用充满活力的声音招呼顾客。

「欢迎光临!」

「哎呀,以前没看过你呢,你是新人吗?」

「我是暂时来帮忙的,请多多指教。有什么需要吗?」

走进店内的老妇人看见陌生的店员虽然有些吃惊,但很快就像是被拉提娜的笑容影响般露出微笑。

「我平常都是买这种面包喔。」

「这样啊,多谢惠顾。」

拉提娜将老妇人所指的面包装进袋内交给她,并从她手中接过硬币。

「你跟马赛尔差不多大吗?」

「我跟马赛尔是学校的同学。」

面对老妇这种探究人际关系的话语,拉提娜也没有丝毫动摇,自然地用笑容回应。

反而是将刚出炉的面包拿来上架的马赛尔对两人这番对话捏了把冷汗。因为要是一些毫无根据的流言蜚语传到拉提娜的「监护人」或「儿时玩伴」耳中,自己搞不好会小命不保。

由于面包是主食的关系,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会有各自「习惯的店」。尽管偶尔有人会兴起想试试其他店家面包的念头,但每个人都还是有自己「每天吃的味道」。

因为这个原因,会来这里光顾的客人,大多都是熟客。

在上午的尖峰结束后,接著忙碌的时段自然是午餐时间。而在中间拉提娜当然不是碌碌无为在发呆,而是做些打扫商店内外之类的杂事,尽可能寻找自己能做的事情。

由于拉提娜从小就把东区当成是自己的游戏场,因此偶尔也会有认识的朋友上门,但完全不认识她的人还是占了多数。

而一个早在预期之内的事实,就是拉提娜在店门内外打扫的时候,初次光顾的男性顾客有稍稍增加。

在处理这些工作的同时,拉提娜也利用空档细心观察制作面包的过程。由于是第一天上工,拉提娜没有被允许进入厨房,但长年担任肯尼斯助手的拉提娜,对于马赛尔父亲负责主要工作、马赛尔担任助手时两人的距离与动线都自然记在脑中。

我不用拿薪水,但希望可以教我制作面包的基础技术——拉提娜对自己的友人提出的是这样一个符合她个性的请求。

其实「制作面包」的技术是足以称之为企业机密的东西,因此并不是能够随便教人的。

马赛尔之所以能说服双亲同意拉提娜的请求,是因为他们都曾在拉提娜还在「学校」时知道她的背景。据闻在拉提娜的故乡「凡斯略」那里,并没有吃面包的文化。拉提娜是在来到拉邦德国之后,才第一次吃到面包。

对马赛尔来说,「没有面包的国家」是他无法想像,也从未想过的世界。而自己的友人正是来自那种奇特国度的少女。

知道那样的拉提娜抱有「面包是怎样做出来的?」的疑问,自然让这名从出生就与面包为伍的少年产生想为她解惑的冲动。

尽管面对午餐的尖峰时间,拉提娜仍然可以应付。虽然动作没有老手那般熟练,但以第一天上工的人来说,可以算是很能干了。在中午的尖峰时段过后,拉提娜获得短暂的休息时间,享用著作为午餐的面包。看著她吃面包的幸福表情,让马赛尔的双亲脸上也自然流露笑意。

「后巷面包店」的营业时间是在日落前结束。在一般家庭买晚餐用面包的时间过去后继续开店,不仅没有客人,在防范宵小的角度上也不安全。最重要的是隔天一早还有工作得做。

在结束关店工作之后,拉提娜便开始观察马赛尔父子准备隔天生意的景象。在这时拉提娜就像终于忍不住似地开口提出一些疑问。可说是决定面包成败的酵母,还有根据面包类别的运用方式是拉提娜特别关心的部分。看似柔嫩的面团在面包师父手中揉捏的景象让拉提娜感到赏心悦目,看见成形的面包一一陈列在眼前,也让拉提娜感到兴奋。不过拉提娜很清楚,光是那样是做不出面包的。在肯尼斯长年的教导下,拉提娜明白各阶段的步骤及准备工作是比什么都要重要的要素。

拉提娜基本上是个喜欢「学习新东西」的人。

正因为这样,从「后巷面包店」踏上归途的她,心情显得有些兴奋。

虽然没法动手尝试,但能够在一旁观看制作面包的过程,也让她的好奇心获得很大的满足。不仅如此,跟平常在「虎猫亭」工作时不同的客群及工作内容,也是十分新鲜的体验。今天拉提娜获准明天一早可以观看马赛尔家制作面包的景象。虽然以往在「虎猫亭」晚上的营业时间都会跟肯尼斯一起工作,但今天感觉是个该早点上床休息的日子。

抱著如此想法的拉提娜回到了「跃动的虎猫亭」那令她熟悉的店门前。拉提娜没有察觉店里的常客在看见她身影时,不是露出莫名的尴尬表情就是隐隐带著苦笑,就这么绕到后院。

「肯尼斯,我回来了!」

「喔。」

「好像很忙的样子,我还是来帮忙好了。」

「不要紧,今天是你放假的日子,这点可是一定要分清楚的。」

看见正迎接忙碌尖峰的厨房中孤军奋战的肯尼斯,拉提娜虽然有些愧疚地想要帮忙,但却被肯尼斯用笑容拒绝。

其实看见原本神情落寞的拉提娜带著相当轻松的表情回来,让肯尼斯松了一大口气。

虽然对于拉提娜转换心情的方式竟是勤奋工作这件事,让肯尼斯有些傻眼,但想到烹饪对自己是工作也是兴趣这件事,就让肯尼斯觉得两人或许也差不了多少。

「晚餐你要在店里吃吗?」

「提欧呢?我这次放假也给莉塔添了麻烦……所以我想至少在晚上帮忙照顾提欧。」

「那就麻烦你了。今天提欧是给岳母在带,现在他差不多该回来了。」

对肯尼斯来说是岳父岳母的莉塔双亲,在他们这对年轻夫妇接下旅店的同时,也搬到南区的住宅区生活。

两人平常虽然不会到旅店露面,但过去在欠缺人手的时候,他们会帮忙照顾提欧,偶尔也会帮忙负责店里「绿之神(阿古达尔)窗口」的业务。今天由于宾特不在,因此肯尼斯夫妻便将活力旺盛的儿子交给两人照顾。只不过要是每天都这么做,相当于外婆的莉塔母亲体力会不堪负荷,因此是只能偶一为之的手段。

在不久后返家的提欧一看见拉提娜,就开心地跑到拉提娜身边。

「姊姊!」

看见孙子头也不回就跑去找拉提娜的反应,让带提欧回家的前代店主——外公——脸上似乎多了几分落寞。

「提欧,你有洗过澡了吗?」

「还没~~」

「那吃饭前要先去洗澡喔。」

在目送前代店主离去后,拉提娜便牵著提欧的手进到厨房。

「人家不要洗头。」

「不行,我帮你洗,听话。」

虽然嘴上抱怨,但提欧还是腻著拉提娜。一早没法跟「心爱姊姊」撒娇的提欧,此刻彷佛是要把今天错过的撒娇机会都补回来一样。

在工作的同时窥看两人互动的肯尼斯,脸上不自觉露出苦笑。自己的儿子未免也太黏拉提娜这个姊姊了。不过想到自己身为父母在管教上的严厉,就让肯尼斯觉得有像拉提娜这样能让提欧撒娇的人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话说回来,光是拉提娜回来,四周的气氛立刻就变得舒服许多。看来她这种天生的气质,或许已经能算是一种罕见的美德了。

拉提娜帮提欧准备好替换衣物,便往后院的浴室走去。而提欧就像是幼犬一样紧紧跟在拉提娜身边。

不喜欢肥皂水流进眼睛而讨厌洗头的提欧,每当肯尼斯说要帮他洗头的时候都会吵得不可开交。如果换成是母亲莉塔,则通常是在严厉训斥之后才让提欧哭哭啼啼地乖乖就范。相较之下,提欧却会乖乖让拉提娜帮他洗头,因此拉提娜总是能非常顺利地帮提欧洗完澡。

以父母的角度来说,这也是一件让两人乐得轻松的事。

「姊姊。」

「提欧,你能够自己脱衣服了呢,好厉害喔。」

「嘿嘿~~」

听见后院传来拉提娜跟提欧这番对话,两人感情彷佛比亲姊弟还要融洽的感觉也让肯尼斯不禁面露微笑。

当拉提娜带著洗好澡的提欧来到「虎猫亭」的餐厅,便立刻看见在熟客间忙碌工作的莉塔。

「莉塔,我回来了。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欢迎回家,拉提娜。不要紧,而且我偶尔也得要多活动一下嘛。」

莉塔招呼客人的方式比起拉提娜要豪放不少。从她大声把酒杯放到客人桌上的表现也能略知一二。不过像这类酒馆招呼客人的方式,原本就差不多是这样,因此也不会有客人介意。

「提欧,你可以乖乖坐在这里吗?」

「当然可以!」

让得意点头的提欧坐到椅子上之后,拉提娜便进到厨房,将肯尼斯在他们洗澡时准备的料理放上托盘后便再次回到餐厅。

看著照顾提欧的拉提娜,让身为熟客的吉尔维斯特露出略显尴尬的笑容。

「小妹妹,你真的很会照顾小孩呢。」

「会吗?」

拉提娜并没有对吉尔维斯特那尴尬的表情提出任何疑问,只是带著笑容回应。在此同时也不忘帮开始用餐的提欧擦嘴。

「呃……小妹妹……有一件事……」

「吉尔先生,那个……」

当吉尔维斯特难以启齿地思索著恰当词句时,拉妮娜的笑容转为尴尬,并开口制止他的话语。

「再、再给我一点时间……我现在……还没办法。」

「这、这样吗……」

在这样的对话之后,拉提娜勉强挤出笑容。

吉尔维斯特也已经听说了昨晚在这里发生的「大惨事」。虽然他自己当时不在店内,但今天店里主要的话题,全围绕在迪尔狼狈焦躁的窘态,还有招牌女孩不见踪影这两件事上。

吉尔维斯特对于这名看她从小长大的少女,其实一直都有察觉到她对自己监护人抱有「喜欢」的感情。

只是在吉尔虽然能在面对迪尔时毫无顾忌地揶揄,但在这名少女面前却显得非常小心。

毕竟要是不小心踩到什么地雷,可是会被她讨厌的。

「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应该就会恢复原本的样子了,所以……麻烦再给我一点整理心情的时间。」

「小妹妹……」

吉尔维斯特叹了口气,试著切换心情。只见他接著刻意用爽朗的表情跟语调开口:

「要是有什么困难,我会尽量帮忙的。就算是像我这样的大叔,也是很管用的喔。」

「嗯,谢谢你,吉尔先生。」

看见拉提娜答话时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让吉尔维斯特安心许多。

吃过晚餐后没过多久,拉提娜便带提欧到家主一家的房间哄他睡觉。确认提欧发出安稳的鼾声后,拉提娜便安静离开房间。为了避免吵醒提欧,拉提娜静静地关上房门。

而就在她转身要离开的时候——

就这么跟正从外头回来的迪尔撞个正著。

看见迪尔身上并没有他平常外出用的装备,认知到迪尔今天并不是到「森林」去工作的拉提娜反射性地转过身子。

这个行动让拉提娜明白到,她远比自己以为的还要缺乏「心理准备」。

现在的自己连直视迪尔的脸都办不到。

拉提娜感觉自己的心跳声彷佛盖过所有声音。她将双手放在自己脸颊上,发现双颊热得发烫。自己肯定连耳朵都红了。

只见拉提娜快步跑回屋顶阁楼,完全把要放轻脚步的事情拋到脑后。

至于目睹拉提娜如此行动的迪尔……

(竟然……竟然连脸都不让我看一下……反抗期真是太可怕了……)

他沮丧地垂下脑袋、双眼流露出伤心的模样,拉提娜完全没有察觉。

拉提娜在隔天同样是一早就出门前往「后巷面包店」。

之后拉提娜度过午餐的忙碌尖峰,来到店里能够稍微喘口气的时间。

「咦?鲁迪你怎么会来这里?」

「这应该是我该问的吧?为什么你会在马赛尔这里?」

拉提娜跟自己的儿时玩伴交换了这样的对话。

拉提娜用尴尬的笑容回应了鲁道夫的疑问。从拉提娜的表情回想起那天晚上那件「大惨事」的鲁道夫也尴尬地别开视线。

下一刻,鲁道夫有些突兀地解释自己来这里的理由。

「是、是上头的人叫我来,人家叫我来这里买些能当轻食的东西。」

鲁道夫是被宪兵队的上司指使,并指名到这家店来买东西。宪兵队那些会去「虎猫亭」的常客,已经全都知道招牌女孩在这家面包店当临时店员的事。他们之所以没有直接跑来这里,是基于他们之间不可以给拉提娜制造困扰的潜规则。

由于宪兵队里基本上是上下关系相当根深蒂固的环境,因此鲁道夫对于上头的命令没法抵抗,也没有提出疑问。鲁道夫所工作的职场就是这种环境。

「我还不是很熟练,所以要花比较多时间喔。而且你要买的东西很多呢。」

「我想也是。」

在鲁道夫回应的同时,拉提娜也开始准备鲁道夫指定的面包。

拉提娜拿出鲁道夫指定数量的面包,并用刀子将面包切开。她接著在切口涂上带有芥末酱的奶油,熟练的动作也反应出拉提娜从小厨艺就得到磨练的成果。

「大家有什么不喜欢的馅料吗?」

「我们那里没人会去一一在意那些小事的,放心吧。」

「是喔。」

只见拉提娜在面包内放进新鲜蔬菜,接著再放入切片的熏肉。不一会儿功夫就完成了模样让人觉得可口的三明治。

因为分量偏多而来帮忙的马赛尔母亲,在一旁将拉提娜完成的三明治用薄纸包好。拉提娜在确认马赛尔母亲接手的工作后,便继续她添加馅料的工作。

「……这些……鲁迪你一个人拿得动吗?」

在一段时间之后所完成的三明治,那堆积如山的分量让拉提娜不禁产生如此疑问。

「唔……」

「……要我帮忙吗?」

「没、没问题,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拉提娜你可是负责顾店的店员,可别轻易离开岗位喔!」

「也对。那你自己路上小心喔,鲁迪。」

之后拉提娜帮双手捧著装有大量三明治袋子的鲁道夫打开店门,送他离开。虽然起初还担心地看著鲁道夫返回宪兵队据点的身影,但想到自己没法帮上什么忙,因此很快又回到店内。

——至于在拉提娜主动说要帮忙时选择拒绝的鲁道夫,在下午则是经历了莫名严厉的训练。

至于藉由临时店员亲手制作的三明治得到能量补给的那些宪兵队高层大叔,心情则是相当愉快。

原本打著如果拉提娜帮忙拿三明治而跟鲁道夫一起来到宪兵队据点,就可以展现不同于「平时」之英姿给拉提娜见识的大叔们,到时应该也同样会让鲁道夫下午的训练变得异常严厉。

不管事情如何发展,他都不会有好下场。

在结束「后巷面包店」的工作后,拉提娜便前往克萝伊家。

在夜祭那天到克萝伊那里换上新连身服的拉提娜,将自己原本穿的衣服放在克萝伊家里,当然也还包括克萝伊给她的那些化妆品。

尽管知道自己必须去拿那些东西,但拉提娜的心情却显得有些沉重。

而就像是在证明拉提娜内心的担忧般,迎接拉提娜的克萝伊一得知夜祭当晚她们分开后所发生的事,便立刻垂下肩膀大声叹气。

接著克萝伊一挥手,用手刀往拉提娜头上劈下。

「好痛!」

「拉提娜,你明明这么聪明,却会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耍笨呢。」

「可、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

克萝伊又再赏了拉提娜一记手刀。

尽管吃痛的拉提娜眼眶泛泪,但她的挚友却完全不为所动。

「为什么你要用那种说法啦!」

让克萝伊感到傻眼的,是拉提娜她那让「监护人」给「误以为是反抗期」的告白内容。以告白来说,拉提娜的告白实在欠缺很多重要的词句。

「因为……」

挚友不耐烦的态度让拉提娜沮丧地低下头去。不过拉提娜并没有就此陷入沉默,而是开始小声解释原因。

「『我喜欢你』这种话,人家平常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嘛……所以才想说要用其他话语表达我的意思……」

正因为这样,当时拉提娜才会对迪尔说出「我从未把你当成是我爸爸看待」这种话。

对自己来说,迪尔是自己重视、心爱的「男人」。

拉提娜想表达的是,这份心意绝对不是那种对「父亲」产生的亲情。

「可是,人家没想到迪尔会对人家『喜欢』他的想法产生疑问嘛……」

听到拉提娜的告白时,迪尔的反应完全是「被自己孩子彻底拒绝」的模样。

过去拉提娜对迪尔说过无数次「喜欢」的话语,在拉提娜心中是无可动摇的感情,然而迪尔却对那个部分产生疑问。

这过于强烈的打击让拉提娜不知该如何是好,结果拉提娜也只能跟迪尔一样,除了混乱之外根本无能为力。

「结果我没有对迪尔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不然原本也应该接著说『我喜欢你』才对……但我脑袋却一片空白……到底该说什么才好……当时我完全想不到……」

拉提娜垂头丧气的模样,是克萝伊从她小时候就常看到的景象。

「就算是那样……为什么在那之后你还一直闹别扭呢?」

「唔耶……」

面对克萝伊毫不放松的追究,让拉提娜胆怯地抬起低下的头,露出彷佛快要落泪的表情。

「在那之后……我自己也变得不太了解自己了……」

「咦?」

「人家决定要告白……想跟迪尔有跟过去不一样的『关系』……这些原本都是真的……可是……」

虽然拉提娜经过控制的音量绝对不算大,然而她的话语彷佛像是发自内心的全力吶喊一般,对挚友倾诉自己的感情。

「因为知道迪尔没发现那是『告白』,我却感觉好安心……」

「拉提娜……?」

「想到只要这样……就能继续,让我感觉安心……希尔维亚说得没错,可是,我却发现自己……其实更想跟迪尔保持『跟现在一样』的关系……」

对拉提娜来说,迪尔的臂弯曾是「世界上最令自己感到安心的地方」。

在失去一切、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快要放弃的时候,从迪尔拯救自己,将自己抱起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是这样。

无论在寂寞的时候、痛苦的时候,那总是支撑著自己的温暖的「容身之处」;那是在自己难受的时候,克制不住眼泪的时候,总是会温柔安慰自己,给自己拥抱的「容身之处」。

就算在以后,迪尔肯定还是会全力保护自己。

迪尔会用他的双臂拥抱自己,用温暖的手掌温柔地抚摸自己。

只要自己一直还是他「可爱的孩子」。

就算迪尔有了恋人,跟人结婚有了家庭——他肯定也不会弃自己不顾的。因为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迪尔是个十分温柔且重视感情的人。

——可是,如果,要是自己不再是他「可爱的孩子」——

迪尔从来没有将自己视为「异性」。因为在他眼中,自己至今仍旧是个年幼的「小女孩」。

除此之外,对迪尔来说,或许自己根本就不是他会产生「恋爱感情」的对象。

自己并不像以前曾经看过迪尔的那名「工作伙伴」那样,并不成熟冷静,也没有能让男性著迷的外表。虽然自己愿意努力成为能让迪尔喜欢的女性,但其实并不知道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女性才对。

要是自己至少能跟迪尔同样是「凡人族」就好了。

感觉只要跟迪尔同样是「凡人族」,身边所有女性都要远比自己优秀。自己只能看到许多自己没有的东西。

这样的自己对迪尔做出爱的告白,或许也只会让他感到困扰而已。而且——如果那么做会导致「关系」转变成不同于以往的尴尬——

自己唯一能「感到安心的地方」——自己能够归还的「容身之处」就会消失了。

那对拉提娜来说是一种无可比拟的恐怖想像。

因为迪尔没有察觉到「告白」而感到沮丧,还有没法直视迪尔面孔的羞耻都不是骗人的。

然而在那同时所产生的安心感,也是如假包换的感情。

「所以……我希望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对不起,我现在得跟迪尔保持一点距离。我想等到自己能笑著说已经跟以前一样了,到时候再……」

要是想要表达心意,想改变关系的感情一直没法传达给迪尔知道,那么就悄悄收起那份心意,这份想要维持以往关系的想法,对拉提娜来说也是在内心深处的真实感情。

在希尔维亚的话语下而产生自觉的感受,在那同时也许各式各样的感情复杂交错,并包含了许多矛盾。

此刻拉提娜紊乱不已的内心,已经到了自己都难以收拾的地步。

「我希望……能再给我一点时间……」

拉提娜希望至少在找到「自己究竟想怎么样」的疑问得到答案之前,能够有更多整理心情的时间。

从拉提娜开始去「后巷面包店」帮忙,大约经过五天的时候,那同时也能换成是迪尔跟拉提娜几乎没有交谈,就这么经过五天的日子。

这段时间迪尔虽然好几次涌起到东区的「后巷面包店」去看拉提娜的念头,但始终没有付诸实行。因为他担心要是被拉提娜怪罪,可能会真的惹她讨厌自己,因此根本没法采取行动。

那可是比面对任何庞大怪物时都要让迪尔感到害怕的状况。

拉提娜的存在对迪尔来说是一种「慰藉」。

看见她的笑容,跟她说话,在能感受到体温的距离共享安稳的时间——这些全部都会转变成迪尔每天的活力,也是让迪尔感到幸福的瞬间。

突然失去那些慰藉的他,现在简直就像是行尸走肉——虽然没有变得消瘦,但却欠缺生气——一般,成天待在「跃动的虎猫亭」餐厅角落生灰尘。

「拉提娜……我欠缺拉提娜啊……」

迪尔正处于朋友口中的「末期症状」。

虽然就某些角度来说是很让人感到惋惜的景象,但迪尔就算是在这种状态下,如果是置身「战场」,那么他的战斗能力及判断力并不会因此衰退。正因为他随时能切割感情维持冷静,才得以在这个年纪到达被人评为「一流」的境界。

不过那终究是在战场上的状况,此刻在众人眼前失魂落魄的青年,只能让人感受到他那无可救药的窘态。

「莉塔……女生的反抗期大概要多久会结束啊……」

「至少没有人把几天就会结束的东西说成是『反抗期』吧。」

「死了……我就要死了……啊啊啊……这世界上当『父亲』的人,究竟得承受多大的苦行啊……」

「放心啦,她不是说『从没把你当爸爸看待』吗?」

「哇啊啊啊啊啊……」

听到莉塔带刺的话语,迪尔没能理解在「刺」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只能趴在桌上发出悲壮的哀嚎声。

看见迪尔那样的反应,始终没有停下手边文书工作的莉塔,她的「笑容」里也瞬间增添了许多不耐。迟钝也该有个限度。莉塔很清楚这个男人的钝感给拉提娜造成多大的痛苦。想到此刻正努力在自己感情中寻求妥协的拉提娜,也难怪同为女性的莉塔会如此愤慨。

「肯尼斯……」

「怎样?」

「那小子没问题吗?」

顺著常客吉尔维斯特的手指转头望向「迪尔」的肯尼斯,用力叹了一口气。

「……我是打算在拉提娜恢复平静之前,一直保持静观态度啦。」

「那个小妹妹……」

吉尔维斯特抱著胳臂,皱起眉头。

「她是个聪明的孩子……她搞不好会聪明到选择『放弃』呢……」

「……是啊。」

一直看著拉提娜成长,对她抱持关爱的人,并不只有迪尔而已。吉尔维斯特可说是那些人当中的代表人物。

「我很担心,总觉得小妹妹最后可能会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让自己戴上『乖孩子』的面具呢。」

肯尼斯也同样是一直看著拉提娜长大的人,因此他很清楚吉尔维斯特的担忧。

拉提娜从小就「太过乖巧」这件事,肯尼斯也有察觉。

拉提娜是个聪明的孩子。

老实懂事或许原本就是她本人具备的资质,但除此之外,拉提娜从小就十分能掌握自己的立场也是原因之一。正因为这样,让人感觉一直抱著「自己必须是乖孩子」的拉提娜,也让她身边的大人不免感到担心。

拉提娜就是这样的孩子。

以她那样的个性,要是连那么明显的爱意都没法传达给迪尔知道,总觉得她可能会就此退缩,选择让自己维持以往的模样让事情能圆满了结。

像她那样聪明的孩子,肯定连那种难受的选择都会设法让自己顺利实现吧。

「小妹妹真的是个好孩子,所以说……我希望她在这件事上面,至少能有确实有个结果才好。」

「……的确。」

就算结果是「失败」,仍会让人希望她可以得到一个确实的结论。就算是那样,对于现在仍在成长途中的她来说,肯定也会成为重要的经验。要是一直把自己的感情藏在自己心中,对她并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在那边变成活死人的那个家伙就不重要了。毕竟刚迎接青春期的少女跟一个年纪不小的成熟男子,会让人有所偏袒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两个考虑少女此刻心境的男人就这么再次抱著胳臂,齐声叹气。

当天晚上,肯尼斯开口叫住了迪尔。

虽然迪尔成天都在关心拉提娜的返家时间及所在的地方,但却又一直是一副没胆直接面对拉提娜的窝囊样。他那糟糕的窘样实在有些令人惨不忍睹。

「迪尔……你究竟打算这样窝囊多久?」

一脸阴沉表情的迪尔注意著厨房内那走上阶梯的脚步声,望著肯尼斯用毫无生气的语气做出回应:

「……大概是……到拉提娜她……反抗期结束吧……」

「你想说全都看拉提娜的意思吗?」

被肯尼斯这么一问,让迪尔露出发自内心感到困惑的表情。

「因为……我只有弟弟……对于女生这种敏感的时期,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才好……」

看见自己的「小老弟」认真说出这种话,让肯尼斯不禁叹气。

感觉这样下去,搞不好事情真的会朝吉尔维斯特所担心的方向发展。那个聪明的孩子肯定不会不知道这小子正处于「这种状态」吧。

到最后她八成会选择藏起自己的感情,让自己露出这小子所期待的微笑吧。她就是那样的孩子。

这样一想,要是等到她做好心理准备,或许就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就算是那样,留有迟疑的感情,那么「那种结果」也并非一定是「不幸」。

如果拉提娜选择「那种结果」——维持以往的关系——那么她多半必须吞下难过的感情。

但那样也能让她一直置身在彷佛温暖阳光般的「幸福」当中。

就算在许久之后,他们也能两人一起享受那安稳舒适的「幸福」。

而那也同样是一种选择。

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己现在打算做的事情不仅是多管闲事,说不定还是一种纯粹为了自我满足而采取的行动。

抱著这个想法的肯尼斯开始在放有冰块的杯子内倒入琥珀色的酒,接著将两个倒了酒的酒杯放在自己与眼前的小老弟前面。

看见肯尼斯缓缓坐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让迪尔露出带有疑问的表情。

「肯尼斯?」

「……客人几乎都回去了,所以我的工作也已经结束了。」

肯尼斯这么回应之后,便喝了一口杯中的酒。

「迪尔,你也差不多该有自觉了吧。」

「……这是什么意思?」

「拉妮娜没有把你当成是『父亲』。那并不是因为她进入青春期才对你说那种话。」

「肯尼斯……你在说什么……?」

「那孩子在更早之前,虽然仍把你视为『监护人』,但可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是『父亲』的替代品喔。」

看见迪尔听到这里却还露出无法理解的糊涂表情,让肯尼斯实在对自己这名小老弟那棘手的特质感到无奈。

「你真的不懂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的意思是,拉提娜从很久以前,就把你当成一名『男人』看待啊。」

「……啊?」

只见迪尔发出滑稽的声音以及更加糊涂的表情,努力思考肯尼斯话语的意思——接著他露出苦笑。

「你……你在胡说什么啊?肯尼斯,那种事……」

「你能断言说不可能吗?」

「可是拉提娜她……对我来说,是可爱的『孩子』……是没错啦……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但……」

「拉提娜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幼小』喔……『魔人族』虽然是长寿的种族,但距离那孩子成为大人,已经差不了多少时间了。」

「这我知道,所以我才会一直为她担心……」

看见迪尔真的毫无自觉的模样,让肯尼斯又喝了一口酒,随后开口打断他的话语。

「就算你嘴巴这么说,但实际上你一直把拉提娜当成『小孩』吧?」

面对试图辩解的迪尔,肯尼斯用不容辩解的态度,挑明说出他从很久以前就察觉到的那个「小老弟的棘手特质」。

「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你希望拉提娜一直都是『孩子』啊。」

听到肯尼斯这句话,迪尔露出吃惊的表情——不过下一瞬间,他又重新恢复苦笑的模样。

「你胡说什么啦……为什么你会觉得……」

「因为如果承认拉提娜是个大人,你就『必须放开』拉提娜了……对吧?」

听到肯尼斯的话语,让迪尔像是受到震惊般,表情紧绷起来。

不过那与其说是他理解了肯尼斯话语中的本质,更像是本能上拒绝接受自己一直以来避免去思考现实的反应。

这样还不能说他对「自己的棘手特质」有所自觉。

「你不想失去现在这种跟拉提娜一起共处的生活吧?毕竟就算看在旁人眼中,也都知道从拉提娜出现之后,你有很大的转变,所以会有那种念头也是无可厚非的。」

「这……这是当然的吧!我想跟可爱的拉提娜在一起,这这、这样有什么不对……!」

「等那孩子长大以后……肯定会出现许多想要娶她的人吧。就算把『魔人族』这个劣势算进去,那孩子仍是个性跟外表都出类拔萃的优良人选呢。」

「这也……很正常吧……!所以我才为了避免有糟糕的『害虫』缠上她,努力留意……」

「要是出现拉提娜自己想要结婚的对象,你打算怎么办?」

「……唔!」

肯尼斯那句话让迪尔的表情明显扭曲——然而迪尔还是低声挤出「监护人」会有的话语。

「……我是很想把那个人宰掉,可是……如果拉提娜喜欢对方,我会让步的。」

如果那么做可以让那个孩子幸福的话。

因为自己一直所期望的,就是她的幸福。

「我想也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肯尼斯一脸早已预料到迪尔反应的表情继续说道:

「如果你承认那孩子是个大人,那么就一定得要正视『这种事』。那就是你『不肯承认现实』的第一个理由。」

「你说第一个……还有其他的吗……」

「你有想过莉塔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吗?」

「那种事我不可能想得到吧……」

「因为莉塔一直都是拉提娜商量问题的对象。对一个女孩来说,总是会有些不能找我或你商量的事吧?」

伴随成长所产生的身体变化,还有由此衍生的问题。

有许多事情是难以对男性启齿,就算真的开口也会让人难以回答的事。而作为拉提娜在那些事情上的商量对象,就是莉塔这名最靠近自己身边的女性大人。

莉塔对拉提娜来说,是跟肯尼斯处于不同定位的「商量对象」。

莉塔也是在距离拉提娜最近距离看著她「长大」的人。

而她当然也察觉到从小就把自己的「监护人」当成恋爱对象的少女,在心中抱有符合年纪的青涩恋情。

而随著少女逐渐长大,那份原本只是天真爱意的感情逐渐转变成蕴含痛苦的过程,也都看在莉塔眼里。

莉塔一直在少女身边关注著她那样的成长过程。

「如果让莉塔来说,你对于拉提娜那份感情的迟钝,大概就是最让人不能容忍的罪过吧。」

「就算是那样……也可能只是莉塔跟肯尼斯你们太多心……」

「拉提娜对你抱有那种感情这件事,我其实也都看得很清楚喔。」

「什……!」

「我大概是在你带那孩子出远门回来那次之后才明确发现的。不过以莉塔的说法,那孩子似乎在更早之前就对你抱有那种感情的样子。」

看见迪尔动摇并露出愕然表情的模样,看来他是真的「从没察觉」拉提娜的那份感情。

就算不是莉塔,迪尔在这方面会被人说太过迟钝也无可奈何。因为就连这家店的每个常客也全都知道拉提娜的心上人是谁。总是老实将感情显露在脸上的拉提娜就连自己的恋爱感情,也远远没有她自己想得那样隐密。

「拉提娜根本就没有隐藏她对你的感情。无论是表情、声音、还是每个动作……那孩子对你所表现出的反应,就是如此明白。然而你却,才会让莉塔那么生气。」

「就算你这么说……但我……」

「你会『看不出来』,理由就跟我刚才说的一样。因为你一直把拉提娜放在『小孩』的框框内,因为你一直是用那种态度去看待那个孩子的。」

迪尔一直把拉提娜当成「可爱的小孩」。就算是在她逐渐变成大人的现在,迪尔仍是透过「拉提娜是小孩的眼镜」在看待她。

就算是拉提娜在旁人眼中那再清楚不过的感情,也都因为隔著那个「眼镜」而没能进入迪尔眼中。

就算不是莉塔,看在知道拉提娜感情的人眼里,也难免会对迪尔的迟钝感到心烦。

因为拉提娜没法顺利表达恋情的悲伤表情,还有试图吞下那股悲伤而挤出的笑容,以及少女那迪尔没能察觉到的努力模样,全都看在众人眼里。

莉塔会冲动地发出「为什么他会看不出来!」的抱怨,其实也是无可厚非的正常反应。

「我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就算是现在的你,应该也不会再说拉提娜正在『反抗期』的傻话吧?」

「可是……但……我……」

视线不断飘动,只能说出零星词句的迪尔,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才总算让自己挤出有意义的话语。

「可是,对我来说,拉提娜一样是『可爱的小孩』……我没办法……把她当成那种对象。」

这确实可以说是一种理由。拉提娜现在仍是成长中的少女。但肯尼斯决定戳破那绝对没法当成「答案」的事实。

「再过几年之后,你就不能那样说了吧?到时候你还能这么说吗?」

「那种事……要等到那个时候才会知道吧?」

肯尼斯之所以不让迪尔选择「逃避」,是因为迪尔还没自觉到自己最棘手的特质。

「为什么你要这么逃避『接受拉提娜的感情』呢?」

「我、我说了……因为拉提娜还是个……」

「无论是拉提娜嫁给其他人,还是你……娶了其他人,你们『现在的生活』都会结束。但只要你娶拉提娜为妻,不就可以继续『跟现在一样的生活』吗?」

看在旁人眼中,迪尔跟拉提娜两人的生活简直没有他人介入的余地。

他们两人在精神上彼此扶持,并以依偎彼此的方式共享幸福。

不只如此,其实迪尔在平日生活中对于拉提娜的依赖,要远比他自己以为的多上许多。拉提娜每天勤奋打理迪尔身边的大小事,准备迪尔喜欢吃的东西,并且扛下所有家事,少女如此细心的付出,从肯尼斯身为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

男女之间的相性是一定要一起生活才能知道的东西。在现在这个阶段谁也没法说准。不过以寻找「伴侣」来说,要找到比这名高规格少女更好的女性,恐怕是件相当困难的事。对身为女性的人来说,多半也不想被拿来跟她比较吧。肯尼斯实在不认为迪尔该刻意放弃这个机会,去寻找其他连是否存在都不确定的对象。

最重要的是这名「小老弟」也希望能跟拉提娜一起生活。在迪尔各种无意识的行动当中,都能看到他对那名少女的需求。

「就算不是要立刻做出结论,再等几年也没关系。可是你为什么连那么做的可能性都不愿去考虑呢?」

如果迪尔想要的是维持现在这种两人共享幸福的生活——对迪尔来说,应该也是有那么做的「选项」才对。

肯尼斯自己也并不打算要求两人立刻建立那种关系。不过他认为迪尔好歹也该将那种情况作为「一种纳入考虑的可能性」才对。

「所以说……这是『你的问题』。为什么你从以前就一直不愿让自己有『特定的对象』……我其实大概知道原因。可是我认为那孩子对于那种事情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肯尼斯认为迪尔是个认真看待人生且心地善良的人。

从他还是少年时就认识他的肯尼斯,对于许多属于迪尔**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在同性当中属于喜欢闲聊说笑的迪尔,在女人缘方面其实也不算差。

在有些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他身边也曾出现可能跟他建立特别关系的女性。

对于他这种靠危险工作讨生活的健康男性来说,如果没有那种欲求反而才是怪事。

然而迪尔却一直不打算让自己拥有「特别的女性」。

迪尔最多只会让自己拥有能畅谈心事的对象,但却从未有任何一刻试图跟女性建立那类「关系」。

以认真看待人生的迪尔来说,这未免太不自然了。

不过肯尼斯认为正是因为他认真看待人生的个性,才会一直让自己保持那种「距离」。

「毕竟你这个人……从以前就一直跟周围维持『自己什么时候死掉都无所谓』的关系……」

「…………」

不发一语的迪尔,表情看来就像是个被人强灌苦药的孩子。

「正因为这样,当你把拉提娜留在身边的时候……让我感到很安心。因为那代表你会为了避免丢下那孩子死去,给自己努力活下去的理由。」

「……我……」

原本与在刀口上讨生活可划上等号的「冒险者」,倾向追求剎那快乐的人并不在少数。

因为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没人能保证还有下一次机会。能享受的时候尽情享受,因为如果不利用时间享受生命,最后什么也不会留下。

然而,迪尔跟其他人有些不同。

因为他是个认真的人。他的认真甚至让身边的人——尤其是他身边与他有一定交情的「大人」——为他感到担心。

不只是拉提娜,对肯尼斯与吉尔维斯特来说,迪尔也同样是「需要担心的对象」。就像大家从拉提娜小时候就看著她一样,大家也是从迪尔少年时就认识他了。

迪尔能够接受自己有「死在他人手中」的理由。

从他与拉邦德国订下契约,接下扫除「魔王」威胁的工作开始,就一直有丧命的准备。

迪尔十分清楚,无论是身为魔王眷属的「魔族」,还是身为魔王子民的「魔人族」,都有充分的「理由」。对于他们也有朋友、也有亲人的事实,迪尔也从不逃避地直视。

迪尔对于自己「持续取人性命」的决定并不后悔。因为自己也同样有不能让步的「理由」。

正因为这样,迪尔对于自己遭人仇视、怨恨——甚至是企图取他性命的行动都抱持肯定。

尽管迪尔并不打算轻易让人夺走性命,但他早已接受自己「无论何时遭人杀害都不奇怪」的事实。

正因为这样,迪尔才——

「就是因为这样,你才会从一开始就把自己从『拉提娜的对象』中删去吧?」

「……唔!」

感到震惊的迪尔试图开口否定肯尼斯的话语,但是——他只能茫然地说不出话。

「你所期望的是那孩子能够幸福。所以你才会认为没法让那孩子得到幸福吧?」

这正是迪尔最让人感到棘手的「特质」。

正因为他是个认真善良的人,因此迪尔从不让「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自己」拥有特别对象。因为会留下对方死去的自己没法让对方幸福,因此迪尔决定从一开始就跟人保持距离。

这种心态同样也反映在拉提娜身上。

如果出现能让她幸福的对象,如果能有在自己死后可以保护她的人——如果有个「自己以外的某人」能让自己将她托付出去,那么自己身为「监护人」的工作就结束了。

可是迪尔不想放手,不想失去拉提娜。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想继续维持像过去那样——维持「幼子」与「监护人」的关系。

「等……等一下……我……!」

「拉提娜她早就有所觉悟了。」

「什……!」

「因为那孩子已经接受自己是『魔人族』的现实了……不只是你,无论是我,还是莉塔……甚至连提欧也一样……那孩子早就接受我们通通都会比她先老去,丢下她离开人世的现实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

认为这是幸福——

她选择去珍惜现在能和大家在一起的有限时间——

无论任何时候,在大家面前都面带笑容——

迪尔用力砰地放在桌上的酒杯当中,已经只剩冰块。

看见迪尔一口气喝下那杯度数不算低的酒,让肯尼斯一下忘记自己原本想说的话语。

「迪尔……你……」

「唔!」

迪尔的反应多半是羞涩。

虽然他本人可能会拿酒精当藉口,但从那张涨红的脸让人能窥见他似乎正视了许多「现实」。

看见自己的小老弟激动地从椅子上起身,像脱兔般跑回房间的背影之后,肯尼斯接著转头望向自己手中的酒杯。

看著那几乎喝空的酒杯,为自己也藉著酒势说话有些过火而反省的肯尼斯,轻摇著酒杯小声说道:

「他总算有所『自觉』了吗?」

这样状况应该多少会有变化吧。

原本那两人的感情就很融洽。如果能理解少女的感情,并面对自己的内心,肯定不会有不好的结果才是。

因为自己小老弟那在许多无意识的行动中透露出的「真正想法」——其实是清楚明瞭到让自己忍不住开口多管闲事的地步。

(我认为你其实值得多为自己著想才是……)

抱著如此想法的肯尼斯,将杯中所剩无几的酒水一饮而尽。

隔天一早。

就跟往常一样,正要进行早上的准备工作而下楼的肯尼斯,对眼前的景象不禁傻眼。因为他看见屋内有一个蹑手蹑脚,彷佛像是要背债跑路的可疑身影。

「……你……在搞什么鬼?」

「肯、肯尼斯!?你怎么……!」

完全换上旅装的迪尔,一副像是调皮孩子恶作剧被人抓到的反应,吃惊地转头回望。

从这个反应来看,他似乎真的是要「跑路」。由于少了拉提娜帮忙的关系,肯尼斯为了补上少了人的影响,因此得要比平常更早开始工作。因此跟「以往」相比,肯尼斯会更早下楼。从迪尔会挑这个时间行动来看,他似乎是想在连对自己都不说一声的情况下偷偷离开。

「……我、我是去工作!因为现在也差不多有工作要来了!我只是这次想主动去确认而已!」

迪尔匆忙解释的模样显得异常激动。

「呃,你……可是……」

「——唔!」

对迪尔如此反应感到傻眼的肯尼斯,原本打算开口制止自己的小老弟做出蠢事。

然而迪尔却在这时候像是恳求肯尼斯什么都别多说一样,露出快要掉泪的表情。

就在这一瞬间,肯尼斯才总算领悟到一个事实。

虽然这个「小老弟」也算累积了不少人生经验,但却始终在避免让自己拥有「有特别关系的女性」。换句话说,这个人在这方面……

其实要比自己想像的更加青涩。

「我、我有记得留字条给拉提娜!剩下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迪尔激动地丢下这句话,便立刻开门全速跑开。那敏捷的动作让人完全没法想像他先前近乎活死人的模样。

他跑掉了。逃避了。就某些角度来说,他选择做出跟拉提娜一样的行动。

这两人真的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十分相像。而且就连选择用「工作」作为逃避藉口的想法都一模一样。

(但是,你现在不能这样搞吧……)

当肯尼斯回过神在内心这么吐槽的时候,应该要被吐槽的对象早已经不见踪影。

图源:Jakiro

阅读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