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苦海无侠

第52章 谣言四起

  • 作者:徐铁牛
  • 类型:玄幻魔法
  • 更新:2019-06-30 22:53:49
  • 字数:4662字

“司马少侠严重了,此事仁贵兄弟刚已和我说过了,如今我们是不打不相识,“白虎”也未丢失,就请司马少侠与仁贵兄弟一起到寨中一叙”,宁樊说道。

“我恐怕就不能去了,运送郡王棺木,事关重大,不敢有片刻耽误,在下多谢宁寨主美意,下次定当亲自前往寨中致歉。

“仁贵兄弟,此事无需再提,既然如此,我就不强人所难了,那司马少侠请吧”,那宁樊骑上“白虎”,伸出手掌接司马复上马。

“少侠有话请讲”,宁樊说道。

“那匹白马”,司马复正要往下说。

司马复心想道,“天色已深,这山中一时也无法安歇,且去宁寨主那稍作安顿”,翻身上马,二人告别仁贵等一众人等,也下山去了。

寨主宁樊骑着“白虎”带着司马复回到马寨已是深夜,安排好司马复起居后,二人都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司马复扶起小丰将小丰放于三叔背上,四人辞别众人,便下山去了。

“少侠、仁贵兄弟,何不到在下的寨中稍作休整,天色已深”,宁樊见说道。

“也好,只是有一事还要请宁寨主包涵”,司马复说道。

“司马少侠,切莫如此说,若不是你,老夫这条命恐怕都交给窦枫了,只可惜老夫的万草园被付之一炬,要不然过几日时间,老夫必能试炼出与你这一模一样的药来”,药王赶紧扶起司马复说道。

二人又互相寒暄了几句,正说着。

“我记得我师父被奸人所害,最后一面见到他时,师父他老人家瘦的皮包骨头,神志不清,师父说他浑身像长了蚂蚁,一直向我喊“药、药、药”,最后那奸人给了师父药后,师父便双目呆滞,是非不分,完全受那人控制”,司马复说道。

“这就对了,这底也伽能让人成瘾,成瘾之人若是一日不服此药,浑身犹如千军万马的蚂蚁在爬,一旦发作,人会变成连畜牲都不如,假以时日,肉身会被摧残,仅剩皮包骨头,你说吃过药之后,便受人控制,可见此药另外加了几种成份,如我猜的不错的话,其中一种可能是最近江湖中兴起的“摄魂丹””,药王说道。

“孙先生,这瓶药究竟是什么药,先生可曾知道答案了”,司马复一脸大汗举着药瓶问药王。

“司马少侠,切莫着急,这两日我一直在苦苦思索以及试炼,只可惜现在万草园被付之一炬,哎”,药王不禁含泪,这万草园可是药王的全部心血。

众人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感谢孙先生的指点,司马复感激不尽”,司马复拜倒在地。

阿史那祖南与三叔上前施礼说道:“孙先生,家父病重,诚请孙先生前往府中替家父医治”,三叔也跟着说道:“是阿,孙先生,如今这万草园已被烧毁,重修恐怕需些时日,孙先生去我们府上住上段时日,一是可以有个落脚之地,二是替祖南父亲治病,三者,小丰如今断臂需要调养,需要一个好的环境,如此,还望孙先生答应”。

那阿史那祖南瞟了一眼司马复,司马复看在眼里,两人对视无言。

“嗯,说的有理,先前老夫既然答应了,自当不推辞”,药王说道。

“既是如此,那孙先生请吧”,三叔说道。

“哦”,司马复神情悲莫的应了句。

“司马少侠,别心忧,虽然老夫没有试炼出此药,但在试炼过程中,老夫可以肯定的是此药含有来自于波斯的底也伽成份,你若是能告诉我吃了此药之人的症状,我便能猜之一二”。

由于衣服在万草园被烧了,司马复只好换上马寨人的服装,第二天清早,听得房门外声音嘈杂,起身刚要开门看个究竟,听得窗外马寨之人议论。

只听一人说道:“果然是匹好马,向阳公子得此宝马,咱们寨免灾了。”

另一人说道:“是阿,要是此马弄丢了,不知道咱们寨多少人要掉脑袋”。

司马复推开房门,往外探去,原来是那位向阳公子试马,手拿一根长槊,不时挥舞着,一群马寨之人正围着观看,不时高声喝彩。

司马复收拾好,本想去宁樊那告别,正好路过。

那向阳公子人群中一眼看到司马复,大声说道:“听闻司马少侠武艺超群,还请领教、领教”,不由分说,还没等司马复回答,驾马而来,“驾”,向阳公子大声呵斥着马儿直冲司马复而来。

司马复见此人来势凶猛,只好躲闪,躲过向阳公子这一冲,司马复翻身上了一匹马,勒住缰绳,说道:“如此,得罪了”。

“好,若是司马少侠能胜的过在下这根长槊,在下座下这匹“白虎”便赠予少侠”,向阳说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司马复见此人蛮横、霸道,有心教训教训,就不客套了,拔出风起,以剑应之。

“驾”,向阳公子再次冲了过来。

这向阳公子一早就去了宁樊那,听得宁樊将太白山之事一一讲了一遍,又将司马少侠夸了个遍,道是:“武艺超群,智慧过人”,因此,尉迟向阳对这司马少侠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况且,自己派去的手下全遭了难,可见敌人之手段,此番折了这般人马,依宁樊所述,是那仁贵为了还司马复的马才来盗这“白虎”,按道理,这账应该算上司马复一笔,向阳公子怎可轻易算了,再说这人连个招呼不打,一个道歉都没有就想离开,这叫向阳公子面子往哪摆,司马复又怎知这向阳公子心中的肠子。

二人你来我往,大战数十回合,早已惊动马寨上上下下,看热闹的围了一圈又一圈,那马周、常大人、宁樊亦赶至观看,人群中不时发出呼声、喝彩声。

司马复脖子受伤仍未痊愈,几十回合后,渐感乏力,这向阳公子浑身有股蛮力,手中长槊也非寻常铁器,马背上枪法纯熟,加上“白虎”敏捷非凡,再战下去,司马复自知不敌。

这马背上不似平地,若在平地,风起剑的灵巧足以挑翻向阳公子的长槊,这马背之战,一寸长、一寸强,尤其重要,以风起剑之短对长槊之长,处处被动,司马复深吸口气,计从心来。

向阳公子再次冲了过来,长槊迎着脑门劈下,司马复索性摊开双手,毫无抵挡之意思,众人一阵惊呼,不知出了什么状况,不要命了,宁樊、马周、常大人三人在旁边亦惊呼:“公子,快住手,勿伤人性命”。

那向阳公子心中一愣,紧急收力,司马复见向阳公子果然中计,趁此机会,一个鱼跃龙门,左手抓住长槊,借势一踩,再一个雀马鱼龙,司马复已坐到向阳公子身后,风起剑正架在向阳公子脖子上。

众人被这突然出现的状况惊呆了,一时间都看傻了眼,愣是过了三秒才有人喊“好”,紧接着喝彩声连连。

“司马少侠,好轻功,快,两位快下马歇息”,宁樊喊道。

“得罪了”,司马复说了句,翻身下马。

那向阳公子知道自己中计,心中甚是不服,将长槊狠狠的掷了出去,直直的插在了木桩上,嘴里“哼”的一声,也翻身下了马。

围观众人也一一散去。

宁樊见状,赶紧将两人带入厅堂,吩咐下人准备酒菜。

那常大人见向阳公子黑着个脸,气氛尴尬,说道:“向阳这小子算是遇到对手了”。

马周说道:“今日,真是让马某打开眼界,在下斗胆提议,我们一起敬两位英雄一杯。”

“哼,此类偷奸耍滑之人,怎称的上英雄?”,向阳公子抬起酒杯直接倒在了地上。

“向阳,你这小子,若不是司马少侠手下留情,你身上还不得多个窟窿”,常大人说道。

“这小子使诈,哼”,向阳说道。

“正所谓兵不厌诈,司马少侠以计取胜,更体现他不但武艺超群,更是智慧过人”,常大人说道。

“在下谢过常大人谬赞、宁寨主、马周兄弟,就此别过”,司马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宁樊见气氛尴尬,也不便挽留,遂亦一饮而尽,“司马少侠,请”。

常大人见司马复要走,起身问道:“司马少侠请留步,敢问少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在下不过浪迹天涯之人,到哪里去?在下……”,司马复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自与仙儿分别后,司马复愈发感觉只有和仙儿在一起才是最开心的,离得越久,越发思念,只想去寻找仙儿。

“少侠武艺超群,如无去处,何不为大唐效力,常某一生好结交朋友,尤其是像少侠、马周这样的有识之时,马周兄弟虽与我初识,但马周兄弟才华横溢,对当今之时局剖析入木三分,有管仲、乐毅之才,少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武艺,胆识、智慧皆是上上之人,如今圣上开启贞观盛世,招揽天下英才,少侠如能为我大唐所用,真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何不与老夫一起为圣上共创盛世”,常大人说道。

“多谢常大人相邀,实不相瞒,在下曾在苏定方将军账下,因在下有私事要处理,故辞别苏将军来到太白山,是因为受李靖将军指点,来此寻找药王,故而……”,司马复说道。

众人都面面相觑,司马复说的这两名字,如雷贯耳,谁人不知这二人是现在炽手可热的人物,如今二人大败突厥,功勋卓著。

向阳公子听得司马复报出这两名字后,一改一脸不屑的神情,端坐了起来,双眼开始仔细打量司马复。

“如此说来少侠应当有参加阴山之战”,常大人问道。

“正是如此”,司马复说道。

“少侠何不与我等讲讲阴山之战,也让我等开开眼界”,宁樊说道。

“是阿、是阿,司马兄弟”,也让我们开开眼,马周亦跟着说道。

二人上前开始劝酒,两人七嘴八舌起来。

司马复不好推辞,皆一饮而尽,几人又劝又说,司马复暂且坐下,不好执意要走。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聊起了阴山之战。

司马复便将在阴山之战的所见所闻一一道出。

从上午一直讲到晚上,众人仍是兴致不减,向阳公子也一改之前的看法,与司马复频频敬酒。

几人对李靖、苏定方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常大人见向阳公子与司马复嫌隙已解,于是凑近向阳耳边说道:“向阳小子,你看看司马少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你二人比试的时候,我记得你说过,若是司马少侠能赢了你,你便将“白虎”赠予少侠,如今司马少侠正缺一匹宝马,你何不借此“白马”结交于他,日后为你所用。”

向阳公子正有此意,于是起身说道:“今日有幸结识司马少侠,实在是大快人心,我向阳曾说过,若是司马少侠能胜的了我手中长槊,我便将“白虎”赠予他,愿赌服输,今后这“白虎”的主人应属于司马少侠”。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我知道宁寨主为了向阳公子这匹马吃尽了苦头,如今好不容易失而复得,我岂能受之”,司马复连连推辞。

向阳公子又劝,司马复仍是不肯。

宁樊看看向阳,以为向阳酒喝高了,一时虚言,又看看常大人,只见常大人微微颔首,明白此事不是虚言,必有深意,于是也上前劝司马复接受这向阳的一番美意,那马周见众人一致如此,也跟着劝说。

司马复一再推辞不过,又怕扫了其他人的兴致,于是说道:“那就依各位,算在下先借“白虎”一用,日后再归还于向阳公子”。

“好”,众人皆是高兴痛饮。

就这样,司马复在马寨与几人畅谈通宵达旦,又待了一晚,第二日骑上了白马,辞别众人,往伊州去了。

司马复来不及解释,冲进了自己住的房间,院子已烧的七零八落了,司马复在房间仔细搜查,好不容易找到药瓶子拾了起来,又冲出院子。

阅读苦海无侠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