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青瑜愣住了,她未曾和男子有过亲密的接触,所以根本就不知道男人的那里竟是这般的火热和充满力量。更不知道,原来只要动情连对方呵出的一口气居然都会让人颤栗。

    面对青瑜再一次的无声回答,沐自恒的脸上写满了尴尬,他感觉自己有些乘人之危。“你若是不愿意,就算了,我立刻就走。”WWW.8Xs.ORG

    “别”青瑜紧紧抱住他“我愿意的,我愿意。我只是一时,有些害怕。”

    “我说,我想做你的女人,此时此刻就现在。”青瑜抬头,她看见男子的眼里此刻满满都是自己。“吻我”她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

    一般的男子哪里受得了自己喜欢的人若此撩拨,更何况像沐自恒这般未经人事的愣头青更是片刻之间就有了男人应该有的反应,穷纠纠气昂昂的很是壮观。“你真的,已经想好了?”他的声音微微有些哑,呼出的热气喷到青瑜的耳朵上带给她一种酥麻的感觉。

    “傻瓜,这有什么好怕的,这是世间最快乐的事。”他将青瑜抱起来,走向房屋正中的大床。

    她的眉眼,她的唇,她光洁的脖子,她的丰盈交替着出浮现于他的脑海。他闭上眼,想着她的美好,有力的臂膀支撑着自己,起伏于身下的柔软之中。

    被偷袭的沐自恒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一张脸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上次你吻我,是为了让我放你出去,这次你吻我又想要我做什么”沐自恒心里始终记着两人再尽欢楼见面的那次场景。

    “我想做什么?我当然是想做你的女人。”

    “你说什么?”沐自恒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六个月了,他们的相处方式从最初的冷漠生疏,到现在的自然从容。有时候青瑜都怀疑,他们真的只是相处了六个月么?为什么有时候会有一种上辈子便认识了的熟悉感。

    “你回来了”他一抬头就看见青瑜站在门口“怎么在那里干站着也不进来,门口风大。”他扔掉手中未剥完的花生来到她身边,将自己的披风脱下穿到她的身上。触摸到她冰冷的手指,他语气颇为严肃。“到底在门口站了多久,看你手冷得像冰块一样。我买了你最爱吃的花生,刚炒好的可香了,快来尝尝。”

    半年来他未曾冷落过明月一天,此刻突然这般对她,着实有些反常。这样紧要的关头出了这种岔子,明月不得不另做打算。

    她叫来青瑜再次给了她一瓶装有自己心头血的瓷瓶。离别时她对青瑜做了一个抹唇的动作,青瑜会意点了点头。

    虽然并不知道明月和思婆之间到底谈了些什么,但结果非常令人满意,思婆同意帮助她们。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明月从子时就进了思婆的房间,直到第二日辰时才出来。

    此刻,二楼青瑜的房间里沐自恒依旧风雨无阻的不请自来。桌子上放着几本崭新的话本子,沐自恒将一条腿搭在凳子上轻晃,手上一边剥着花生,嘴里还一边哼着小曲。

    青瑜看着他,心中有些恍惚。这是她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这个略显青涩的男子,他一直以来竟是这般小心翼翼的讨好自己。若不是今晚这般带有目的性接近他,也不可能会真的注意到他对自己的这份心思。

    “这可是你说的,什么都听我的”青瑜猛的拉过沐自恒,鼓足勇气吻了上去。

    她有些惋惜,如果他们是在尽欢楼以外的地方相遇,她应该会和这个男子有段美好的姻缘。明月会不会也有这般的惋惜,原本她是打算将沐天祺拐回青丘做自己的小相公的,哪知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完成了这段孽缘。

    “你别生气了,我再也不敢往你的花生里扔药丸了。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总行了吧。”沐自恒见青瑜半天不说话,以为她正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

    而她们的东风沐天祺,这一晚却不知道被什么事情绊住了脚,破天荒的居然没来尽欢楼。他只是叫一个属下来草草的传了句话:“少主今晚有事不过来了,让你自行歇息。”随即他抱拳离开。

    明月心中波涛暗涌,这是从未有过的现象,以前他即使忙得再晚也会来看一看明月,哪怕只是在屋里坐坐。

    “自恒”她温柔的叫他“你,要永远记得我。”她一滴泪自眼睫滑落,消无声息的滴入锦被之中。

    “会的”沐自恒血液流动得更加汹涌,他支起自己的上身,用压力的朝身下的酮体撞去。

    在她体内尽情释放的那一刻,他突然分心想起另一件事。今晚,他好像要和四叔去豫州。

    只是那个地方,离尽欢楼好远。

    而青瑜为了替她们放风,傻傻的在外面吹了一晚上的冷风。深秋午夜的寒气钻入了她的骨髓,直到喝下了一大碗姜汤出了身毛毛汗后才感觉整个人活了过来。虽然有些狼狈,不过值得。

阅读亲亲小妖,哪里逃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灵素入凡记矮人在未来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秘爱成婚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重生七零末:首长,强势宠他黑化以后[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