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迷离在成长小路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夜深了,窗外响起微弱的风声,月光照入了林一司的房间。

    他久久不能入睡,他现在特别渴望有一个人说话,可周围哪来的人呢。

    林一司想到了早上在他身旁的日记,他特别想知道里面的内容,特别想知道那本日记主人的事,像是找到一个能说话的朋友,哪怕它不会说话。

    而这本日记,在林一司走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屋里空荡荡的,林一司第一次感觉到周围没有人是那么的恐怖,他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起身准备去找,刚穿上鞋,正好他的目光落到书桌上。

    “梦的日记!”WWW.8Xs.ORG

    “为什么我还留在这世间!”

    林一司惊奇地发现自己还活着,他的旁边放着一本笔记本,上面写着“梦的日记”。

    他见了之后,疯狂地在地上踢了几脚,随后跑入屋子。

    我叫林一司,我不想在这个世界上了,一刻也不想,我厌恶这世界上的一切。

    我每天都能看到这个世界,为了钱和名誉而争吵,哪来的无私奉献,哪来的助人为乐,我被骗了,我被那些格言真理骗了。

    他在临死前努力睁开双眼,水毫无止境,周围黑的令人发麻。他开始害怕了。可是没办法,他一动也不能动。

    这个少年停止了心跳。

    小城边上,一座平直的桥垂直于一条深黑的河流,黑的见不到底。

    “我想死了,这世界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留下。”一个少年站在桥边,满脸的迷茫。

    (一)无味的世界

    他终于失去了生命,没人了解他,所以,他终将被世人渐渐遗忘。

    我觉得我在这世界上成了多余,我最厌恶他人对我的无视,我要离开这世界。

    “怎么回事?”

    一定要。

    林一司平躺在家门前的草坪里,周围没几个人,这是在一块小城边的土地,到处都是养眼的绿色。

    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垂头丧气的少年。但他应该也是对的,如果这个世界上他走了或留着,没有一个人能记住他,他的存在不能改变这世界一丁点。那么他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他站在桥头,一双绝望的双眼盯着水底,他多么想跳下去,好快点了结这无味的生命。他的双脚一点一滴的向前拖动,不过又马上拖回来。他缺少勇气。他的脑子里想象着跳下去的后果,正当他满脸迷茫时,一时失误,右脚踩空了,他整个人迅速的掉入水中,他开始慌了,竟连挣扎都不知道,笔直地沉入水中,沉入水底的一瞬间,他本能地呼吸,一吸,一串水流入了他的鼻腔,他顿时想嗽,可是水已经进入了他的肺,无法呼吸,他第一次感到了死亡。

    “它怎么会在这儿?”

    一司把它拿起来。

    “上面有股香水味。”说着他翻开了它。

    只见:

    2017年6月24。

    “你一定遇到了什么大麻烦,但我恳请你相信我,活着,总比死了好。”

    “什么!”

    时间刚过12点,现在正是24日。

    林一司理了理杂乱的书,不知为什么?林一司觉得这本日记的话是真的,他想弄清楚到底什么能使他活下去。

    第二天,林一司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地走入教室,默默回到座位上,依旧无人问津,这一切都像头发长到脚底的恶魔,无时无刻不在尾随着一司。

    他希望制造点动静,他把书一本本拿出来,故意用力甩在桌上,可一个眼神都没获得。

    一司现在想回去把那本书撕碎。他实在是有点生气了。

    班长在讲台念着一些毫无常理的规则,其余的同学正在说着一些听不清的话语。

    怨气在酝酿……

    他在等待着怒火被激发。

    “林一司,你在干嘛?快读书!”

    林梦用认真的表情,带着欢笑,又带着严肃。

    林一司说到:“你们的虚伪我已知道一清二楚了,我想让你听清楚,我的事,不用你管!”

    叶萌从嘈杂的环境中走出来,她用目光打量了一番一司,最后问班长。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走吧。”

    “喂,你为什么欺负林梦?告诉你,你最好小心点!”

    傅桦已经看穿了这一切的结局,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林一司啊,不要怕,上去揍她们。”

    一司自然不会听,他从这群幼稚的同学旁径直地走过去,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走,只是凭着感觉而已。

    周围仍旧嘈杂,那些人像一群丧尸,不知在说什么。

    (二)我想让你消失

    而这一切并不会因为林一司地无视,而停止。

    快上课了,叶萌见一司来了,嚣张地走过去。

    “喂!我们这不欢迎你,请绕路。“

    叶萌带着些幼稚的口语。

    “滚!”一司吼道

    叶萌也不怕,站那死死不动。

    班长走来,用他那并不可怕的眼神盯着他们。

    “我说你们,同学一场,吵什么吵?”

    还没说完,一司变使劲把她推开。

    叶萌晃荡了一下,站定后,朝一司吼道“你等着!我要让你死在这”。

    周围人都被这般幼稚逗笑了。

    林一司极其烦恼,他希望这个人永久从世界上消失。

    林梦笑笑。

    “玩手机游戏吗?”

    “我没有你这个闲工夫!“

    一司伏在桌上,静悄悄的睡过去,空气终于平静下来了,不知为什么,一司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冲满着怒火。

    林梦玩时全身都在随着节奏要来晃去,正当她玩的起劲时,班主任步伐急促地冲来,一把夺过林梦的手机。

    “你在干什么!不知道是学校吗?”

    “我……我……”

    “别说了,把你家长叫来。”

    班主任表情极其严肃,脸都被憋红了。林梦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满脸委屈的表情。

    待林梦的父亲来了,班主任请他坐下。

    “林梦父亲,我早已在班上说过了,这里是学习的地方,不是玩乐的,我们都是同辈人,那我有话就直说了。”班主任目光里充斥着一种尊师该有的严厉。

    “老师,您说吧,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林梦。”林梦父亲眼里流露着绝望,卑微。

    “林梦,回教室写检查,1000字,写完给我看。”班主任言语放缓。

    林梦回来,眼神迷离地望着课桌。一向无忧无虑的她此时确实显得有些慌张。

    回家的路上,她把走路的速度放到最慢,连风轻轻吹动的落叶都能轻易超她一大截。她害怕被父亲责骂,她设想着一万个对话,并想出足够的理由把自己的错误遮盖到最低。可不管她怎么想,脑海里都会浮现出父母绝望的神情,这比打骂可怕多了。

    十分钟的路程被她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在离家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她不安地朝远方眺望,她还在想,她认为她的理由不够充足,她想静下来,好好地思考。可是越想大脑越浮躁,内心越慌张。

    终于,她鼓足了勇气,向家走去。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告诫自己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她故意走快些,好让痛苦来得快些。

    林梦推开家门,她把每一步尽力做到和往常一样。把每一步都放缓,生怕发出一点儿动静。风吹动树叶发出可怕的沙沙声,一些昆虫的叫声逐渐向远方传去。又是一个寂静的夜,街道上空无一人……

    我们总被某些压力逼迫着往前走,这好比学走路,总需要人扶。不然你会一生瘫在地上,而当你学会走路,你也就成长了。

    第二天,林梦微笑着走到教室,她仍像往常那样,把书包轻快地甩到凳子上,哼着歌。不一会便转过头和叶萌说话,林帆这时总爱跳出来打扰她们。

    “班长,你知道是谁告你的密吗?”他神情有些肃穆。

    “啊?有人告我密,谁啊?”林梦茫然地望着傅桦。

    叶萌像被打了鸡血,立即站起来喊道:“是林一司,他这个小人,他肯定是想报复你。”

    一司装作没听到,继续埋头思索着什么。

    “好啊,你敢打我小报告了,还想不想活啦?”林梦笑着说。

    “我看你是不想好了,连班长大人都敢欺负。“叶萌嚷嚷道。

    林一司能明显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恶骂着他,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虽然叶萌表现得行认真,但大家仅仅只不过开了个玩笑而已。

    即使这样,一司却很生气,他无法理解大家这样的做法。他强制自己沉住气。表面没什么异样,可内心多么恨叶萌啊,他想把这没见到真想就胡说的叶萌撕得粉碎。可内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林梦倒是懂得些人情世故,她看出了一司内心的愤怒。马上笑笑“嘿,开个玩笑,别听她瞎说,你没事吧。”

    傅桦有些看不下去了,对林梦说:“不用跟这个不要脸的小人说这些,他根本不配!!!”说着蔑视了一司一眼。

    一司本就因刚才的事有些不愉快,被傅桦这么一说,心中的怒火快要到了临界点。

    傅桦盯着一司,一司也盯着傅桦。周围人却是在欢呼喝彩,”来,你们打一架,谁赢了听谁的。”“来吧!快开始,我把板凳都搬来了”掌声不一会响起了一大片。

    叶萌觉得有些害怕了,匆忙往后靠去。“咦~~好可怕!”

    班长林梦却一副凌威不惧的的样子,死死地挡在了他们俩之间,两人都擦拳磨掌,战火在微弱地燃烧。

    怒火似乎都爆发了起来。林一司推开了林梦,一把抓住了傅桦的手臂,傅桦则用另一只手捏紧林一司正前方的衣领,林一司头向前一侵,于是他用拳头往前用力一锤,两人扭打到一起。而林梦却一直用手扯着他们,虽然力气不大,但也让他们下手轻了一些。

    林一司的脖子上明显有些抓痕,见了细红的血丝,火辣辣的。傅桦,脸上有几个深红的指印,没有什么大碍。

    谁都没有便宜了谁,班主任一手一个把他们提进了办公室。

    叶萌对着旁边的李帆使劲疯狂地拍打了两下,“好可怕,你觉得呢?”边说边对李帆喷了一头口水。李帆很是淡定,拿手在脸上抹了抹。“下次你要说话先和我说一声,好吗?”,叶萌给他装了个鬼脸,继续边说边喷。

    班主任也只是训了几句,毕竟他对打架不持反对态度,他希望男孩子们更凶猛一些,大家经常说他的思想太老套。可他觉得他是对的。

    林一司回到教室,静静坐在那。气似乎已经发完了,傅桦也坐在那。谁都没有讲话。林一司感到奇怪,傅桦为什么要帮着林梦呢?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无法理解的问题。

    一司的头发在风扇的吹舞下飘动着,汗珠从两侧头边掉落下来,沾湿了桌面上的作业本,当阳光照到他的脸上时,浅浅的刘海倒影映在他的脸上,他特别像个孩子,可不知为什么变得如此堕落。

    林梦想找些什么话题,让大家从这般寂静中脱离,可想到了,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口。林梦似乎有些焦急了,头上有几滴汗珠贴在她额头上,她不希望大家一直这么沉默下去,但过一会儿,她也逐渐陷入了沉默。

    整个教室都变得另一番样貌,一群人坐在哪,可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嘿嘿,我们聊些有意思的吧!李帆,怎么样?”叶萌扯着李帆的衣服对他说道,“你知道吗?我喜欢的明星终于发微博了。”她神情有些激动。

    “其实你喜欢的那位明星一点儿也不好看,有点显摆。”林梦勉强答道。

    “谁说的?比你好看好吗!”叶萌挣到。

    “别吵了,跟你们说正经的,我们班有内鬼。”傅桦说到。

    “什么鬼?谁是内鬼?”“你上次不是玩手机吗,你是不是刚玩的时候老师就来了,不是内鬼干的?”傅桦摆正了自己的身子。

    “那会是谁呀?”林梦疑惑地望着傅桦。

    “李帆,你说呢,你觉得是谁?”傅桦问到。

    “还是不要乱猜了,猜错的人可不好。”林梦插道。

    林一司第一次认真聆听着,他第一次对别人的话题产生了兴趣,他也想知道答案。

    “是林一司,就是他。”叶萌无脑地喊道。林梦瞟了她一眼,示意她说错话了,可她却不以为然。

    傅桦望着叶萌,满脸高兴,似乎在对他说,“干的漂亮”。

    “看那个人还敢玩手机哎!”不知谁喊道。林梦指向最后一排。大家都爱叫他“半仙”。因为他就像半个神仙,无所不知。

    他们正说着,林一司抖了抖衣袖,往外边走去。

    叶萌找到了证明一司是内鬼的方法,匆忙跟了过去。只见他一出教室便走向了办公室,叶萌赶紧溜回来。

    她对林梦说:“你看呀,他进办公室了,我敢肯定他一出来半仙就会被发现。不信你看着。”林梦半信半疑坐着静静等着他,她更希望不要像叶萌说的那样,他倒为一司有些着急。

    林一司回到座位上,嘴角有些微笑,叶萌第一次看到一司微笑。感觉有些温暖,多难得呀。

    不一会,班主任果真走进了教室,并直接走到半仙旁,“拿出来吧,我看见了。”半仙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了手机。大家都在为她担忧,叶萌却高兴地停不下来,一个劲拍着林梦“看到没,哈哈哈,就是林一司。”

    叶萌不一会儿便跑去半仙身旁,故意把嗓门提高,好像要让方圆百里的人都听到,“知道吗?林一司告你密。真的,我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

    半仙是不怎么喜欢叶萌的,他觉得她有点做作。而终究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

    上午自习课时,叶萌橡皮擦掉到了地上,刚好掉到半仙桌下。她便喊半仙帮忙捡一下。半仙低下头来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转过头来对叶萌说道,“没有呀,哪儿呢?”叶萌看的清清楚楚就在那,可半天他还是说没看见。

    叶萌便着急了,她要立马改正一道画图题,这是这节课的任务,可离下课没几分钟了。叶萌便斜视了几眼半仙。她平日不是这样的,半仙无法理解,一道题就能把她变成这样,所以再当她问他什么,半仙也就爱答不理了。

    林一司终于找到了与他共鸣的人了,为此内心也舒展了许多。

    放学后,林一司独自走在树影舞动的,用鹅卵石铺的路上,周围有一排柳树,正走着,他见到在前面不远处的林梦。他们朝着同一个方向走着,林梦越走越慢,林一司也走得更慢些,他不想追上林梦,因为他不知道说些什么。

    可林梦离自己距离越来越近,林一司准备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刚刚准备转身。“林一司!”林梦叫到,林梦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司也坐着,虽然有路灯,但还是黑得可怕。“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躲?我知道你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注,但……”林梦思索了一下。

    “你看天上的月亮,很孤独吧,但是它发出了奇妙的光,照亮了周围一颗颗星星,这样月亮就不孤单了。”

    “如果你想被爱,那就去爱那些你讨厌的人,就像月亮爱星星。”

    今晚的夜空一下子亮了起来。无数颗心照亮着大地,林一司的眼里闪烁着水灵灵的微弱的光芒。“去跟大家聊天吧,渐渐你会懂的。”林梦起身向前走去。

    是呀,如果你想被爱,那就去爱

    6月23日,这晚的月亮露出了死寂般的光亮。给人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还好,没人注意这月亮。这座小城,仍呈现着往日的祥和。

阅读从你身旁缓缓走过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军婚如火豪门绝宠之军少溺爱狂妻上将大人,撩上瘾!不谈恋爱就去死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下来了却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掠爱成瘾,首席的心尖囚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