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遇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大周末的你不睡觉你想干嘛?”WWW.8Xs.ORG

    “还睡觉啊,现在都快接近中午了。我在宿舍待着没事,就想约你出来逛逛街,听说在西大街那家新开日本料理味道不错,逛完街正好去打打牙祭”。

    听到吃,杨琛猛然发现自己的睡意已经全无,张开眼睛看看放在床头的闹钟,指针已经在十点半的位置了。心想这个觉睡得时间真是够长的,昨晚追“爱情的天使”追了一半,就呼呼睡着了。今晚还得回来补上。

    “喂、喂,墨兰,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喂、喂”。杨琛带着一丝怒气的口吻。

    “在听呢,在听呢,杨小姐”。墨兰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

    杨琛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揉揉眼睛,拖着个大拖鞋来到卫生间,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跟个什么是的,头发乱作一团跟杂草一样,眼袋厚厚的,关键是这额头上竟然长了三个小痘痘。急的杨琛吐了吐舌头,两只手狂抓自己的头发,然后仰天长啸一声。

    今年的夏天来的好像特别早,现在刚刚才六月份不到,这气温就跟快烧开的水一样,呲呲的不停往上窜。

    杨琛嘴中所说的“凯君”是最近很风行的一部电视剧男主角,本生是一部师奶剧,最后却风靡到了巷头街尾。不过对于墨兰而言,只看了一集就没有耐心再看下去。

    “墨兰,这大周末的,你干嘛不睡懒觉,你这是非要找茬是吧。”杨琛怒不可及。

    电话那头的墨兰,从杨琛接通电话起,就传来噼里啪啦的“狂风暴雨”。墨兰赶紧把听筒拿开耳边,杨着嘴露出一个月儿型,看来我是把我们杨小姐的美梦给吵没了,要不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一个个跟哪吒似的。”

    同行避雨的路人已经在背后小声的议论纷纷。

    “这丫头怎么这么厉害?”

    “哪家的丫头片子啊,谁要是娶了......。”

    隆隆雷声突然从远处急速而来,一阵狂风呼啸而至,天空骤然变色,倾盆大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倾泻而下。

    一时间步行街刚刚还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景象被这突如其来的“邪风邪雨”的一下子变得“哀鸿遍野”起来。

    第一章遇见

    “另外一个小姑娘怎么吱也不吱一声。”

    杨琛的名字起的各得其所,因为自她出生后家族生意就做得风生水起。杨琛的父母是开金店的,据杨琛说自己一来到这个世界,作为她的爷爷,也就是她嘴中常说的那个老头,还没有等产房的医生出来报喜,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说是自己一听到哭声,就知道是个丫头。可杨琛的父母却喜欢的不得了,一直想生个女孩,正中下怀。

    今天是周末,墨兰一个电话把正在酣睡中的杨琛给吵醒了,杨琛闭着眼睛接起电话,一听是墨兰,可没好声好气说话,你这妮子,我正和我的“凯君”花前月下呢,被你一个电话所有的梦幻消失的一干二净,真是烦人!

    杨琛家从他爷爷这一辈子起就从事金店生意,本想着儿媳妇给他生个孙子将来也好子承父业,可殊不知来个丫头。但木已成舟,只有弃而不舍。最后,杨琛父母起的那些女孩的名字统统被她爷爷给否决掉了。在杨琛满月的时候,爷爷送了她一块玉,并当着全家的人面赐予“杨琛”这个名字。

    待杨琛长大以后,才知道爷爷的用意,原来自己的名字中那个琛字就是一个天然的宝物的含义。意思就是家里生了个大宝物,这以后还不要财源广进、发大财!

    “墨兰,我叫你出来带把伞吧,你偏偏不听,还说嫌麻烦,这下好了吧,差点没成落汤鸡!”

    说话的这位正是墨兰的好友兼大学四年舍友杨琛,一个似喻男孩子的名字。此时正瞪着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对着墨兰指手画脚,惹得一起躲避雨的路人都诧异着看着她们两个丫头。

    墨兰告诉杨琛在十一点在在市区的“甜美影院”门口等你。

    这杨琛家境殷实,人又长得漂亮,所以做什么都十分娇嫩。读大学那会宿舍轮流值日搞卫生,轮到杨琛的时,杨琛说这哪是我干的啊,从小我连扫把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也就是那个时候起,墨兰把杨琛的卫生值日给全包了。也就是自那个时候起,墨兰就称杨琛为杨小姐,一个高贵的小姐。也就是那个时候,杨琛就把墨兰当成了自己最好的姐妹。

    两个人好到什么程度,可以用形影不离来形容,基本上一起起床、上课、吃饭,甚至连上卫生间都是一起。当然是在宿舍以外,要不谁愿意闻对方的臭味!

    临出门的时候墨兰接到杨琛那娇嗲的声腔:“墨兰姐,你记得出门的时候带把伞。”

    “带那玩意干嘛,累赘”。

    “那外面太阳那么大,不怕嗮黑了呀。”

    “我的杨小姐,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大夏天打过伞出去逛街的啊。”

    “也对,那我带还是不带呢?”

    “喂,杨小姐,带个伞能不能不要纠结了啊?真是烦人”。

    电话那头杨琛发出嘻嘻的笑声。

    墨兰对杨琛这种生活态度甚是堪忧,有一次跟杨琛说过,杨小姐,像你连水都舍不得碰一下的人,以后谁敢娶你回去。

    杨琛的回答令墨兰有些措施不及,“谁说我要嫁人了啊,跟你过一辈子好了啊!”

    墨兰答应杨琛带把伞出去,当然是为了杨琛而带。不过临出门的时候,还是忘记了。这不,杨小姐正火气呼呼的“训斥”着墨兰。

    墨兰低着眸子,没有理会杨琛,而是转生看着身后橱窗里那俊俏有型的男模,只不过墨兰的神情盯着他身上那件深黄色呢子大衣。

    杨琛顺着墨兰的目光看到了那塑料男模身上的那件黄呢子大衣。

    墨兰不搭理杨琛,杨琛的火自然而然就该灭了。不过她注意到墨兰对这模特好像独有情种,这眼睛一眨都都没有眨过。

    “嘿,妮子,你是看上这型男了?还是型男这身上这衣服?还是型男没有穿衣服的样子?”杨琛说完自个儿就哑然失笑起来。

    “你这个丫头,没大没小了是吧,敢这么跟你姐说话。”

    杨琛嘴角上扬,脸上挂着笑意。

    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刺眼的阳光又开始发威起来。

    雨一停,人群就像赶鸭子上架一样,步行街又恢复了之前的喧闹与繁华,不过这空气中却夹着一股汗腥味,闻的时间长了令人作恶。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欢迎光临),两位穿着日本传统服饰的年轻姑娘满脸堆笑低着腰对着走进料理店的墨兰和杨琛打招呼。

    一家和风浓郁的日本料理店,里面就餐的人虽然很多,但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清净,优雅的日本传统音乐贯穿着整个餐厅。

    杨琛小声对墨兰说你现在品位这么高,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吃饭。其中一个姑娘刚刚还满嘴的日语瞬间转变成了地地道道Y市的方言,“两位有预约吗?”

    杨琛张大嘴巴觉得这打击也太大了吧。墨兰则低眸一笑!

    点好餐。杨琛轻抿一口柠檬水说道:“墨兰姐,如今你在那家杂志社做的怎么样?”

    “老板挺好、总监挺好、就连我们前台的那位大胸妹一样挺好”。

    墨兰嘴中所说的那几位神仙,杨琛统统认识。

    去年大学的毕业前夕,这家杂志社来A大招聘,可提出的苛刻条件让人直呼过瘾、那个娘娘腔的老板说月薪3500,其他统统没有。那个总监更神奇,竟然说要是没想好就别挡着门做生意。

    墨兰当场就定下来了,不想在疲惫奔波于各种招聘会,明白肚子才是革命的本钱。

    杨琛去过那家杂志社、但却被前台的大胸妹妹热情的接受不了,最后得知是来找人,连水都没有端上一杯。

    杨琛说,“墨兰姐,我认为在那家公司真是委屈你了。”

    墨兰则告诉杨琛能暂时在城市生活下来已经很不易了,别的奢求暂时先放在一边,等到花谢那时起,我会自觉的离开这座城市。”

    A大在这座城市虽然算不上什么特别有名的学校,但A大的中文系和新闻系可是在本市鼎鼎有名。就说本市各大电视台主持人,那都是A大的新闻系毕业的。本市几家有名的出版社,创始人也是出自于A大的中文系。如果说在Y市说自己是在A大的中文系或者新闻系毕业,就算路人都会对你产生一种钦慕之情。

    对于墨兰的选择,杨琛有些恍然,好像墨兰已经安于了现状。

    墨兰毕业于A大的中文系,当年在学校可是风云人物,虽已毕业,但还是在学弟学妹的口口相传中成了传奇。

    当年在A大,你可以不认识校领导是谁。但是除了A大的校训你要铭记于心之外,你一定要认识中文系的萧墨兰同学,也就是那个皮肤黝黑、扎个马尾辫、一副男人模样萧墨兰。对了,一笑还会有两个小酒窝的萧墨兰。

    墨兰成名,是在A大历年来组织的一场辩论赛中。墨兰在最后关键时刻为全队扳回致胜的一局,使中文系长达数年的第一才没有被新闻系给夺走。

    这个宿命原以为会在今年的辩论赛上,会由新闻系的大才子秦枫的带领下而突破,谁曾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新闻系的那帮才子佳人、左算右算,始终没有把默默无闻的萧墨兰给算上。其实算不算萧墨兰,那都情有可原,因为在完整的参赛名单上,根本就没有萧墨兰的名字。墨兰作为一个大二的学生,是没有资格在第一梯队出场的。出场参战的都是大三、大四的学长姐们,墨兰只是作为替补出场。

    在中文系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年学校举办的的辩论赛,谁要是有幸能代表中文系去参加比赛,那么这些人当中就会有机会得到校领导的赏识,转而就会得到出国留学的推荐机会。

    对中文系所有的学生来说,能得到出国深造的机会,那是羡慕不已的。所以每年在选拔代表上场的时候,都十分的严格、谨慎。

    被选中的学生不仅仅是为个人的荣誉而战,也是为中文系而战,说大一点,就是为中文系所有的学子而战。

    参赛者不仅专业知识要强、而且课外的知识面也要广。并且心里素质要极佳,在赛场上不能怯场,一定要泰然自若。还有一点就是这自身形象也要端庄得体。可以说是参赛的这些人都是龙中之龙、凤中之凤。

    在今年的辩论赛前期准备中,新闻系可所谓异常凸起,决心力争第一。早就耳闻新闻系的大才子秦枫会代表新闻系参加今年的校辩论赛。

    秦枫可所谓是新闻系乃至学校最冷酷、帅气的学生了,特别是那冷峻的脸庞上忧郁深邃眼神,让人看了不禁觉得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忧郁的眼神。

    秦枫是新闻系大三的学生,至于为什么前几年不代表新闻系出战,这里没有人得知。只是知道,近年来新闻系每次参赛名单都没有大才子秦枫的名字。

    刚开始新闻系还有诋毁的声音,之后谁要是再敢诋毁秦枫,那么你就是全校的公敌了。

    今年预知秦枫出赛,全校狂欢、新闻系沸腾。而中文系则处在紧张备战中,因为今年的辩论赛必定将会有一场腥风血雨的决斗。

    可以说今年的参赛选拔,有很多学生都是冲着秦枫去的,都想在与之争辩中,可以一睹秦枫那深邃眼神,以及俊俏的面容。

    在中文系的选拔赛中,墨兰有幸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当然也有自己心中那点小秘密。

    大赛前两天,墨兰紧急接到辅导员的电话,经事情一了解。原来是有位参赛者突发急性型阑尾炎。系领导对着一张替补名单的名字左右衡权,最后把目光射在了萧墨兰这三个字上面。

    墨兰新喜怒狂,幸运的女神就这么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杨琛知道墨兰要代表系里参加学校的辩论赛,当即就提出一定要对其全身进行一次彻底的改造。如今你不光代表系里出战,更是为我们女生宿舍302的全体姐妹出战,绝对不能穿的这么寒碜,墨兰悠悠然的说系里会统一发放参赛衣服。

    杨琛说那也得对其改造,看你的发质、你的皮肤,还有脸上那几个痘痘。得了,时间紧迫,今晚就开始对你进行改造。

    杨琛说到做到,当晚就拿出她的百宝箱。光是洗脸,杨琛就要墨兰洗了好几遍,然后涂上各种墨兰见都没有见过化妆品。

    墨兰被折腾了一个晚上,睡觉前问了一句杨小姐,你每天晚上这样折腾自己累不累?杨琛翻了个白眼,说墨兰“得了便宜还卖乖”。

    经过重重对决选拔,中文系与新闻系又站到了历史的舞台上,不过今年的看点却是十分的强劲,因为新闻系有大才子秦枫参赛。

    大决战前,新闻系对战中文系有着十足的信心,宛如“囊中取物”一般。从目前赛场数据来看,虽然中文系最后能突出重围,但给新闻系整体的感觉远大不如以前。再加上新闻系今年有秦枫这块王牌,那取胜的几率那是百分之八十。

    “今年中文系是不是没有人了,连大二的学生都选上了”!这里所说的大二学生就萧墨兰。这句话现在俨然成为了新闻系辩论队的一句玩笑话,时不时就会拿出来调侃一下,不过只要秦枫听到这些话,都会告诫大家,“越不了解的对手才是越可怕。”

    总决赛那天,A大新闻系两男两女辩手。秦枫作为主辩手成了新闻系辩论队的核心。中文系三男一女辩手。萧墨兰是作为第三辩手出战。新闻系还是作为主场是正方、而中文系则是反方。

    此次的辩论主题是“裸婚拯救了爱情还是毁灭了爱情”。

    今年的辩论主题让场下的观众都说出的好,出的妙。因为在场所有人都想听听大才子是怎么对待爱情婚姻的。

    辩论现场那是箭拔弩张,场下则是人声鼎沸,好不热闹。作为正反的秦枫提出了“裸婚”、“拯救”的概念并指出裸婚作为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一种。新兴婚恋观势在必行且具有积极意义。作为反方的中文系则强调阐述了质条件是维护爱情的基础,裸婚长久来看易产生家庭矛盾,故毁灭了爱情。

    辩论场上是愈演愈烈,双方唇枪舌剑,气氛也是越来越紧张。每当秦枫说出自己的观点时,下面的学生观众都在热烈的呼喊和鼓掌。这时秦枫都会像场下的观众上身倾斜角度约为90度鞠个躬,以表示回应的礼节。

    秦枫的翩翩风度让场下的女生都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之情,都在更加卖力的的为秦枫加油鼓励。

    站在秦枫斜对面的是中文系的第三辩论手萧墨兰,墨兰是第一次这么静距离的看到秦枫,冷峻的脸庞、深邃的目光以及那具有煽动力、逻辑清晰的辩词,能让人听了都热血沸腾。自己真是没有信心站在辩论台上与秦枫相抗衡。要是自己现在是观众,肯定也会跟他们一样,充满激动之情为秦枫加油鼓劲。

    攻辩环节中,中文系在回答问题时逻辑严密,冷静找出对方漏洞,深化强调了中文系的观点。同时中文系的主辩手提问语言犀利,层层深入,给予新闻系辩手不小的压力。

    墨兰注意到秦枫在听到我方的问题时,眉头锁紧、面部冷峻。转而之后,墨兰看到秦枫的眉毛有些上扬,脸上露出一丝欣悦之情,看来已经想出了对策。

    现场所有的形式都是往新闻系一边倒,甚至有新闻系的学生已经把胜利的横幅标语都给拿出来了。还有的甚者直接喊出了胜利的口号,已经开始提前享受这冠军的喜悦了。但事实是这比赛还没有结束,中文系的辩论手还在积极的想出对策在反驳正方的观点,可是无论怎么辩论就是没有辩论到点子上,所以才发生了新闻系学生提前分享胜利的喜悦。

    在精彩的自由辩论环节上,中文系的攻防守略显苍白,一味地罗列数据,并没有与正方正面辩驳。就在千钧一发之迹,作为反方的第三辩手萧墨兰提出了以自己的观点,让大家了解裸婚也可能带来矛盾毁灭双方的爱情。

    墨兰的这个观点一出,语惊四座,“峰回路转”的迹象立马表现出来了。此时,热闹非凡的场下一下子静了下来。

    “这太不可思议了,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看来这新闻系有秦枫到场也挽回不了这失败的宿命啊。”场下议论纷纷一片。

    辩论赛上的气氛此时已经达到了冰点,墨兰注意到秦枫正傍观冷眼着自己,那深邃的眼神、冷峻似刀刻般的脸庞,把墨兰吓的立马把眼神飘向了观众。

    今天是周末,烈日当下,步行街头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阅读墨兰花开时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禁爱总裁,7夜守则山海缘劫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都市重生之仙界归来仙帝归来之武侠重生不问仙佛影后是国师[古穿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