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虎

第七百九十三章 娘子送来紫兽剑

  • 作者:高原银耳
  • 类型:历史军事
  • 更新:2019-11-10 19:32:34
  • 字数:6027字

在三人的力战之下,刘谨并没有显出足够的劣势。

话说傅文被右手射中了一箭,丢了手中的刀。慕华樱一路前冲,很快就又与傅文相遇了。

慕华樱看着他,紧紧地盯了几下,对于这个刚刚交过手的对手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新鲜的了,刚才还没有分出胜负,现在又对上阵,又可以大干一场了。

王老虎道:“慕姑娘,王青义,你们俩去救夫人!”

王青义领命,但是慕华樱心里却是不愿意,她认为,自己不属于他王老虎,所以嘴里哼了一句,但还是从刘谨这里脱了身,与王青义一起再次前冲。

弯刀朝前挥去,傍花拂柳,天散人气,在弯刀的紧密配合之下,慕华樱接连两步,向前一跃,招翅横空,划过长海,傅文手上没了兵器,单手以拳或掌接了慕华樱几招。

或是沧海难为水,到头来是一场空。傅文曾经的锦衣卫指挥使,在慕华樱的直意攻击之下,显得狼狈不堪。“啪”地一声,弯刀划破了傅文身上的衣服,血渗出了一块。

但是锦衣卫不是无能之辈,在与他们交战了多个回合,也没有能突破他们。

王青义,王腾,慕华樱也赶到,他们一起围战刘谨。

弯刀,大刀,象蛭刀,以绝对的优势,控制住了天与地。几人在乎拉拉的声响之中,尘飞满天,只见他们的衣衫翻飞,刀光随影。

山海豹忙加入战斗,象蛭刀乌钢之利,配合着王老虎,两人前庭后院之优势,以掌,刀,腿,左右上下不停地挥向刘谨。

而此时,后边的人也冲了上来,与锦衣卫展开了战斗。

王老虎离她们还有距离。

刘谨手持烟斗,纵身一跃,拦在了王老虎的前面。

程程是王老虎的最爱,如果让她惨死在傅文手下,不是要让他遗憾终身吗?当然不能这样安排,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支箭从远处向着傅文射过来,袭向他的不光是这支箭,还有一把弯刀,弯弯的弯刀,圆月弯刀。

在这样的距离,能向傅文射出这救命一箭的,天下只有卢家箭法,卢家箭术,原来是王青义赶到了。

王老虎很害怕失去卞程程,就像当初他没有能力保护如意一样,有所不同的是,当初他没有见到如意被杀的情境,而此时程程却是真实地在自己面前,傅文的刀在下落。

烟斗如风,万步起宗,生常如松,刘谨一气呵成,接连发出了三招,连绵的掌劲,扎实的腿功,在猛扫着王老虎,王老虎要去救卞程程的步伐被打乱了,他被刘谨挡在了离她们不远处的地方,无从上前。

王老虎气宇中田,脚踏生花,双拳引上,袭击暴露着的后背,刘谨被前后攻击,当然知道夹击的后果,但高手的速度极快,在王老虎还没有击到的时候,刘谨已经补足了后背,一掌相挡。

王彪拿着大刀,对准锦衣卫砍去,他们来到后边是解救被捉的三人。冯升知道这几人的份量,所以令大家齐齐地冲上前去。

烟斗朝王老虎击来,发着呼号,呼呼而响的烟斗藏着刘谨的内力。王老虎一躲,刘谨在一转身,烟斗迎在象蛭刀上,发着清脆的响声。

在他们的打斗之中,后边王彪和冯升等人也赶到。

只见那箭径直地穿过了傅文持刀的手掌,硬生生地穿进了掌心中,手上的箭也跌落在地。

圆月弯刀在慕华樱的手上挥出,朝着一个锦衣卫挥过去。这刀就像是现代的一个飞旋镖,划过了抓着冯程程锦衣卫的身体。再是一个旋转,弯刀直回到慕华樱手上。

后边,在王青义等人的连续攻击之下,抓住卞程程等天人的锦衣卫显得势单力薄,像是被分成了几块,隔离了起来一样。

王老虎几人对刘谨的攻势不减,横梁击鼓,泉鸣云雾,却别苍松,待到有时无处落,山崩地裂未有时,呼啸着内力的掌风在四处里交错,象蛭刀的精髓之势也在耳畔呼响,在招式之间的缝隙之处,两两相对,不绝于耳。

三方的集聚与刘谨的孤力上演着一场大比武,王老虎招招集逼,要将刘谨致于裳力之下,但是他的实力并不像他的人样,宫净之人看上去耳根清静,如一个女人扭捏不定,实际上刘谨的功夫呈现了多处阳刚之力,与他的外貌及不相配。风在吼,刀在鸣。象蛭刀与那烟斗已经多处相撞。

记得王老虎与山海豹以前曾经交过手,凭着王老虎的内力修为,一把大刀在战斗之后,虽没有断裂,也没有裂缝。

刘谨的烟斗已经多次与象蛭刀碰撞,却还是依然坚挺。王老虎不禁对刘谨的功夫另眼相看。

一招化蝶出茧,王老虎以掌为托,朝前上方迅速出击,如雀嘴,向前刘谨的胸,头啄去,烟斗划着,无烟丝的烟斗,现在在他的

手上,俨然成了一把利器。扑腾闪烁,化解着掌的利害之处。

王腾在王老虎三人中,是功夫最弱的一个,他虽是卢家人,但是并没有学得一手弓术,在功夫上,他花的心思也不多。一招大浪涛天,与气大无比的磅礴,将刀气向刘谨猛扑过去。刘谨一见不好,在王老虎与山海豹的连续交锋之中,再强的高手也会出现疲态,刘谨也一样,连续的攻击,他有些手慌起来。

刘谨只得以退为避,在大刀袭来的一刻,向边上一躲。

象蛭刀接连而至,乎拉拉的声音,直逼他而去,刘谨一惊,慌忙之中,跳起身子,向上腾空而起,这是要逃跑,王老虎马上觉察到他的异样举动,在刘谨腾直起的一刹那,王老虎也马上紧跟他而上。

两人一前一后,在空中展开了一场拳脚相踢之战,拳,烟斗,掌,腿,在空中不时地挥舞舞动,空中打伞,月落乌蹄,连续几招的击打,刘谨从空中下落到地来。

王腾马上冲上前去,大刀先声压人,直压而去。刘谨还处在空中的惊魂状态,还没有稳定落地,见有刀袭来,像是惊了一下,向着边上一躲。王腾认为是有机可乘,再次踏步向前,大刀突挥猛进。

而不曾想到,这是刘谨设下的疑兵之计,他故意露出一个破绽,让王腾往里钻,没有想到,王腾却是中了他的计,在王腾向前冲的时候,刘谨的烟斗突然一抽,一转,他的烟斗突然分成了两断,原来,他的烟斗是可移动的,是可抽取的,这里面还藏着一把尖细的刺刀。

待王腾快到他面前的时候,刘谨突然间拉过王腾,手中的烟斗刺刀向着王腾的心窝子扎了过去。

王腾的面部表情很痛苦,这一下,他体会到了人世间少有的疼痛。

“当”王腾的刀落到地面,人也直直地倒地而去。

王老虎一看这状态,知道不对,但是为时已晚,王腾已经倒在了地面。他在王腾倒地的一瞬间,就冲过去,将王腾扶起。

山海豹也来到王腾身边。

王腾的表情很痛苦,他的嘴里全是血。“王腾叔,你坚持住,我们就快胜利了。”王老虎道。

王腾摇了摇头,道:“公子,你收留了我们叔侄,已经很感激你了。我死后,希望公子让我回姓卢,把我送回安徽去……。”

王腾的话应该还没有说完,就断了气,在他心里,他的侄子和侄女应该是最重要的牵挂。但他还来不及交待什么,就断了气。

他胸前的伤口,这一刺刀痕,与容玉胸前的是一样的,王老虎明白了,杀死容玉和王腾的,就是他刘谨。

“刘谨!容玉也是你杀死的?”王老虎问道。

“怎么,你接连损失了两个手下,伤心成这样子,有必要吗?”刘谨道。

“我没有你那样没有良心,他们都是我的兄弟,马上就快胜利了,他们却等不到光明。”

“胜利,光明?王老虎,你别做梦了,你们几人联手,都胜不了我。”刘谨道。

“我不信你就是铜墙铁壁。”王老虎道,面对杀死容玉和王腾的凶手,王老虎定要为他们报仇,但是他的功夫不是一般的高,王老虎纵有一身本事,现在也还不能确定能胜过他。

“怎么,你们俩还想再来试试。”刘谨道。

“山海豹,我们一起拿下他。”说着,王老虎再一次冲了上去。单手成爪,以鹰的爪利控制,鹰爪乎乎,直扑刘谨面门,刘谨一躲,道:“王大人,你这心太浮燥了吧,死两个人算什么,你看这遍地是我锦衣卫的人,我有没有拿你出气?”

“这就是我与你的差别。”王老虎道,“人是有心的,不像你,里面装的是狼心狗肺。”

“哈哈,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我。”刘谨边说边又主动攻过来。

山海豹也不含糊,象蛭刀在一边也急速地攻过来。

圆月弯刀在飞旋,两把刀子像是两把飞速旋转的飞盘,空中盘旋着,逼向傅文,傅文向后退了几步,慕华樱急步向前,接住了弯刀,飞速一脚,将傅文踢飞了出去。“叭”一声,傅文重重地倒地。

他从地上挣扎起来,血已在他的嘴上,突突地流了几口。

慕华樱走向前,道:“锦衣卫指挥使,你还不认输吗?”

傅文嘴里“哼”了一声。傅文被擒。

解救了卞程程与冯柳儿,王青义正要帮助王老虎,慕华樱道:“你还是留下来保护你的两位夫人,那边我去。”

慕华樱的功夫在自己之上,她去那边,帮助王老虎会更多。

冯柳儿道:“我与你一起去。”

慕华樱看了一眼冯柳儿道:“不用了,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好了。”说着,她便冲向刘谨。

卞程程道:“姐姐,我们在这里等相公,免得他为我们担心。”

王青义道:“是呀,夫人,你们在这里好好呆着。”

冯升和王彪也走过来,向两位夫人行礼。

“这里不需要那么多人,你们还不快去帮助公子。”卞程程道。

冯升道:“我们三人中,数青义的功夫最高,青义和王彪就留下来保护夫人,公子那边,我去。”

“冯升,小心。”卞程程道。

单手成阳,天柱云气,王老虎在与刘谨的对战中,越来越不敢怠慢,在他的有生之年,从来没有碰到过像刘谨这样的对手,功夫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的几招,皆被刘谨慢慢地化去。

象蛭刀也一样,虽是乌钢所制的利器,在他的烟斗面前却是伤不了它多少,足见刘谨的内力之强。

慕华樱,冯升也加入到战斗之中。

四人联手一起对付刘谨,这个场面十分壮观,只见上下扑腾的人,在尘扬之中不停地闪现。刘谨被他们包围着,掌来,他一躲,刀来,他一闪。

四处逢阳,八面玲珑。在千变万化的招式之下,刘谨又避开了几人的几招。王老虎一个鹞子翻身,天地旋转,像一个钻头的锋利旋转,双手开掌,对着刘谨扑了过去,刘谨将手一接,竟然单手来接王老虎的双掌。

其他人继续攻击。烟斗不停地拨动,与其他人相互搏斗。

王老虎从刘谨掌中感受到了强大的热流,奔腾汹涌,这是刘谨的内力使然,这是难得遇到的功夫高手的内力,想到这里,王老虎不禁又加大了力分力,却不料,刘谨突然间发力,将刚要用力的王老虎给硬生和于逼弹了出去。

“轰”王老虎的身体向外飞出去。

他摔在地上。其他四人见王老虎被震飞,也收下了兵器,冯升道:“公子。”并跑到了王老虎摔倒在地的地方。卞程程,冯柳儿等人也一起跑到这边,王青义,王彪等人刚拿刀围住了刘谨,同时护住了两位夫人。

王老虎地冯升的搀扶下起来,道:“我没事。”

卞程程道:“相公。”说着,她也来扶着王老虎,王老虎看了她一眼,对她们道:“你们没事就好。”

嘴里有血在流出。

“刘谨的内力深厚,相公,要拿下他不容易。”冯柳儿是学过功夫的,知道刘谨的功夫内力。

慕华樱道:“连虎神都拿不下他,我们其他人更不行了。”

“慕姑娘,别说这样的丧气话,你看,我们快要胜利了,我们的人已经将锦衣卫解决了,纵使他的功夫再高,也逃不脱人民的制裁。”

“现在不是靠嘴上功夫的时候,你看刘谨好好地站在那里呢。你却受了这样重的伤。”慕华樱道。

说到这儿,王青义却是感到到了什么,因为他看到了躺在地上他叔叔的尸体,他忙跑上去,俯身在王腾的身边,难过的哭了起来。

王老虎明白他们叔侄的感情,王青义已经失去了父亲,这个叔叔是他的亲人长辈,现在却是失去了,怎能让他不伤心。“刘谨他接连害死我的兄弟,这笔帐,我今天要跟他算清楚。”

“怎么算?用你的嘴巴去算?”慕华樱道。

程程道:“慕姑娘,你别说相公了,现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齐心协力,拿下刘谨。”

“二夫人,你是不知道,慕姑娘她不是说我,她是在怪我,功夫不如人家。”王老虎道。

“你知道就好。”慕华樱道,“我们几人联手,我就不信拿不下他。”

他们正要上前的时候却是出现了一个飞身前来的黑衣人,她的背上背着一把大剑,这剑王老虎认识,是他的紫兽剑,而飞身前来的人,正是他的未过门娘子。

“相公,接剑。”只见她将背上的剑往王老虎的方向一掷,这剑如一道彩虹,从天空飘落而至。

王老虎受了伤,仍将他接在手上。

现在场上又多了一个未过门的娘子,几人联手对付刘谨,应该更有把握。“现在,我的大大夫人来了,刘谨算什么,十个刘谨,我们今天也要将他拿下。”王老虎道。

我们知道,紫兽剑是一把灵剑,识得自己的主人,只有足够强大的内力才能使用得了他的灵气,他的至高境界才能显示出来,现在王老虎受了内伤,还能将紫兽剑的功力发挥作致吗?

眼前的刘谨依然在眼前,他看着面前的王老虎的人,和身边王老虎的人,知道想逃已经非常不容易,他不禁哈哈大笑道:“你们想要我的命,休想,你以为多了一个人,就能拿下我,在我看来,只是多来了一个送死的人。”

王老虎面对刘谨的不屑道:“刘谨,你这回是说错了,你不知道我的大大夫人,是我的几个老婆中功夫最高的,她来了,与我联手,不需要其他人帮忙,就能要了你的狗命。”

王老虎的话还没说完,慕华樱心里却是醋瓶子打翻,满不是滋味,她将头扭向一边,不愿意再看到他。

“哈哈,我看就你嘴皮子厉害一些,真本事却是没有。”刘谨道。

“相公,别与他磨嘴皮子了。”未过门的娘子道。

王老虎看着眼前的刘谨,知道一场大战就要来监,手上多了一把紫兽剑,身边多了一个大夫人,能不能将刘谨拿下呢?

程程一定是在怪自己,这个时候,王老虎离她的距离这么远,需要相公的时候,却不能在她身边,王老虎加快了脚步,他要在刀子落下前赶到程程身边,但此时刀子已经落下。

阅读明虎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