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苦海无侠

第59章 虎头湛金枪

  • 作者:徐铁牛
  • 类型:玄幻魔法
  • 更新:2019-07-16 12:39:13
  • 字数:4360字

父亲遂又向皇上推荐了尉迟向阳为帅筹划“不良人”组织,尉迟向阳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希望自己像他一样效忠皇帝,日后建功立业。近几年来,尉迟向阳到处搜罗不良人,不少犯事的江湖高手加入其中,那张小进本是死囚,人称张阎罗,本是兵部侍郎身份,因县令勾结恶人,霸他既是同乡又是出生入死的兄弟的家产,又害死他兄弟,被张阎罗得知,便灭了县令一家五口,是尉迟向阳知其名声特地从长安城的死牢里提了出来,如今不良人组织已初具影响,不良人组织本意是为太子一案而设,但近些年来,李安的踪影依旧是杳无音信,倒是突然冒出来一个“李密”,一个李安已经够让尉迟向阳头疼的了,再来个“李密”,尉迟向阳已是焦头烂额,再加上皇上因“李密”事件龙颜大怒,父亲近日亦是惶恐不安,父子二人皆是战战兢兢,皇上对江湖中人本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那江左梅氏、江右徐氏,十几年前借着李密、王世充、宇文化及的混战,为三家人买办粮草、武器发的家,发展到如今声势浩大,这本账皇上早就想算一算了,并有意将长江水系收为官办,无奈怕那江湖悠悠之口,也只能一忍再忍,如今,如父亲所言,此次,皇上的意思是,既要借此事件除了那江左系梅氏、江右系徐氏,还要借此机会收拢天下江湖人心,让江湖中人为朝廷所用。

狮子寨中,山西断剑客韦得荣与北腿王方之焕,已过百招,二人是棋逢对手,此刻正纠缠在腿影剑光之中。

韦得荣闪过方之焕的一招凤凰展翅,使出刃舞织紧跟一招气旋斩连着剑风纵横,连发数招,逼的方之焕连翻三丈之远,定住脚跟,方之焕一个野马弹蹄,从侧面进攻直取韦德荣心窝“膻中”要穴,那方之焕如一头野马,左冲右突、奔腾弹撅。

“言之有理”,尉迟敬德不得不佩服这袁天罡,此人寥寥数语,已切中此案之要害。

三人于是又多次商议,李世民决定采取袁天罡的建议,特设“不良人”组织。

台下一片叫好声。

方之焕使用野马弹蹄,意在调动韦得荣重心,分散其攻击注意力,诱其暴露出空档而猛烈攻击之,山西断剑客久经沙场,沉稳应对,丝毫没有被方之焕带乱节奏,以苦冢剑牢牢护住膻中区域,待那野马狂躁之后,韦得荣使得一招剑风障壁、步月回风再加一个鬼牙突,那方之焕野马弹蹄之后,体力消耗过多,韦得荣连发数招,方之焕一避再避,终因体力短时间爆发消耗太多,避无可避,大腿被韦得荣割了一道口子。

震: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彖曰:震,亨。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震惊百里,惊远而惧迩也。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身。

据此卦象,袁天罡判断李安依旧活着,不只活着,出还可以守宗庙社稷。

皇上大惊,龙颜惶恐,于是袁天罡继续献策道:“李安既然活着,必落入江湖,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江湖有非常道,皇上依如此常规的查法,必难以取得线索,官家之人但凡去江湖打听办事,人皆有防备之心,可搜罗一些江湖中犯事之人,免其牢狱,释其小罪,为朝廷所用,许其将功抵过,大加赏赐,此等之人必对朝廷感恩戴德,而且这些人等浸淫江湖多年,对江湖之事通达,能便利从事,如此,必胜过尉迟将军那般死查硬碰”。

自与父亲领了这差事以来,尉迟向阳没少吃苦头,平日不是泡在逍遥林,便是青楼、或者打着马球,自领了这差事,片刻没得停息,星夜兼程赶往狮子寨。

要说自那玄武门事变之后,皇上是嗜血成性,总觉得有人要害他,不只杀了太子,甚至连太子妃以及皇孙亦不放过,也不知是天意如此还是父亲假意放了,这个尉迟向阳不敢乱加揣测,即使有也从不敢在父亲面前提起半点,据父亲所说,那皇孙李安竟然被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小和尚所救,这能让人信服吗?

一队快马掀起阵阵尘土,行人纷纷退让,“驾”,为首的一黑脸男子狠狠的一鞭子抽在了马身上,迎着风喊道:“张小进,距离狮子寨还有多远”,马儿呼啸一声,在鞭子的推动下,使了劲的狂奔。

“大人,快了,不过十里”,那紧跟男子叫作张小进的说道,一鞭子亦狠狠地抽在了坐下马身上。

空对月不时向人打听着:“这位英雄,不知近日有没有见到一位貌若天仙、身背一把古剑的女子”,一边问,一边比划着描述着墨仙儿的身高、体重、样貌。

被问之人皆是摇头表示不知。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苦寻墨仙儿的空对月,那墨仙儿只是告诉他自己去了伊州,却并没有告诉自己去了伊州何地,于是空对月在伊州城苦寻数月,几乎把伊州城翻了个遍,还错把几个姑娘背影当作墨仙儿,引起诸多误会,没少被哪些女子打骂,仍然是没有任何线索,近日才从一武林中人得知,说是狮子寨群雄聚义,特地寻来,心想有如此多的武林中人,必能寻找到一丝线索。

此是何人,正是那尉迟向阳,他可不是临时得到消息才赶往此处,而是连日奔驰至此。

皇上得知后是龙颜震怒,而且是更加夜不能寐,据宫中女子所言,皇上近两年常常深夜在宫中射箭,更是误杀了几名宫女和太监,闹的是人心惶惶,蹊跷的是,那李安自此如人间蒸发,毫无半点消息。更严重的是宫中有一种传言,说是待那李安长大成人,会有人借着皇太孙的名号复辟,如果真是那样将是一场浩劫。毫无线索的李安更加重了李世民的这一想法,太子妃及李安之所以人间蒸发,再无半点消息,必是居心叵测之人收留,有人以奇货可居,必是待有朝一日,天下稍有动乱,便是那反旗竖起之时,也是我李世民身首异处之时,不光是我,还有我的乾儿、宽儿、治儿,还有那无数的无关之人,为此李世民岂能安心。

袁天罡以周易八卦进行推算,得一震卦,卦象说:震为雷,震上震下。

无穷的压力压的父亲苦不堪言,为此求助旷古奇才的术数大师袁天罡,此人精通天文算法,周易八卦,世间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于是父亲并向皇上举荐了此人,皇上在九成宫显德殿召见了袁天纲,乃对其术数之精奇深奥大为称赞,并问他:“古有君平(汉朝严君平,术数大师),今朕得卿,他与你相比怎么样?”袁天纲回答说:“严君平是生不逢时,臣要比他强得多!”之后将袁天纲留居长安,以备垂询,袁天纲自此成为皇上的智囊与心腹。

据父亲所言,有日,父亲前去御书房汇报玄武门一案,恰逢袁天罡亦在,皇上当日就此事便求了一卦,求的便是:“李安生死?”

昨夜虎头村村民为狮子寨的土匪下山买粮之事惊扰不已,连夜提防土匪会再来,不想是虚惊一场,而今日一早,有好事之村民前来一探究竟,狮子寨比武大会的事便在四乡八里传了开去。

一时间众说纷纭,有人说,“听说好像是什么死了的李密复活,号召群雄,要在狮子寨再次举旗造反”。又有人说什么:“好像狮子寨里出了命案”,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武林、一时间周边得到消息的江湖人士陆陆续续仍有不少往狮子寨赶来。

“承让”,山西断剑客韦得荣说道。

“罢了,罢了”,方之焕下得场去。

彭蠡短刀小苏一个鹞子翻身上了场,依旧是引起阵阵喝彩。

“得罪了”,山西断剑客韦得荣抱拳说道。

“得罪”,小苏亦抱拳说道。

二人互相致礼毕,山西断剑客发先手,一招剑啸八荒,正是应了那句,趁你病,要你命,韦得荣想快速了解了这场战斗保存体力,枯冢在空中化成六道剑光,小苏连退五丈远,小苏从五丈外一招电光石火,以牙还牙,梅花刺在空中幻化成数道紫光逼向韦得荣。

台下连声叫好,被二人一上场惊艳绝伦的剑法和刀法所折服。

韦得荣使剑风障避牢牢护住周身,一招步月回风,身子后退,再使得一招鬼牙突,剑光裹着周身急速冲向小苏,小苏借机一个穿空抹刃,身子闪过韦得荣的同时,梅花刺从韦得荣的右肩险些划过。

“好险,不可大意”,韦得荣暗自说了一句。

韦得荣稳住阵脚,趁着小苏双脚着地未稳,一招二连刺连着残风挑剑,再次逼向小苏,小苏一个后撤步连着一个返断,一个横扎,梅花刺从韦得荣的胸口划过,韦得荣的袍子顿时多了个口子。

台下一片惊呼,好在是有惊无险,不过是衣服被划了道口子。

小苏右臂的被牛千千划破的伤口隐隐作痛,下意识的捂了下伤口,这下倒是提醒了韦得荣,小苏的右路便是他的软肋。

韦得荣使出一招双折柳,身形闪在小苏的右边,数道剑光刺向小苏右臂。

小苏隐隐作痛的右臂连续招架,借势一招荆轲献匕,剑与匕相撞,碰撞出闪耀的火花,剑匕相撞,韦得荣已感觉到小苏右臂乏力,接连数剑专攻小苏右路,小苏闪至左边,韦得荣便跃至右边,不给小苏喘息机会。

二人又相持十数招,小苏被韦得荣如此斗法惹的心情烦躁,索性强行突破,来个两败俱伤、鱼死网破,强行使出聂政屠犬,再跟一招豫让三伏,刀光幻化成无数紫光向韦得荣扑来。

正中韦得荣下怀,一招半月回风避过,一个左撤步闪至小苏右边,小苏发力难收,韦得荣枯冢半挑,紧跟刃舞织、再使上一招流影八方,幻化成数道身影。

小苏的右臂再添一道伤痕,鲜血沿着右臂流淌,左手捂住右臂。

“承让了”,韦得荣说道。

“好剑法”,小苏翻身下了武场。

武场内外一阵喧嚣,小苏的下场引起了台下的热烈掌声与叫声。

两个衙差和一个仵作随那李笑来的随从已是赶到了狮子寨,在李笑来的吩咐下,几人围着徐江河的尸体进行查验。

空扇子空对月被这热烈的气氛所吸引,双眼才看向了武场,只见那山西断剑客所用之剑与平常之剑略有不同,心想,也不知此人手中之剑与我家飘剑山庄谁更厉害,算了,算了,还是懒得去想了,用剑的高手,空对月在逍遥林没少见过,母亲、颜重山皆是使剑高手,不过像飘剑山庄里的人,一般都忙着经营逍遥林这个家业,很少过深涉入武林,自小,空对月就明白,剑法再高,也不如银子好使,尤其是在楼外楼的熏陶下,明白剑不过是用来防身罢了,若是有了银子,别人手中的剑便是自己的武器,因此飘剑山庄的人都是苦心经营,对于江湖的打打杀杀并不感兴趣。

空对月一连问了十数人,并无一人能给出墨仙儿的半点消息,甚是无聊,索性走到一颗大樟树下坐了下来,放眼望去看到了几人正在查验徐江河的尸体,心想道:“这么严重,比武还伤了人性命,真要命,还是不比划的好”,遂又无聊的东瞧瞧西看看,这一看不要紧,从山寨外急驰一队人马,扬起阵阵灰尘,空扇子透过灰尘望去。

骂了句:“我的妈呀,是什么风把这个阎王给招来了”。

空对月摇了摇铁扇子,狮子寨的气味着实是怪异。

阅读苦海无侠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