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一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龙魂的人?”WWW.8Xs.ORG

    “本来秦岭和神农架是最通常作为考验你们的两个地方,我是更希望你能去神农架那边的,那边虽然神秘,但是经过这么多年来,国家和私人团体的深入探拓,已经并没有太多秘密可言。倒是秦岭山脉,自古以来,就是我华夏国龙脉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横贯华夏国中部的东西走向山脉。”陈老抿了口茶,继续说道。

    “当年始皇帝在秦岭下统一的国家,留下太多的传说,许许多多的神秘至今没法解开,所以我才会有所担心。不过既然有龙魂的人参与进来,你们可能只是作为从旁协助的角色,上面应该早有腹案,你们的安全,只要到时候注意点,料想无妨。”真的无妨?陈老自己都说不好,只是他不希望凌朗太过担心紧张,很多猜测,也不好说出来,只能寄望于龙魂那边已经有足够充分的准备。其它的,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无能为力。

    “谢谢二老的关心,还有时间,不如陈老您跟我多说说这次任务,有什么要注意的呗。”

    “唔,关于你们此行的任务,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这个你可以找严组长或者吴队长他们了解一下。不过听说除了龙组的人,龙魂那边也会派人参加。”

    凌朗是第一次坐火车,更想不到的是,竟然是五个人就占了整整一节车厢。同行的除了吴队、许旭东,还有两个龙组组员——一男一女。

    男组员叫吴东全,是一个小胖子,二十三岁,剪了个小平头,生性跳脱,有点碎嘴,平时爱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最令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是以冷酷出了名的吴队长的大侄子。平时在组里,没有人是不怕吴队的,只有这个小胖子,最是皮实,脸皮又厚,见到吴队都敢勾肩搭背,二叔二叔的叫个不停。无论吴队怎么警告,责骂,甚至威胁要揍他,他也总是涎着副脸,嘻嘻笑着,吴队都拿他没辙。

    当然,并不是说凌朗已经做到“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的境界,毕竟他信奉的是“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的处事原则,恩情要铭记,大仇也当报,但是疥廯之疾,自然不值得费心,不值得劳神。

    “陈老,您别太担心,之前您说秦岭之行,能免则免,从好的方面去想,证明也没有太大危险。何况吴组长肯定都拟定好了方案,我只需要照着执行就好。这一次,我少说多看。”

    “哈哈,你自己倒想得开,还枉我和奉言还这么担心你来着。心态好,很不错。”

    “你这孩子,才多久没见,我怎么发觉你变了许多?”

    “是吗?那陈老您说,我是变坏了,还是变好了?”凌朗甚至还有心情调侃陈老,而不是对未知的忐忑不安。

    所以,当严组对他说,过两天,他要随队去秦岭一带,执行一项考察任务的时候,他想都没多想就答应了。这样的干脆,反而吓了旁边特意赶来的陈老一跳。

    “小凌呀,这一次行动,可并非儿戏,你千万不要轻视,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陈老是过来人,怕他轻佻,出言提醒他。

    我心高洁无垢,可求本心;我胸中有沟壑,可容万物。万物有灵,有灵则有情爱,有情爱则有仁义,有智勇,有礼信……,而且随着他个人的阅历增长,对他以后的魂体广度,深度,高度的提升,更是有了质上的提升和跨越。这一点,甚至连关公圣魂都没意识到。

    张老板并无大碍,只是惊吓过度,受伤的魂体,在魂莲的影响下,也基本已经复原,休息调理几天,就会逐渐恢复。

    凌朗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一次心神受创,信念动摇之后,能迅速通过顿悟,使得思维解脱开来,增进的不仅仅是魂体的境界,更还有着无比的好处。

    “陈老,您不是之前跟我说过,这是必须要经历的考验么,既然是必须经历的,逃脱不了,那就干脆坦然面对,不是吗?”

    “变成熟了,也开朗了些,如果之前感觉你还只是个有点怕事的少年,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个有担当的青年了。”陈老从头到脚又打量了凌朗一番,说得很认真。

    在龙组里,他是个观察待定的身份,所以组里的人,跟他说话,除了许旭东,都是遮遮掩掩,说一半不说一半的态度。以前他会觉得委屈,觉得离群索居,但是现在,即使面对严组,那怕面对吴队,他也不再觉得拘谨。

    是的,凌朗是变了,变得豁达多了,如果说从前凌朗身上的沉静,只是他性格上的薄情冷漠造成的“高冷”,那么现在他是真正变得淡定从容了,认真看的时候,有一种风轻云淡的气质。

    在学校里,也有人因为嫉妒他的出众和优秀,故意找茬,给他制造小麻烦。换作以前,他也会心怀愤懑,想过怎么报复回去,但现在在他看来,那些小小闹剧,不值一哂。

    张老板醒来之后,对凌朗表示千恩万谢,但是凌朗笑一笑,并没太在意。因为他觉得,如果不是为了送自己,张老板可能不会在七月十四的午夜,经过那条马路,然后遇到凶灵索命。当然,也许可能会在其它别的什么地方碰上,但也许也会有别的人或者外物相助,也许能照样逃脱生天,也许会死。

    但事情已经发生,就没有如果和也许,所以不看过去未来,救下就是救下,无能为力就是无能为力。对张老板如此,对两个冤死女鬼如此。细思,仅此而已。

    女组员叫孔庆燕,名字很普通,人也长得一般,皮肤呈小麦色,头发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刚好遮住了耳朵,脸上还有点小雀斑,但身材很是高挑,有接近一米七的身高,不肥不瘦。如果单从背后看,用胖子的话说就是“黄蜂腰蜜桃臀”,如果从侧面看,更是洪湖水浪打浪?问他何解,答,山峦起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又问他,那从前面看呢?他就沉下脸,破口骂人,会不会欣赏?会不会发现美?庸俗。

    火车大概要走到三十多个小时,才能到长安站。一路上吴队都坐在列车的后排靠门处,许旭东则坐在前面的几排,一路上也很少说话,只是偶尔回过头来,看他们三个的时候,脸上依然含着微笑。吴队要求大家除了上洗手生间,都不准跑出车厢,所以到吃饭时间的时候,也都是许旭东去安排。从来没有看到他有露出一丝的不耐烦,“优秀人民教师”成功荣升为“贴心生活辅导员”。

    两个教官,一个冷着脸不说话,闭目养神;一个笑着脸不说话,盯着前面的车门。孔庆燕盯着火车窗外沿途的风景,不知在想着什么心事,凌朗则端坐在座位上,也是一言不发,轻闭眼睛,练起魂法来。魂法不像传说中的内功,那样轻易就走火入魔,而且像他这种魂体已打三境的人,更不会在乎火车那小小的颠簸,当然修炼魂法,同样是件很无聊的事。要提升自己,除了天赋,更贵在坚持。

    “好无聊啊,要闷死人了。”小胖子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一个人在自己的座位上,翻来覆去,低声嘀咕。站不住,坐不住,又没人搭理他。

    “诶,燕子,你知道吗?”胖子又凑近孔庆燕的身边,想撩她说话。

    “死胖子,你干吗,走开。”但孔庆燕表示对他无爱,一脸嫌弃。

    “别呀,燕子,好歹我们也是曾经并肩浴血奋战过的队友啊,你可不能这样对我。”胖子的厚脸皮那不是一般的,这么点程度的“攻击”,等于给他挠痒痒了。

    “你还好意思说,上次去神农架,你自己不小心摔了,我好心拉你一把,你倒好,把我都拖下去了。”孔庆燕听了更是嫌弃,用手就去推胖子,让他走开。

    “呵呵,那不能怪我啊,我可是没心的,就是肉多了点,人重了点。我后来摔下去的时候,我不还帮你垫着的嘛。”胖子曾经也跟人提起过这件事,说的时候,一脸花痴相,说燕子的身材看着就顶好,真正亲密接触,那个手感,那个触感,更是妙不可言。人家问他,都摸那了,他口水吧啦吧啦,傻笑着就是不回答。

    “哼……”孔庆燕转过头不理胖子。但也没再去推他。

    “诶,燕子,告诉你件事,你知道为什么吴队要靠着后门上,许专员又一直盯着前车门么?”胖子掩着嘴把头凑近孔庆燕的耳朵边,放轻了声音,低声说道。

    “好好说话。”孔庆燕稍稍推开胖子的大头,不过很明显她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你是不知道,但我听说呀,这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最是邪门。”一边说着,两只溜溜转的小眼睛,还在车厢里到处乱瞅,像是怕惊动什么似的。

    “邪门?怎么个邪门法?”孔庆燕反问,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枚话梅,扔进嘴里,吃得津津有味,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听说啊,这最后一节车厢上,都有不干净的东西,唔,很恐怖的。”胖子一本正经的样子,脸带严肃的说。

    (本章完)

    如果说之前关公圣魂,只是单单作为他的保护者,更多是为报恩情,为了义之所在。那么此时,则是得到了圣魂的认可,从此甘心为他守护和加持。圣魂和凌朗主魂两魂之间的契合,更加进了一大步不说,更主要的是魂体法莲,开始真正有了一丝里有乾坤的雏形。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千金重生:妻色撩人超神学院之神级进化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暖婚:总裁的影后妻穿越远古:捡个首领生个娃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火影之影法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