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美景美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妖们讨论着那公子的来历,容貌。

    迷谷今日特意换了身喜庆的衣裳,像个红红的大炮仗一般,直直的冲进白浅的怀里,“姑姑,你可回来了,迷谷都等你好久了。“

    白浅拎着他的衣裳领子,只见一个红红绿绿的一坨,顿时有些辣眼睛,手一抖,那一坨颜色混合物,掉入了润玉的怀中。

    两人一人一后,从吊脚楼走过,有小妖见了白浅,开心的过来打招呼。

    那小妖殷勤的接过他们手里的篮子,悄悄的打量了几眼润玉,一蹦一跳的往厨房去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迷谷半响才反应过来,润玉已经和白浅两人同游了,迷谷坐在润玉的肩上,心情有些复杂,姑姑真的要被这个男人,拐走了吗?

    一瞬间,好忧伤,好难过啊。

    两人相对而立,手还紧紧握在一起,白浅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润玉好似惊醒一般,连忙松开,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两团晕红,白浅暗自发笑,又道,“殿下请。“

    东荒的房子不像天宫般富丽堂皇,妖族们更喜欢就地取材,房屋结构大都是木制的或者是石头制成,施了法术,可以使用数年。

    白浅的洞府占地甚广,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湖泊,碧绿的湖水中可以看到群鱼游来游去,上游的小河潺潺,不断带来新鲜的水源,一座漂亮的吊脚楼屹立在此。

    也许是今天的风太温柔,润玉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也飞了起来,变得很轻,面前只剩下那张欢喜妍丽的面容,一颦一笑,都格外动人。

    跟着她走吧。

    周围的小妖们纷纷加入他们的队伍,一个个招呼白浅,“姑姑,快来啊。”WWW.8Xs.ORG

    白浅轻轻抓住润玉的手,一起从密林众穿过,乌黑的长发飘散开来,似乎有一股隐秘的桃花香。

    白浅带着润玉往前走,一片牡丹花开得正艳丽,白浅伸手在一朵开的最大的花朵上抚摸了一下,那花竟抖了两下,花杆扭了扭,好似害羞了一般,花瓣都卷到一起。

    牡丹花发出欢快的笑声,摇身一遍,竟是一个清丽可爱的少女。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青丘,物化丰美,水土富饶。

    纤细的手指不知何时从牵着手腕,变成了十指相扣。

    今天的东荒似乎格外热闹,迷谷身为白浅的大管家,听到姑姑带了一个俊俏的公子回来,欢喜的不得了,指使着府邸里大大小小的精灵小妖们,上下准备,一会问问,院子里布置的如何,一会又要检查厨房菜单,生怕有一点不好,他家十四万岁的上神就要嫁不出去了。

    白浅带着润玉一路飞奔,与群妖一同而来,直到洞府门口,群妖们才散去。

    真是难为他操碎了一颗老父亲般的心呐。

    插着腰叹了口气,又叫人去看姑姑什么时候回来。

    她牵着白浅的手,拉着她向前奔去,“姑姑,我们一起走。”

    少女的裙摆在风中绽放,就像她的本体一样,一朵鲜艳的牡丹花。

    委屈巴巴的情绪一直持续到白浅和润玉逛完了洞府,白浅摸了摸他的脑袋,迷谷瞬间满血复活,抱着白浅的手道,“姑姑,不管你去哪里,迷谷都跟着你。”

    “昂”,白浅有些懵,显然不懂他在纠结什么,“迷谷不想给我坐管家了?”

    迷谷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般,白浅笑了,“那我的晚饭呢,再把我的酒拿来。”

    两人相对而坐,精灵们把饭菜一份份呈上来,一个个都要偷偷看几眼润玉,才肯离开,直把润玉看的都不自在了。

    白浅咳了一声,示意她们不要太过分,最后几个精灵才不情不愿的走了。

    这顿晚饭经过迷谷的精心准备,又配上美酒,两人都吃的开心,无论白浅给润玉介绍什么菜,他都十分赏脸,赞不绝口。

    大概是心情好,又喝了珍藏的美酒,饭后,白浅竟有些醉了,靠在贵妃椅上,昏昏欲睡。

    青丘的夜晚有些冷,带着湿湿的潮意,润玉坐在她的旁边,白浅好似无意识般的,朝他身边靠拢。

    润玉犹豫了一下,抱起她,朝寝室走去。

    温暖的兔毛被暖烘烘的包裹着她,白浅如花似玉的脸蛋上,盛开着两朵红晕,一双迷人的媚眼,含着一汪水波,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

    润玉好似被蛊惑了一般,手指从那密密的黑色睫毛上轻轻拂过,轻轻的,痒痒的,柔软又俏皮,不似清醒时的她。

    在浓郁的酒香里,他好似被狐妖勾去了魂魄的书生,低头,含上那两片柔润饱满的双唇,他尝到了甘甜的酒味,馥郁沉沉的桃花香向他袭来,所有被压抑着的,被忽视的,在这一刻,都被忘记了。

    唇齿相交,有女子微弱的嘤呤声,空气中除了桃花酒的味道,还有一股狐族天生的媚香在弥漫,意志更加沉沦了,白浅半嗑着的眼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仍旧是迷离的模样,眼尾还带着一抹嫣红,粉嫩嫩的小舌试探着的扫过齿端,窜入口中,相互纠缠不休。

    天狐之魅,天下无人能敌。

    润玉靠着最后的一点意志力,艰难的推开白浅不知何时缠上来的双臂,踉跄着推开门出去,闻着屋外冰冷的空气,缓缓平静下来。

    他怎么能……

    他不能,润玉露出一个苦笑。

    他如何能配得上他呢,她是青丘上神,东荒女帝,狐帝最宠爱的女儿,墨渊的得意弟子,身份尊贵,而他,不过是天帝的一个庶子,一个母不详的孩子,一个只能在夜间出没的人罢了,更何况,他身上还有婚约。

    润玉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样子,高贵的,疏离的,她的笑容很温柔,带着对世人的慈爱,这世人也包括他吗?

    当白浅在忘川救了他时,他第一次觉得,原来有人待你好是那样的感觉,这世人应该是包括他的吧。

    但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成为朋友。

    漫漫长夜似乎不在那么孤寂,润玉开始会期盼白浅来天宫的日子,踏着夜色,听她腰间环佩叮当想起,下一整夜的棋,或者是看她舞剑,她会夸奖人间的诗人,有个叫李白的写的诗特别好,也会抱怨,青丘的事务又多又杂。

    绮念由心而生,也由心而死。

    他会装的和平常一般模样,对她微笑,和她聊天,带她去看天河风景,做她最好的朋友。

    但是….今夜……

    屋内的人一夜好眠,屋外的人却久久不得平静,直到天际露出鱼白时,润玉才眯着眼睛小睡了一会。

    他好似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在一片水中,有一个人,狠狠的用手要将他的龙角拔下来,他很害怕,也很痛,龙角上的血流的到处都是,他在哭,但是没有人管他。

    直到,有一片白色的衣角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个人很温柔,对他说,别怕,她的手也很暖,按在他头上,被拔掉的龙角又缓缓长了出来。

    这个梦很短,但又过分的真实,真实到,润玉醒来时,眼角还带着泪痕。

    慌忙收拾了一下,进屋在椅子上坐下,装作睡着的样子,等着白浅醒来。

    另一边,白真前去花界寻锦觅讨要夜幽藤,哪知花界大门紧闭,那只天界的凤凰,在人家的大门前搭了一个草屋,一副要长住的架势。

    锦觅在青丘生活了五十年,和白真也算熟悉,赶紧放了他进来,又赶紧把结界封锁好。

    白真好奇的问,“我说小锦觅,你和这火神是结下什么梁子了,那凤凰都蹲你的家门口了,要不要我把他赶走。”

    锦觅摇了摇头,揽着他的胳膊十分亲密,“不用了,随他吧,我试过了赶也赶不走,可能我这花界格外好住吧,你要是动了手,那天后还不得恨死你啊。”

    “嗯”,白真点点头,“那就随他吧,你得帮我弄几根夜幽藤。”

    又把魔界的事情说了一遍,吓得锦觅问,“那姑姑没事吧,要不要我多种几根。”

    白真道,“小五没事,你放心,你多给我几根也是可以的,不过得快点,夜华伤的很重。”

    如今回了花界,锦觅修习术法越来越认真,几根夜幽藤不过一会的事,白真临走时,还依依不舍道,“你和姑姑说,过几日我就去看她。”

    白真回到青丘已经是第二日了,白浅正和润玉、折颜一块钓鱼,见了他,折颜招呼道,“白真,快来,你中午有鱼吃了。“

    说是三人钓鱼,其实能钓上来的只有润玉一个,白浅和折颜都插着根钓竿,搬着凳子看热闹了,只见这十里桃林平日里影都不见的鱼,不停的咬润玉的鱼钩,那桶子里,已经装了个半满了。

    就连折颜都啧啧称奇,又道,“日后可不许你带他常来啊,长久以往,我这桃林里的鱼都得被你们吃光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有预感,写完这一章我会被你们打死,或者你们会说崩了人设啥的

    emmmm崩了就崩了吧,反正我已经写了,哈哈哈

    挨个摸头,别打我哈

    另外,折颜我比较喜欢影版的,带一点上帝视角

    这里生活着绝大多数的妖族,民风开放,无拘无束,处处露出着一股生机盎然。

阅读(白浅+润玉)时光如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软妹子的位面成长之旅暴君追妻手册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重生农家:种种田,撩撩汉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清穿之颠倒海贼之变身无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