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从此逍遥得自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跨身上马,提刀,一拉赤兔马头,马立蹄扬。绿袍金铠红马,名扬千古,美髯公关云长。

    玄木立地,黑云遮天,青龙刀举,赤兔腾空。

    “纳命来。”没法形容这一刀的威势,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如劈波斩浪,一刀诛颜良,三合斩文丑,刀尖所指,神鬼辟易。所有的精气神,所有的天地感悟,还有心中对五个“故敌”魂灭的悲愤,化成这一刀,刀未至,天地变色。

    “昂……”蛟龙王冲天而起,白色王座如山岳镇压,那身后一片亡魂星云,展开如天上黑色帷幕,却是挡住了那百丈铜镜之去路。

    “赤兔。”关公圣魂声落,一匹浑身似火,身体高大,两眼有神,四蹄如盆,尾扫残云的烈马“嘶聿……”一声如猛虎,出现在关公圣魂的身边。

    一头凶兽再也无法隐藏,显出身形来,此凶物,身躯巨大无比,周围有无数的奇异符文环绕,四足两翼,虎掌鹰爪,浑身鳞甲黑亮。硕大的驼头,赤红的巨目竟有四层眼睑,粗长的颈脖,最奇特的是一条箭形的尾巴,来回摆动,尖锐万分,感觉能划破魂域虚空。

    青龙刀上,也显出一龙头,苍茫远古,冷傲无情,威势如铸,似是这天地间曾经最尊贵的存在。那黑色凶物,对这青龙之威似是又惊又怒,张开巨口,喷出一道赤红的火焰。火焰过处,元气都被炙烤得荡然无存,形成了一片偌大的真空,没有任何物品能存于其间。

    “大汉关云长祝东吴陆伯言,得道。”刀起刀落,魂碎星灭。黑白褪去,面若重枣。

    “武安君,请助关某一臂之力。”青龙刀一杵,魂能震荡,抬头望天,意欲屠魔。

    “好。”绝世人屠暴喝显现。

    四声谢君候,远上青天几重楼?抱拳道珍重,魂灭尚归否?

    青龙翻飞,关公腾挪,美髯飘扬,寒光如雪。

    “谢君候”。抱拳微笑,红巾束发,怒目虬髯的凌操,魂灭。

    “谢君候”。抱拳微笑,头戴狮子盔,巍巍有胆气凌公绩,魂灭。

    “好,今关某不为私仇,不谈国恨。尔等身陷囹圄千年,犹如地狱,生不如死。我大汉之将魂,可败,可退,可死,怎可为异人所辱?刀来……”。一声巨喝,关公圣魂背后,出现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脸汉子,立目虬髯、头戴风帽、威风凛凛,双手持有一物,正是那绝世神器——青龙偃月刀。

    关公圣魂取过青龙刀,虎目圆睁,须眉俱张,刀锋凛冽。似乎泰山于前,也不过一刀而断。

    血泪不是因为畏惧,是因为做了不得不做之事的愧疚和所受的屈辱,悲戚也不是贪生,更多是为那些逝去的战友而悲鸣。坚定则是毅然而然选择了解脱,选择不被奴役,选择不去助纣为虐。

    “谢君候”。抱拳微笑,身披银战甲,器怀聪明孙叔武,魂灭。

    刀锋临头,陆逊军魂轻闭双眼,亦是微笑不动。

    “谢君候。”最后这三个字则像是用尽全身气力,声若风雷,震耳发聩。陆逊军魂周身白光缭绕,儒雅无双,隐隐间,可见东吴大都督陆伯言当年模样,峨冠博带、羽扇纶巾,挥手旌旗扬,谈笑指江山。

    “陆伯言,可有遗言?”关公圣魂再一声暴喝,周身有各色元气翻滚交杂,那张本来逐渐变红的脸,现在看上去,赫然变成黑白双色,半边黑,半边白,虎目迸裂,诡异十分。

    “君候何须心存愧疚?从此我等再不做这天地刍狗,得永世自由。往后就托各位了。”陆逊军魂又抱拳示意。声音如山泉流过,清亮无比。

    “今日尔等之辱,关某他日必为尔等讨回。千年恩怨,从此消弭。各位,走好。”青龙刀挥砍而下,雷霆阵阵,元气滚滚,那髭须陈武,抱拳之势不动,脸带着最后一丝微笑说。

    “谢君候”。魂碎飘散,从此天上、地下、人间三界再无一丝痕迹。

    那青龙眼中却没有任何的波动,龙嘴微张,龙须飘扬,一往无前。推金山,倒玉柱,火焰堙灭,符文四散,“嗷……”,一声惨烈的嘶吼,那巨大凶物被青龙穿透而过,翻身而倒,血喷如泉,身形也一下就缩小了一半。

    “嗷……”,受伤凶物再吼,背上那对蝠翼一振,似乎想飞回铜镜之中。

    “哪里走?”天空之上,一只白色的如山大手,像捞鱼一样,一捞,就把那凶物捉小鸡儿一般捉住。再往上一扔,扔到那亡魂星云中。顿时,那数十万亡魂像是闻到无上美食的气味,前赴后继,也不管那凶物如何翻滚腾转,附身而上,手撕口嚼,如蚁群蚕食。那条蛟龙王更是同时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地咬住那凶物的头部,不让其张口喷火。须弥间,那凶物的气息渐弱,发出哼哼唧唧之声,却再动弹不得。

    严组和吴队,包括那泰山崩于前,也微笑不改的许专员,都是目瞪口呆,像完全没办法思考,以为身在梦中。

    白起军魂和关公圣魂两“人”却也不管他们,相互交谈了起来。

    “君候,此凶物绝非我神州之出,但力量宏伟,若非你先出手将之重创,白某亦不一定能留住它。”白起军魂顿了顿,又问道。

    “君候你巡察此方天地千年,可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一边问,又弹了弹手指头,三个装着魂魄的小气泡,飞到了凌朗的身边。

    “具体关某也还未能尽知,只大概能判定此物似牵连着极西之地,但其它暂时亦无法探得,或许另外的主魂,能知之甚详,说不得要找个时间,与他问上一问。”关公圣魂看了一眼咣当掉在地上的铜镜,又抬头看了看那墓顶上的五芒星图案,脸色冰冷而严肃。

    “这铜镜已毁,但亦耗尽关某刚凝聚的青龙刀意和赤兔魂影,至于此怪异星图,却是留之不得。不然,恐留后患。”说完,额间那法眼又显,青芒闪闪,一股浩然之气,射在了墓顶壁的五芒星图案上面,“吱吱”声响,有一道黑气似乎想逃逸,但是只是略作挣扎,就消散在那浩然正气中。

    白起军魂点了点头,似心有所思,但并没说什么,收起亡魂星云、白色王座和蛟龙王,回归魂莲之上。

    关公圣魂负手而立,继续抬头望天,不知道在想什么,稍顷,才回过头看着凌朗说。

    “竟然此三人与你半师亦友,此间之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也不等凌朗开口,也消失不见。

    凌朗苦笑了一下,关公圣魂的意思是说,自己身边的严组吴队许旭东三人,都算出生入死的同伴战友,就不再出手帮忙消除记忆了。一来是出于基本的尊重,二来是有些事情,例如那蒙面黑衣人,还有其它的数面铜镜,这些必须要考虑怎么跟上面汇报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每个朝代有每个朝代的气运,也就是大势,没有人能够一言定鼎。如果是碰及关公圣魂自身,自然是刀锋所向,即使是牵涉到凌朗的安全,关公圣魂出手也会毫不犹豫。但是其它世间俗事,也只能在此方天地的规则里,该怎么来就怎么来,不然凭空染上太多因果业力,那怕半步圣人也不愿取。

    凌朗自然也深知这些道理,另外,比起当初在秦岭地宫,眼前的情况还有其它不同。白起军魂当时会抹去众人的相关记忆,一来是不想别人再去打扰那处千年藏“身”之所,因为涉及自身,自然可以出手;二来当时的六小魂体不算强大,轻而易举可以干预抹去。但是眼下的严组和吴队,都是军人出身,身上血气旺盛,意念稳固,如果强行抽离记忆,只要引得魂体的本能抵抗,就可能伤及他们的魂念。所以两位大神思来想去,感觉棘手,干脆让凌朗自己去烦恼了。

    看到严组吴队瞅着自己,凌朗只有苦笑以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还好许旭东站了出来,化解了这一尴尬。

    “严组,吴队,此地不适宜久留,吴东全他们的魂魄,竟然也收回来了。我们还是回去再从长计议吧。”WWW.8Xs.ORG

    “走。”严组也是心性过人的精英人物,知道好歹,大手一挥,提示大家马上撤离。

    那块铜镜还拿不走,只能等上报之后,再看怎么处理了。

    守山白虎图案形成的黑洞还在,四个人魂归肉身,匆匆离开了墓室。

    回到龙组驻地之后,四人也没多留,虽然已经没有了直达懋名市的列车,但是还是选择了去省站中转,再回市龙组。

    一路上,严组他们也没有过多询问凌朗,凌朗倒是几次开口,想说点什么,但是严组拍拍他的肩膀,说要等回到市龙组,见过陈老再说。

    凌朗虽然心有忐忑,也只好暂时按捺着自己的不安。

    往昔安然就义,今日甘心赴死。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玄幻之神级扫描豪门婚宠:陆少揽妻入怀京都除妖学院暗界战皇之都市枭雄婚后蜜语:无赖总裁的逃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