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无常索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神念一动,直接跨越视线可及的距离,出现在屋子外面。

    “妈妈,你别走。”WWW.8Xs.ORG

    “妈妈,你别丢下我。”

    人在白天自然也能修炼修魂的。古武者取朝阳那一股蓬勃而上之力,所以多数在早晨吐纳运功。但修魂者,除了一些以太阳之力作为具象能源的,多数都更喜欢在夜里一更到三更时分,也就是戌时、亥时、子时,去进行与天地元气感应。因为人的魂体和鬼魂几乎是同样的能量体,只是一般而言,鬼魂还要更纯粹些罢了。所以魂体天生偏阴,新月时而起,过中天后而眠,是大多数俢魂者的修炼作息时间。

    魂体自然地打开灵眼,“望气”只是最基本的能力。看着一缕接近浓墨般的黑气,环绕在覃海平家右边的那间屋子,凌朗第二次感觉到对鬼魂有了愤怒。这样的人家,都还不放过吗?

    “妈妈,别带我走。我还不能走。”是覃海平的声音,听着像是在说梦话。

    妈妈?凌朗心中咯噔了一下,但马上好像想到了什么。

    夜黑,无风,月明。

    关了台灯,回到床上,和衣躺下。

    “果然没猜错。”纯粹的太阴之力,洗刷着魂体的上下,让魂体的每一粒能量,都像在欢欣欲舞。

    “不了,覃老伯,学校还等着我回去值班呢,这不能耽搁的。”凌朗想了个很好的理由,因为他怕自己再坐下去,会忍不住失态了。

    “啊,这样呀,那明天,我让孩子带几个开窝蛋给你,这好不容易来一趟,也没能喝上杯茶,吃上顿饭什么的。”老人家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责,隐隐中还有一丝无奈。

    生何其难,苦何其苦?不是不想死,是还不能死……

    “覃老伯,您太客气了,我看天色也不早,我这就先回去了”。凌朗突然想到魂体在大门外的那一阵悸动,突然想起覃海平那不正常的脸色。他自问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圣母,也没能力居高临下的说一声“noproblem”,但是一些力所能及的所谓“善行好事”,不能因为怕惹到麻烦,还没去做就用这看似“理所当然”的理由,说服催眠自己。能做则当做,那怕,只求心安。

    “嗯,知道了,阿公,我先去喂牛,完了再去给您和阿婆做饭。”凌朗明显地感觉到,覃海平看向自己的那一眼中,带着一份抗拒和敌视。这怎么回事?虽然这学生都被大家说顽劣,但是好像还没怎么,真正和自己顶过嘴。抗拒还可以理解,敌意何来?而且是不是还有点畏惧?单纯是学生怕老师吗?但他这种性格的,何至于?

    “你呀,你这孩子……”,覃老伯懊恼地看着孙子转身跑了,用力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

    只见大门外,去割草回来的覃海平,正吃力地把装满青草的背篓,慢慢卸了下来。

    “这怎么行?凌老师,这,海平那孩子已经在做饭了,我炒几个鸡蛋,哦,不,杀个鸡,怎么说,也得吃完饭再走?”也不知道是太久没人来做客了,还是觉得凌朗是个不错的倾诉对象。覃老伯心想就当过年吧,正好孩子也快俩月没吃肉了。

    “那我就先走了,覃老伯,您们二老注意身体。有时间我再来看您们”。凌朗没有开口拒绝什么,有时候,拒绝别人,只会让人不安心。

    当年,或许覃海平的爸爸就是在这里,和站在家门口那边的父母,妻子儿子挥了挥手,转身时还带着微笑,却从此,再也没回头。

    “诶,天快黑了,不好走,你路上小心点。”走到桥上,老人家还在家门口远远地看着,隐约看到凌朗转身,又挥了挥手。

    挥手容易,回头太难,人生大概都这么多遗憾。

    “覃老伯,没关系啦,小男孩嘛,调皮点正常。我今天过来,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来了解了解情况。海平同学在家的表现很好呀,转头再用点心,学习也会上去的。”凌朗赶忙宽慰老人家,覃海平的问题,按这情形,想靠他家庭来帮忙解决,是不可能的了,也只能自己回去多想想办法了。

    “那就要请学校和凌老师你多费心了。”覃老伯没有去分辨凌朗话里隐藏的信息,大概他只要听到自己孙子,被人夸还不错,他就很开心了。这就是华夏国最普通的老百姓,自己可以卑微,可以对人点头哈腰,可以咬紧牙关扛起一座山来。也可以衣衫褴褛,也可能会咒骂老天,埋怨不公,但他们更会感恩。他们可以为了子孙后代,憋着一口气,不想死,不能死。

    “唉,这又是何必?”看着眼前这个即使化为鬼魂,也满带愁黄病容的“妇人”,那面相,依稀和床上平躺着的覃海平,有一点相像,凌朗不用猜,都知道“她”是谁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想他能健康快乐的成长,我以为把自己的能量给了海平,能让他变得聪明点出色点而已。”那病容妇人,面对凌朗这魂身如玉的“强者”,一股“上位者”的威压气息,让她的本能告诉自己赶紧逃,但是她依然苦苦坚持着。

    只见她跪在床前,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儿子的脸,只是她并不知道,她的“手”,每一次拂过,都会有一丝灰涩的气息,进到覃海平的森身体里,而一丝白色的元阳之气,又会被抽离。

    “我不知道你从那里得来的法子,但是那怕你把自己都耗尽,也不能如愿,只会更加害了你的儿子。难道你还没发觉他越来越虚弱,脾气越来越暴戾了吗?”生前最后的一丝愧疚,最后那一份执着,就是不放心自己打小没了爸爸的儿子吗?

    想把自己化成能量灌输给儿子,却不曾真正得到完善功法,反而变相在害着孩子。凌朗只觉得,又恼又怒,有股想上去甩一巴掌这个“笨女人”的冲动,但是那“笨女人”,突然流起了“眼泪”来。舔犊情深,情到深处,鬼也有“泪”?

    妇人白色而半透明的眼泪,越来越多,脸色也变得越来越枯黄,呜咽声,如杜鹃啼血,是愧疚?还是绝望?伤魂劳神,却是再无法遮隐,魂能开始四处散溢。

    “不好”。凌朗暗呼一声。念头还没落下。魂体急剧的颤动,却是一鬼差出现在了房间中。此阴神手执脚镣链铐,神情凶悍,个小而面黑,身材微胖,一身黑衣,头上戴着顶高高的黑色尖帽。帽子上书写四个篆字“天下太平”,意为对违抗法令身负罪过者一概无赦。不是那个天生好斗,又嫉恶如仇的黑无常,还能有谁?

    黑无常只是扫了一眼凌朗,就没再管他,只是脸色变得更加阴沉。然后链铐一扬,冰冷无情地宣告起来。

    “罪魂何氏,得狮冈山老狐之术,蒙蔽地府,又侵生魂,扰乱伦常,罪大恶极。现由本差捉拿,交由罚恶司定判,无常拘魂,不得延误。”鬼差宣判,不讲情由,只说事实,而证据确凿。要是别的鬼差,甚至是那位始终诡异微笑着的白无常前来,还能求求情,得一线“生机”。但黑无常不是普通的鬼差,历来铁面凛凛著称,就像没有感情的机器。竟然阴司今晚派他来执刑,就证明病容妇人难逃此劫,此时,只怕此一方的魂使来了,也不会给一丝面子。

    说完,黑无常的铁链一套,套在了妇人的脖子上,那链子是地府法器,自带天地刑法之力,竟似烧红了的铁索,勒紧了人肉,发出“滋滋”的响声,还伴着淡淡的黑烟和火光。只见那病容妇人惨叫一声,痛苦万般,“泪”流不止,但依然拼命挣扎,不愿前行,一只手用力地伸向床上的儿子。

    “还敢不走。”黑无常鼻子里哼了一声,手上又是用力一扯,如拉牛牵羊。病容妇人,一个踉跄,却是再无法站定。

    “妈妈,你别走。”

    “妈妈,别丢下我。”覃海平的魂体似乎有觉醒之状,竟然有一只半透明的手伸出来,要拉住自己的母亲,痛哭着,呼喊着,催人泪下。

    但是黑无常,“身体”都不转,看都没看一眼,手上更是再加大力量,那锁链似乎有熊熊冥火环绕,灼烧得妇人惨叫连连,眼中的“泪水”从半透明的白色,竟然慢慢变成了血泪。

    “妈妈,别走。”

    “孩子,我的孩子啊。”

    生死相隔,人鬼殊途。

    “唉,莲显,山,山,山,山……范八爷,给在下个面子,可好?”

    “海平回来了啊,快来,你班主任来了,刚还夸着你醒目来着呢。”覃老伯看到孙子回来,招招手,脸上的忧伤少了许多,多了一丝的笑容。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黑篮之球场之神[综]超能力者的实力至上主义教室异界之宠物系统帝少私宠宝贝妻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他才不凶呢一品天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