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硕鼠铁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好”,李青山等众人,看着黄龙进化,以为张勇就算不十拿九稳,怎么也能不分上下,久了,说不定还能占个上风。战魂对守魂,天生有一分优势,毕竟没有攻不破的堡垒。但没想到风云变幻,转眼即逝,再想出手相助,已经来不及。

    张勇闷哼一声,甚至连魂体都已经不能操控,龙象消散。他自身则双手抱着头,连着后退了几步,才给人扶住。凌朗看了也莲收山隐,魂念归体。

    那个瘦小青年一边扶住张勇,看向凌朗,狠狠地说

    大黄龙冲天而上,龙身显得形销骨立,灰败若枯,奄奄一息。

    小黄龙同样也冲天而上,又俯冲而下,在天湖里游曳自如,逗虾戏蟹,欢快无比。那片天湖不觉间,似乎深了几分,宽了半里。

    “你下手也太毒辣了,竟然敢夺魂噬念。”WWW.8Xs.ORG

    “很重吗?我看他一根毛都没掉。”一旁的吴队倒是老神在在,语气平淡的说。

    大小两条黄龙的龙角、龙须、龙鳞甚至相貌都差不多,只是那条小一点的黄龙,淡黄的眼框里,有红色的瞳孔和玄色的眼仁,眼睑上还有青色的氤氲涟漪,更显得灵动,而具神韵。更重要的是,它的腹下,是四爪,赫然四爪黄龙。

    “昂……”

    “昂……”两声龙吟,一声欢欣,一声悲吟。

    但是天湖的吸力,黄龙的不愿走,凌朗还有意地把自己的魂力,注入天湖里,勾引着黄龙。一边牵拉,一边排斥,又岂是说收就收?

    待凌朗感觉差不多了,莲蕊中的小人儿轻喝一声“剥夺”。

    凌朗往常也试过自己去具象,想在天湖里增加一条龙魂,但是他对龙这种物种的了解,只止于表面的形象,不理解他们的习性,来历,力量。而白起军魂的那条蛟龙王,又龙又蛟,非龙非蛟,更是复杂,所以屡次都不能成功。眼下有条现成的,何乐而不为。

    龙对力量的追求,尤其是对五爪真龙的追求,存于万古。魂物具象,虽然是个人的魂体所化,但依然逃脱不了这个执念。所以黄龙发觉这天湖水对自身,帮益甚大,干脆想霸占不走了,而且开始时,张勇也以为逮到了好处,放松了警惕,造成对黄龙的控制,就更加的松散脆弱。

    其实很简单,之前魂山的天湖里,虽然有大鱼无数,更有虾、有蟹,有各种伴生水族,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凌朗从白起军魂蛟化龙这件事上,得到了灵感。原来自己的天湖里,还少了个可称灵的东西,那就是龙啊。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今天和张勇相争,他一直信心满满,没感到威胁。看到眼前这条黄龙,和自己的四辰属性极为相符,就干脆拿来做起了实验,好慢慢地去完善自己的一个想法。

    那黄龙的眼睛已经像似要凝集出瞳孔,有一点黑影在那白茫茫的眼睛里,慢慢的扩大,那腹下的龙爪,也纷纷突出了个小疙瘩,有变成四爪的可能。

    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黄龙的眼睛终于慢慢地有了瞳孔眼仁,而腹下那第四爪,也终于完全幻化了出来。白象还是三境巅峰,黄龙却已经四境,这根本是神念魂体在分裂,内部相斥。如果这个时候张勇能收回黄龙白象,选择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的凝练调整平衡,也是没问题的,有可能还真有莫大的好处。

    顿时那黄龙像遭受了极大的震动,分筋错骨不能形容其痛,不再有那种见猎心喜的逍遥了。灵魂被硬生生的拉扯掉一部分,远比肉体被砍掉了一小半,更加刻骨铭心,肉体还有自我休克,还有各种手段抵御痛感,但是魂体神念,是直接完整的伤害。

    那小人儿又是一声“凝”。口含真言大义,明明只是一小声,却响彻天地,似能封正“万物”。只见那黄龙旁边,兀地出现了一条只有四丈大小的“小”黄龙,而“大”黄龙也一下缩到只有七长左右。

    黄龙痛极翻滚,就差没整个地翻白了。要知道鱼肚翻白,就基本是死得不能再死的了,而龙作为水族,道理也一样。

    龙吟声凄凉悲苦,黄龙眼睛的瞳孔在消散,眼仁在褪去,而那第四爪也慢慢收缩回到了体内,整个龙身也在迅速变小。

    魂山的天湖,自带一种吞噬的引力,尤其对于那些展翅高飞的魂物,甚至能禁锢天宇。不然,那不是随便一只小鸟,也能飞过大山,跑到自己的魂莲上来,叮叮啄啄?

    黄龙入水,产生的升境变化,是凌朗没想到的,但是也因为这样,更坚定了他的想法——化魂夺龙。

    “你们龙魂家大业大,好东西多着,休息几天就没事了。竟然是切磋,凌朗也已经点到为止。”他说得轻巧,神念受伤,不但要重新修炼,花费的时间,远比之前自然提升,还要付出更多,过程也更难。

    “好,那我蒋庆也来领教领教。魂显。”那个瘦高青年,被吴队气得面上一阵青一阵红的,马上也选择了出手。

    “我也来,魂显。”那个魏东,看到也不甘落后,不过估计是觉得一个人,肯定不是凌朗的对手来得多,干脆一起上。

    魏东的魂物具象,竟然是一头房子般大的青皮大铁犀。头生双角,尖尖的冲天而立。四角粗壮,三四个人不一定能环抱过来。厚实皮肤像披着一整层铁甲般,车轮般大小的眼睛凶威凛凛,后面还拖着条钢铁铸成的尾巴,晃动间,罡风阵阵,似能开山破崖。

    那个叫蒋庆的瘦高青年,具象的是一只灰黑色的大老鼠,老鼠并不可怕,问题这只老鼠像小牛犊一般大,就让人心里悚然了。只见它全身毛光滑亮,两指般粗细的鼠须,一翘一翘的,两只绿莹莹的小眼珠,滴溜溜地转,一看就知道是阴险狠辣的角色。

    “穿山鼠,上。”那只灰黑硕鼠,露出森森白牙,四只爪子也像是陨铁打造的坚固而锋利,冲到魂山上,三两下的就唰唰给刨了个洞。难怪这个蒋庆这么嚣张,估计是以为自己能克制凌朗的魂山吧。

    但凌朗才不管你是穿山鼠,还是穿山甲,同样的是两山一莲。不过他也没敢托大,这次把两山并了在一起。然后魂念一动,魂莲竟然飘了起来,刚好在两山之间的低凹处,也不诵经,也不吟唱,而是稍稍地睁开眼睛,一副看戏的模样。

    那头青皮铁犀,看到莲台升空,竟然“砰”的一声,拔地而起,朝着莲台撞了过来,就像一枚巨大的火炮,爆裂凶猛,速度奇快,声势惊人。

    但凌朗却不慌不忙,莲蕊中的小人儿,伸出一小手,手心朝上,然后五指轻轻回收,靠近那头青皮铁犀的那座魂山,竟然稍稍一震,挪了一些,就用山尖挡住了铁犀的撞击。

    “轰隆……”一声巨响,魂域上空,凭地刮起了一阵狂风,如铁波巨浪,刮得魂山上飞沙走石,林折岭崩。并不是这魏东比那张勇厉害,而是撞在山尖上,远比在山脚刨土,造成的伤害高了许多。但是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坏处,魂山是守魂,山尖就像战争时的城头,竟然你不能一股气拿下,那就等着被反攻推下去吧。

    青皮铁犀,四蹄奋蹬,想在山上站立,但即使加上那巨大的头颅,死命抵在地上,当成地五条腿,也站不稳。那魂山有一股巨力,推开它的身体。而山体陡峭,壁立千仞,拔地擎天,峥嵘崔嵬,却那里稳得住身形,真正的成了一块巨石,一路翻滚而下,轰隆噼啪不绝,惨嚎冲天,怎么个凄惨了得。

    凌朗的魂莲初成,天地间有一池水,莲生其上。后来那池水化成魂山上的天湖,虽然这样一来魂莲本身的防护,薄弱了许多,但从此魂莲立于虚空中,也灵动了许多,能够三色分阴阳,而且还能连绵复生。现在四山四境,虽然境界未稳,但日益精进,已经能使得莲台移动飞空。此中意义,极其重大。

    再说那穿山硕鼠,一路直钻,开始的时候,摧枯拉朽,简直就像热刀捅黄油,只觉这魂山不过如此,被自己的穿山属性完全的克制了。但越到后面,越是心惊,豆腐不见了,变成泥土,泥土又不见了,变成了山石,山石也走了,周围成了铜墙铁壁,硬胜精钢。根本快挖不动了。

    凌朗看穿山鼠已经过了一半的山体有余,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又开口轻喝。

    “天湖倒灌。”哗啦啦……湖水倾泻,外面看着疑似银河落九天,近看其实就是山洪暴发。但这满山而来的洪水,在硕鼠穿山留下的那个洞孔前,急剧的缩小,然后全部灌了进去,而且好像能源源不绝,何止万顷之力?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蒋庆觉得自己的魂体神念都要被压扁了。却已是进不得退不得。

    龙魂两菁英,三境天魂者,竟然被一区区守魂压制如斯。

    这本来都是好事,但黄龙实际是魂体而化,神念所控,张勇却发觉自己,似乎对那黄龙的控制,变得越来越弱,或者是说自己对自己的控制越来越弱。龙腾戏水,吸得润泽,喷而成雨,闹得很欢喜,但是这股欢喜,似乎并不完全是自己的。却原来是对方,故意给了黄龙最迫切得到的力量,这股追逐力量的念头是黄龙本身所欲,却也可以说是被强加的。对方这想干啥?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秘爱成婚剑三+七五一世长歌影后是国师[古穿今]邪帝大人赖上我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幸孕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玄幻都市之最强师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