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来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走到一处偏僻处,白真疑惑的说,“浅浅,那魔尊成名许久,论年岁更是和我们大哥差不多,你我只怕是难敌呢。“

    白浅无奈道,”四哥,这箭在弦上不能不发,我们既然答应了支援天族,要是现在撤退,别人会说我们言而无信,况且大哥现在不在青丘,我们总不能请父帝出马吧。“

    “请父帝“,白真十分不满,哼了一声,”我们来帮天族,已经是得罪了魔族了,父帝要是轻易出手,这六界将我们青丘至于何处?“

    这河水中埋葬了数不清的幽魂,若是有人掉了下去,哪怕你有上神修为,也难以逃出。

    河畔两侧升满了火红的曼珠沙华,传说它们以幽灵的怨气为食,要是有鲜血骨肉浇灌,生长的更为娇媚。

    “若是先天帝还在位,这魔尊不足为惧,不过…..”,白浅遥望着忘川河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哪怕我们败了,太微会不会来,都尚未可知呢。”WWW.8Xs.ORG

    白真也是眉头紧锁,以目前的局势,若是青丘全力支持,魔族不足为患,但是,青丘是青丘,天界是天界。

    旭凤只好勉强道,“也只能如此了。”

    二人和驻守在此的天族将领们认了个面熟后,白浅拉着白真到忘川旁晃悠,美约其名为,观测地形。

    忘川自盘古开天地时起就存在了,已不知静静流淌了多少年。

    旭凤脸色有些难看,将昨日的战情全盘托出,“魔界此次可以说是倾巢而出,来势汹汹,主帅乃是魔尊亲临,为将者则是魔界各位君王,其他小将更是数不胜数,我虽然年纪不大,但也算身经百战,一时间倒也斗得不相上下。就在此时,那魔尊带领一队精兵忽然从侧翼杀了出来,我军抵挡不及,败于他手。“

    白浅和四哥对视一眼,两人都面露惊诧之色。

    旭凤叹了一口气,面上带着愁容,“不瞒二位上神,我们昨日已经与魔族交过手,只是旭凤实力不足,败于魔尊之手。 “

    白浅有些惊讶,“魔尊?为何?“

    听到小兵通报青丘两位上神来了,旭凤连忙出来迎接。

    他身穿一身金色的盔甲,由凤凰的羽毛所化,容颜俊美非凡,五官生的十分深邃,迎面走来,好似一颗燃烧的太阳,战意盎然。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进了天族大营,门口的战旗上,绘着一只金色的凤凰,这一次领兵的主帅,正是天帝的二皇子,荼姚的亲儿子,旭凤。

    白真也忍不住惊呼一句,“魔尊莫不是亲临了。“

    白浅正色道,“此事,殿下可有通报给天帝陛下。“

    白浅思索了一下,如实说道,“二殿下,魔尊修炼多年,功法深厚,成名已久,我与四哥虽然比殿下年长些,但这能否具体情况要等我们交手后再行定夺。”

    “昨日大战后,我已经派人送了加急书信给父帝,想来,现在应该已经收到了。“

    旭凤又叹了一口气,“这魔尊来势汹汹,我虽然有上神修为,但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不知二位上神可有胜算。“

    旭凤行了一礼道,“久候二位上神多时,里面请。“

    进了营帐,三人落了座,白真问道,“我和家妹刚刚去若水河畔看过,那边倒还平静,刚到忘川,只见河畔上血迹未干,可是已经开过战了。“

    兄妹二人私聊了一会,就准备回去了。

    刚走了几步,正好遇到外出巡逻的夜华,带领一列天兵,行在他们身后。

    也不知,他们刚刚的对话,有没有听到呢。

    见了礼,白真率先说道,“夜华少君,这白日作战,夜里还要巡防,实在是辛苦的很。”

    夜华微微一笑,“这是夜华的职责所在,上神客气了,不过是份内事。”

    白真也客气道,“少君自谦了,少君镇守忘川多年,现在又受了伤,晚上还是好好休息,调养一番才是。”

    “多谢白真上神关怀,小伤而已,此时已是更深露重,还请二位上神早些休息。”

    两兄妹回了营地,白浅修了一封信,让小雀送到十三重天,东华帝君处。

    自从她晋升为大罗金仙后还没有与人动过手,也不知道能不能抗住魔尊,要是打不过,就把这个锅甩给帝君好了,就是面子上不太好看。

    一夜浅眠,白浅醒来时,外面天还没有亮。

    这里的夜晚极冷,地上结着一层薄薄的冰。

    换了一身轻甲,提着玉清昆仑剑,上了云端。

    自从在昆仑墟拜入墨渊门下,墨渊赐下这把玉清昆仑剑开始,白浅根据前世的记忆,自创了一套剑法,称为《玉清十三剑》,虽然总共只有十三式,但是招式凌厉,走的是杀人的路子,不带一点拖泥带水的那种。

    她曾经用此剑法和折颜对敌,在灵力不如折颜的情况下,二人仍然能斗的不分上下。

    迎着夜风,白浅在云层中开始练剑。

    忘川由于河水中幽灵遍布,怨气颇重的缘故,这里的天色不论到何时都是暗沉沉的。

    远方,旭日东升,天色也只是微微发白了一点点。

    润玉刚下了值,就被天帝传召了过去,命他领三十万天兵,驰援忘川,即刻出发。

    在天宫,润玉一向不受重视,但凡有立功的机会,天后也会想尽办法留给旭凤。

    也只有天庭无人可用时,才会想到他吧,一时间心头思绪万千,脚下行兵却是飞快。

    待到忘川时,正是卯日星官,将太阳沉入天海的时候。

    那遥遥的云层上,透出一丝鱼白,远远的,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在微光中,上下飞舞。

    是谁在此时起舞?

    润玉停下脚步,命副将先去忘川,准备前去查看一番。

    白浅练剑正酣,忽觉感到有陌生的气息靠近,手中剑化作一颗流星,直刺来人的面门。

    润玉感到一股强大的杀气扑面而来,定睛一看,一把银色的长剑冲着他飞速而来,眨眼已到面前,好在身体比脑袋反应更快,下意识一弯腰,一闪身,剑尖险险的擦过。

    白浅挥剑本而出本是下意识行为,待看清了来人,连忙收剑,却已经来不及了,刚握住玉清剑,不料润玉一闪身,从云层中跌落下去。

    “夜神殿下”,白浅惊呼一声,纵身跳下云端。

    白色的九尾天狐一闪,白浅半抱着润玉,回到云端上。

    润玉也被吓得不清,他虽然修为不低,但要是直接从云端摔下去,掉入忘川,后果不堪设想。

    惊魂未定,以至于半靠在白浅怀中都没有发觉。

    白浅也在内心狠狠吐槽了自己,练剑也不看着点,要是真把夜神弄出个好歹来,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和天族更是交不了差。

    平复了一下心情,润玉后知后觉才现自己正被白浅抱在怀中,一只纤纤玉手搭在他的腰上。离的这么近,还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桃花香,沁人心脾。

    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一股羞意涌上心头,手脚无措的推了一把,从白浅怀中退了出来。

    白浅也反应过来,收回自己的手,又怕他站不稳,扶了一把,关心道,“白浅刚刚练剑失手了,夜神殿下可有哪里受伤。”

    她一凑过来,润玉感觉自己耳根子都要烧起来了,他比白浅高了少许,这般近,正好可以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期待的看着他。

    “我没事,白浅上神可以放心”,润玉有些不自在,声音低低的,“是我打扰上神练剑。”

    听到他没事,白浅就放心了,面上也笑了起来,“殿下没事就好”,又见他穿一身铠甲,问道,“殿下可是为忘川战事而来?”

    润玉点点头,说,“正是,父帝派我领兵前来支援旭凤的。”

    白浅收了剑,“既然如此,我们先回大营吧,别让二殿下等急了。“

    回了大营,果然旭凤已经在帐中等待。

    白真也在,见了礼,几人开始商量对敌之策。

    太微未至,白真有些失望,不过已是预料之中。

    润玉算起年纪,比白浅小三万来岁,如今已有上神修为,也是增添了一大助力。

    这一日四人在帐中密聊许久,终于定下了一番对敌之策

    第二日一早,天光未亮,帐外已有小兵来报,魔尊带领四位魔君,正向忘川而来。

    白浅和白真都在帐中打坐,听到通报,立刻赶到河畔边,远处一线魔云正在不断逼近。

    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息,所有人都严阵以待,丝毫不敢放松。

    魔云压境,为首的人骑着一匹黑色魔兽,头戴帝王冠,正是魔尊。

    这一位魔尊算是个魔二代,先魔尊在十几万前的神魔大战中逝世后,就由他的大儿子继位。

    自那以后,魔族休养生息多年,有多年不曾举兵了。

    魔兵行至忘川,魔尊抬头一看,今日带阵的人,除了天帝家的那个小娃娃以外,还多了两个人,仔细一瞧,却是青丘的白家的人。

    见他二人容貌年轻,年纪也不大,魔尊哈哈大笑,声音宛如洪波,叫嚣道,“我还以为天族有什么出息了呢,请了半天帮手,找来两个小白狐,怎么,族内无人了?有本事让太微自己来啊。”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修了一下

    姑姑:夜神大殿的腰,好细,好软,想摸。

    润玉:别...别说了....

    这里解释下润玉年龄:十万岁,旭凤比他小五千岁,所以,姑姑还是年纪大啊

    夜华年岁尚小,修为虽然已是上仙,但是旭凤这个堂哥他有凤凰真身,血脉霸道,又有荼姚教导,一万多年前,已经获封上神,在天界有战神之名,比他更适合做主帅。

阅读(白浅+润玉)时光如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软妹子的位面成长之旅暴君追妻手册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重生农家:种种田,撩撩汉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清穿之颠倒海贼之变身无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