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坐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又听凌朗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谁,当初你每日长高三尺,加大三尺,大田顶也每天修补它的躯体,一日长高一丈,加大一丈,你始终跟不上。后来那代朝廷就敕封了大田顶为此地方圆几百里的山神,还开山建了庙宇,塑了金身供奉。对吧?”WWW.8Xs.ORG

    后面那把声音喃喃地低声说道:“你这么年轻,怎么知道这么久以前的东西?”然后话题一转,声音又高了起来:“凭什么他只比我高不到两百米,就可以成了正山神。凭什么他上面就能住着神仙,湖里还有蛟龙,还有满山跑着珍禽瑞兽,奇花异木更是数不胜数。而我守护了这里上万年,只有那楠木杉树这些破烂东西,山里最大的动物不过野猪,几只黄鹿子,飞来的也只是麻雀,乌鸦,鹩哥,为什么?”

    “杉杈松针可以当柴火,山泉汇集成溪可以供人汲取,麻雀鹩哥虽小,但它们是多少这座山镇里孩子们童年最大的乐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你养活的人远比那边的大田顶更多。而且那边现在没有了,山上没了神仙,湖里没了蛟龙,瑞兽也不见了,剩下的那些,也不知道还能留多久。”凌朗突然感觉心底黯然,声音也小了。

    “呵呵,凌小友倒是没辱了他那老师的身份,说起故事来一套一套的。”白起军魂饶有兴趣的看着前面这一老一小的一灵一人,笑了笑说。

    旁边的关公圣魂没有说话,但也点了点头,一边在捋顺他那被山风吹得有点乱了的美髯。

    后面那把声音冷笑着说:“呵呵,那你看看我,我又还剩下什么?山泉枯了,山脚下的河也快干了,我最喜欢的杜鹃花,也就剩那么几堆了,甚至连那脏兮兮的赖皮猪们,也没了个几只。也用不了多久了,除了那满山低矮丑陋的李子树,我这里就只剩下光秃秃的黄泥土。”

    轮到凌朗沉默了,他看着山下那房屋密密麻麻的村庄,顿了顿,没有回答身后老妇人的问题,反而开口问:“你见过比大田顶更高的山么?”

    凌朗又笑了笑说:“你是说当年阿婆髻和大田顶争那山神的事吧?”

    “不要说了,否则我……”那把声音已经有点竭嘶底里了。

    “否则什么?不过就是没大田顶高,没大田顶山脉群大么?但阿婆髻山在这小山镇人们的心里,依然是最亲切的,是最想去亲近的。”身后的声音又安静了下来,似乎在思考什么,所以甚至没有发现,自己身后,已站着两个威风凛凛的高大身影。

    过了一阵,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少年人,你很喜欢这座山么?”

    凌朗扯了扯嘴角,微笑了一下,轻轻地说:“是啊,喜欢,从小一出门,就能看得到它,看了这么多年,很亲切。”

    母亲过完年也打算不出去了,大姐和三妹工作都还不错,她身体不好,就想留在家里也种种果树,再养点鸡鸭牲畜什么的。虽然外面还有些欠下的债,但是都基本是亲戚们的,追的也不算太紧,日子肯定会差点,好在凌朗也开始能给家里赚点了,不多,总是个希望。

    正在凌朗想着心事,眺望着西边方向大田顶山的时候,天空突然暗了下来,阴云密布,眼看有下雨的迹象。但凌朗也没打算急忙忙地就往山下跑,他知道附近那里有躲雨的地方,作为大山的孩子,这些是最起码要具备的常识。

    凌朗倒觉得这样算来,现在满山的三华李树,从山脚到山顶,一排排的,更加符合小山镇的名字,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李子就是钱。

    再看那越来越多小楼房建起来的小镇中心,的确有了点楼船的气象了,跟“宝”总算扯上了点边,不然当初都是那低矮破烂的泥砖屋,估计作为渔船,都怕经不起一个浪头的。

    坐在大石边上,晃荡着双脚,看着底下的小山镇,如果不计较情怀,其实满山的李花如雪,也很不错的。

    但是他却感觉到了魂体一阵轻荡,然后他想到了二婶之前跟自己说的那些话,他就联想到了一起。不过他还是很淡定地坐着,继续晃荡着双脚,挪了挪坐久了的屁股,让自己更舒适点。

    后面的声音沉默了下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后面那把苍老的声音尖厉了起来:“别跟我提起大田顶,当年……”,当年什么,并没有接着说下去。

    凌朗也不管这些,继续说:“小时候我也和小伙伴们争吵过,那里才是阿婆髻山的眼睛,那里才是它的簪子。但是一直到后来,谁也没说服得了谁。”

    身后依然没有声响,他接着说道:“从这里过去,连着山手,低一点的地方就是石山窟和黄泥岭,大人们以前有一句话叫‘银岩落水不用慌,黄泥岭落水要关窗’。每当大人们看到快要下雨的时候,我就会跑到外面,看着阿婆髻山,想着它那么高,是不是上面就不会有雨。人都说阿婆髻,离天三尺四,人过要低头,马过把鞍离。那时候觉得阿婆髻山,就是天底下最高最高的山。直到我后来去了大田顶……”。

    至于李家人倡导大家伐林种李,对他自己可能有妨碍的这事,在那晚“古佛寺”事件之后,田长老就隐隐地跟他提起过,但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竟然镇民们都觉得是好事,而且好像这几年大家生活也真的变得好了点,他也干脆就不去杞人忧天。

    说起来李玄亮和自己奶奶娘家,好像还沾着点血亲,非要硬扯,可能三竿子就能打上点关系。他最可惜的其实就是家乡的那两条河,还有其它的小溪流,都慢慢干涸了,剩下不多的水,黄黄绿绿的,还飘着不少垃圾。

    “没有,我没有……,以前我还能跑到百里之外,看着云海,想着有一天自己能走得更远,而如今,我只有困守在这座山上,连银岩山那头畜生都开始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后面那把声音更加的尖锐起来,他甚至能看到后面那苍老的白发妇人,正在张牙舞爪,状若疯狂,就恨不得要把他推下去。

    抬头看着更远处的连绵群山,凌朗轻轻的说:“我看过,你要看吗?”说完也不等那把声音作出回答。

    “山、山、山,出来吧。”三座大山显现,巍峨高耸,直插云霄。

    “这,这,这不是大田顶么?你,你是仙人?”凌朗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那个仰望着高山,满脸惊恐,头上挽着发髻的白发老妇人。

    他微微一笑说:“是么?你觉得是大田顶么?那么,叠山……”一声大喝,那三座大山竟然两座并合,一座飞于其上,然后重重地座落在两山中间,成了个品字形,而且慢慢就要融合在一起,形成新的更高更大的山峰。

    云雾缭绕,看不到顶。

    凌朗看着那个只有四境初阶,周围的元气还在慢慢破碎消失,有掉境可能已经说不出话来的阿婆髻山灵,轻轻问道:“还像么?如果你觉还不够,那么,你再看看,山,都出来吧。”

    十万大山虚影,连绵不绝的群峰山脉,其中最高那座主峰,高近五千米,云层也只能到其山腰之上。和那叠山并立在一起,满满地,像连这片天空都挤不下他们。四山齐出,那密布的阴云都被全部冲散,天地恢复了朗朗乾坤。

    强大的威压,让那白发老妇人身体都颤抖了起来,话不成语“你,你,你一定是上天的仙人,你是仙人……”。

    被人叫做仙人,凌朗并没有觉得有多开心,依然只是轻轻微笑着说:“我不是什么仙人,如果你要找仙人的话,你后面的那两位,可以算得上是。”

    白发老妇脸色大变,赶忙回头一看。看到那嘴角带着玩味笑意的白起军魂,还有那冷着张红面孔的关公圣魂,如见蛇蝎,惊骇得一下跌坐了在地上。那张皱纹满布的橘子皮般老脸,更是变得煞白,她突然好想想到什么,就要跪着磕起头来。

    “不准跪。”凌朗大声喝止,声音中竟然有了一丝不可抗拒的气势。白发老妇人瘫坐在地,呆呆地望着他,估计以为自己要难逃一劫。

    凌朗看到这情形,也不想再“吓”她,尽量要摆出一副和颜悦色来,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就是这段时间,你伤了不少的本地村民,但你守护此地万年,功远大于过错。所以,你想进我这些山里做个守护山灵么?”听到凌朗最后说的这句话,白起军魂和关公圣魂相互一视,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精光。

    那个白发老妇人彻底的呆住了,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凌朗感觉到这阿婆髻山灵心中的犹豫,又轻轻喝道:“那就统统都给我出来吧。”

    一时,有四条飞龙跃波而起,三黑一黄。山中鸟语花香,绿树成荫,不知多少飞禽走兽,呼啸山林之间。更有两条婉绵不知来处,也看不到终止的壮大江河,滚滚流动。

    有龙的山,才是仙山,驻在仙山的山灵,也许万万年之后,也能化作仙人,那怕机会渺小,也总是有个盼头的。

    那白发老妇人,终于镇定了下来,站起来,整了整衣衫,还理了理自己的发鬓,然后向凌朗鞠身作了一揖,恭声说道:“大仙,我愿意。”

    以前都听老人说,整个小山镇被大山围着,就像个有点扁圆的盘子,而那山上的丘陵地和一条条矿脉,就是一排排的金钱,所以才有了“钱排”这个名字。还说整个小镇的中心,其实就像一条舟船,荡漾在两边的两条河中间,如果能把前面的连绵山脉打穿成了隧道,这宝船就能泛到县城的锦江河里,然后还有可能进入南大海。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今生我要做好人弃后重生:邪帝宠上天毒医空间:盛宠农门皇后豪门宠婚:帝少,闻上瘾那年那蝉那把剑萌宝太子之母后求赐婚二次元之我才不要当骷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