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为锦觅出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荼姚冷哼一声,“你娘那是她自己命短,与我何干,至于你,勾引的旭凤魂不守舍,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么,我儿子可是要做天帝的,怎么能与你这样的人在一起。“

    “谁要和你儿子在一起“,锦觅从地上站起来,脸上尽是怒容,”你害了我娘还不敢承认了么,要是没有你,我娘不会死。“

    梓芬是荼姚的死穴,平时提一下都不行,几千年过去了,那个女人彻底成了她和天帝之间的一道鸿沟,谁都迈不过去,她自己心里知道,可越是知道越难以接受。

    荼姚见到锦觅那张与梓芬相似的脸蛋,怒火更是高涨,掐着锦觅的小脸道,“你这精灵,倒是好手段,和你娘一样,就知道勾引男人,说吧你是怎么勾引的旭凤?“

    锦觅用力一撇,愤然道,“我可没有勾引旭凤,怎么,天后娘娘害死我我娘,如今也要对我赶尽杀绝了么?“

    荼姚一道灵力把锦觅打翻在地上,“本宫不想和你多言,你们花界的女人,个个都是伶牙利嘴的很”,又唤穗禾道,“你去把她关到大牢里去,挑一个有雷霆之力的,让她好好享受一下。”WWW.8Xs.ORG

    荼姚修为高深,锦觅被那一道灵力所伤,一时间体内灵气混乱,有气无力的吐了一句,“天后娘娘,你会自食其果的。”

    他只能等白浅或者旭凤回来,祈求锦觅一定要撑住啊。

    好在没等多久,白浅与润玉一同归来了。

    另一边,锦觅被带到天后寝殿。

    穗禾见她不配合,挥手道,“既然锦觅上仙不配合,那就别怪穗禾动粗了”,说完,几个天兵上来,居然想要强行把锦觅压走。

    “喂,穗禾你想干嘛…….”

    就算锦觅再傻也知道不能跟着穗禾走,“天后请我做什么,我们花界素来不与天界来往,有什么话还请穗禾公主说清了好。“

    见她这般伶牙俐齿,穗禾有些意外,“锦觅上仙去了就知,还是锦觅上仙想要违背天后娘娘?“

    穗禾行了一礼,仍旧是温温雅雅的样子,“穗禾奉天后命,捉拿花界锦觅,还请月下仙人行个方便。”

    这倒把月下仙人气得不轻,“你…你…….”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小锦觅还在月下仙人处,帮着缠红线缠得不亦乐乎。

    “我又不是你们天界的人,谈什么违背不违背的“,锦觅如今早就不是那个傻傻的丫头了。

    月下仙人想上前阻拦,反倒被穗禾推开,只能看着锦觅被带走。

    月下仙人急得不行这天界虽然神仙众多,但敢和荼姚对上的,屈指可数。

    荼姚的手段天界众所周知,如今锦觅被带走,他法力低微,修了十多万年都没有修成上仙,忙赶向栖梧宫,寻白浅和旭凤。

    没想到白浅和旭凤都不在。

    锦觅走出来,问道,“发生了什么,怎么这般吵吵嚷嚷的。“

    穗禾见了她,正好道,“锦觅上仙,请随我走吧,天后陛下有请。“

    白浅刚走到栖梧宫门口,就被月下仙人拉住,喊着要她救锦觅,一问才知,锦觅被天后带走了。

    荼姚素来跋扈,手段又狠辣,未嫁时便有威名,如今更不用说,去的晚了只怕锦觅连命都会没了。

    忙叫润玉去寻旭凤帮忙,又唤了云雀出来,让她去找水神,到天帝那里去。

    跟着月下仙人驾云,不过片刻就到了天后宫门口。

    宫门口的侍卫见到白浅时生面孔,正要将她拦下,白浅扇子一挥,道了一句,“让开”,推门闯了进去。

    月下仙人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荼姚的寝宫,也就她敢这么硬闯了吧。

    荼姚正消了气,坐下喝茶,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见白浅拎着她的玉清昆仑扇,站在大殿门口,往里走了进来。

    “怎么,今日白浅上神有空到我这里来。“

    白浅懒得和她废话,直接开口道,“我听说你在姻缘府带走了一个人,所以我来找你要来了。“

    荼姚茶杯一顿,面带不满道,“什么人,也值得白浅上神如此大动干戈的。“

    “锦觅“,白浅吐出两个字,”我想天后娘娘听过这个名字吧,她现在是花界之主了,我想天后娘娘应该不想伤了天界与花界的和气吧。“

    “听过如何,没有听过又如何“,荼姚也毫不落下风,”你都说了她是花界的人了,来找我做什么?“

    白浅勾唇一笑,冷哼一声,“天后娘娘久居高位,看来是不把花界看在眼里了,不知道我们青丘在天后眼里,又分量如何呢,折颜上神又如何?“

    “你敢拿折颜来压我“,荼姚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白浅道。

    白浅玩着手中的扇子,笑了笑,“我有何不敢的,我与折颜上神也算是十多万年的老朋友了,我想请动他的面子还是有的,天后娘娘可想清楚了。“

    荼姚也哼了一声,又坐下了,“那你就去请吧,等你请来了再说。“

    见她这样,白浅也动了真怒了,扇子一挥,大殿里的摆件吹的七零八落,她这意思再明显不过,等折颜来了,锦觅估计都没气了,“天后娘娘既然不在意我青丘,那我也无须顾及什么了,今日就算我把天宫给拆了也要找到锦觅,天后娘娘还是盼望着鸟族在妖界好好的吧。”

    说完,白浅拂袖而走,荼姚气得直喊,“白浅你….你…你给我站住。”

    “怎么,天后娘娘想清楚了?“

    荼姚仍旧不相信白浅会为了一个锦觅和自己撕破脸,她威胁道,“今日,你敢如此羞辱威胁本宫,他日,本宫必定会讨回来的。“

    白浅懒得理她,只道,“天后娘娘,我可不想在这里和你打起来,我只问一句,锦觅,你是交还是不交?”

    一口气梗在荼姚心口,上不来也下不去,好一会,她才唤人来,低语了几句,又对白浅说,“白浅,我天界鸟族不会轻易放过此事的。“

    白浅只觉得这天族一家脑子都不太正常,“天后娘娘,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把锦觅带走,这众仙都知道锦觅是我带上天的人,你还觉得是我在羞辱你么,既然天后不把我青丘和花界放在眼里,明说便是,日后这天宫的宴会我也懒得来了,今日之事,我会让太微给我一个交代的。“

    荼姚这才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发白,坐在椅子上半响没有动弹。

    锦觅被带出来的时候,月下仙人差点哭出来,刚刚还在姻缘府,乖巧漂亮的小姑娘,现在已是满身的伤,一头黑发都被雷电劈焦了,半嗑着眼睛,半醒不醒,嘴里念叨着,“姑姑,姑姑救我….凤凰….“

    带着她回了姻缘府,白浅先将内息帮她调理好了,又拿出伤药,仔仔细细上了一层,除了荼姚那一下上的比较重,其他倒还好,养上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白浅这刚处理完,又有仙侍来说,天帝有请。

    一到天帝那,见水神,云雀,旭凤,润玉都在。

    唯独旭凤喝的醉醺醺的,靠在润玉身上,东倒西歪。

    洛霖一见她,问道,“锦觅找到了吗,可还好。“

    白浅点点头,“已经带回姻缘府了,受了些伤,需要养上一段时间。“

    几人一听锦觅已经找回去了,也都放了心。

    太微坐在高处问道,“白浅上神,今日这是怎么回事,我刚听水神说,锦觅被天后带走了,可是当真。“

    白浅虽然很不想理这脑残的一家,还是回道,“是,我刚刚已经去天后那里把人要回来了,锦觅还受了不小的伤,天帝陛下还是想想怎么处理此事吧,这众仙都知道锦觅是我带上天的,又是花界新主,如今发生这种事,可是天族看不起我青丘和花界,要是如此,日后这天族宴会也不必请我们青丘和花界了。“

    太微本来见锦觅没事,只想糊弄过去罢了,如今被白浅这么一说,才重视起来,“此事,我定会查清楚,给花界和青丘一个交代。“

    白浅可有可无的点点头,“还请陛下转告天后娘娘,有些前尘往事,既然做下了就是做下了,不用迁怒旁人,告辞。“

    此言一出,太微和洛霖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只有润玉什么都不知道,背着旭凤和白浅一同走了出去。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明天写魔界emmmm,这章是我今天赶出来的,等假期后就没有这么多更新了

    人间线我决定给双龙cp甜甜甜的部分,尽量哈,虐的重任交给锦觅和旭凤完成了

    给旭凤鼓掌

    穗禾带着一队天兵来势汹汹,堵在姻缘府门口,丹朱出来道,“穗禾,你这是何意,竟然敢在我姻缘府放肆。“

阅读(白浅+润玉)时光如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漫威之无限强者都市重生之仙界归来天师不算卦豪门囚爱:司少,请放手那年那蝉那把剑虫族之先婚后爱侯府娇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