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男儿风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墨长老则是双手相交,两只中指相对地并贴在一起,竟是那道教请神指。而他的头顶上有一块清光莹莹的玉佩,散发出一片淡淡的光雾,抵挡着上空那朵八瓣菊花的九色光芒。

    “为了我们区区望龙居,贵国竟然派出了九菊一流,羽黑流,伊藤流,还有你武田家武田雄毅四人,你们的日照天神此次是下了大本钱啊。”却是田长老看到了凌朗的魂体飞来,故意出声提醒他,附近还埋伏有其它人。

    凌朗看了一眼身边又从金丸幻化成战体的白起军魂。

    站着的两个赫然是田长老和墨长老两人,而坐着的两,个一人作日照国浪人打扮,一人则穿戴着日照武士大铠。

    田长老右手背持桃木剑,脚下踏阴阳,另外一手则作那道指,中指及无名指向內弯曲,大姆指压住中指及无名指指尖,食指和小指竖立,置于胸前,眼睛紧紧盯着那穿武士大铠之人。

    白起军魂缓缓地说道。

    “左边那棵松树上一个,右边的山石后面一个。皆接近四境巅峰。”WWW.8Xs.ORG

    此时,却见那小观堂上空,竟然被一朵巨大的盛开的菊花遮盖。

    那菊花大有四丈,只有八瓣,白瓣黄蕊,在半空中缓缓地旋转,迸发出九种不同颜色的光芒,垂泄而下,整个地罩住了下面的小观堂。

    小观堂门前有四个人在相峙,两个站着,两个坐着。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谢过两位相助之恩,施主但请放心,贫僧省得。”然后也没再多说其它。虽然恨不得凌朗身边的那人,能帮忙把那匾上之物取走,但对方竟然说了他还有事,即使还有所求,也只能开那方便之门,让人离开。

    凌朗看老和尚口颂无量觉,也就不再停留。飘身而起,直接向望龙居飞去。

    “那四个黑衣忍者,武安君应该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看到白起军魂又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凌朗于是转身看着那被抬到一旁的耀智大和尚说。

    “大师,此间的善后之事,就交给你来处理了。云山那边的事,我恐怕还得去看看。至于那大雄宝殿匾额上的镇压魔物,大师也自己想办法拿掉吧。”

    第一次让人身死魂消,凌朗分明还有点心神飘忽。他怔怔地望着大殿里的那三尊三世大佛,也想着自己的过去、现在、未来。但是越想却越是不得宗旨,心里只觉烦躁不已。耳中听到白起军魂在询问自己,才回过神来,反问道。

    “武安君,那两个大和尚,还活着么?”

    “阿弥陀佛……”,那耀智老和尚看到这一幕,收起头上的那金刚萨埵佛像,又喧了一声佛号,这次,却是连往生咒都省去了念的。

    却见那耀智老和尚双手合十,向凌朗和白起军魂各作了一礼,然后开声道。

    白起军魂随后化为拳头大的金丸,那黑龙亦缩为丈般大小,背上生出一双黑翼,缠绕着金丸,紧跟在凌朗的身后。至于那四十多万赵武卒魂,则依然化成一条长长的黑线,从古佛寺始,直到云山而止,绵延十数里而不绝。

    几个眨眼间,就已经看到望龙居的那座小观堂。

    腾踔太空,横贯花城,英英男儿,后随真龙。

    一路上,灵鬼魂怪,妖魔宵小,竟不敢出来作一眼观望。

    白起军魂点了点头,然后告诉他。

    “嗯,都还活着,只是魂魄被魔物所侵,皆伤得不轻,要想真正痊愈恢复复,恐怕不容易。不过释门最大的本事,就是讲那明心见性,你倒是无须担心他们。”

    凌朗一听,脸色一沉。在望龙居里,最高修为的三人,墨长老四境高阶未及巅峰,龙长老应该是古武的丹罡高手,也就相当于四境巅峰,而田长老虽然踏出第五步,但只能勉强是初涉五境,境界未稳,连五境低阶都算不上。但是看他如此紧张对方的那个武田雄毅,可见那穿着古旧大铠之人定然差不到那去。

    这时,那个武田雄毅,似乎也感觉到了凌朗他们,然后转过身来。

    却见此人的大铠造型极是奇特:头戴幞头,身着裲裆式挂甲,条带束腰,甲摺分成数块,脚着乌皮靴。尤其是那幞头,竟是一个狮啮兽头状,覆盖了整张面孔,只露出两个空洞,里面透出野兽般的目光。

    那武田雄毅只是扫了凌朗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当他看到一旁的白起军魂的时候,目中突然寒光闪闪。那大铠似乎也受到了感应,竟然兀地铿锵作响,那互攒在一起的甲叶,也片片竖立,远远看去,倒像是头面对毒蛇威胁的炸毛野兽。

    “凌小友,你小心点,这副盔甲有古怪。”看到那盔甲的种种异象,白起军魂都忍不住出言提醒。

    正当凌朗准备全力施为,四山齐出的时候,那武田雄毅却转过了身去。对着田长老阴瓮声瓮气地说。

    “田长老,我等四人今晚来到贵地,并无他想,只是最近我等自觉武道提升,就想来和你们切磋过招而已。”这叫武田雄毅的,倒是说得一口流利的华夏语。

    “哼,切磋过招?别以为我望龙居不知道你们的狼子野心。九年前,你日照国护国僧人山田智泉,在我华夏宝岛上的黄帝先庙前,建那九层四方塔,又在玉山上钉下六根‘和平柱’,毁我华夏龙脉,致使宝岛陆沉,地陷海啸,祸害万民。今天来我花城古佛寺,又要行那斩龙之事。你真的当老道我糊涂了吗?”田长老却是没有和对方虚与委蛇的心思,直接斥穿了对方的伪装阴谋,也是借以想要凌朗知道此中玄机。

    凌朗马上明白到田长老的心中所想,故意大声说道:“田长老放心,我已见过了耀智大师,古佛寺无碍。”

    听到“古寺无碍”这个消息,田长老那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要说这整件事,多少跟他田末然有点关系,因为如果不是他把镇海楼下,那镇压妖龙的封印故意松动一些,凌朗不一定能感受到妖龙的气息,也就不会有白起军魂吞龙一事。而没有这个契机,日照国的今日的种种谋划举动,也不会大为提前,从而打了龙魂一个措手不及,以致形势糜烂,差点岌岌可危。

    “好,好,武田雄毅,你刚不是说要切磋么,那老道陪你走上一遭。不过恐怕老道这掌中剑,还不是你武田雄毅能吃得下的。”心神大定的田长老,连说了两个好字,马上就恢复了那股从容的气度。

    虽然眼前这个武田雄毅,被称为日照国十大家族之一的武田家的天骄,生而身具武雄之体,又得其祖上武田信雄的加持,威猛恣肆,声撞四野。尤其是穿上了那件古战铠,甚至在五境中阶的大能面前,也能稍作抵挡。但是他堂堂一个省龙魂长老,又怎么会没有几手压箱保命功夫?故然亦是不惧。

    武田雄毅的铠甲又是响声大作,目光更是如实质般激射而出,直视着田长老。这目光似乎有携带着山岳般的威能,连那旁边的墨长老,都觉得气机一滞。那头上玉佩所发的莹莹光雾,受其影响,气势为之一挫,竟然下降了几分。

    再看来田长老,道袍猎猎。胸前长须,更是被那目光中的威势形成的气流,吹得狂舞飘扬。田长老刚才故意以言语相轻,看来已经触及到了武田雄毅的尊严,引发了他的无边怒气。

    双方,眼看一触即发。

    但那武田雄毅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目中寒光消退,铠甲上的甲叶也纷纷平静了下去。

    “既然田长老,今晚不欢迎我等,那我等也不再叨扰,就此告退。”交待了场面话,竟然还懂得抱拳示礼。

    “我们走……”说完,武田雄毅稍稍避开白起军魂的所站方向,转身就飞身离去。然后那个坐着的浪人,也收起空中那朵巨大的八瓣菊,跟着飞走了。再听到唰唰的两声轻响,又跳起了两个黑衣蒙面人,其中一人持短剑,一人拿着个铜镜。

    那田长老看到那一方铜镜,脸色微微一变,喃喃自道“这日照国十大社稷神器,今晚竟来了两把,也太看得起我们望龙居了吧?”又觉魂能一荡,抬头看时,却是已经不见了那白起军魂。

    田长老连忙招手,让凌朗过来,然后说。

    “我们先进去再说。”

    凌朗点了下头,跟着两位长老的身后,进了望龙居。

    昨天欠了一章,这两天有点疲惫,状态好点再行补上,继续求收藏、推荐、书评^-^

    (本章完)

    白起军魂也不看他,而是指着那呆坐地上的龟田,问凌朗:“此人,以及地上那四个,你欲如何怎么处置”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重生八零俏佳妻[综武侠+剑三]我好像不是人快穿花招:扑倒专属男神!校草住隔壁:甜心慢慢吃我可能萌了假CP电影的世界黏你成瘾[娱乐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