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作为武穆家的大小姐,可以这么奔放到处玩儿,是因为神宗虽玩武穆的那一套,但才不会傻乎乎拿自己的女儿开刀玩三从四德的,那是别人家女儿该做的事情。

    更别说,这个女儿还有被朝廷推为长公主的可能。

    因此,神宗很宠这个女儿,是把她当作独木商会下的大公主的。

    武穆子弟,也都很愿意参与这种雅会,增加知名度,结交朋友。

    这玉含烟张云龙是认识的,平日里很纨绔,也常在冒险界玩,听闻武艺很高强。

    当然,这是父系的公主。

    这种公主的含义一般人都懂,玉含烟可以狐假虎威,以父兄的势力来欺负别人,可以随便去冒险界玩,也可以招手下,甚至可以和昭穆公主一样,喜欢上一打男人,但却不会有管理大族的权力。

    几人都不说话了,喝茶,否则,再说下去的话,怕是真要拔刀了。

    而这边说着话的事情,另外也有一些贵女才女在交流着,和这边一惊一乍不同,都是相谈甚欢,这些年轻人的容貌人品都不差,比如宋仪斐的异母姐姐,并且是玩了变姓的玉含烟。

    武穆子弟,就喜欢玩变姓,比如马渊,那不过是姓马而已,意思是说渊源于马姓,竹渊则是姓萧的,潇湘代表的是竹。

    阿萝莉耸了耸肩膀:“算是吧,但不是向你这小妹妹要,我只是知道张云龙和杨真的关系,才这么说说。”WWW.8Xs.ORG

    陈佳琪说:“哦,你是打算用联姻的方式么?”

    罗刹说:“当然,我们的新文明都有点搞不定呢,只能学习源文字。”

    阿萝莉说:“文明当然不可能凭空生成,那太难,相信德鲁伊人即便有了新文明,也愿意把源文字当作最重要的语言的。”

    这下,陈佳琪还没说话,罗格吃惊了。

    罗格说:“靠,怪不得呢,我想怎么那么绝密的资料,核心人员也就几个,怎么可能做不好保密的。”

    陈佳琪说:“可也有玩出了火的,比如,那些禁咒,该怎么收场,我相信总有一个家族,最终是要对湛蓝星负责的吧?”

    陈佳琪说:“很狡猾的小妹妹,这是你的承诺,并也是在要求统治的资格么?”

    阿萝莉看张云龙:“或许吧,比如张云龙,就可以皈依我,当当亲王什么的。”

    张云龙浅笑:“呵呵呵,喝茶喝茶,这里不适合谈正经事。”

    罗格憨笑:“呵呵呵,喝茶喝茶,这里不适合谈正经事。”

    阿萝莉喝茶,并说:“或者我们的小罗格也可以皈依你的,若你有本事成为大长公主,把王凤羽和杨真都踢掉的话。”

    阿萝莉甜笑:“是的,我们并不封闭,真正危险的,是那些玩封闭体系的人,这是极为危险的,这点,我们必须达成共识。”

    陈佳琪说:“好吧,我只是希望,你们别把源文字扔了,和神话故事里那样玩‘屈原’,这点也应该达成共识。”

    就如神话中的高阳公主和太平公主之类。

    堂中的白庙赐一直在和几名公子哥聊天,只张云龙出现的时,冷冷看过一眼,但并没有说威胁的话,甚至嘴角本带着的一丝微笑都没变化,此刻似乎和张云龙说话都会有失身份一样。

    但有一人,同样是独木商会的人,大约五十出头,身材矮胖,一张马脸,却在此刻开声说:“嘶……才看到,怎么张云龙这样的朽木也能来文墨会的?”

    张云龙看去,这人叫柳公彦,和白庙赐的关系也算不错的,依靠的就是白庙赐的老子上的位,成了商会的族老。

    白庙赐是叫此人世叔的。

    传闻中,柳公彦这人是很德高望重的,但武穆的德高望重,通常可以是去过勾栏无数次的,依然叫德高望重,这柳公彦都追求过赖蓉,可惜,每次来,必有张云龙这块挡箭牌在,几次后,这人倒是不来了,但是恨张云龙却是必然的。

    为此,在去年张家的老太爷过世的时,都支持过张家一个堂侄来争张家的财产。

    白庙赐一笑:“柳叔不必和那白痴计较。”

    柳公彦冷冷看了张云龙一眼,不说话了。

    张云龙才是懒得去计较,只作没听见,要知道,他看了这架势后,就已然知道,白庙赐是没戏的,对自己构不成威胁,但以后,这类威胁恐怕多得是,他此刻只是为了在贵族圈里显露点小手段,才要下聘了。

    既然如此,那还和白庙赐、柳公彦之类的计较什么?

    等下人把礼物放置妥当,白庙赐却对宋仪斐道:“宋公子作为独木商会的大公子,带了什么礼物啊?”

    宋仪斐未料白庙赐知道了他的身份,但也未在意,只摆了摆手,自得又响亮道:“庙赐兄消息倒是灵通,呵呵,不用公子公子的,我们兄弟相称便可,小弟其余不值一提,也就灵材桃花神木一对稍可一看。”

    周围顿时一片窃窃私语,这桃花神木除了增加生命力外,还能用于分身术或替身术,秘境妖王爆出的几率极小,并且爆也不过出小指头那么一截,这里却是蜡烛般大小的一对,确实很珍贵。

    宋仪斐又反问:“庙赐兄呢?难道是送出土的鼎器?那也太不吉利了吧?”

    “出土的鼎器?”白庙赐的神态反而是奇了,转头去看那边自家带来的礼物。

    这出土的说法,和近几百年陵寝的封土情况有关。

    湛蓝星的大晋的陵寝最初是不封土的,只如房子,因此,会做青膏泥隔水,做地坑导水,也因此,有很多陵寝是建在山上的,于是,夭折的,后挂的,会逐次安置到祖地去,因此叫寝,是放在卧室里了一般。

    但到了武穆出现的近几代,却有了封土,成了陵墓,于是,这些尸体看上去就会像陪葬的一样,特别是一些死于挖矿之类的工程事故的人员。

    另外,陵寝成了陵墓后,也就有了很多千奇百怪的尸体,那大多是去墓地欺师灭祖当族奸,却被人杀在墓室外的。

    因湛蓝星的大晋人的祖先自古致力于改造自然,造福苍生,领导人从不贪图享受,更不昏聩,是没有所谓的活人陪葬的,若真有,那么也是武穆兴起后,弄出来的。

    特别是到了如今,武穆还在宣传各种封神榜,以人为神,弄出很多神神叨叨的封葬恶俗来,听似让祖先更尊贵了,实则却让祖先的功业面目全非,独木会的神宗,就是最爱宣扬这些的一方土豪,只为自己享受权力,并弄了一大堆的女人当玩物。

    于是,器物就有了出土不出土的说法。

    对此,张云龙是蛮厌恶的。

    大晋的祖先,幸苦为了后辈生存得更好一点,一代代不懈努力,这些武穆子弟却只想挖了她们的陵墓。

    真的可以的吗?

    或者,就算是为了享受,为了醉生梦死一世,什么都卖了,但至少别把环境弄得那么恶劣吧,大家都这么不负责任了,是都不在乎自己的儿女了么?

    张云龙这么想着,却也知道对此无能为力,神话中,古董花石也是从这个时代开始流行的,价格便宜。

    随着白庙赐的目光,张云龙一眼甩去,见放置礼物的那些托盘中,其中一个之上,果然放着一只小鼎。

    那边白庙赐微微一皱眉,因这种小鼎一般是制作鼎器用的范鼎,虽也不能说不值钱,但一般来说,也不会太值钱,也不知道谁放进了礼物里。

    白庙赐立即起身了,走去了案桌边,拿起那只鼎,呵呵一笑:“这倒不是出土的,是我在太湖地界游玩时,在一处祭庙中,见到有道士把这范器当作了香炉,我一时好玩,买下了,把它带回了家,一直是我娘亲在把玩,是下人误拿了,为兄的礼单么,也就主街锦秀街上的一个宅院,颇为美丽。”

    这下,房中还算安静,但外界周围的声音更响了,都是说那宅院的,因这种地段的房子通常是有钱都买不到,而对下人来说,最羡慕的无疑就是这种地产。

    张云龙听了,对太湖附近会出现这样的鼎器并不奇怪。

    大晋太湖洞庭的冶炼本事,自古就是最厉害的,整个太湖地界,都不知道传出了多少关于宝剑的传闻了,干将、莫邪、鱼肠等等,更有剑池传说。

    因此,若说古代有不少鼎器在吴地铸就,之后才被运往它处,是完全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宋仪斐嘴上客气,可对白庙赐却一点都不客气的,微笑道:“谁知道这是不是出土的,我看,这是来羞辱公主的。”

    古代的鼎,会代表着权力,是因为鼎最初是用于大型野外工作场所的,很多时候,鼎都不是做锅子用的,而是在潮湿的治水地界当炉子用的,才会铸那么大,才需要有耳。

    阿萝莉轻轻说:“当然会负责,禁咒是我们的魔学家主动把资料交到你们手上的,就是为了限制一下我们自己的族人,不要昏了头,这可是个超级的秘密哦,都告诉你了。”

阅读斗破天条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许你山河万里首长宠妻:重生最强军嫂农家有一个末世女家养的作者她又拖延了恶魔总裁别咬我极道天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