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军神化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一声赞叹,白起军魂化作一枚金丸。此丸不过掌心大小,却似乎蕴含着无匹的军心铁血,又像藏着一宏大的古战场于其中,有百万大军奋勇相搏,有无数战马战车一往无前,旌旗招展,军鼓如雷,杀声整天。

    金丸带紫,烈阳不能夺其光,星辰不能遮其耀。

    金光一闪,后面带着一条长长的黑线,出现在魂台的第一品第四瓣上,暗寓西方偏北之数。尾随而至的黑线似乎想玷染那一莲瓣,但见莲蕊中小人儿,借金丸一缕金光,环绕自身,目光低垂,口中低声唱诵“度人无量天尊”,竟是刚才凌朗观天尊显像所得。

    “山。”竟然有了第四山之虚影,此山却是原来十万大山虚影的主峰凝实所成。山前有江河滚滚

    “莲,转。”得青木之助,黄青两色差不多能形成个将近平衡的阴阳鱼,环绕着魂莲,氤氲流转不息。

    太乙救苦天尊主救度,在各宗教中,业果是最难消除与阻断的。佛门中有十万亿佛国,极乐世界不沾染因果,尚有神通敌不过业力之说。所以强势如白起军魂,吸取两千多年龙脉亦不能消除,只能靠自己的大无畏大毅力稍作压制。但太乙救苦天尊却可以将业果与地狱业力的血湖化为九色莲池,虽然凌朗的魂莲只是得其识念,远远及不上本体,但是面对这四十五万怨魂,却也无惧,不过施展水磨之功,慢慢将其度化。

    “好。”白起军魂想不到凌朗的魂莲还有度厄之功,虽然只是极细微,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魂体上一阵轻松。不由得出口再赞了一声。

    关公圣魂传了一个意念给凌朗,凌朗马上就明白自己要怎么做。三个“人”也非婆婆妈妈的性子。说做就做。

    “青木。”东方有青木,龙盘其上,绕绕不知几万里。

    “山、山、山”三山齐出,又得关公圣魂相助。

    “驻魂。”关公圣魂言简意赅的回答。

    “驻魂?”白起军魂眼中精光犹如实质,暴涨五尺。想象得出他此时神念的震动之烈。

    “你的江河魂影尚弱,远远无法助我化龙,何况,这四十五万赵人魂卒,又是轻易能化解?不然这两千多年来,即使无玉门之水,白某亦早已成功。千载悠悠,其它事早已放下。不过是当年为我这转世化龙,夺鼎天下之事,司马家、王家、翟家还有我们白家,为此花费无尽心血,最终功亏一篑,却成了我最大的心病。现如今,四位当年敬我名的青年人杰也魂归所去,唉,天下无雪,英雄寂寞呀……”白起军魂又轻叹了一声,稍稍的抬起头,思索好像一下回到了两千两百年前,自己和军士们在战场驰骋,指点江山的场景。现如今,真正就剩下了他一个“人”了,或者,有的,就是那身后四十五万赵国亡魂。

    “武安君,关某人却又一策。”关公圣魂的脸不再是当初那样的煞白,而是有了淡红之色。看来一直在慢慢恢复中。

    “但如今大秦已殇,昭襄王已薨,武安君您若化龙,若有损我华夏之气运,小子岂非成了卖国罪人?”作为华夏人,凌朗自然不能为了白起军魂达成心愿,而去伤及华夏国祚,那怕即使是可能。

    “当日我被大王赐剑,怨气冲天,心有不甘,说‘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后得龙气之助,魂体醒来,当即前往咸阳,欲问个缘由,却不知,已是沧海桑田,人物皆非,心间怅然若失。从此,每日于此山椁地宫中,孑然两千余年,早无半点吞龙夺鼎之心。”听到白起军魂说到这里,凌朗感受到他内心中的无比失落。

    “相传蛟龙得水即能兴云作雾,腾踔太空。此地为蛟龙盘卧,却偏偏少了水泽之润。所以您身上的蛟影只是蛟龙,而非真龙。如果是真龙,那四十五万怨魂,又怎敢撕蛟餐龙?”凌朗侃侃而谈,不用说,肯定又是盲眼三舅公跟他聊起过的。

    “却不知云长有何良策,白某愿闻其详。”所谓英雄惜英雄,虽然白起军魂是五境巅峰,但是他自然也能看出关公圣魂并不比他差,只不过是暂时损伤过度罢了,所以也很客气的拱手相问。

    “对,驻魂入魂,这样可避免那怕只有很小的可能,万一化龙,伤及如今之国祚。”蛟龙飞天,与真龙争鼎,自然得有唯我独尊的心志,但是做了守护魂,则心志已弱,不管白起军魂有心无心,成不成龙,再无资格与真龙相并,除非和被守护之魂愿意一起化龙转世。

    “也罢,天下既再无白某可效忠之人,身边亦再无故友可促膝交谈。为去之心病,就随小友一生,看如今那世上风云。”白起军魂既然没了争夺天下之心,可以说已经了无牵挂的,像他这种存在,成不了神,做不了鬼,更不会堕落魔道,倒也潇洒。不过还只是只定了一生之约。

    “小友可受得住?”白起军魂心怀怀疑的问。在白起这样的五境巅峰强者眼中,凌朗不过一只小蚂蚁般微小。蛇可以吞象,但是未尝听说过一只蚂蚁,能吃得下一头大象的。就比如普通人可以敬奉仙魔神佛,但是普通人却是受不起神佛反过来一拜的。所以才会有“受不起”“折寿”之说。

    “此子为四辰之命格,兼魂莲之性特殊,我观武安君主金从水,与其并无冲突妨碍,关某属木西方庚辛金,可为例证。”关公圣魂也许并非不无算计,但是说得也是事实。

    是呀,作为千古第一“杀神”白起,连太祖都曾叹其之能‘论打歼灭战,千载之下,无人出其右’。”一生戎马三十七年,大小战役百余起,攻城七十余,破敌斩首一百六十五万,一生未尝败绩。兵仙韩信亦尝败于霸王羽之手,真正的战无不胜,千古唯武安君白起。

    但是就是这样的国之脊梁,战场上骁勇异常,运筹维握,却死于范睢莫非之言,无奈用自己那双沾满敌国鲜血的手,屈辱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死时,不过一纸草席裹尸,葬时,不过兵器、佩剑数件陪葬,实在令人何等哀叹?

    “蛟入水,龙飞天。”白起军魂一声大喝,只见那蛟龙,原不过三四丈,今得江河之泽,迎风见长,翻滚腾挪间,已达百丈之长。但是江河魂影毕竟并非实体,虽然宏大绵长,却不过使得蛟龙腹下双爪之处,只成了两个小疙瘩,并不能成真正的龙爪。

    “武安君,关某助你一臂之力。”只见那青木之上的青龙,龙口大张,一股精纯浩瀚的东方青木玄气,灌入那蛟龙体内。

    “昂……”,龙吟声清越激扬,似能响彻九天十地,一对像是老鹰的利爪,缓缓出现在蛟龙腹下。

    蛟龙冲天而上,又俯冲而下,千丈有余。虽还不能兴云作雾,但已能腾踔太空。待他日,龙须成髯,龙角分岔,颔下有明珠,喉下长逆鳞,则为真龙。

    蛟龙壮大,龙威大盛,撕咬于其上的亡魂,又少了许多,龙鳞依然还会脱落,但不复之前鲜血淋漓之惨状。

    “谢过云长今日相助之情。”白起军魂对着关公圣魂作了一揖拜谢。

    “武安君何须客气,锦上添花而已。”关公圣魂拱手回礼祝贺。

    “今日得偿所愿,虽未竞全功,心病尽去矣。”说完,但见白起军魂的身后,竟然多了一座王座,端坐其上,气势更盛,周围的怨魂,竟似有畏缩之意,甚至有了拜服之心。

    看到白起军魂心结已去,凌朗也是非常的开心,这个华夏历史上最悲情的战神,一直以来可都是他的偶像。

    于是,趁白起军魂心怀大快,凌朗又问起了心中的一些未解之疑。

    这才知道,当日白起行至杜邮,被秦昭王赐剑自刎。被连累的,还有为白起鸣冤的副将司马靳及其它部将数人。

    司马靳的叔叔司马梗敬白起高功,怜其遭遇,又伤侄子之死,怕范睢等人继续残害白起尸身,遂用李代桃僵的方法,作了调换,司马靳葬在了杜邮,另外一个受牵连部将则葬于华池。白起则被送到离杜邮不到五十公里的秦岭山脉来。这块蛟龙吐珠之地,本来是司马家门客发现,原作百年之后,司马梗自己葬于其中,庇荫子孙的。

    原本事情到此,也该完了。但是无功不克的统帅的冤死,大大降低了前线将士的士气,在赵魏楚三国联军的反击下,秦国大军兵败如山倒。昭襄王出离的愤怒,认为白起的老部署集体背叛了他,先是罢免了国尉司马梗,又将郿城“孟西白”和夏阳司马氏的本族子弟、亲信武将全部赶出了军队。

    白起的女婿,嫡长孙公子弘爆发了,最终却掉进了范睢的陷阱,犯下了谋反大罪,依律当斩,受到牵连的白氏和司马氏也遭到血洗。

    发生了这些事情之后,白家、司马家、王家一部分人兔死狐悲。于是私下遣派人手,改造蛟龙地,建地宫,引昆仑山之源,作祭坛,造守护石像。

    在他们看来,秦国当时坚持“以法治国,以法强国”,按资质来说,白起继续王位,也名正言顺。但最终因为工程过大,各家内部有了分歧,又怕风声泄露,不得不停了下来。

    后来白起之魂虽然觉醒,并未能化龙转世,去了一次阿房宫,吓得始皇帝收天下之兵,铸十二金人,镇压大秦金庭。

    (本章完)

    “你倒是懂得许多。你说的不错,白某的确是想一试。当年司马梗将我葬于此地,取蛟龙之局,吞龙脉之气,又想引玉山之水,成水泽之势,奈何终因人去物尽,最后事不能成。致使蛟困于无泽之地,怨魂数十万,终日缠身,虽说并无大碍,我驱之不尽,日夜不堪其扰。今日观你江河魂影,和玉门之水,殊途同归。所以才有一‘借’之意。”WWW.8Xs.ORG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余生一个程延之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我在漫威开金手指奶爸的快乐时光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