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奇异金玉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到了五年级下半年,凌朗已经是年级的学霸了,甚至在多次全县的单科,双科竞赛,也是独占鳌头的存在了,凌父更觉得是金玉牌的功效,于是更严令凌大少牌不能离身。虽然凌大少对这依然是不以为然的。

    但有一点,凌大少倒没跟谁提起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发觉自己竟然有了“过目不忘”的本事,普通的唐诗宋词,这样的篇幅,一遍过就能记住,一篇稍长的文章,最多也就是浏览一遍,精读一遍,校正一遍,就能一字不漏的记下来了。凌大少可能是愚笨惯了,所以对这现象,他觉得在其他同龄小朋友来说是早就拥有了的,加上他从来没有和人侃侃而谈的习惯。

    小山城的人们虽然一直不算富裕,但是尊师重道,恪守礼仪却是历来的传统。所以大多孩子们的读书成绩在当时的年龄段来说,都算不得差,凌大少也没用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他终究不过是一个懵懂少年。

    小时候,凌朗可能是先天就不足,人瘦瘦弱弱的不说,比同龄人好像也要迟钝那么点。直到后来也许可能是“鼻血”症,终于得到了缓解,这才慢慢的开智。

    等到了四五年级,当小伙伴们,还在为了一篇作文,怎么才能把时间地点人物三要素表达全,还在为了怎么避免不写“今天我和爸妈逛街,我非常开心”这样的一句话日记的时候。凌朗已经开始搜刮身边所有能接触的书籍——教学本,连环画,故事会,名著,小说,线状的,装订的,横版的,竖版的,看得是废寝忘食,津津有味。自然而然的,行文弄笔,也算言之有物了。

    而在这样的氛围中,转眼之间来到了初二,凌大少继续劈波斩浪,在镇上的两座中学师生眼里,已经是人尽所知。不过因他为整天埋在书海里,说话也总是有点老气横秋,“居高临下”的俯视姿态,让凌大才子的真心朋友并不多。只有一个同龄人,隔壁村的,也姓凌,是初一时候的同桌,倒是隔三差五的来回走动。

    (本章完)

    凌父对这个金玉牌极为喜欢,听他说过,他在山体里发现这个金玉牌的时候,除了他寻过去的那条矿脉,当时,金玉牌的周围像是长满触手一样,满满的无数跳根须一样的矿脉,延伸到周围或者远,或者近一点的地方去。

    他花了大量的精力,把家里的积货都拿了出来,精工细作,用金银混合了一些别的金属,作了一小块混合金,软硬适中不说,还不容易折断。最后还请镇上的老匠人,用织金法,做了个“莲花”状,混金银头冠在金玉牌上。混金银头冠包住了原来的金玉牌的头部部分,乍看上去,还真的像个“玉佛”了,更重要的是这么一来,让红系绳,有了可绑的地方,然后做成了挂饰,挂在了凌大少爷的脖子上。

    平日里,凌大少觉得金玉牌有点重,读小学的时候,更是不太喜欢把它挂在脖子上,取下来放在手里把玩的时候更多。但是凌父是无数次的叮嘱,要凌大少,一定要把金玉牌挂在身上,哪怕睡觉都不准除下来。不过对于侍宠生骄惯了的凌大少约束力并不大,但凌大少也只是挂得时候少,并没敢真的扔到一旁去。

    当其时,实在闲来无事,凌父就去了石山窟。而石山窟作为宝地之一,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石头山里面,洞窟众多,九曲迷离,幽深难测,更重要的是这石山窟有着众多的典故和传说。

    其中最出名的一个典故就是,石山窟竟然是前朝东南地区第一反王——凌十八的义军总部,虽然这个反王后来兵败身亡,但是相传他在石山窟留下了价值不菲的宝藏,这也是石山窟作为“宝地”的来源之一。而另外一个来源,竟然是有人说石山窟作为前仙人府邸

    秋日午后的阳光,并不算火辣,水流淌在片状物件上,源源不断,阳光倾泻其上。凌朗有种错觉,这非金非玉的东西,像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些什么特别的东西,又或者可以看个对穿,但是眨个眼,或者想仔细看清的时候,又不知其然了。

    这个牌子,是凌朗三年级的时候,爸爸去了当地的“宝地”之一——石山窟淘金得到的。当时凌父足足捣鼓了大半个月,金银是没淘到什么,倒是收获了这么一片非金非玉的东西。拿回家用了各种手段,也没查出来金玉牌是什么物质构成的——试金石上划不出成色线,想用断金钳,剪掉一小块拿去熔炼,然后再测试。父母亲两个人硬是用尽了全力,钳子都蹦口了,这块两块硬币叠起来厚的金玉牌,愣是一条痕迹都没有。

    凌朗也顾不得那么多,仰着头,把手上的东西一扔,跑出去找姐姐帮忙找东西止血去了。话说一般人都是左(右)鼻孔流血,举起右(左)手臂,数分钟后即可止血。但是偏偏他一般都是两个鼻孔一齐来,双手都举起,除了像投降,一点用没有。

    而就在凌朗转身离开房间的时候,那个被随手扔在角落里的片状物件,像是错觉般,毫无征兆地泛起了血色的光晕,不刺目,却是弥漫状的,明明看起来就是那么一小团,如果处身其中,却又会让人觉得整个房间都是,甚至整个思想空间都被占据的一大片。

    某日午后,已经就读初二的凌大少,还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猪一样的生活。这一日,爸爸又到外面淘金去了,母亲也下了地,姐姐忙着照顾辅导弟妹,还要煮好饭等着母亲回来。他却能够拿着本从姑姑那里淘来的一本叫《梦幻情缘》的爱情小说,一手捧着书,一手还握着一个非金非玉的东西把玩,看得如痴如醉,看上去颇有点超然物外味道。

    凌父走南闯北的做金银生意这么多许年,心智眼光自然也是不差的,他下意识的觉得这肯定是块了不起的好东西,本来他这次去石山窟“淘宝”,也是刚好遇到手头上没什么活计,一时兴起所为。镇上周遭别的地方,早就让镇上世代淘金的人们,挖地三尺,来回犁过不少遍的了。剩下的两个“宝地”——银岩是政府严令不准进山开采的,而且派有人巡逻驻守,惩罚条例也很重,犯不着去触霉头。

    近百年来,小镇的人们,来玩的,来探宝的,来碰机遇的,不计其数,但也没人真正在这个藏宝窟,仙人洞府里,寻找到过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加上石山窟里面天然洞户众多,七绕八绕的,很容易迷失在里面走不出来。里面还有众多地下河,不明地洞什么的。尤其是有人在一个地下河口,扔了一麻袋秕谷,再让人追寻着镇上的各大小河道,最后竟然在二十几里外的黄流河的河面上突然浮现,实验结果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人要是不小心跌入这样的陷阱中去,后果难料,但肯定不堪设想。慢慢地,也就没多少人来这么个危险之地了。

    那一次他寻着一条隐隐约约的矿脉,找到凌朗手中的这片东西,其实具体来讲这个金玉牌,外形有点像盘坐的佛像,只是因为头部相对于盘坐的主体,有点小,比例不协调,让人觉得难免有点别扭,也就没人说那是一个“玉佛”。

    凌父到石山窟也不是一两次了,那一次也纯粹是为了图个乐子的,他年轻的时候就随着爷爷,断山判水。人到中年,已经是附近几个镇都闻名的炼金大师傅。

    他到石山窟“寻宝”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都喜欢在暗洞里,石窟里瞎逛,找所谓的宝藏,他就是一味的“刨地”,专找有泥土的地方挖挖掘掘。尤其是那些比较夯实的紫黄泥,更是仔细。如是几回下来,大块头的没有找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点点金属,倒是捣鼓了不少。卖不了什么钱,凌父也无所谓,都淘去泥沙,熔掉杂质,用个小布袋子装起来,自个儿乐着。

    血色光晕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又恢复了初始的似金非玉的拙朴样貌。房间除了简单的陈设和散落的书籍,像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处理完自己的“突发事故”,凌朗回到房间,收拾了那些散落的书本,然后才记起自己的那个挂饰,赶忙拿起来,看到上面的斑斓血迹,赶忙拿到屋外面的水龙头,用刷子轻轻的刷了起来,毕竟是父亲送给他的礼物。

    也许是书中的成人世界太让人向往,也是夏日的周末午后,阳气太足,正低着头看着看着,凌朗突然鼻子一酸,有一段时间没冒出来的鼻血,又喷了出来。凌朗大惊,赶忙用手去捂着鼻子。却忘记了手上还拿着那块片状的金玉玩意儿,这一来,避免不了,血也沾了物件满满的周遭。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软妹子的位面成长之旅暴君追妻手册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重生农家:种种田,撩撩汉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清穿之颠倒海贼之变身无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