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年前的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们当时忙着救治其他人,就没有去追,也没多大余力再去追了,活下来的人,基本也都受了伤。当时我脸色吓得一片惨白,脑子里悟广师兄为了救我被敌人砍掉手臂的那一幕在一次次重演,我再也忍不住的吐了出来,同时也流着泪,一边哭,一边吐。”沈枫一脸苦涩的回忆道。

    “那人也冷笑一声,眼中杀意涌动,一声令下,双方便展开了厮杀。那首领手持大刀,一脚踩在马背上,纵身一跃,挥刀而下就冲悟广师兄砍去,悟广师兄长棍一横,挡住了这一刀,那人身形一转,又一刀砍向悟广师兄的腰间,悟广师兄长棍一挥打退那一刀,随即使出少林的伏魔棍法就与那人缠斗在了一起,一时之间,你来我往,竟斗了个不相上下。另外其他人都与对面的黑衣人交上了手,也有一名黑衣人来到了我面前,抬起刀就冲我左肩砍来,但此人的实力还不及我,估计只是一般的三流高手,我身形往后一闪便躲开了,他见一刀未中,再次挥刀向我砍来,我使出家传剑法与他对战,他的刀不快,但比较有力道,每次剑挡他的刀,我手臂都会感到略微的发麻,但也因我的身法较快,他的刀也时常落到空处,我的剑也在他身上留下了几处伤痕,但也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我这边一时也是不分高低。

    又过了片刻,双方都出现了伤亡,但黑衣人那边的损失要更为惨重,已经有近十人倒下了。我们这边除了武功较为低微的几个家丁和护卫不幸被杀之外,其他人也只是受了伤。此时我面前的这位黑衣人体力已经渐渐不支,我的消耗也有一些,但与他相比,却要小多了,这是我第一次与人进行殊死相搏,虽然非常紧张,背后衣襟也被汗水浸湿,但心中却无比谨慎。

    到第八天的晚上,我们在一座矮山下扎营休息,夜间有两个人轮流值守,两个时辰一换,当晚的子时过后,正是轮到我和另一位般若堂师兄值守,我钻出帐篷,往火堆上加了点柴火,仍是感到昏昏欲睡。为了不打扰其他人休息,我就就坐在火堆旁打盹,师兄在一旁打坐,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就这样过了约半个时辰,师兄拍了拍我,我瞬间清醒了过来,问他有什么事?师兄小声说这四周有点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不寻常,我一愣,又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动静,也发现了不对,这地方山林密布,杂草丛生,地形复杂,即使在夜间也会有飞禽走兽出没,会有一些响动,可现在却连这种声音都消失了,这很不正常。当下我便问师兄该怎么办,师兄让我去叫醒其他人,动作不要太大,以免打草惊蛇。他继续在外面观察四周的情况,然而正当我准备行动时,半山腰上突然亮起了十数个火把,出现了几十个黑衣人,然后四周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师兄见状大喝一声,‘有埋伏,大家小心’,这声音犹如平地惊雷,大家都立即醒了过来,反应最快的就是悟广师兄,他本来就睡得比较浅,时刻保持着警惕,手握长棍一闪身便冲出了帐篷,其他人也陆续出了帐篷。

    悟广师兄见状,看了我一眼,对我说让我学机灵点,一会如果交起手来,见机行事,毕竟不知道来人有着什么样的实力。他话还没说完,山上的几十名黑衣人便拿出弓箭对我们进行了一阵乱射,我拔出剑挑掉向我飞来的几只箭矢,其他人也各展身手,大多数人都避开了飞来的箭矢,只有少数几个人受了点皮肉伤。

    了解之后才知道,此人是洛阳城的一位富商,名叫吴万金,家财万贯,最近因得到了一批出自名家之手的珍稀古玩字画,价值千金,想要运往皇城,给之前有过约定的达官贵人们送去。但豫州很多地方并不太平,盗匪横行,虽有镖局押镖,但仍放心不下,如果半路被劫,东西丢了是小事,一旦得罪了皇城里的那些达官显贵,吴家上上下下近百口人,恐怕都难逃一死。当时他便请求少林能出面,只要护送出了豫州,便会有人接应。

    虽说出家之人一般不插手世俗之事,但也有些普度众生的责任,这关系到上百口人性命的大事,还真不能见死不救。主持方丈与各院各堂的首座商榷之后,便决定派出几名弟子走这一趟。当时共派出八名弟子,达摩院派出了三名弟子,有两个都达到了二流高手的巅峰层次,其中还有着达摩院首座明渡的亲传弟子悟广师兄,更是一名普通的一流高手,另有药王院弟子两名,以防中途有人出现伤病,可以及时治疗,当时悟济师兄和明慈师伯下山义诊未归,所以悟济师兄没能参加此次行动,还有就是我般若堂的三名弟子了,我也在其列,我的实力,在那时还只是三流高手的顶端层次,独自行走江湖还远远不够,另外两人是二流好手的实力,也是师傅觉得这是一个历练机会,便安排我跟着诸位师兄一起,加入了其中。

    沈枫理了理思绪,情绪逐渐恢复了正常,淡然道:“既然前辈想听,那晚辈便说说,也没什么不方便的。”沈枫从包袱里取出水袋,喝了一大口,又深呼一口气,缓缓道:

    “但敌人并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乱箭刚刚停止,便又有三十多名黑衣人骑着马将我们包围了起来。我们这边我们八人,加上镖局的十几人,再加上几名家丁和护卫,也才不到三十人。情况十分危急,我后背冷汗直冒,这是悟广师兄走出人群,大声道:‘阁下是哪一路人马?为何在此行打家劫舍的勾当?’为首一名黑衣人嘿嘿一笑道:‘原来是少林的人,不过怎么都是些年轻弟子,那群老不死的一个都没来吗?’悟广师兄怒道:‘大胆狂徒,放肆。’那人戏谑道:‘你个小和尚才叫放肆,那些老秃驴没教过你要尊重前辈吗?你们识相就赶紧滚,今天老子只对车上的货物感兴趣,不想多杀人,不然惹恼了我,老子把你们全宰了。’悟广师兄冷笑道:‘我等既受人之托,也必会忠人之事,断然没有背弃离去的道理,至于我们的命,阁下有本事就来拿吧。’”WWW.8Xs.ORG

    他精神一恍惚,脚下一个踉跄,我抓住这个机会,身形向前一探,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他不敢相信的看了自己的胸膛一眼,惨叫一声,手中的刀掉落,鲜血狂喷,倒在了我的脚下。我看着周围尸横遍野、血流如注,还有刚刚死在我剑下的人,那是我第一次杀人,一种恐惧和罪恶之感涌上心头,不禁愣在了原地。”

    我当时听到了刀砍在血肉上的那种声音,还有一股带着血腥味的温热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一瞬间后,我发现自己还活着,忙睁开眼,却看到是悟广师兄伸出一条手臂替我挡下了那一刀,他的手臂已被砍断,断肢处鲜血狂涌,但他的身影此时在我面前,却犹如天神下凡一般高大。那首领见一刀未得逞,当下不再犹豫,一声令下便上马撤退了。他的手下已经损失了七八成,若再不走,等我们其他人腾出手来,群起而攻之,那想走也走不了了。”

    “此时战斗已经快要结束了,黑衣人已经伤亡了大半,我们这边也死亡了几名镖师,另有两名少林弟子被重创,药王院的弟子在为他们做简单的治疗,但总体的情况对我们还不算十分不利。此时悟广师兄身上也多出了几道刀痕,那首领虽也被师兄棍法所击中过,但也占到了上风,此人的实力还在悟广师兄之上,应是一流高手中的好手。

    他环顾四周情况,发现到了不对劲,原本他以为这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却因我们几个少林弟子的出现而变得如此棘手。心头不由得极为愤怒,他当时可能是看出了我失神愣在了原地,便转身冲我而来,想趁机杀了我以泄心头只恨。可我当时还没缓过神来,依旧愣在原地,悟广师兄见情况有变,也向我这边冲来,同时大喊:‘沈师弟小心。’我听到这喊声便醒过来了,但似乎为时已晚,他的刀已经到我面前来了,我已经来不及避开或是抵挡了,毕竟层次的差距还是太大了,我当时吓得两腿一软,跌在了地上,绝望的闭上了眼,想着就要这么死去了么。

    少林弟子一般不轻易下山,但如果有人敢挑衅少林的威仪,辱少林的声誉,我们也绝不会置之不理的,再加上少林本就以普度众生为己任,所以江湖人士很少有与少林结怨的。这一点相信冯前辈也明白。”冯庞点点头,这一点不可置否,少林作为武林的泰山北斗,千年古刹,必定是有着相当深厚的底蕴的,一般人不愿得罪,也得罪不起。虽说佛门中人清心寡欲,慈悲为怀,不轻易造杀孽,但佛门同样是有着怒目金刚的,一旦你触犯了少林的底线,就算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不杀你,把你抓回少林寺关个几十年总没问题,那你这辈子就算完了。沈枫叹了口气,接着道:

    “原本我以为有众多高手护卫,从洛阳到豫州边境也不过十日的路程,另外还有少林的声威作为震慑,这次护送应该不会出现问题,就当是出门游玩了一趟。可没想到还是出现了意外,我们从洛阳出发,一路风平浪静,没有遇见任何麻烦,过了六七天之后,再过不到三日就可以到达事先约好的接头地点了,到时我们便可以回少林了,大家的警惕也不免松懈了一些。

    “一年多以前,寺里来了一位衣着华丽、穿金带银的香客,出手也十分阔绰,一次就给寺里添了五百两白银的香油钱。当时知客院的管事听闻他出手阔绰,知道他必有所求,便将他请到知客院详谈。

阅读江湖风起侠当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寒门贵妻:霸宠农家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僵约:最强死神无限之创世主神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七零年代彪悍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