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差点被打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卍”是佛祖的心印,“雍”是胜义无生,永恒无量的象征,就是诸法的空性与真谛,而“仲”是世俗无灭的意思。即:无量之大,无灭之威。

    佛讲具足四力,四力名自力、他力、因力、方便力,其中自力谓世间之人,宿有善种,不假他人教诫,而自能以精进勇猛之力发菩提心。而方便力谓世间之人,于现世中亲近善友知识,闻其善巧方便说法,遂发菩提之心。凌朗此时窃取教义,曲解菩提,亲近善友,而远他恶,得佛法大无量之威,遂成降魔之金刚手段。

    拳头大小的“*”字,似乎比那魂山还重,一印在本多忠胜的头上,“咔嚓”几声,本多忠胜的全身骨头像要被压得断掉,无论他如何的呼叫嘶吼,奋力上举,不过片刻,竟然再次被压弯了腰,一只膝盖,更是全部跪在了地上。另外一个还勉强站立的腿,也颤抖起来,眼见再无法幸免。

    楞严咒,又名白伞盖咒、如来藏心咒,咒之用,能覆一切,故叫伞盖。在佛教里头,《楞严咒》是咒中的王,所以那怕只是一部分威能,也不容小觑。

    此咒一出,只见魂山的底部,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金色的“*”字,徐行稳固,径直印在本多忠胜的额头上,“*”字一闪,顿时金光大作,给人茫茫无边,却不虚妄,沉重而厚实之觉。又有梵音阵颂,钟声轻鸣。

    本多忠胜稍稍被压得低垂的头,兀地抬起,看着莲台上的“少年凌朗”,眼中两道赤色血光,暴射而出,像是用尽全力大声说道:“吾,本多忠胜,修罗不灭。”话音一落,身体就横向地急剧在胀大,霎时铠甲迸裂,元气急旋如涡。

    关公见状,脸色稍变,大喝一声:“小心。”说时迟,那时快,本多忠胜整个膨胀成圆球一样的身躯,“砰”的一声巨响,就爆成一团血雾,尔后四散激荡,卷扫而过,魂山的禁域如薄纸,向外稍稍一鼓,就被撕裂。

    在四境之前,凌朗也曾经试过去念出明晰的法咒来,但是总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每次都念不完整一句,如此使来也就没什么威力,反而不如让魂体自行念的那无名经文。

    但这次,像所有踏入五境门槛的人一样,得到了天道之机眷顾,以前许多朦朦胧胧的地方,豁然开朗起来。

    所以他看那本多忠胜依然不甘地挣扎,神魂触动,楞严咒竟能脱口而出,虽然只是区区的一小段,但毕竟这是万古以来,经过佛陀佛子信徒加持,威力也远远大于之前的无名经。当然,这依然只是他借来的,并非真正适合他的,因为平时不念经,临身抱佛脚的人,不可能把真经佛偈的威能全部呈显。

    凌朗眼中的两道精光不变,口中轻诵:“哆侄他。唵。阿那隶。毗舍提。鞞啰跋阇啰陀唎。盘陀盘陀你。跋阇啰谤尼泮。虎辛都嚧瓮泮。莎婆诃。”却是那楞严咒第五会的最后一句。

    当初凌朗魂体的觉醒之时,感于父亲的形象,而结成魂莲魂山,又得关公相助,获得其伽蓝菩萨分魂的一部分觉悟加持,再感于金玉牌的佛像外形,莲蕊中的小人儿很早就已经能诵唱无名经文,只是在之前,连凌朗自己都不大清楚魂身在念些什么。

    本多忠胜的不屈意志,让张飞不由心生一丝敬佩,想到如果不是自己的含怒一掷,对方不一定落得如此凄惨境地,虽然目的达到,终究感觉胜之不武。至于在地上躺着那个龙魂的来人是否死掉,对于张飞来说,并无相干。退一步说,今晚行凶的罪魁祸首,好像也只是那个黑衣忍者。对于看对眼的人,张飞的对错划分,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于是,张飞心中似有所不忍,就想出声让凌朗干脆放了本多忠胜,“小子,你……”,但是关公一察觉他的意思,尚未等他说完,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示意张飞不要再说下去。

    本多忠胜,日照国历史的十大名将,并非浪得虚名。刚才如果不是为了救那黑衣忍者,自然不会跑到魂山底下去扛山,而最后困身于此。再如果不是张飞刚才的那一矛,穿透了他的胸膛,本多忠胜甚至可以直接顶开魂山,然后飞出魂山的威能禁锢。

    但世事无如果,这个能和张飞相斗良久,也不过稍微落了点下风的五境之魂,现在却被凌朗新形成的魂山压得双膝微曲,嘴角流淌赤血。

    看到那黑衣忍者离去,一旁的关公没有出手相阻,从头到尾,他只是静静地站在凌朗肉身旁边看着。凌朗再次尝试魂山融合并成功,他也没一点意外或者别的什么表情,直至看到魂山出现了那英烈祠和镇山塔,他脸上才略微有了一丝赞许之色。

    凌朗同样觉得这个本多忠胜算是条汉子,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滥起无谓的同情心。那个黑衣忍者杀了龙魂的人,还有毁自己肉身,威胁孔庆燕的意图,以后有机会,他是同样不会放过他的,留着一条随时可能咬自己一口的毒蛇,终不能心安。而眼前的这个本多忠胜,正是黑衣忍者心中所持和底气所在,也算得上助纣为虐。敌人越强大,自己和身边的人就越危险,同情?那与东郭先生何异?所以没有放过的理由。

    而随着凌朗的境界提升,他对魂能魂力的感悟,也同时在加深。说起来,除了当初徐老教给他的炼魂功法基础,加上关公不时的点拨,最多加上田长老的一些讲解,凌朗几乎就没有一个完整的系统修行。

    凌朗的记忆能力异于常人,几乎能过目不忘,所以闲时,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各种的杂书,他进入龙组那么久,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龙组那些逐步对他开发的藏书了——风水、命理、周易、圣言,繁芜博杂,而众多五花八门的知识中,凌朗对佛学的兴趣要比道经来得更多些。说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他觉得释门与世无争,众生平等的理念,似乎更符合他那时的处事心境。

    他也想过找到一部能高深一些的功法,但是查阅了龙组里的众多典藏秘籍,甚至在省龙魂,也得到一些机遇,但每每总觉不是自己想要,询问关公的意见,也都被其摇头否定,所以一直以来,依然没有能找到更合适自己的。

    但凌朗也并不是一无所获,尤其是那次在秦岭地宫中助白起化龙,因为天师令牌的原因,他观想出无上太乙度厄天尊的法相,事后,他就隐隐觉得似乎自己所知的一切,只要意念足够坚定,好像都能转化成为他自己的能力。

    胸口处的那杆蛇矛,依然燃烧着火焰,带着巨大的破坏力,阻止了本多忠胜魂体的自愈,赤血更像是不要钱的汩汩流出。魂体受了巨创,连那头顶佛陀和身边的鬼影,都没办法重新具象出来。

    魂山又开始重新下沉,离本多忠胜的头顶也不过尚余三寸距离,他的双手已经无法举直,背变驼了,腿也曲得更弯,面具之后的一双眼睛,红赤如血。他突然狂喝一声,“吾,本多忠胜啊……”。双手向上一个使力,如托青天,魂山竟然被重新的举起,他又挺直了腰,站直了双膝。但这样一来,同样牵扯了胸前的蛇矛,那如大洞般创口,赤色的血液流得更多,更急。

    巨大的魂能,把莲台吹得滴溜溜地飞转,退后了一丈。关公身边参天青木显现,护住了凌朗的肉身和孔庆燕,张飞也快速的召唤出翼火蛇和轸水蚓,护住了两个龙魂的人。当然这是关公传了一道魂念过来让他做的。

    但是周围的花草树木植被就没这么幸运了,都纷纷蒙上了一层赤红色的雾气,然后翠绿鲜艳迅速地枯萎褪去,叶落花败,了无生机。

    而首当其冲的魂山,则更是难逃一劫,被那巨大的魂体自爆威能,轰地一下,冲飞到了半空之上,然后轰隆隆地,但见乱石飞走,尖崖崩塌,山体碎裂。莲蕊中的“少年凌朗”,顿时也觉得魂体就像被万钧之锤捶了一下,那如玉的魂身竟然出现了丝丝裂缝,有随时溃散的可能,岌岌可危。

    好在一旁的关公见机得早,本体青龙早早幻化而出,团团圈住了那座千丈高山,“噶、噶,”随着青龙身躯的回缩勒紧,魂山的崩塌碎裂之势,才终于得到遏止。

    凌朗此时脸色煞白,全身似是因为窑火加热过度的瓷器一样,布满了一条条裂纹,仿佛只要轻轻一敲,就随时会碎成一块块似的。

    命悬一线,但是他并没有如何的慌张,魂念一动,莲台就飞到了魂山的顶上,口中轻喝一声,“散”。顿时十品莲台的其中七品莲瓣,纷纷飘离,开始只有两百余数,在慢慢地脱落,复生,尔后如天女散花,一片片落入魂山的裂缝,和那差点漏尽见底的天湖中。

    张飞也没去追赶,而是看着魂山下面的本多忠胜,脸上神情不定。

阅读莲与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方宅十余亩[系统]我想和你白头到老二次元世界书萌妻恋上瘾:韩少,娶我!一品农女:夫贵妻荣虫族之先婚后爱第一符师:轻狂太子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