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一下凤凰的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锦觅偏了偏头,眼睛望着地上的青砖,躲开了他炽热的视线,“旭凤…..“,那几句简单的话,明明早就想好了,此刻盘旋在喉咙口,却不知如何吐出,好一会,她才抬头看着他,”旭凤,我想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你不要来花界找我,我也不会去天界,就当….就当我们从未认识过好吗?“

    说完话,锦觅又偏头看下别处,眼中酸酸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落下,旭凤听到她的话,反而没有很激动,依旧保持理智的样子,“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母神的缘故,所以恨我,我愿意代母受罚,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不要不见我了好不好,我以后保证不会让你再受到一点点伤害,你不喜欢天庭,那我陪你住在花界可好。“

    锦觅此刻又抬起头看着他,目光清明,她摇了摇头,“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我娘亲,花神就是死在你母亲的手上,她屠戮上神,败坏天纲,还想要我的性命,旭凤,你真的能阻止她么,能阻止又如何呢,我娘亲已经死了,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旭凤在花界外守了这么久,风餐露宿,面容有些憔悴,锦觅见他这模样,心中也有些不忍。

    旭凤一见她,一双眼睛全黏在她身上,唤了声,“锦觅。“

    “凤凰,你可知道,许多年前,天帝也是在这花界,同我母亲说了这一番话,可是结局呢,我不需要你的一生,也不需要你补偿什么,此刻,你就是在为难我,你走吧,我不想见你。“

    锦觅说完一番话,背过身去,只觉得脸上湿湿热热的,眼睛中有什么酸酸涩涩的东西落下,一抹,满手是泪。

    锦觅可有可无的点点头,“推了也好,不要耽误了夜神殿下的姻缘才是。”WWW.8Xs.ORG

    风神又提起门外的旭凤,“这火神年轻莽撞,就这么守着花界入口,你的名声只怕都要不好啦,不如叫他来说清楚,今日我与你父亲都在,他也不敢放肆。”

    一提起这个事情锦觅就觉得头疼,旭凤毕竟与她生活了近百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骗人的,但是再多的感情,也终究没有越过她心里的结,当下就同意了风神的提议。

    水神笑了笑,把昔日他与风神成亲时,许下的婚约说了出来。

    锦觅听了皱眉道,“所以,我与夜神大殿,是未婚夫妻?”

    水神叹了口气,“昔日之事过去许久,要是你真心喜欢那也罢了,只是荼姚性子那般,倒没法成良配了。

    风神却不赞同道,“良配先不提,荼姚性子如此,有几人能与她和平共处,更何况,你忘了,锦觅身上还有一桩婚约呢。”

    风神与水神、花神自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她嫁给水神多年,一直都没有自己的孩子,见到锦觅十分亲热,直夸她与先花神一般,是天下钟灵毓秀的人物。

    锦觅对风神印象颇好,也不排斥她,三人进来屋中坐下。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花界,今日水神带着风神上门前来探望。

    “什么婚约”,锦觅问道。

    “正是”,水神点点头。

    水神也没有想到这一茬,又想到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平日里也不亲近,有些尴尬,“觅儿既然不喜欢夜神,那为父就帮你推了吧。”

    锦觅道,“我觉得这个婚事不能成,我与大殿下只有几面之缘,我只把他当成朋友,并没有男女情爱的想法,更何况,天后曾杀我娘亲,与我有血海之仇,算起来她也是大殿下的母神,我怎能嫁给她的儿子。”

    “这………”,水神和风神一时无语,锦觅又道,“昔日,父亲立下婚约时,我不过是幼童,若是日后遇到我欢喜的男子时,我又该如何是好呢,不如父亲与风神再生一个女儿吧。”

    水神见她眉间带着忧色,问道,“觅儿,有何烦心事,不妨对爹爹说说。“

    锦觅想了想,她不想见凤凰又阻止不了他,不如说给水神听听倒也无妨,就把近日来,旭凤堵她家门的事情说了,又道昔日荼姚的所作所为,她与旭凤也是不可能了。

    她对他,也并非是没有情的啊。

    风神把她抱在怀里,替她拭去眼泪,哄着她,她还是感觉到胸口闷闷的,好痛。

    旭凤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花界的,也许是水神送他走的,也许是他自己走的,他不怪锦觅,是他对不起她,命运真是会开玩笑,两个最不能相爱的人,相爱了,又偏偏对他这么残忍,我心爱的人就在面前,而我连拥抱她的资格都没有了。

    想起从前在栖梧宫中的时光,她还是一个葡萄精,总是被自己欺负,气鼓鼓的样子,她种出清霜灵芝喂给自己,还有她和月下仙人,嬉戏打闹的样子,原来,都记得这么清楚啊。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花界门口的草屋仍在,却已经没有人居住了,人走茶凉,说来,他连过客都算不上吧。

    锦觅的伤心□□白浅不知,只是十里桃林如今也不平静。

    那一日,鎏英公主前来拜访,探望夜华君走后,白浅忽然昏了过去,怎么叫都不醒。

    好在折颜精通六界事,一探,发现白浅动了神劫。

    这神劫非同小可,一般修到金仙时就要历劫,要渡心,但也不是人人都有,白浅就是那少数没有劫数一路顺风顺水修至大罗金仙的人。

    但有句话叫做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但这劫来的如此突然,处处都透露出一股子不正常,只怕事出有因。

    此事不宜外传,白真迅速封锁了东荒,就连正在十里桃林中养伤的夜华都不知道。

    过了几日,夜华伤势渐渐恢复起来,穷奇一事还需要回天宫复命,他与润玉正要离开,白真却使了个借口把润玉留了下来,让夜华先行回天宫。

    润玉已经有几日没有见到白浅了,白真带着他来到白浅的寝居,见到她正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人事不知的样子。

    润玉急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白浅仙子她……“

    白真道,“夜神殿下不要着急,小五昨日忽然引发神劫,此时元神离体,多半是到人间投胎去了,只是,我青丘有一事要请殿下帮忙。“

    “上神直说便是。“

    白真正色道,”小五生来仙胎,修炼一途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如今这神劫来的蹊跷,只怕是有心人暗算,小五位列上神,修为深厚,在这六界要伤他不容易,但是历劫就不一样了,中间诸多变数,她又没有了法力护身,只怕凶多吉少,我想请殿下帮忙走一趟凡间,替我保护一番小五。“

    润玉心中一惊,他也曾听过不少仙人在凡间历劫最后元神溃散,身死道消的结局,可今日此事要落到白浅身上,这后果他想都不敢想。

    白真见他不说话,以为他不答应,又道,“殿下不要担心,倒是我会在旁边助你,小五深居简出惯了,除了折颜也没有几个好友,对殿下一向十分信任,况且…….”,白真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他头上的发簪,“她还送了你这发簪,希望殿下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

    润玉拔下头上的发簪,疑惑道,“这发簪,可是有何来历。”

    白真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这发簪是小五出生时,父帝亲手雕刻的,共有两根,是一对灵器,她自己日常带着一根,没想到居然把它送给了你。“

    润玉没有想到这发簪如此贵重,她一声不吭就送他了,又是什么意思呢,又想到白浅平日里送他的诸多东西,心中有一隐秘的猜想又不敢确定,充满了欢喜又含有一丝忧虑。

    白真把他的神色都看在眼里,故作高深的咳了一声,“殿下有何疑问,不如等她醒了,亲口问问,不过小五心思懵懂,有些事…….我劝殿下多主动些更好“

    润玉的眼睛此刻亮的吓人,直接答应了下凡之事,白真取出一面镜子,他元神一动,消失于镜中了。

    折颜从暗处走来,“你这忽悠人的本事越来越好了,要是白浅知道了,只怕你又要遭殃了。“

    白真嘿嘿一笑,“无妨,我不过是觉得这夜神品性良善,与我家小五也是十分般配,给他们两个创造些机会而已不然以小五那被动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觅得如意郎君啊。”

    “什么时候,白真上神也做起了红娘了”,折颜好笑的看着他,“你还是去查查这背后之人是谁吧,要是真伤了白浅,只怕你父帝回来了,要打断你得腿的。”

    白真悠哉游哉的在椅子上坐下,半点不急,“这还用查,我猜都猜得到是谁搞的鬼,等小五回来自己会去讨回公道的,我们青丘的人,真就这么好欺负?”

    折颜道,“你不查就罢了,以后可别后悔哦。”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改了设定,历劫是身体不动,元神投胎的,所以大家不要误会

    我写文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所以基本都是随写随更,是没有存稿的,还好我打字比较快,哈哈哈

    我现在也不靠写文赚钱什么的,也就是讨个开心,大家喜欢的话就多收藏留言一下,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单机玩,其实每次看到你们留言收藏我都很开心,掉收藏的话我也会难过的,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写的很不好哈,毕竟新手渣渣,感谢给我送营养液地雷的小可爱,么头

    周末有空的话没意外会给你们更掉荼姚的番外,大概三到四章,写天帝、荼姚、梓芬、廉兆的狗血爱情

    喜欢夜华君的小可爱我只能说抱歉了,没办法,这文男主角是润玉,不过男配一向是大家的,别难过

    锦觅进来正因为旭凤的事情烦恼,心情不佳,只是水神毕竟是她的父亲,不见也不妥当。

阅读(白浅+润玉)时光如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皆斩总裁大人,7页守则探虚陵现代篇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妖妃爱爬墙:狐王,上榻玩夜帝太放肆:新妻,要爬墙!海贼之变身无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