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觅与润玉的婚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月宫很静,这里空旷僻静的如同璇玑宫一般,月宫很冷,白浅刚落地,发现地上布了一层薄薄的雪。

    好在两人都是修为高深的人,不怕这些。

    月宫的前面种了许多桂花树,微风一吹,一阵香气扑面而来,润玉道,“芜娘从前最喜欢桂花香的花蜜,这些都是她亲手种的。”

    年幼时,润玉被天后带回天宫,就是由这位芜娘带大的,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芜娘常居月宫,再也不肯见天宫中人了,这其中也包括他。

    所以,润玉也不知,他去了,芜娘会不会开门。

    白浅点点头,刚踏入月宫的范围,门口的风铃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一个貌美的女仙前来开门,见到他们,有些诧异,又似乎正在情理当中,只说了一句,“进来吧。”WWW.8Xs.ORG

    白浅的眼睛,在群星倒映下,就像他常去的那个小碧潭一般,带着一望无际的温柔,润玉鬼使神差的道了一句,“好,都听你的。”

    那一瞬间,他想起了一句诗,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住在月宫的女仙,名唤芜娘,至于大名是什么早就没有人知道了,润玉告诉她,在名份上,他应该叫一声姑姑,芜娘是先天帝的女儿,只不过她的生母不怎么光明,因此先天帝不肯认她。

    “这位女仙和我一样,司掌值夜布月一事“,又指了指布星台下的万家灯火,”在人界能看到的月亮阴晴圆缺,皆是由这位女仙操控的。“

    “这倒也算个好差事“,白浅笑道,“人家有一日,名唤中秋,家家户户都要赏月,吃月饼,拜月神娘娘。”

    二十年前,白浅有一日陪润玉去布星,在那布星台上,见那圆月光芒熠熠,一时兴起,谈到凡人时常流传的嫦娥奔月的故事。

    润玉笑道,“这月亮上,可没有嫦娥仙子,不过确实有一宫殿,里面也确实住了一位女仙。”

    白浅也不在意,她的位置还是在帝君下面一个,锦觅就坐在她旁边,刚落座,就听到旁边有人唤,“觅儿。”

    一回头,不是旭凤又是谁。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从前,白浅万年都难得出次门,如今倒是时不时就出来溜达下。

    “哦”,白浅没想到这月宫还真的住的有人,问道,“是什么女仙?”

    没想到润玉摇了摇头道,“这差事算不得什么,这位女仙严格算起来倒与我也有几分亲缘关系,只是因为犯了错被打发到了月宫上面。“

    他这般笑,与往常温和如玉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白浅就是觉得他有些不开心,有点想摸头安慰他一下,但又想到他可不是凤九,自己想模就摸了,只好安慰他,“殿下既然记挂她,不如我们今日就去看看她吧,可好?”

    白浅没想到这番故事,只道自己一时失言了,忙致歉道,“是我说错了,倒不知还有这缘故。“

    “无妨,这也不算什么,你来天宫少,所以不知罢了“,润玉带着几分自嘲的意味,“说起来,我幼时就是这位女仙带大的呢,也有许久没有去看她了。”

    白浅默默翻了个白眼,这里本应该是润玉的位置,也不知道怎的被这傻鸟占了去。

    这几十年来,锦觅忙着修炼,白浅也没有闲着,时不时带着凤九上天宫溜达一会,不过都是偷偷的,凤九一头扎向太晨宫,白浅就留在璇玑宫里,和润玉喝酒,下棋,又或者是读书,品茶,一时间关系倒是更加好了,二人引为知己。

    两人对视一眼,迈步进了月宫,里面如同外面一般,十分的冷。

    芜娘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裙,头发只是简单的绑了一下,她身形消瘦,面色平淡,面容依然十分年轻,她施法烧了一壶清茶,“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随便用用吧。”

    润玉替白浅接过茶杯,放在她的面前。

    芜娘笑了,“你这小子,如今也知道讨好姑娘了。“

    白浅心中一窘,偏头一看,润玉耳根子泛着红,又有些想笑,没等她出声澄清,就听到润玉说,“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

    芜娘浑不在意,只笑,看得出来她是开心的,“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在那对岸布星,我在月宫中常常都能看见。“

    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润玉愣了一下,低低的笑道,“原来,你看得到我啊。“

    芜娘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在这月宫中出不去,不过你过得好就可以了。“

    “那你过得好吗“,润玉看着芜娘问道。

    芜娘只是笑笑,不答话了。

    略坐了一会,白浅和润玉起身走了,临走时,芜娘拉着白浅道,“姑娘不知如何称呼?“

    白浅回道,“我是青丘白浅。“

    芜娘愣了一下道,“没想到你是青丘的人,日后白浅姑娘没事,常来月宫走走,我一个人也无甚事可做”,说完,还偷偷向她比了你二的手势。

    “好”,白浅应允,二人一同离开。

    一路上,润玉都是十分沉默的样子,直到好几日之后,才慢慢恢复过来。

    自那以后,白浅在这天宫,又多了个去处,许是月宫寒冷的关系,芜娘对桃花酿赞不绝口,二人渐渐发展成酒友就暂不提了。

    过了好一会,宴席上的人渐渐坐满了,润玉坐在白浅对面,他的下首就是夜华君。

    白浅命人送上了青丘的礼物,安安静静听着众仙家们,把一轮商业互吹聊完以后,才站起来道,“天帝陛下,如今我们六界中,花界群芳无首,现今,寻得先花神遗孤锦觅上仙,接管花界,还请陛下帮忙转告六界,愿花界繁荣昌盛。”

    锦觅也站起来,施了一礼道,“锦觅见过众仙家,日后花界还请众仙家多多帮扶。”

    太微自从白浅提到梓芬时,就失了态,见锦觅,更是连手中的酒都洒了。

    他指着锦觅道,“锦觅,你的母亲是先花神,父亲是谁?”

    锦觅不慌不忙道,“锦觅父亲是水神仙上。”

    水神也适时站起来道,”陛下,锦觅正是小神与花神的女儿。“

    太微只觉得内心有团火在烧,他惦记了那么久的梓芬,生的遗孤,都不是他的,一时间看洛霖的眼光好似淬了毒一般,恨不得把他生剥活剐了。

    荼姚也是大惊失色,暗下里拉了数下天帝的衣摆,才使太微回过神了,端着天帝的样子,“可确认过了,水神贵为上神,这可不能认错了。”

    “小神已经确认过“,洛霖拱手道,“锦觅确实是小神的女儿。”

    一时间,整个宴会都在议论纷纷,旭凤和润玉也十分惊讶此事。

    白浅八风不动的坐着,也没有人敢来问她。

    旭凤皱着眉头,拉着锦觅道,“此事,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你可真是水神的女儿。”

    锦觅一脸无语的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而且我是水神的女儿又怎么了,我以后又不住在洛湘府。”

    旭凤被她一句话堵得无语,天宫的人都知道,润玉与水神风神的长女有婚约,从前他不觉得有什么,如今这人换成了锦觅,只觉得心如刀割般难受。

    一场宴会,有人喜有人忧,欢欢喜喜前半场,尴尴尬尬后半程。

    就连太微,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天后也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不过也不会有人在乎就是了。

    润玉坐在对面,蹙着眉,不知在想什么,面上带着忧色。

    大概最舒服的就是凤九、夜华几人了,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什么都不忧愁。

    白浅等到宴会结束,带着凤九和锦觅走了。

    凤九打了一声招呼,跟着帝君连宋溜到了太晨宫,白浅和锦觅,倒是被旭凤、润玉还有月下仙人,给拉到了栖梧宫,好似是有话要说。

    如今锦觅是死死的黏着白浅,基本上是寸步不离。

    到了栖梧宫,白浅让她自便,锦觅才肯跟着旭凤走了。

    月下仙人眼珠子转了又转,对润玉说,“润玉啊,我说那水神和风神这么多年都没个消息,一点也不急,原来是早就准备好了,这小锦觅活泼可爱,与你也是十分合适的。”

    此时,润玉的脸上没了日常的温和笑容,他看着白浅,见她端正的坐着,不言不语,好半响才道,“这事情叔父切莫与人说。”

    见他们一个两个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月下仙人急道,“这是好事情,你们怎么…….”

    “嘭”,只见到白浅手腕一顿,刚刚还在喝的茶杯已经在桌面上化为粉末了,“丹朱,你是这天宫众越发无聊了,想要开解开解了?”

    丹朱,也就是月下仙人抬头一看,只见白浅寒着一张芙蓉面,大有你不听话,我就让你好好听话的架势,吓得缩了缩头。

    他也是一只九尾狐,他的母亲也是出自青丘,自然比不得白浅一家血统纯正,不过是个旁支罢了,被风流不输太微的先天帝所骗,生下了他。

    他母亲心高气傲,又自持身份,把他丢给天族就不管了,转头回了青丘。

    白浅血统纯正,天生自带威压,修为又不知比他高了多少,一出声,月下仙人就怂了。

    润玉见此场面,不知怎的,好想笑。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这句话严格来说,我是想送给刘亦菲的,我就是爱她,她给我们诠释了什么叫穿个麻袋都是好看的,长得好看,原来真的能无所不能啊

    我终于终于写润玉和白浅的感情线了,这两人,姑姑是万事不管,身份尊贵,生来就没有什么是她得不到的,润玉呢就是温吞,没有安全感,简单的说,就是两个离地面很远的角色,他们谈恋爱真的很不容易啊

    你们要理解我,进程真的肥肠慢的,不可能一下子就亲亲爱爱,三年抱两的,那就是崩人设了

    而且我不喜欢没来由的爱情,爱情,那是水到渠成的东西啊,莫名其妙的都不叫真的爱情

    你们有啥意见就提哈,我今天真的很勤快了,快夸我夸我

    刚到宴席上,天帝天后还没有来,凤九一溜烟跑到帝君旁边说话去了。

阅读(白浅+润玉)时光如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综英美]入行需谨慎妖女[快穿]亿万豪宠:上将的专属宝贝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毒医追妻记gl邪王的绝世毒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