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圣火起送英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稍刻,他脸色沉重,走到那些依然在躁动不已的骷髅和阴魂前面,突然双膝下跪,三次叩拜。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而像他如今这样,是连天地都可以不拜了的。但今天,面对这些生前铁骨铮铮的华夏好男儿,凌朗跪地心安理得。无礼烛,就以自身为香火;敬英烈,如敬再生之父母。

    作完跪拜叩首之礼,凌朗的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坚毅神色,沉声说道:“桓侯,助我一臂之力。”

    白起看着凌朗越发低沉的神情,心中也略觉得不怎么的好受,他顿了顿,才接着说:“甚至那些遗骸,也是没办法重新埋进土中的。不然,没了法器的收束,他们要么成为此地的巨大祸端,要么同样被人拘役了去,要么被人化为飞灰。”WWW.8Xs.ORG

    凌朗低下头,没有去反驳白起的话,对于白起的为人,他比信自己还多些。

    张飞已经大概知道他要做什么,大喝回答道:“好。”说完化身入莲,那莲台顿时整个轰地燃起了熊熊烈焰。

    凌朗再作一拜,奋而起身,归于莲蕊之中,伸出一指,大声喊道:“火……”。无梁殿内,火光冲天而上,却不是那凡火,而是虚实之间的破邪之焰。

    “不可。”

    “不可。”关公和白起同时喝声阻止道。

    “你的法莲同时也是如此,收不得。一来,魂莲是你的根基,如果全部作为此些阴魂的容身之所,怕你以后再难寸进;二来,你之法莲莲瓣也不过两百余数,不足容纳;三来,同样的道理,没有灵智的阴魂,无法存于你的魂莲。和你那五叔公的鬼体不一样,懂得自我压制,他们没有生死之觉悟,不知疼痛为何物,会一直攻击你的法莲,然后很快就会被你莲瓣上附带的圣洁之力,通通消融掉。”白起军魂和凌朗相伴有数年时光,深知他的脾性,所以才不厌其烦地为他作了分析,给了他充足的理由,让他放弃去做这种在自己看来“毫无用处”的“傻事”。

    张飞走过去,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向上一拉,把她提将出来,看到她浑身上还沾满了稠稠的黏液,就那么的捉住,抖了几抖,把那黏液抖掉,再用魂能化为绳索,把她照样的捆绑起来。因为红绳,除了那些经过张飞魂力浇注的还在,其余的已经随着小鬼的消逝,全部消失,所以张飞才不得不用上魂能化索。

    而这些魂索,就远没魑娃身上的红绳温柔了,上面带着的也不是流光,而是红红的烈焰,把那魑婪的身体烧得滋滋作响,惨叫连连。叫声听得人耳酸,张飞干脆又把刚从抖落的一些黏液,招手引来一团,塞进了她的嘴里,堵住了她的嘴巴,然后只能发出呜呜之声。

    “哈哈,听说你们日照国还有这么一门绑绳的艺术,三爷我当年可也是能拿针而绣,提笔即绘的大才子,手艺还不差吧?”张飞笑完,又看到那小鬼“啊呼咿呀”地要扑过来救它的主人。跟它张飞可就没那个好玩兴了,长矛反手一戳,突破小鬼吐出的层层红丝结绳的阻扰,摧枯拉朽般,一刺到底,直接从小鬼张开的嘴巴中,贯穿而没。那小鬼只来得及“咕……”一声,就被蛇矛上恐怖的热力烧成灰烟。又看到那山魃还在一旁哀嚎,张飞也是上去一矛将之了结。

    一旁的争斗,同样也快进入尾声。开始的时候,魑婪还勉强能够和翼火蛇抵抗,但后来轸水蚓的加入,包括四条小龙和一个山灵站于外围,组成五行方位,不时的发出元灵干扰,又加上受伤未曾痊愈,慢慢的在无力抵抗。好在凌朗因为顾忌魂山使用不灵便,怕造成了误伤,而没有同时用上。

    丈八蛇矛,在张飞的手中驶来,一改初始时候的雷霆万钧,变得更加的灵活起来。只见他,虽然躯体雄壮,但在红绳白发之间,就如穿花蛱蝶,又若穿针引线,行云流水,应付自如。他牵引着那红绳,躲避着各式攻击,飞闪在魑娃的周围,后者甚至沾不到他的一丝衣甲。

    稍刻而已,张飞大喝一声:“收”。那魑娃身边的红绳,大多已被张飞斩断了和那小鬼的联系,急速地一下收缩,竟然霍地就把魑娃给捆绑起来。

    挣脱樊笼,张飞一边把刚才被弄歪了的顶盔扶正,还有那乱了的胡须捋了捋,一边大笑着说:“哈哈,不错,估计小女娃你也没啥后手了,那下面,就轮到我了。”话音甫落,挥动手中蛇矛,那蛇矛上面的火光,却并没有开始时的蒸腾旺盛。

    但即使如此,如果不是魑婪几次的使用自残妖法,拼着耗掉血气精华来续命,也早已经要被拿下。此时又看到魑娃被捉住,她心里一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迟滞。那平时仿佛行动并不算敏捷的轸水蚓,兀地快如闪电,捉住了她这么的一个疏忽,飞身而上,躯体一卷,就团团地把他给圈住,只露出一个头来。轸水蚓被誉为朱雀星之轴,力量哪能小的了,只勒得她连气都喘不过来,却那还有力气去挣扎。

    尘埃已落定,剩下的那些骷髅和阴魂,也被关公以莫大的魂能压制得几乎动弹不得。这些骷髅阴魂被收集起来之后,并没有被魑娃很好的祭练过,只是被抹去灵智,多数时候被当作山魃的食食,威力并不大。魑娃将它们放出来,是想着对方能够因此不好下手施展,稍稍阻挡凌朗他们的手脚,借机找到机会逃走,那曾想到弄巧反拙,反而激起了凌朗的巨大震怒,从而再不留手,更不准备留情。

    “那收于我的法莲莲瓣之内呢?”凌朗依然不甘心的问道。

    “武安君,这些军士阴魂,能够收到你的身后去么?”收回山、龙、灵,凌朗侧身去问也显身而出的白起。

    白起摇了摇头说:“不能,他们已经没了灵智,只会听从那个妖女的命令的本能,置于我身后,恐怕不能容于那九营将士之魂。”

    魑娃的双手手脚被反绑到了身后,然后整个身体,像被一个蛛网,悬吊于半空,而且那红绳勒得是相当的紧,让魑娃的整个并不高挑的身体,顿时显得丰满起来。鲜艳的红绳大网中,鹤发童颜女子,一眼望去,有说不出的妖艳,和巨大视觉冲击力。

    “把我放下了,快把我放下来。”魑娃如猎物,被绳索结绑在网的中央,那红绳索上还不时闪烁着光芒,流动着张飞的火属精元。这些流光在经过魑娃裸露的皮肤时,偶尔会发出哔剥之声,就如那蜡烛爆蕊时的声音。她使劲地尖叫着,拼命地挣扎,却不得脱。而且她的声音清脆如小女童般,虽是大声呼喊,却并没有让人觉得如何的凄惨。

    “送英烈归天。”凌朗五行缺火,虽然得关公的火属之能浸润许久,也当不得如此巨大的消耗。其实完全可以直接让张飞去代劳,但是,他想,这事,自己来做。这是他觉得最大的尊重。

    一旁的关公和白起,同样垂首作揖,轻声喝道:“吾等,送英烈归天。”

    滔天烈火中,那些遗骸和阴魂,迅速地化为飞灰与轻烟,包括魑婪和魑娃两个女妖,也一样被慢慢地焚烧成为灰烬。那怕再如何的挣扎,嘶叫,却没有人再去可怜和关注她们。

    圣神相送,妖作祭品,众多英烈,死得其所?

    不过片刻,维持着烈焰,而且为了那火焰能达到最大的威能,这几乎用尽凌朗所有的魂能,使得他如玉般的脸色,一片惨白,但凌朗觉得这样,能让英烈们少受些痛苦。

    在最后的一缕青烟即将飘散,最后的一缕飞灰飘远之际,凌朗突然记起金先生写过的一段话来:“熊熊圣火,焚我残躯。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那小鬼依然控制着那无数的红绳子要来缠绕张飞,魑娃也同时飞扑了上来,奋力一搏。只见她那白色的头发伸缩如灵蛇,又如针刺般锋利,威势十分惊人,张飞也不太敢轻易被它们落于身上。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农媳V5:军长别上瘾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重生初中:学霸女神,超给力!王妃又下毒了穿越之侯府嫡女无心剑圣影帝是女生:苏爷,坏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