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话不投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项飞听了,微微一笑,道:“这怎么能算粗活,打劳尸体这种事情,需要小心谨慎,才能不破坏现场痕迹,绝对是精细活,再说,咱们是合作,又不是我来求你,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自己慢慢忙吧。”WWW.8Xs.ORG

    “你……”孙忆香气急。

    “你什么?难不成你想打我?我告诉你,想合作,就拿出诚意,乖乖听话。”项飞说道。

    项飞说完,扭头就走,和这种女人在一起呆着,他真是一秒钟也坚持不下去了,一个字,烦!

    “喂,这种粗活,不是应该让你来做吗,你不确认一下,我怎么敢叫人来?万一找不到,我也没法向夏队交待啊。”孙忆香看到他真的要走,顿时有点急了。

    “凭什么?”孙忆香说道。

    “和你说不通,当初我就反对夏秋安排你同行,现在看来,果然尿不到一壶,走了,你老人家慢慢看风景吧……”项飞说完,任对方怎么叫喊,都不再停步了。

    不过,想一想,这也正常,谁能没点小手段。

    “不是,我只是希望你在与我们合作的时候,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套路,毕竟,如果想要认真查你,还是挺容易的。”孙忆香说道。

    项飞听了,笑道:“你喜欢查,那就尽管去查好了,行了,尸体地点就在这水的下面,你自己慢慢找吧,我走了,愿不愿请英雄回家,就看你们自己的诚意了。”

    “呵呵,你骗得了夏队长,但是骗不了我。”孙忆香说道。

    “你啥意思啊?”项飞听得一头雾水。

    “何以见得?”项飞也不否认,直接问道。

    “因为我出门前,特意查过你的人生经历,所有的一切,都有档案记录,你一直在读书求学,根本没机会去学什么摸骨之类的。”孙忆香肯定地说道。

    今天他也是第一次来,而且是按照沈兵的灵魂提供的路线,确实有点没想到。

    “以后说话能不能负点责?”孙忆香不客气地说道。

    项飞顿时有点无语。

    项飞听了,洒然一笑,道:“现在的那些斜杠青年,哪一个不是主业之外,修点副业,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我没有机会在学习之余,私下拜师学艺,学习摸骨之事?”

    “你在监控里消失的事情。”孙忆香说道。

    “你说这么多,到底想干什么,我们不是跑到这里来聊天的吧?”项飞实在没想到,警局里会有隐秘监控,拍到自己消失的事情。

    “哦,一个障眼法而已,话说,你们的监控,不是在过道么?”项飞问道。

    “这个么,我们当然也会有一些自己的秘密,但你那神奇的手段,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啊。”孙忆香似笑非笑地说道。

    项飞本来有点自责,听对方这语气,相当不爽,道:“那么,我应该怎么负责?”

    “至少应该坦诚相待,你根本就不是所谓的摸骨派传人!”孙忆香斥道。

    虽然这里地势略偏,从这里走出去,比较远,也断没有坐车方便,但是,他可是墓界之主,这里也是沈兵的归处,他完全可以等下悄悄借助沈兵的墓界,直接返回城里去。

    “你再走一步试试?”孙忆香急了,大吼道。

    “我又不是犯人,你总不能对我开枪吧?”项飞头也不回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孙忆香寒声说道。

    听到这话,项飞心头一紧,马上停下脚步,暗中做了第二手准备。

    “天灵灵,地灵灵,墓界之门,快快显形。”

    墓界显现后,项飞看到孙忆香手中的枪,顿时吓了一跳。

    然而,当他看到这里密密麻麻的墓界时,更是大吃一惊,好家伙,小小的一处河流分支处,居然有这么多的墓界。

    看来有不少人,生前都来过这里。

    自然的,沈兵的墓界,也在其中。

    “你刚才嘴里在嘀咕什么?不会是在暗中骂我吧?”孙忆香扬了扬手中的枪,笑眯眯地说道。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你们的枪,难道可以随便带出来么?”项飞小心地问道。

    “当然不是,不过,队长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子出警,所以总归是要小心一点。”孙忆香得意洋洋地说道。

    项飞盯着她打量了一会儿,说道:“你新来的吧,行事这么任性,估计是你爹妈管不了,才送进来回炉重造的吧?”

    “你再敢说一句,信不信我崩了你?”孙忆香听了,气急败坏地说道。

    “行,你崩吧,只要你打得到……”

    项飞说完这话,立马溜进了沈兵的墓界,心里腹诽道:“小丫头片子,夏队也太不把事当事了……”

    孙忆香听了,气得咬牙切齿,正想收拾项飞,突然发现,他居然凭空消失了。

    “我数三声,你再不出来,我就胡乱开枪了,就凭你这小小的障眼法,万一被我误伤,到时可别后悔!”孙忆香威胁道。

    “兄弟,都看到了吧?碰到个虎妞,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估计被家里宠坏了。”墓界里,项飞坐在沈兵的身旁,一脸无奈地说道。

    他准备等着对方慢慢数数,别说三声了,就是三十声、三百声,他也坚决不会出来。

    开玩笑,人间的子弹,若是能打进墓界,那威力也太惊人了。

    “挺可爱的。”沈兵看了一眼外面几欲发狂的孙忆香,笑道。

    “可爱?就这疯样子,还叫可爱?”项飞有些无语。

    “女人的脾气,一半是宠出来的,一半是逼出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之前你做了些什么,但她能气成这样,估计也是拜你所赐吧。”沈兵说道。

    项飞白了他一眼,威胁道:“哥,你再帮她说话,我就不管你肉体的痛苦了啊,持久藏在水下,不憋啊?”

    “身体不过是灵魂的借住之所,无所谓了。”沈兵豁达地说道。

    “看来是在下面住习惯了,舍不得挪窝了,行,那我也不管了,照顾好你那个心上人就够了!”项飞说道。

    “别啊,兄弟,开个玩笑,我虽然不在乎,但我父母肯定在乎啊。”沈兵说道。

    “这不就对了,帮我说话就行了,帮她做什么。”项飞也笑了。

    “你还不打算出去?万一她真的走了,你还得再跑一趟。”沈兵劝道。

    项飞一想,道理是没错,可心中这口气,不顺啊。

    “你水性如何?”沈兵见他不作声,又问道。

    “凑合吧。”项飞说道。

    说完,他又连忙补充道:“捞人肯定不行,反正我是不会下去的。”

    “那你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下水吧,男人的担当呢?”沈兵挖苦道。

    项飞瞪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时候跑去投胎?”

    “时间到了,自然就走了。”沈兵不慌不忙地答道。

    “我真想提前送你一程!”说完这话,项飞一步踏出了墓界。

    没办法,孙忆香在外面嗓子快吼破了,最后居然气哭了,他最见不得女人哭了……

    这个地方,在一条大河的支流,两条河的交汇处,正是河水里最湍急的地方,这种地方,别说是人了,就算是一块大石头,时间久了,怕是也要被冲走了。

阅读万界之主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无限之创世主神撩妻狂魔:老公,抱一抱!星际第一农场主女配荣宠之路(快穿)火影之神偷系统百岁之后系统才激活医妃太狠辣:鬼王,别硬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