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凭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尴尬之后,江玉刚认真起来,“好,陆兄弟既然这么爽快,我就有话直说,其实今天冒昧而来是想请陆兄弟帮忙的。”WWW.8Xs.ORG

    杵灭了烟头,陆风淡笑,“以江先生在云海市的身份地位,以你家的能量还有搞不定的事?”

    “陆兄弟,不怕你笑话,在云海这一亩三分地江某的确还算有几分薄面,但云海太小了,放眼全国,哪怕就是出了云海,我又算什么呢。”

    陆风莞尔一笑,“江先生,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想你找来我这小窝不会只是想知道我到底是哪里人吧。”

    “这个……”江玉刚略微尴尬,身后的中年人却皱了一下眉。

    陆风换了一个姿势,翘上二郎腿,笑眯眯的不说话。

    “楚家以经营奢侈品为主营业,尤其是在服装和珠宝上,这次有幸能够结识里昂先生,而里昂先生和陆兄弟是朋友,所以想请陆兄弟牵个线搭个桥。”江玉刚没有绕圈子。

    江玉刚能出现在家里是有点意外,但能够猜出来他的来意。

    环视了一眼家里的摆设,江玉刚也没有客气,坐到了旁边,那中年人就一直站在身后。

    “陆兄弟是云海人?”

    下午四点,陆风被敲门声惊醒,打着哈欠开门,看到门口的人,非常诧异,随即便恢复常色,“有事?”

    “这么天热的天,陆兄弟不请我进门喝杯水?”江玉刚笑道。

    今天的脸真是丢得太大了,以后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算不上太熟悉的男人。

    “你这死猫,都怪你。”

    “呃……”陆风苦笑不已。

    女人嘛,尤其是一个有过婚姻的女人,那方面的事儿完全能够理解。

    可今天这事儿……

    ……

    以江家的能量,也许查不到陆风的过去,可是要查到他住什么地方一点不难。

    进门后,陆风自顾往沙发上一趟,抓起茶几上的烟点上一支,也没急着开口。

    今天江玉刚只带了一个人,四十岁左右,很普通的一个中年人。不过陆风能够感觉出来,这人不简单,起码能称得上一个高手。

    “进来吧。”

    陆风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这女人有着一种另类的可爱,最少,她不会因为那方面而自甘堕落。

    楼上,急忙缩回来的许诗岚捂住脸,恨不得立即找个地方钻进去。

    搭桥你大爷啊,那晚遇到侯顺强,这老货就那么走了,明显是不想招惹是非。

    这时候找上门来,要帮忙,呵呵。

    陆风赶忙打住,“江先生恐怕找错人了,你们不是都联系上了吗?”

    江玉刚叹了一声,“如果里昂先生真的松口了,我又何必来找陆兄弟,我知道陆兄弟还在为上午的事生气,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别,千万别,你自个儿公司的事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只是见不惯有人欺负我嫂子而已。”陆风摊摊手。

    不等江玉刚说话,身后的中年人就开口了,“小兄弟,不用这样不近人情吧。”

    这次陆风才仔细的打量了中年人两眼,这人身上的功夫不弱。

    从这人的骨骼,站姿等等能够判断出来,这是一个外家高手。

    内练一口气,外练一身刚。

    方式不同,练到了极致都不容小觑。

    “老成,不得无礼。”江玉刚埋怨了一声。

    陆风笑了笑,耸耸肩,“江先生,不是我不帮你,本来吧这事儿我也就给那老头儿打声招呼的事,不过……我凭什么要帮你。”

    “这……”江玉刚脸色微变,想到了那晚提前离开的事。

    “放肆!”老成冷喝。

    陆风笑容逐渐消失,淡漠的道,“江先生,抱歉,我还想补个觉。”

    说完,陆风根本不再看江玉刚的脸,打着哈欠就走向了卧室,说道,“记得关门。”

    “找死!”

    老成眼中闪过精光,突然发力,箭步就到了陆风伸手,展臂出拳,一拳就轰了过去。

    轰!

    双拳对撞,紧接着就是一声闷响。

    老成的脖子被锁住,身躯抵在了墙壁上,墙壁上已经出现了蜘蛛纹,而老成的手猛烈的颤抖着。

    这小子拳头好硬!

    老成一身外家功夫不弱,身体强度惊人,这一拳他竟然输了,而且在第一时间就被制服。

    如果这是生死对决,恐怕他已经死了。

    “岁数大了脾气就别那么大,你的拳头还算不错,可惜,你没有见过真正的高手。”

    陆风撒开手,老成才大口的呼吸。

    江玉刚急忙起身,他之所以没有制止,就是想看看陆风到底是不是如心中猜测那样,是一个很有本事的年轻人。

    加上陆风和萧轻舞认识,能够让萧轻舞那女人称之为朋友的人,到底在什么水准。

    事实证明,他的这个试探太过唐突了。

    “陆兄弟,这是误会,老成,还不给陆兄弟道歉。”

    陆风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别演了,江玉刚,不得不说,你这老小子的方式很低级。”

    一句老小子让江玉刚脸色涨红,在云海市,恐怕还没人敢这么称呼他。

    “可是你没明白一件事,里昂那老东西是算得上是搞艺术的,绝不可能长期为别人卖命,我开口也没用。”陆风重新坐了下来。

    江玉刚结舌,哀叹了一声,“陆兄弟,三个月可以吗?算我求你,里昂先生对我的帮助太大了。”

    “我刚说了,凭什么?”陆风深意的笑着。

    江玉刚深呼了一口气,“陆兄弟,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江某会记下你这个人情。”

    说着,江玉刚拿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又道,“陆兄弟,我知道你对金钱不感兴趣,这张贵宾卡你拿着,能结交陆兄弟这样有为的年轻人,是江某的荣幸。”

    拿着黑卡瞄了瞄,陆风切了一声,“你还是给我钱吧,更实在,别太多,随便十亿八亿就行,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花。”

    十亿八亿,还随便,说得轻松。

    江玉刚嘴角猛烈的一抽,脸都黑了。

    “开个玩笑而已,老江,我发现你这人一点不懂幽默。”陆风打着哈哈。

    这张黑卡是什么卡,陆风不关心,他关心的是江玉刚的人情,这才是最重要的。

    要在云海混,单单靠拳头是不够的,有资源就得利用上。

    陆风摸了摸鼻头,下意识的回头看向窗户,发现许诗岚在窗边,两人视线对撞的刹那,许诗岚急忙退了回去。

阅读终极妖孽狂兵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娱乐头条:天后归来我的竹马前夫总有渣攻妄想复合(快穿)转运七十年代欲宠不休:军爷的神秘娇妻冷王赖上俏王妃原始社会:系统别傲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