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死因成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项飞轻吁一口气,默默地打量着脚边的骨架,如果他的猜测没错,这应该就是李翠蓝奶奶的遗骸。

    只是,这里如此偏僻,游目四顾,根本就找不到出去的路,李翠蓝又是如何下来的呢?

    失足跌落?还是被杀人抛尸?

    山谷不大,四面环山,山谷中央,有一个十米见方的水潭,潭水清澈,游鱼惬意。

    夕阳西下,受角度所限,山谷里面,一半在明,一半在暗,偶尔有几只虫鸣,显得更是清幽宁静。

    由此可见,李翠蓝在墓界里穷,也不是没有缘由的,至少,她的遗骸还静静地躺在这里,说明她的亲人,并不知道她已经过世了。

    或者说,在她的亲人那里,老奶奶暂时只能算是失踪。

    谁知,他刚一下脚,就听到“咔”一声脆响。

    罪过……罪过……

    看到自己脚下的草丛里,居然藏着一幅人形白骨,项飞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辞别李翠蓝奶奶后,项飞继续向着她的墓界深处探索。

    一路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李翠蓝真的很穷,偌大的墓界里,家徒四壁,不仅没有相应的生活物品,连一张床都没有,可谓空空如也。

    “大人请自便,对了,刚才听你说钱不够,我这里还有两千万的冥币,都给你吧,虽然只相当于一个娃娃的钱,但老身也只有这么多了,还请不要见怪。”李翠蓝奶奶不好意思地说道。

    “手头紧,那我就不客气了。”项飞见了,没有推辞,当即收了下来。

    “感觉到她的气息?”项飞听了,心头一喜,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

    于是,他连忙问道:“你孙女是不是姓赵?叫赵轻柔?”

    墓界里面,李翠蓝听了项飞的话后,陷入了沉默。

    二十张一百万的冥币揣在兜里,他瞬间有了一种当土豪的感觉。

    “不应该啊,莫非老奶奶的后人已经断绝了?那她的冥币又是从哪来的?”项飞一路向里面走去,每碰到一个支路,都会走到尽头瞅上一眼。

    项飞顿时眼睛一亮,果断地走出了老奶奶的墓界。

    大多数的出口位置,都十分荒凉,难以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他有点不死心,继续往里走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条路通向的地方,外面居然是一个山谷。

    “赵轻柔?没听过这个名字,我一直叫她小花的。”李翠蓝说道。

    “那好吧,如果没其它的事,我想先在你的墓界里四处走走,看其它的出口,是否更靠近你孙女一些。”项飞提议道。

    但无论哪种结论,都需要他站出来做一点善后了。

    于是,项飞直接拿出手机,拔打了报警电话。

    接到项飞的报警电话后,本来不太重视的接线员,听到他发现了人体遗骸,马上重视起来。

    没多久,项飞就接到了一个严肃的男中音打来的电话。

    “你好,我是夏秋,你也可以称我为夏队长,能将你发现的情况,向我详细说明一下吗……”WWW.8Xs.ORG

    听说对方是刑警队的大队长,项飞不敢怠慢,连忙将自己所处的地方和情况,及时反馈了过去。

    之后,他又在夏秋的要求下,留在原地,将这里的定位发过去了。

    术业有专攻,报警结束后,项飞等得有点无聊,便独自到水潭边欣赏着风景和鲜美的肥鱼。

    让他一直对着一副骨架研究,他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心脏也受不了。

    一小时后,夏秋队长带着一男一女两位年轻的警察,直接从近90度的崖壁上,用绳索空降了下来。

    “你们终于来了!”项飞看到冰块脸的夏秋,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嗯。”夏秋目光一扫,看清这里的环境后,走到项飞的身边,突然出手,一下将他铐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嘛?”项飞一头雾水,不解地问道。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下来的?你为何又确定这副遗骸,就是李翠蓝?如果这些你都说不清楚,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你就是杀人凶手!”夏秋盯着项飞,严肃地说道。

    听到这话,项飞顿时哭笑不得,他若是杀人凶手,他还会没事找事,不仅报警,还乖乖地等在这里?

    事实上,报完警之后,他自己也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就是自己得如何解释这一切。

    毕竟,仗着出入墓界的神奇能力,他相当于是直接空降到这个山谷的,只要夏秋智商正常,就会看出自己的问题。

    但是,以对方的老辣,自己撒谎,夏秋肯定会看出破绽,若自己不说谎,直接将墓界的事情说出来,又不太现实。

    因为就算他说出来,对方也不一定会相信,若是直接将墓界召唤出来,当众展示自己的神奇能力,估计很快就会被盯上,拖去当小白鼠一样研究,这种日子,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不说,自己会有麻烦,说,自己只会更加麻烦,所以,项飞也很头疼。

    “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本可以不说的,但还是说了,那只说明一点,你忏悔了,因为你承受不了这种负责感,所以你才愿意说出来,我的推测没错吧。”夏秋说道。

    “呵呵,我今年22岁,死亡时间能推测准确不,如果能推出这副骨架至少存在十年,那你就不会这么对我了,十年前,我才12岁,你太高估一个孩子的实力和胆色了。”项飞淡定地说道。

    是的,他没法将自己的来龙去络解释清楚,但却可以轻易地将自己摘出案子,至于其它的种种疑点,他可以解释,也可以不解释,那不是他需要做的事情。

    “这……”夏秋顿时语塞。

    事实上,这个案件的疑点,确实太多了,他之前那么说,也是为了试上一试,万一这个年轻人,与此案有些关联,也能让他们少走许多弯路。

    “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那位英姿飒爽的女警看不惯项飞的淡定神态,盯着项飞,突然问道。

    “从山那边过来的,沿着水潭走过来的,我平时喜欢探险,喜欢惊险刺激,喜欢走一些别人没有走过的地方,这不犯法吧?”项飞组织了一下措辞,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在撒谎,那副骨架上有一个脚印,还被人踩断了,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你所为吧?”女警说道。

    “好吧,我错了,我是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的,有点丢脸,所以……”项飞又改口道。

    “也不对,我刚刚查看过了,那一片没有看到有人跌落的痕迹,你身上的衣服,也很整洁。”女警当即否定道。

    “算了,我还是不说话了,这事儿反正不是我干的,我只是碰巧路过,你们爱信不信。”项飞懒得说话了,沉默是金。

    “一起带走!”夏秋冷冷地审视着项飞,直接说道。

    项飞听了,暗叹一口气。

    果然,最后还是这样的。

    自己在海城举目无亲,报个警做件好事,却因为有些事情说不清楚,现在还要被人当成罪犯去审,还有天理吗?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比较特殊,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轻易放过自己。

    所以,他很配合对方的要求。

    跟着一起爬到地面后,项飞才发现,这一片地方,似乎是在东临山脉。

    前面不远处,就有一条穿山的隧道,并不算太荒凉,只是从这里下去比较困难,所以,李翠蓝的遗骸,才一直没有被人发现。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还是先想办法把自己摘出来比较好。”项飞暗想道。

    后面的事情,就不由项飞决定了,录完口供,他也并没有如愿回家,而是被临时看管。

    一来,他说自己的家安在永生墓园,对方不信。

    二来,他始终没法圆满地解释警方的所有疑虑。

    无奈之下,项飞突然灵机一动,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他这次惹上麻烦,本就是为了帮助李翠蓝奶奶,想帮她达成最后的心愿。

    如果他的推测没错,赵轻柔应该就是她的孙女了,但自己只知道她的名字,却不知道她的住址和联系方式,自己找人困难,但警方找人容易啊。

    于是,他直接说道:“如果你们能把赵轻柔找来,我就如实回答你们所有的问题。”

    听到项飞的过分要求,那位名叫孙忆香的女警,气得直咬牙,恨不得当场拿个小皮鞭抽他。

    良久,她才为难地说道:“自从村子被拆之后,我已经很久没见到自己的亲孙女了,我也不知道她现在住在哪里,不过,我刚才好像感觉到了她的气息,只是很快就消失了。”

阅读万界之主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誓不为妾(重生)军婚宠入骨:长官,吻上瘾海贼之神级具现星际之败类异界的金奥加穆少追妻用点心[ABO]星际之败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