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章 私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锦罗道:“十八年岁月淹没了她的青春年华,十八年多少个个凄风苦雨的夜晚要独自捱过,十八年她是靠乞讨过活的,十八年后等回了薛公子那又如何,薛公子连孙子都有了,回报给她的,只是一个正房夫人的名分,换做是我,我宁可嫁个卖油郎砍柴郎,吃穿不愁,日夜相伴。”WWW.8Xs.ORG

    裴晏冷笑:“所以你宁可抛绣球选个乞丐做夫君?”

    乞丐?锦罗神色一滞,悔婚是父母做的决定,代替四姐嫁给那个乞丐也是父母做的决定,不过母亲说,昔日卓文君和司马相如也穷苦,她爹卓王孙并没有见死不救,而是给了女儿女婿好多钱财,所以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其实过的很舒服。

    他抓着锦罗,锦罗抓着月牙儿,月牙儿抓着河边的树干,三人拉锯似的来回撕扯,锦罗道:“李烈女苦等薛公子十八年……只能说明她傻。”

    裴晏怒视过来:“皇帝下旨给李烈女立的贞节牌坊,你竟然说她傻。”

    退一万步,婚姻大事,历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况母亲说,养育自己十六年,是该回报了,所以,她感叹:“我能奈何。”

    裴晏见她情绪突然低落,应该是触痛了心事,趁机道:“不如我们两个私奔吧。”

    锦罗也道:“你我半日夫妻都未做过,裴公子,听闻你饱读诗书,怎么总是颠三倒四呢。”

    裴晏推开月牙儿:“未婚夫妻也算夫妻,你应该知道李烈女的事,她同薛公子订婚,她的父母却因薛公子家道中落而悔恨,李烈女就同父母断绝恩情,然后在寒窑苦等薛公子十八年,只等薛公子封侯拜相归来。”

    他说着话已经拉着锦罗来到河边,此一段正是河水湍急处,清凌凌的水由上而下,轰隆隆震耳欲聋。

    锦罗再次打断他的话:“喂喂,我们两个没那么熟,怎么说是心心相印呢?”

    裴晏只觉心口有些堵,曾几何时,父亲将苏家六小姐夸的天花乱坠,今日一见,不过尔尔,这姑娘既不会哄人,又喜欢雪上加霜,若非自己走投无路,才不会厚着脸皮来找她呢,脸上有些不自然,清清嗓子,觉着再说什么她都会扫兴,干脆直截了当,于是狠狠道:“我听说你爹又将你许给旁人了,今生做不得夫妻,不如我们投河殉情吧。”

    何必这么直接呢,裴晏按按额头,掩饰下自己的尴尬,忽而仰天长叹:“想你我青梅竹马……”

    锦罗打断他的话:“等等,我们总共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我出生,你和你爹碰巧来我家做客,第二次,就是今天,算不上青梅竹马。”

    锦罗和一位年轻公子相对而站,她的贴身丫鬟月牙儿于十几步开外候着。

    锦罗抹了下额角细细的汗珠,道:“裴公子,到底什么事?你捎了信叫我来这里相见。”

    暮春时节,飞花点翠。

    裴晏正想继续煽情呢,突然感觉谈话进入死胡同,沉吟下,再道:“总之我们两个心心相印,你爹嫌贫爱富悔婚……”

    锦罗一声惊叫:“啊!我说了,我们没那么熟,不必如此轰轰烈烈吧。”

    月牙儿那厢吓得急忙跑过来挡住:“裴公子,使不得。”

    裴晏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日夫妻百日恩,怎说我们不熟。”

    拉着锦罗就往河边走。

    裴公子,即锦罗的前任未婚夫裴晏,他一袭半新不旧的淡青色衣衫,头上戴着顶半新不旧的唐巾,玉面如琢,身形略瘦,切切看着锦罗道:“你能来,说明那你还在乎我。”

    锦罗有些不好意思的咧咧嘴角:“关键你信上说我不来就投河,我不想弄个我不杀伯仁伯仁因为而死,你快说吧,我可是偷着跑出来的。”

    “私奔?”锦罗愕然。

    裴晏点头:“对,私奔,西四胡同刘家大姐不是同张家大哥私奔了吗,现在连儿子都有了。”

    锦罗摇头:“关键刘家大姐和张家大哥他们私下相好来着,而你我从未相好过,另外我听说他们现在穷困潦倒,都因为张家大哥整天无所事事,刘家大姐很是后悔。”

    裴晏难以置信这姑娘怎么如此顽固不化,气道:“我们有婚约。”

    锦罗讪讪的:“只是你爹我爹口头说的。”

    裴晏觉着自己快崩溃了,再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口头说的也算数。”

    锦罗涩涩一笑:“关键你爹算不上君子我爹也算不上君子。”

    裴晏很想大喊一声——苍天啊!

    再不啰嗦,过去踹倒月牙儿,拉着锦罗奔至河边,脚已经踩着水了,怅然道;“你既然不肯与我私奔,那么就与我殉情吧。”

    锦罗努力往后拖:“关键殉情是两厢情愿的事,我不同意,你这算谋杀。”

    这姑娘可真是铁齿铜牙,裴晏知道说不过她,索性不说了,背水一战,逼她就范,于是咬咬牙,拉着锦罗就跳入河中。

    月牙儿一见,大惊失色,趴在地上,手遥遥伸过来,声嘶力竭的喊着:“小姐!”

    求生的本能,锦罗在水中不停扑腾,没几下嘴里便灌了水,呛得不停咳嗽,感觉裴晏已经松开了自己,懒得去看他的死活,继续扑腾,一壁喊着:“救、救命!”

    疲于应付滚滚而下的水浪,站都站不稳,喊声微不可闻。

    正此时,有两个人策马而过,见有人溺水,为首者双手一勒缰绳,不待那马停住,他一跃而下,蹬蹬蹬跑至河边,跳下水中扑向锦罗,待到了锦罗跟前,双手插入锦罗腋下,高高将她举起,忽然发现,水其实刚没过自己胸部,他也知道自己和这少女身高相差悬殊,所以没敢放下,打横扛在肩头,蹚水慢慢走上岸来。

    等上了岸,将锦罗轻轻放下,见锦罗哇哇的吐了几口水,感觉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了,他即转身往自己马匹那里去。

    锦罗吐了水又给月牙儿擦了擦脸,总算缓口气,看着他的背影道:“小女子苏锦罗多谢壮士救命。”

    苏锦罗!那人突然脚步一滞。

    这时业已上岸的裴晏怒道:“我们两个相约殉情,关阁下何事?”

    殉情!那人背对着锦罗,眉头一皱,继而大步流星走了。

    护国寺外,饮马河畔。

阅读世家女子图鉴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每天都在变坏[快穿]武炼巅峰穿越远古:捡个首领生个娃黑篮之超神农场天庭垃圾处理站穿越之福星高照萌宝太子之母后求赐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