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那天起,就颠覆了自己逻辑(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悦畅!你和杨溪认识啊?!”说话的是之前踩过她一脚的邱雪。

    她这话问的是王悦畅,可是她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杨溪。

    王悦畅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可是,最终,千言万语,只化成了一句:“那你,和同学回去吧。路上慢点跑,别跌着——”WWW.8Xs.ORG

    但是,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这个班级至少一半的女生对着王悦畅和杨溪冲了上来。

    杨溪?是漂亮哥哥。

    可是,她没有和杨溪互相自我介绍过。

    谁能想象一个老师竟然连少了学生都不知道!!

    就算这孩子长得矮小存在感低,也不至于低成这样吧?!

    杨溪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对王悦畅说什么来安慰她。

    她努力装出没事的样子,冲着杨溪挥挥手告别,“谢谢哥哥送我回来,我要和同学一起回教室了……”

    杨溪显然也是对这事情的神展开表示震惊。

    纵使她当时才只有五岁,情感发育并不健全。

    但是,她深深切切的感受到了漠视所带给她的疼痛。

    随着老师宣布下课的话音落下,大家都像没事人一样一下子四散跑开。

    虽然之前,王悦畅就已经做好了老师会发现她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情的心理准备。

    老师听到了底下的窃窃私语的嗡嗡声,但是他不知道他们具体在说什么。

    很疼。

    毕竟,他作为这节课包下游乐设施的班长,要对老师解释王悦畅这节课不在这里而去游乐设施那边玩的理由。

    对方老师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啊!!

    他在牵着王悦畅来的路上,还在心里打了几遍草稿。

    可是——

    但是到了真的要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会难过。

    很难过。

    她还没有和杨溪正式认识。

    没有经过正式的互相介绍,算是认识吗?

    王悦畅陷入自我纠结中。

    “哥哥,我是王悦畅的好朋友邱雪,我经常看你的演讲啊!你上次升旗仪式的演讲我也很喜欢——”邱雪显然也没在等王悦畅的回答,她嘴上说她是王悦畅的朋友,可是她却拼命把王悦畅挤开想往杨溪身上凑。

    “额——谢谢。”杨溪面露尴尬,直觉告诉他,这个拼命把手伸向自己的小姑娘,和王悦畅的关系,绝对说不上很好。

    “哥哥,我也喜欢你!!”另一个女生不甘示弱。

    “杨溪哥哥!你和王悦畅怎么认识的?我之前都没听她说过认识你啊!”

    “杨溪哥哥!我叫肖彩!!王悦畅有没有跟你说起过我啊?!”

    “杨溪哥哥,王悦畅她是个弱智,你不要和她玩,我这次考试拿了双百啊哥哥,你可以来找我玩的。”一个女生摆出自以为可爱的表情对着他如此做自荐。

    二年级的小孩子说话不经过大脑,让杨溪听了只是觉得可笑。

    小孩子有时候那些带着恶毒意味的天真,也会让人浑身一冷。

    她们在一味的展示自己身上好的一面的时候,好像没怎么考虑过她们会伤害到别人。

    杨溪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离她们远了一些。

    女生随着杨溪的后退也不由得挪动着脚步,反而离他更近了。

    这么多女生七嘴八舌的一起围着他,杨溪开始头疼了,他只想马上离开这里。

    “你们不是王悦畅的好朋友吗?你们快一起回教室吧,下节课迟到就不好了,我也要赶快回去了。”杨溪假装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装作急着赶时间的样子,“上课铃快响了。”

    他急于摆脱这些聒噪的少女。

    “嗯!哥哥再见!“王悦畅不想耽误他的时间,对着他挥挥手,一溜烟的跟在已经开始往回走的班级队伍后面跑了。

    ”再见“。

    杨深也往反方向跑步离开。

    他跑得很快,那些原本缠着他的二年级的女生根本不要想能够追上。

    女生们见杨溪一溜烟的就没了踪影,便转移目标,去缠着那个已经让她们遗忘了很久的王悦畅。

    杨溪跑得足够远之后,又不由自主的回过头。

    他注意到,王悦畅的周围围满了争上去要和她说话的人。

    理智告诉他,她们围着她的原因,不是因为王悦畅这个人本身。

    ——————————————————————-

    几周后。

    X小学。二年级教室外的走廊上。

    王悦畅一个人站在走廊上。

    她的脸上全是泪水,眼睛都哭得有些肿。

    她是被老师叫出来罚站的。

    至于她被罚站的原因——

    她到现在都有些觉得委屈。

    不,应该说,她从一开始就觉得委屈,被罚站的时间越长,委屈的情绪就越强烈。

    可见,老师说的,“让她罚站清醒清醒,好好认识自己错误”的初衷并没有实现。

    事情的起因,从王悦畅的角度看,很是魔幻。

    她正好好的听着课,可是,与她隔着一个过道坐着的男同学李优突然抬起一只脚,踢向了她的书包。把她放在书包的筒状的袋子里装着的她昨天花了两个小时画好的手抄报踢得从中间裂了一个大口子。

    看着自己昨晚一晚上的心血就这么被肆无忌惮的破坏,王悦畅也是一时气得不打一出来,她刚刚想向着那个男生移过去给他点教训——

    可是,她只是稍稍侧了侧身子,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就被老师发现了。

    “王悦畅!!你干什么?!!“一个铅笔头正对着王悦畅砸过来,精准的砸在了她的脑门上。

    ”你不想上课,就给我出去!“

    ”老师——不是的,我——“王悦畅结结巴巴的想把前因后果解释给老师听。

    ”你还顶嘴!“老师看起来很是愤怒,她三步并作两步跳下讲台,走向王悦畅,“你知不知道,咱们班多少个人啊!为你耽误一分钟,就是耽误全班同学接近50分钟!你给我出去,同学们的时间都很宝贵,没时间陪着你瞎扯!给我出去!”

    女老师伸出一只手,扯着王悦畅的衣领就把她提溜出了教室。

    “你给我站在这里反省!”

    “老师,我不想站在外面。”王悦畅感觉自己一个人站在教室外面很丢脸,她无助的哭了,“老师,我真的不想站在外面罚站——”

    “让你站在教室里还影响其他同学上课,你就给我站在这里!”

    女老师说完,就“砰”的一省,用很大的力气在王悦畅面前把教师的门狠狠的关上。

    似乎,关门的力道有多重,就能体现她不让王悦畅进教室的决心有多重。

    王悦畅流着泪将已经被女老师扯到肩膀下的衣服领子拉了回去,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喷涌而出。

    她好疼。

    肩膀刚刚被衣服领子拉得好疼。

    心,也很疼。

    听着教室里朗朗的读书声,老师的讲课声,还有同学们踊跃回答问题的声音。

    而她,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这里。

    一道门,将她与里面的世界隔绝了开来。

    她感觉,她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一个拼命想融入他们的世界,却总是被排挤在外的人。

    她的世界,好像一直都是只有她自己,因为孤独而静悄悄的。

    “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英俊高年级男生从楼梯口走了下来。

    王悦畅并没有认出他。她只是为自己在被罚站的时候还被不认识的同学询问感到羞愧。

    王悦畅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和他说话。

    那个男生走近了王悦畅,王悦畅看到他手里提着一个装满了垃圾的垃圾桶。

    ”你不认识我了?“那男生很温和的问她。

    ”我——“王悦畅本身就因为被罚站出教室而羞愧的不敢抬头,一听对方还认识她,更是羞愧地恨不得立马消失。

    她只是一个劲的将原本就低着的头使劲摇了两下。

    “前几个星期我们还一起玩过呢?你忘了?”男生见王悦畅并没有想起他来,也没有气恼,他只是很好脾气的给王悦畅做提示。

    几个星期之前一起玩过——

    她记得几个星期之前,有好几个高年级的姐姐温柔的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一起玩。

    尤其是周琪琪姐姐。

    在上次的体育课结束之后,她有时候在上学路上看见自己还会主动拉着自己的手一起走到学校。

    她现在每天上学路上,都盼着能再碰到她。

    这个小哥哥刚刚说也和自己玩过。

    应该就是那一次她去高年级学生那里跳蹦蹦床的时候吧。

    怪不得觉得眼熟。

    因为年龄太小的原因,她只是大概记住了杨溪的脸,并没有记住他的名字。

    “你是——周琪琪姐姐班上的同学。“王悦畅试探的说。

    “对。”男生笑了,“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王悦畅抹了一把上面还淌着泪珠的小脸蛋,委委屈屈的开口说道:”我被老师罚站了。“

    “罚站?”杨溪记得上次带王悦畅回他们班级的时候,他们班上的老师对她的无视。

    ”你做什么了?“

    杨溪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事,王悦畅刚刚压下去的委屈又冒了出来,伤心事涌上心头,她开始抽噎。

    ”明明——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李——是他——是他先踢我——可是,可是,老师——老师——老师根本不听-——不听——“

    她抽噎得太厉害了,声音也断断续续,杨溪根本听不清她到底说了什么。

    眼见着王悦畅抽噎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开始后悔自己问了她这个问题。

    他以为只是普通的学生像往常一样临近下课的躁动。

阅读傲娇病娇们,跪求不虐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重生空间:首长的军医媳妇主角每天吐血三升[穿书]僵约:最强死神方宅十余亩[系统]男宿舍里的女同学圣祖影后来袭:顾少,宠妻请低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