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投资墓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可是,若就此回去,让老爷子见了,他又抹不开脸。

    “既然来了,就先陪爷爷聊会天吧。”项飞暗自安慰着,慢慢向爷爷的墓地走去。

    爷爷的墓地,位置略高,视野颇佳。

    墓园不同于住宅区,晚上是不需要照明和巡夜的,只有头顶的星辰,为项飞提供着一些微弱的光亮。

    “果然很安静啊。”项飞默默地扫了一眼墓园,陡然想起以前看过的那些恐怖片,心里有点犯怵。

    项飞横穿过一条直道后,开始拾级而上,越往上走,四周越静。

    风声,虫鸣,此时,四周任何一丝细微的响动,都会在他的耳中无限放大。

    “妈呀……”WWW.8Xs.ORG

    老爷子琢磨了一下他话里的意思,听其声,观其形,吓得身子直打哆嗦,连手上的烟也拿不稳了。

    里面可是墓地,借宿?大晚上的,谁会来借宿?

    永生墓园虽属郊区,但地段优越,交通便利,是海城周边仅有的一处高端墓地。

    此地风景秀丽,环境清幽,背靠高山,面朝大海,绝对是可以阴翳子孙的洞天福地。

    二来,随着海城房价的一路攀升,墓价也是一路看涨,投资墓产,稳赚不赔。

    谁知,李达在撺掇项飞买好墓地后,第二天就拿着高额提成,以守护爱情的名义,辞职去了女友的城市,而借住在李达宿舍的项飞,自然被人牵怒赶了出来。

    来到海城后,项飞只做了一件事——买墓地,而且是一口气买了两块。

    这自然不是遇上了什么“买一送一”的大促销,而是李达刚好是一名墓产推销员。

    项飞大学刚刚毕业,与他相依为命的爷爷,就在一场车祸中不幸去世了。

    身无分文,工作又没有着落,项飞只好带着自己的行李,摸黑来到了爷爷栖身的永生墓园,准备找他老人家诉苦。

    “干什么?已经闭园了,要扫墓白天再来!”

    说完,他无比淡定地走了进去,步伐轻盈,落地无声,如同在飘。

    永生墓园门口,守门的孙老爷子,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项飞,很不客气地说道。

    项飞本就憋着一肚子火,听到这话,默默一瞅,故意幽幽地说道:“借宿!”

    用他的话说,以海城高耸的房价,项飞手上的那点赔款,什么也做不了,何不用来投资墓产?

    一来,人终有一死,有个舒服的长眠之地,将来可彻底免除后顾之忧;

    突然,他脚步一僵,因为,他听到从上面传来一阵阵细碎的敲击声。

    不知怎的,项飞突然想起了那个冷笑话。

    说是有个人在走夜路的时候,遇到有人在坟头敲敲打打,问之,回答说是碑上的名字刻错了,结果,那人当场就吓晕了。

    如果响声传来的方位,不是爷爷的安息之地,项飞肯定会马上离开,但现在,他担心爷爷会被庸人袭扰,所以,纠结了几秒,还是决定悄悄凑过去看看。

    他将行李藏在一旁,借着朦胧的星光,轻手轻脚地摸过去后,果然看到一个黑影,正蹲在那里轻轻地敲打着。

    这敲击声不大,但此情此景之下,显得特别渗人。

    项飞不敢靠得太近,凭直觉判断,黑影敲打的位置,似乎正是爷爷栖身的地方。

    “你在干什么?”项飞咬了咬牙,鼓起勇气问道。

    听到项飞的问话,黑影只是停顿了两秒,就一边继续敲打,一边飘乎地回道:“名字写错了,我要改回来!”

    项飞心头一阵狂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过,如果真的是爷爷,似乎也没什么好怕的。

    难道之前爷爷的名字,真的刻错了?

    “爷爷……”项飞不敢轻易靠近,有些吃不准了。

    “……唉,乖孙子……”黑影听到他的呼喊,微微一顿,又很快回应道。

    听到对方的回应,想起爷爷的不幸遭遇,项飞瞬间热泪盈眶,再不多想,无比激动地冲了过去,他有太多的话,想亲自对爷爷说。

    谁知,看到他冲来,黑影马上丢下手头的工具,撒腿就跑。

    项飞追过去时,才看清刚才黑影敲击的地方,不是爷爷的墓地,而是他的邻居,只是夜色昏暗,阴宅的装修相似,才造成了错觉。

    不过,那黑影看到自己冲过来就跑,显然是个活人,但这大半夜的,在这里敲敲打打,必然有所图谋。

    想到李达曾无意提起过,有些缺德的贼人,专门喜欢盗那些高端墓地。

    现代人不喜欢在里面放值钱的陪葬品,但有些人的坛子还是比较值钱的,从几千到几万不等,倒出来,洗一洗,还能二次回收。

    一念至此,项飞看到那人跑远之后,担心爷爷那五千块的上等白玉坛子,会惨遭毒手,自己也没有马上离开。

    看到项飞不打算走,那个黑影又很快折了回来,低声说道:“本来想把你吓走的,没想到你胆子还挺大的,你放心,我不是那种盗墓贼,只是想从我爷爷那里,取出一样东西。”

    借着星光,项飞终于看清了此人的模样,金色卷发,高大威猛,长得挺帅的,但身上透着一股子邪性,一看就不像良善之人。

    “呵,你胆子也不小啊,你爷爷和我爷爷也算是邻居了,按理说,你家的事情,我无权过问,有道是入土为安,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爷爷吗?”项飞说道。

    “这是我的家事,不劳你关心,识相的话,赶紧离开!”金发男子不耐烦地斥道。

    “离开?我为什么要离开,刚刚我只是去外面散个步,现在是回来睡觉的,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住在爷爷的旁边,喏,就是那块地儿……”项飞指着自己提前买下的墓地,不紧不慢地说道。

    金发男子本就心虚,听到这话,脸色一沉,大叫一声,拔腿就跑,瞬间就逃得没影了。

    “敢占我便宜,哼,看我不吓死你!”

    吓走金发男后,项飞看了一眼旁边碑上的名字,觉得有点眼熟。

    略一思量,他才发现里面埋着的人,居然是曾经的商界传奇、海城首富——张南天。

    再牛的人,死后也不过这么点地方,末了还被亲孙子撬坟,人生呐,人生!

    项飞感叹了一句,又自顾自说道:“爷爷,小飞来看您了,您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恭喜你有个土豪邻居,希望他老人家看在我今天出手帮忙的份上,能多照顾一下您……”

    说完,项飞又看了一眼张南天的墓地,发现墓地的盖板已经打开了一条缝。

    项飞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有些好奇,想知道张南天带到土里的到底是什么宝贝,会让人如此念念不忘。

    他轻轻挪开盖板,才终于看清,在上等的白玉坛子边上,还放着一块鸡蛋大小的血玉。

    不知怎的,看到血玉上的图案,项飞的心里,居然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他看了看自己右手的掌心,发现自己掌心的那个鬼脸胎记,居然和血玉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么巧?莫非这块血玉,和我有什么联系?”

    本来,项飞对别人家的陪葬品,没什么兴趣,按理说也不应该触碰。

    可是,自己的爷爷走得太过突然,他答应在大限之前会告知自己的身世,现在也成了未解之谜,这让项飞不得不动念头。

    犹豫了一会儿,项飞小心地将那块血玉拿了起来,对着自己的掌心仔细比对一番,发现没什么反应后,又将血玉放还了回去。

    这块血玉,和自己有缘,只是他单方面的猜测,但若是就此将它据为己有,那和盗墓贼又有什么区别?

    谁知,放回血玉、挪动水泥盖板的时候,项飞一不小心,手指被盖板一侧的棱角割开了一道大口子,他手指的血液,正好滴到了那块血玉上面。

    下一刻,那块冷寂的血玉,像是突然苏醒了一般,散发出耀眼的红光,并产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

    项飞指尖的血液,瞬间连成一条血线,源源不断地飞向那块血玉。

    “糟糕,居然是一件邪物,难怪觉得亲切,原来是错觉!”

    发现情况不妙,项飞开始奋力挣扎。

    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身体都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死死地压制着,让他难以动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在项飞万念俱灰,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那道血线居然一下断开了,血玉也似是吃饱喝足了一般,再无动静。

    只是,项飞此时失血过多,就算有心离开,也有点爬不动了,只能瘫在原地大口喘气。

    缓了好一会儿,项飞才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他看着静静躺在里面的血玉,有些畏惧,更有些后怕。

    咬了咬牙,他决定将它毁掉,省得它继续害人。

    然而,吸过人血的血玉,仿佛有了灵性一般,每当他手中的锤子砸下去,它都会机敏地避开。

    几锤子下去,血玉没有砸到,张南天的墓穴,却被他砸出了好几个大锤印,连那个价值不菲的白玉坛子,也不能幸免,被他不小心砸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纹,这让他非常心虚。

    举目无亲的项飞,便在室友李达的劝说下,带着爷爷的骨灰,来了海城。

阅读万界之主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重生空间:首长的军医媳妇清穿之老答应万界之无限穿梭重生之就是不想嫁给你豪门重生:军少枭妻主角每天吐血三升[穿书]宠妻如命:帝尊的倾城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