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将进酒杯莫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到如此,李白诗魂舞动手中长剑,脚下再涌出步步青莲:“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WWW.8Xs.ORG

    唱罢,青莲炸裂,那江河湖水,竟然全部回落到原来的状态,湖不扬波,江不腾浪。那四座魂山,也通体的微微震动,却是离了四象阵位三寸,束缚威能迅速大减,就连凌朗的那朵魂莲,那还没完全长成的第十品和第九品莲瓣,也被震得全部枯萎散落。

    李白诗魂趁此机,闪身而退,摆着手口中呼道:“不打了,不打了,累人。”却是为了脱身,李白诗魂不得不震碎了胸中三花其中的一朵,脸色微白,代价不小。

    李白诗魂转过头,脸上的神情严肃了起来,“呔”的呼气一口,手上元气威能大涨,一指头上:“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他头顶那天河倒倾般的江水,竟然兀地出现了短暂的停止。

    又见他抱剑双手掐印,口中吟诵:“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言罢,那手印中凝聚出一朵碗口大的青莲,向上飞出,那青莲离开手掌,才到头顶,变得如亩大,竟然顶住了上方的江河湖水。

    凌朗见状,也没有过于逼迫,他知道李白诗魂并没有底牌尽出,不然肯定能划开自己的魂物具象,所以也连忙把魂山江河收了回去。

    李白诗魂站定身形,晃了晃收回的酒壶,又看了看那酒樽,囔囔地不知说了句啥,然后看了李明玉一眼。李明玉知道他的意思,把手上的玉葫芦扔了过来,李白诗魂接过,然后把手中酒樽一倒,哗啦啦的水流不息,倒像是在倒出一湖水来。

    李明玉有点无奈地说道:“那要不我把这个乾坤葫芦,借给青莲兄你用用?”

    李白诗魂大声的喝道:“那还等什么?”看到李明玉就要把那灵宝扔过来,又连连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你那葫芦没个底的,万一不小心伤了人的根脚就不好了。”

    李明玉耸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

    那莲中“少年”看山水之势已成,垂目低声唱诵,又有无数的不知名符号和文字,飘落在那些白练中,金光环绕闪烁,更觉玄奥,威能大增。

    脚下四山锁,头顶江河水。青山微微,白浪茫茫。

    “翻”字一出,那叠起来的四座魂山,竟然全部分开,轰隆隆地向下坠落。然后在下面组成了四象方位,顿时魂能如狱,封住中间的整个魂域。

    凌朗尤未作罢,又是手掌回收,再伸出一指,口中又念:“倒海。”

    “小友,再来,尚未尽兴啊。”李白停步背手持剑,昂头又是一杯。

    “好,那就再来。”凌朗看到这彼此争斗算不上生死相搏,难得遇到这么好的对手,正好去尝试一些自己的新想法。

    凌朗也是哑然一笑,诗、酒、山、水、月;人、仙、龙、虎、莲,的确是够全的了。

    犹如珠帘倒卷,那四座天湖和一江一河,全部飞向高空,白光如匹练,然后席卷回去。江河倒灌,齐齐向着李白诗魂的头上,倾注而下。

    李白虽然也曾是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的剑仙,当年在瀑布中舞剑也能泼水不入,但是面对这四湖两江河,就不敢托大了。他先把那酒樽扔了出来,顶在头上,化成大缸大小,要去收那江河水。但是那水浪像无休无歇似的,那里装得了?又把那酒壶也扔了上去,虽然是他的伴生法宝,如房子般大,同样只不过坚持了数息。

    虽说李明玉有点浪费天赋之嫌,难免让人觉得过于放浪轻纵。但是他未足三十岁年纪,已经是四境巅峰大圆满,在华夏神州,依然是超越同群的存在。别人那是眼红都眼红不来,他自己也自己挺满足的,但其他人等,都觉得他其实还能再进一步。这真正是印证了一句话:人比人,气死人。

    李白诗魂看到那水又要临头,只好双章合作番天手印,撑起元气,形成个伞形的护罩,罩住自身,再计不上风度,嘴里骂咧咧的:“平日让你勤奋点,这回让我出丑了吧。”却是李白诗魂,因为应付得狼狈,一番手忙脚乱之下,打得青衫尽湿,鬓角凌乱,那里还顾得什么倜傥风流,苦困于李明玉的境界,放不开手脚,就怨起李明玉来。

    李明玉听罢又是苦笑,他被诩为李家秘境一代天骄,着实是百年不遇的奇才,出生就是天魂一境圆满。后来因为性情轻狂,又爱杯中物,魂体开示的时候,还意外得到了李白诗魂的青睐,更是被秘境人作为重点对象来培养。只是他生性惫懒,又嫌弃自身魂生得不够俊逸,而花费了许多的时间精力去养那玉魂形象,这让李家老一辈的,气得牙痒痒,李白以往倒是挺赞赏的,当然不包括今天这样窘境。

    他伸出右手,手掌一翻,口中轻念:“翻山。”

    魂物具象的山体,厚重而笨拙,虽然屡次改进,总缺乏了足够的灵动,但是现在凌朗偏偏要把它们玩出花来。

    那些湖水初始是水状,但是在快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就变成了魂能元气,慢慢地被凌朗旋转不息的魂莲吸收回去。李白诗魂又把那酒壶如法炮制,可能感觉太慢,碍事。直接一抛到天上,壶口倾泻,任其施为把里面装着的江水倒尽,白浪滔天,还夹杂了淡淡的酒香。

    李白也不管许多,用那玉葫芦为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双眼微闭,似是在细细体味其中妙处,一时脸色微红,眼见着气色都好了几分。睁开眼睛,看到凌朗的法莲莲瓣还在缤纷散落,他笑着问道:“这位小友,你也来一杯?”

    凌朗见其如此洒脱,豪情涌上心头,语气颇为坚决地道:“好”。

    李白又是哈哈一笑:“来”。说完又倒了一杯,手中一扬,那酒樽就平平地飞到了凌朗的手上。

    凌朗看了一眼杯中琥铂色的玉液琼浆,也没想太多,举杯而饮,那酒入口即化,甘醇香浓,他刚想赞一声:“好酒”,却禁不住酒意上头,倒头就呼呼地睡了过去。

    李白和李明玉见到如此有趣,相视大笑,然后飘然而去,远远传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又有一个声音:“好好的一个英才,那些老家伙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尽怀疑个劳什子。”

    双李远去,关公圣魂和白起军魂显现,看着那个卷缩在莲蕊中,如婴儿一般沉睡的“少年”,魂莲轻旋,那枯败掉落的莲瓣已经逐渐复甦迭生。

    白起军魂问道:“军魂,小友如此状态,无碍吧?”

    关公圣魂回答道:“无妨,那酒是钟山灵乳参和了天池玉液而酿造,对魂体有安神宁心之用。之前在骷髅庙外,他的神魂被天魔入侵,虽然得你境界提升,他也得了大好处,总免不了有所伤害,道心出现裂痕。此一杯酒,却是那壶中酒的精华,刚好能稍稍的弥补滋养。”

    白起军魂点了点头,又问道:“刚才那个乾坤葫芦威能赫赫,连我都有所触动警觉,却不知是何来历。”

    关公圣魂冷冷笑道:“那东西具体来历关某也不得知,但是芥子藏须弥,壶底有乾坤,倒像是当年龙虎山的手段。”

    白起军魂听了微微一笑,知道当年天师道的张继先,在关公未曾证得大道果的时候,曾用了六甲神符,拘了关公的一缕分魂去斩杀那作恶蛟龙,并获称敕封“崇宁真君”。算来,确实也是一番机缘。

    但是关公性情孤傲,被人如此呼来喝去,心中毕竟不爽,当时一手拄着青龙偃月刀,一手提着孽蛟的脑袋,站着不肯离开。那虚靖天师见状怒道:“竟敢要挟君王,真是无礼,罚下酆都地狱五百年!”从此以后,关公才又被称为“酆都朗灵馘魔关元帅。”协助北阴酆都大帝,镇守酆都鬼城。如今,看到那玉葫芦似是龙虎山之物,依然免不得耿耿于怀。

    当下,两“大神”也不再交谈。待得那莲台莲瓣复甦迭生完毕,连那第十品莲台,也长出了一半多。关公圣魂手中青光一闪,却是把那魂莲和莲蕊中的“少年”,一同推回凌朗的肉身里。

    白起军魂主杀伐,关公圣魂虽然也有庚辛金的魂属,但他主东方青龙乙木,有加持守护滋润的能效,让他来做这种养魂护魂的举止,却是更来得合适得多。

    这个李白,做事看来随心,但其实颇有心智。刚才那出踏歌舞剑,外人自然是图个热闹,看着好看,但是凌朗却感觉到自己的魂山,就这么一通下来,几乎对他再无了一点威胁,像是被给迷惑住,灌醉了般。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重生七零末:首长,强势宠我想和你白头到老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快穿之女配范儿邪神的世界之旅橙红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