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此刻的柳军,已经顾不得趴在地上满脸狞笑的赵元了,一把拉住赵山蝶朝着外面跑去,虽然不知道赵元摔的是什么东西,但按照星空彼岸电视剧中演的老套路,多半不是好东西。

    “我赵家人不做叛徒,永不背叛家族,既然你执迷不悟了,不要怪堂姐清理门户!”WWW.8Xs.ORG

    赵山蝶冷诧一声,猛的一拍储物袋,一把灵剑爆射而出。

    赵元的动作,超出两人的意料,柳军来不及阻止,便看到那块物体砸在地面上。

    “疯子,疯子!”

    赵元看着眼前奔跑的两人,赵元脸上露出狞笑之意,然而下一息,他的笑容凝固住了,却是他的身体瞬间被洞穿,一把充满锋利寒芒的灵剑直接穿透他的整个身躯,满身都是血窟窿。

    赵元死了,只是临死前,他的目光依旧在望着柳军和赵山蝶两人,似乎想要看到两人的凄惨下场。

    “这天月断剑乃是柳军的私人物品,任何人没有资格索要。”然而赵山蝶的话语,却是直接打碎赵元的想法。

    听到赵山蝶的拒绝,赵元心灰意冷,带不走天月断剑,回到赵家他是死,回不去也是死,当下双眸紧紧盯着柳军和赵山蝶,露出怨恨的眼神。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死吧!”突然,赵元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带着张狂,从怀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物体,朝着地面狠狠砸去。

    赵山蝶原本就是天资聪颖之辈,朝着赵元开口问道。

    “这把断剑究竟有什么作用,我是真的不知道。”赵元苦笑一声,道:“只知道非常受纪磊重视,您就不要为难我了,你的目的是找到血莲液,我的目的是这把断剑,如今双方已经得到,您就放我离开吧。”

    “小元,到这时候你还执迷不悟,你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山蝶冰冷的声音响起。

    “这……”赵元脸色难看,良久之后,这才长叹一声道:“柳军说的没错,为了将黑山中的秘密挖据出来,纪叔以及旁系的叔父们,在大伯突破境界时,故意出手干扰,也就出现血莲液的事情,无奈之下叔父们只能讲主意打到你的身上,若是堂姐知道血莲液的消息,肯定会来到黑山的,不过这些事情和我无关,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哈哈哈哈……”柳军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半晌后他停止笑声,不屑瞥了赵元一眼,道:“赵元,你可真是个蠢货,有你没你都一样,只需要找到纪磊,所有的真相都会大白。”

    话到此处,柳军依旧是一副不屑的模样,不过眼角的余光却是死死的盯着赵元的面目表情,在他说出纪磊这个名字的时候,赵元的脸色变幻,虽然仅仅只是短短一瞬间,但也足够了。

    小元,你竟然算计到堂姐的头上,快点将你的同伙全部说出来,此事堂姐既往不咎。”血莲液和母亲的事情,一直是赵山蝶的心病,如今知晓了此事最后的阴谋,这是她绝对不能原谅的,脸上的表情越发冰冷。

    “和你无关?那你方才为何做出那种事情?还有,你们为何要这天月断剑,甚至纪叔三番两次督促我找到孟道友,这天月断剑有这么重要吗?”

    话音落下,赵元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膝盖骨被柳军打断,这一动之下,整个身体痉挛不已,已经痛的面容狰狞了,冷汗已经浸湿后背。

    若是不能将天月断剑带回去,以背后的人性子,他如今已经被废,肯定不会有下场,所以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赵山蝶身上。

    “放你走?没问题,但天月断剑必须留下!”柳军一口回绝掉,天月断剑对他而言很重要,关乎到星空彼岸无数大能来到这个世界的线索,这也正是赵山蝶三番两次相求,柳军也没有答应的原因。

    “柳军,我们赵家的事情与你何干,有什么资格插手?!”赵元咆哮出声,随后满脸希翼的看着赵山蝶。

    “这天月断剑对你们而言很重要,若是孟某有办法让你们无法控制天月断剑,你们的计划是不是彻底失败了?”

    “你……柳军你卑鄙!”闻言,赵元脸色大变,不过随即转头看向赵山蝶,声音压低道:“堂姐,设下阴谋引你来到黑山,是我们的不对,只要你让我带走天月断剑,将来我赵元定保你一命。”

    柳军和赵山蝶两人刚刚逃出没几步,身后的黑色物体直接爆炸开来,大量白色的气体弥漫开来,瞬间弥漫整个洞内,只是全力逃走的两人,根本无暇顾及身后的一幕。

    “柳军~~”

    就在柳军拉着赵山蝶小手全力逃走时,身后的赵山蝶突然开口道,声音很轻,带着浓浓的诱惑。

    “怎么了?”柳军转头看了一眼赵山蝶,顿时被惊住,指着赵山蝶,手指颤抖的说道:“该死的,这种狗血的老套路,发生在我的身上了?!”

    此时的柳军心惊肉跳,此刻的赵山蝶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般,使劲贴在他的身上,根本推不开,若是再继续下去,就连柳军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这赵山蝶才十五六岁,放在前世不过初中生而已。”柳军一把摁住赵山蝶,着急的额头上都是汗水,不过让他心中疑惑的是,为何他没有陷入意乱情迷中,甚至颇为清醒。

    “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禽兽的事情做不出来啊!”

    柳军喃喃自语,再继续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的住,索性右手成掌,朝着赵山蝶粉嫩的脖颈狠狠直劈下去。

    赵山蝶闷吭一声,昏迷过去。

    扶住瘫软的赵山蝶,柳军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这才长长呼出口气,前世的狗血剧情从天而降,他竟然抵挡住了,这让柳军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前世看那些电视剧时,他可是一直暗骂主角太过衣冠禽兽了。

    如今他也做出这样的事情,倒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幸好她已经失去意识,否则事情就大条了。”柳军苦笑一声,将注意力转移到四周,不再去想地上的美女。

    如今已经到了绝境,想要按照原路返回,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但只剩下最后一个生机机会,要么原路返回,要么继续前进不得不尝试一番。

    “算了,你已经昏迷过去,我就不计较了。”

    柳军嘴角噙着一抹苦笑,到了这一步,也只能靠运气了,若是前行的路安然无恙,那就能活下去,若是回去的路被纪磊设下陷阱,那就只能永远埋在洞内,更别提回到星空彼岸了。

    “早知道就不答应他们进入洞穴了。”

    虽然心中有些后悔,但已经到达如此境地,柳军也没有犹豫,背起赵山蝶,朝着前行的道路继续前进。

    前行的路越来越黑,漆黑如墨,不时甩出火龙术的柳军,勉强能够看清楚两丈远的距离。

    洞内寂静无比,唯有柳军的脚步声,空荡荡的回响。

    …………

    “纪叔,怎么还没有找到我姐姐和柳军啊,要不我们分开找找吧。”而就在柳军两人离开不久,一行人来到了两人之前所在的位置。

    顺着两条路已经走了数个时辰了,前方依旧是望不到头的通道,根本找不到赵山蝶和柳军,这让赵天骄心中越发焦急。

    “情况似乎不对,这里有鲜血的痕迹。”纪磊脸色微变。

    “不对,怎么会是赵元?他不是掉进幽冥河水中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在此刻,赵天骄惊呼出声,他发现地上躺着的尸体乃是赵元。

    但,赵天骄没有注意到的是,一旁的纪磊眼中,闪过莫名的神采。

    “天骄,我觉得堂姐和孟道友肯定就在前方。”另外一位赵家青年突然开口说道,与此同时他的目光看了看纪磊,看到对方点点头,这才继续说道:“一般情况下,若是众人分散开来,肯定会主动前去寻找,山蝶堂姐如此聪颖,肯定会如此的,你说对不?”

    “有道理,以我姐姐的性子,肯定会找我的,我们再去找找吧。”赵天骄眼睛大亮,当即转身朝着更深处的地方走去。

    纪磊的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意,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跟在赵天骄的身后,朝着更深处的地方而去。

    伴随着众人走了两炷香时间,赵天骄等人已经快要走到了洞口位置,火光的照耀下,看到了几个清晰的脚印。

    这一发现,让赵天骄精神大振,看来众人的猜测并未出错。

    “大家快看,前面有人!”

    一行人继续前进,突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赵山蝶,连忙喊道。

    “姐姐?姐姐,是我啊!”

    赵天骄身形一闪,来到赵山蝶身边,将其扶了起来,然而无论他怎么喊,赵山蝶一动不动,昏迷过去。

    “我姐怎么昏迷过去了?不对,还有一个人呢,柳军呢?!”赵天骄环顾四周,发现没有柳军的身影。

    “天骄,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找孟道友。”纪磊的话音响起。

    然而就在此刻,赵山蝶却是悠悠醒转过来。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赵山蝶醒来,发现自己昏迷前呆的地方,和这里完全不同,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半晌后揉了揉酸痛的脖颈,喃喃自语道:

    “当时不在这个地方,应该是闻到某种奇异的香味,然后……”

    伴随着回忆,赵山蝶想起了当时的场景,自己宛如一位青楼女子般,死死缠在柳军的身上,然后那家伙嘀嘀咕咕说了一些电视剧,狗血之类听不懂的话语,最后她就被一掌劈晕了。

    “这柳军怎么将我丢到这个地方了?”

    想到柳军的独自离开,让她感到生气,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年轻姑娘,这家伙直接丢下她离开,真是太过分了。

    “姐姐,你说什么呢,要不声音大点?”

    “没什么,柳军呢?”具体的事情,赵山蝶自然不会告诉弟弟赵天骄。

    “没看到,只看到你和赵元,赵元已经死了,身上满是窟窿,纪叔说要亲自去找柳军。”赵天骄撇了撇嘴,姐姐赵山蝶刚醒过来便问柳军,也不知道掉下去,他这亲弟弟有多么的担心。

    “纪叔在哪里?”

    听到赵天骄的解释,赵山蝶眼中闪过一抹极致的杀意,声音冰冷的问道。小元,你竟然算计到堂姐的头上,快点将你的同伙全部说出来,此事堂姐既往不咎。”血莲液和母亲的事情,一直是赵山蝶的心病,如今知晓了此事最后的阴谋,这是她绝对不能原谅的,脸上的表情越发冰冷。

    “柳军,你胡言乱语,需要挑衅堂姐和我之间的感情。”赵元狠狠的说道。

    “哈哈哈哈……”柳军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半晌后他停止笑声,不屑瞥了赵元一眼,道:“赵元,你可真是个蠢货,有你没你都一样,只需要找到纪磊,所有的真相都会大白。”

    话到此处,柳军依旧是一副不屑的模样,不过眼角的余光却是死死的盯着赵元的面目表情,在他说出纪磊这个名字的时候,赵元的脸色变幻,虽然仅仅只是短短一瞬间,但也足够了。

    “这天月断剑对你们而言很重要,若是孟某有办法让你们无法控制天月断剑,你们的计划是不是彻底失败了?”

    “你……柳军你卑鄙!”闻言,赵元脸色大变,不过随即转头看向赵山蝶,声音压低道:“堂姐,设下阴谋引你来到黑山,是我们的不对,只要你让我带走天月断剑,将来我赵元定保你一命。”

    “小元,到这时候你还执迷不悟,你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山蝶冰冷的声音响起。

    “这……”赵元脸色难看,良久之后,这才长叹一声道:“柳军说的没错,为了将黑山中的秘密挖据出来,纪叔以及旁系的叔父们,在大伯突破境界时,故意出手干扰,也就出现血莲液的事情,无奈之下叔父们只能讲主意打到你的身上,若是堂姐知道血莲液的消息,肯定会来到黑山的,不过这些事情和我无关,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和你无关?那你方才为何做出那种事情?还有,你们为何要这天月断剑,甚至纪叔三番两次督促我找到孟道友,这天月断剑有这么重要吗?”

    赵山蝶原本就是天资聪颖之辈,朝着赵元开口问道。

    “这把断剑究竟有什么作用,我是真的不知道。”赵元苦笑一声,道:“只知道非常受纪磊重视,您就不要为难我了,你的目的是找到血莲液,我的目的是这把断剑,如今双方已经得到,您就放我离开吧。”

    话音落下,赵元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膝盖骨被柳军打断,这一动之下,整个身体痉挛不已,已经痛的面容狰狞了,冷汗已经浸湿后背。

    “放你走?没问题,但天月断剑必须留下!”柳军一口回绝掉,天月断剑对他而言很重要,关乎到星空彼岸无数大能来到这个世界的线索,这也正是赵山蝶三番两次相求,柳军也没有答应的原因。

    “柳军,我们赵家的事情与你何干,有什么资格插手?!”赵元咆哮出声,随后满脸希翼的看着赵山蝶。

    若是不能将天月断剑带回去,以背后的人性子,他如今已经被废,肯定不会有下场,所以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赵山蝶身上。

    “这天月断剑乃是柳军的私人物品,任何人没有资格索要。”然而赵山蝶的话语,却是直接打碎赵元的想法。

    听到赵山蝶的拒绝,赵元心灰意冷,带不走天月断剑,回到赵家他是死,回不去也是死,当下双眸紧紧盯着柳军和赵山蝶,露出怨恨的眼神。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死吧!”突然,赵元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带着张狂,从怀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物体,朝着地面狠狠砸去。

    赵元的动作,超出两人的意料,柳军来不及阻止,便看到那块物体砸在地面上。

    “疯子,疯子!”

    此刻的柳军,已经顾不得趴在地上满脸狞笑的赵元了,一把拉住赵山蝶朝着外面跑去,虽然不知道赵元摔的是什么东西,但按照星空彼岸电视剧中演的老套路,多半不是好东西。

    “我赵家人不做叛徒,永不背叛家族,既然你执迷不悟了,不要怪堂姐清理门户!”

    赵山蝶冷诧一声,猛的一拍储物袋,一把灵剑爆射而出。

    赵元看着眼前奔跑的两人,赵元脸上露出狞笑之意,然而下一息,他的笑容凝固住了,却是他的身体瞬间被洞穿,一把充满锋利寒芒的灵剑直接穿透他的整个身躯,满身都是血窟窿。

    赵元死了,只是临死前,他的目光依旧在望着柳军和赵山蝶两人,似乎想要看到两人的凄惨下场。

    柳军和赵山蝶两人刚刚逃出没几步,身后的黑色物体直接爆炸开来,大量白色的气体弥漫开来,瞬间弥漫整个洞内,只是全力逃走的两人,根本无暇顾及身后的一幕。

    “柳军~~”

    就在柳军拉着赵山蝶小手全力逃走时,身后的赵山蝶突然开口道,声音很轻,带着浓浓的诱惑。

    “怎么了?”柳军转头看了一眼赵山蝶,顿时被惊住,指着赵山蝶,手指颤抖的说道:“该死的,这种狗血的老套路,发生在我的身上了?!”

    此时的柳军心惊肉跳,此刻的赵山蝶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般,使劲贴在他的身上,根本推不开,若是再继续下去,就连柳军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这赵山蝶才十五六岁,放在前世不过初中生而已。”柳军一把摁住赵山蝶,着急的额头上都是汗水,不过让他心中疑惑的是,为何他没有陷入意乱情迷中,甚至颇为清醒。

    “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禽兽的事情做不出来啊!”

    柳军喃喃自语,再继续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的住,索性右手成掌,朝着赵山蝶粉嫩的脖颈狠狠直劈下去。

    赵山蝶闷吭一声,昏迷过去。

    扶住瘫软的赵山蝶,柳军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这才长长呼出口气,前世的狗血剧情从天而降,他竟然抵挡住了,这让柳军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前世看那些电视剧时,他可是一直暗骂主角太过衣冠禽兽了。

    如今他也做出这样的事情,倒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幸好她已经失去意识,否则事情就大条了。”柳军苦笑一声,将注意力转移到四周,不再去想地上的美女。

    如今已经到了绝境,想要按照原路返回,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但只剩下最后一个生机机会,要么原路返回,要么继续前进不得不尝试一番。

    “算了,你已经昏迷过去,我就不计较了。”

    柳军嘴角噙着一抹苦笑,到了这一步,也只能靠运气了,若是前行的路安然无恙,那就能活下去,若是回去的路被纪磊设下陷阱,那就只能永远埋在洞内,更别提回到星空彼岸了。

    “早知道就不答应他们进入洞穴了。”

    虽然心中有些后悔,但已经到达如此境地,柳军也没有犹豫,背起赵山蝶,朝着前行的道路继续前进。

    前行的路越来越黑,漆黑如墨,不时甩出火龙术的柳军,勉强能够看清楚两丈远的距离。

    洞内寂静无比,唯有柳军的脚步声,空荡荡的回响。

    …………

    “纪叔,怎么还没有找到我姐姐和柳军啊,要不我们分开找找吧。”而就在柳军两人离开不久,一行人来到了两人之前所在的位置。

    顺着两条路已经走了数个时辰了,前方依旧是望不到头的通道,根本找不到赵山蝶和柳军,这让赵天骄心中越发焦急。

    “情况似乎不对,这里有鲜血的痕迹。”纪磊脸色微变。

    “不对,怎么会是赵元?他不是掉进幽冥河水中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在此刻,赵天骄惊呼出声,他发现地上躺着的尸体乃是赵元。

    但,赵天骄没有注意到的是,一旁的纪磊眼中,闪过莫名的神采。

    “天骄,我觉得堂姐和孟道友肯定就在前方。”另外一位赵家青年突然开口说道,与此同时他的目光看了看纪磊,看到对方点点头,这才继续说道:“一般情况下,若是众人分散开来,肯定会主动前去寻找,山蝶堂姐如此聪颖,肯定会如此的,你说对不?”

    “有道理,以我姐姐的性子,肯定会找我的,我们再去找找吧。”赵天骄眼睛大亮,当即转身朝着更深处的地方走去。

    纪磊的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意,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跟在赵天骄的身后,朝着更深处的地方而去。

    伴随着众人走了两炷香时间,赵天骄等人已经快要走到了洞口位置,火光的照耀下,看到了几个清晰的脚印。

    这一发现,让赵天骄精神大振,看来众人的猜测并未出错。

    “大家快看,前面有人!”

    一行人继续前进,突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赵山蝶,连忙喊道。

    “姐姐?姐姐,是我啊!”

    赵天骄身形一闪,来到赵山蝶身边,将其扶了起来,然而无论他怎么喊,赵山蝶一动不动,昏迷过去。

    “我姐怎么昏迷过去了?不对,还有一个人呢,柳军呢?!”赵天骄环顾四周,发现没有柳军的身影。

    “天骄,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找孟道友。”纪磊的话音响起。

    然而就在此刻,赵山蝶却是悠悠醒转过来。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赵山蝶醒来,发现自己昏迷前呆的地方,和这里完全不同,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半晌后揉了揉酸痛的脖颈,喃喃自语道:

    “当时不在这个地方,应该是闻到某种奇异的香味,然后……”

    伴随着回忆,赵山蝶想起了当时的场景,自己宛如一位青楼女子般,死死缠在柳军的身上,然后那家伙嘀嘀咕咕说了一些电视剧,狗血之类听不懂的话语,最后她就被一掌劈晕了。

    “这柳军怎么将我丢到这个地方了?”

    想到柳军的独自离开,让她感到生气,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年轻姑娘,这家伙直接丢下她离开,真是太过分了。

    “姐姐,你说什么呢,要不声音大点?”

    “没什么,柳军呢?”具体的事情,赵山蝶自然不会告诉弟弟赵天骄。

    “没看到,只看到你和赵元,赵元已经死了,身上满是窟窿,纪叔说要亲自去找柳军。”赵天骄撇了撇嘴,姐姐赵山蝶刚醒过来便问柳军,也不知道掉下去,他这亲弟弟有多么的担心。

    “纪叔在哪里?”

    “柳军,你胡言乱语,需要挑衅堂姐和我之间的感情。”赵元狠狠的说道。

阅读超神话复活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霸爱成婚:总裁你有病许你山河万里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矮人在未来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爆笑宠妃:太子,速速宽衣!重生军婚:霍爷,请低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