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大婚晚成:独爱天价妻
本章:5097字

梦里的热水

    阿韬抱紧她的头,抚摸着她的发丝,心疼的语气说道“别哭了,我就知道你这是到极限了才联系我的。你需要多少钱。”

    简然擦拭着自己的眼泪,脱离阿韬的怀抱,哽咽着说:“没事了,我已经有钱了。”

    阿韬看着她隐忍的表情,既心疼又恼怒,忍不住说了几句“你说你怎么能过得这么狼狈,连五万块都没有吗?”

    她听到这样的骂声,不是觉得委屈,是感动。这么多年,阿韬一直像个哥哥一样的陪伴。

    她终于绷不住了,眼泪一滴滴落下,咬着自己的唇。


    是啊,她怎么就这么狼狈了。

    她总是沉默,他束手无策。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的手放在鼻子上,每次生气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压抑自己的,简然知道这一次他又要说她是一个蠢货了。

    果然。“你说你这么精明一个人,怎么就要栽在他身上啊。你看看你现在都什么样子了?”
    简然还未解释出口,就见阿韬站在门口。

    她激动地冲着门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会儿手机才有电,是阿韬的短信。

    昨天发完消息给阿韬手机就关机了,她看了看时间,回电过去,忙音。
    时子恒将早餐放在桌边,温柔地提醒道:“你去洗漱,洗漱完之后吃这些早餐,我先去开早会了。”

    简然想起手机已经没电了,犹豫着问道:“时子恒,我手机没电了,你有数据线吗?”
    隔天,时子恒给她带来早餐,见她一脸疲态,关心地问着:“昨天没睡好吗?”

    这时护士推着护理车进了病房,一脸羡慕地看着简然,低头为简然输液。声音中露出羡慕“简小姐,你真有福气。时医生是我们科室的科草啊,我们都以为她单身,没想到他都有女朋友。你们真的好般配啊。”


    护士回过头看见一个裁剪合身的深蓝色西装的男人,他迈开长腿,优雅地走至床边。


    她没有想到他会直奔而来,她说要找他借点钱。他问她在哪里,她告诉他她住院了,还遇见了时子恒。

    护士无暇去看这样的帅哥,她还要工作,不然她就多墨迹一会,了解了解他们的关系。

    阿韬把行李放置在床边,心疼地看着她,久久未开口。

    他愣了愣说等会,过了会他的手里拿着数据线走了进来递给简然。

    她洗漱完,坐在床边吃着早餐。

    时子恒一身白衣进了病房,见到阿韬,略显惊讶,上学的时候,他和简然的关系就不一般。

    现在看来,是非同一般啊。

    “景文韬,怎么突然就来Y市了。”

    景文韬扫了眼白大褂上身的时子恒,脸上堆积着笑说:“这边有个案子,听说简然住院了,就过来看看她。”

    时子恒翻了几页病例,对着景文韬礼貌性的微笑说道:“呆的久的话可以一起聚聚,我现在要工作就不和你多说了。”

    随即对着简然汇报病情“今天血色素已经升了指数了,初步估计应该是......”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扫过景文韬,顿了顿接着说道:“再住院观察几天吧,。我先查房去了,你和景文韬先聊着,中午请你们吃饭。”

    景文韬对于他说话说一半有些疑惑,转过头问简然“初步估计是什么?”

    她别过头,声音很轻“流产。”

    景文韬从凳子上跳起来,声音高了几分贝“什么?”

    简然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咬着唇几近哭泣地说道:“我没事。”

    “我不是问你有没有事。既然不要孩子,为什么不做保护措?那小子是有多狠心,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要。”景文韬的声音压抑着,他解开自己的领带,烦躁地盯着自己的皮鞋。

    将行李推至简然的床头柜边,他咬牙道:“我去找他要个说法。”

    “别去了,是我自己这么做的。”简然缥缈的声音使得景文韬顿住自己的动作。

    他不解的回头看着她“为什么?”

    她闭上眼睛好像在回忆什么痛苦的事,她的声音痛苦“我出车祸的时候用了麻醉药,还有抗生素。医生说孩子可以要,但是有风险。”

    景文韬插着腰,又想起了什么,对着简然说:“他呢,你住院他死哪里了?”

    “我们分开了。”她不敢去看阿韬的眼睛,她知道他对自己一直都是恨铁不成钢。

    “因为孩子?”

    “不是,他要结婚了。”

    景文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在病房中踱步,“你不是前不久跟我说你们要结婚了吗?”

    是啊,她是说他们要结婚了,是他告诉她他觉得这样过一辈子也很好,是她自己会错了意。

    她闭上眼睛,因为昨夜失眠,此刻疲惫不堪。她故作轻松地说道“我不想提这些事了,我昨天没睡好,我好困。”

    她很快就入了梦,梦里依旧是他的笑。

    他手里拿着她送的带着小鹿的伞,林薇薇在她的耳边描述着陆浩宇有多喜欢多喜欢这把伞。

    从那以后,每个下雨的天,她都能看见他撑着雨伞走在林荫小路上的背影。

    若不是她曾经太怂,他们现在应该很恩爱吧,也可能早就一拍两散。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去得到。

    那时候的她多喜欢他啊,只要他要,只要她有,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予。

    可是他什么都不要,或是他要的,她没有。

    直到她看见他和林薇薇站在一起,她方知自己有多愚蠢。

    她走到林薇薇的身边,扬起水杯就往她的脸上倒,他护着她,所有的热水都淋洒在她的身上,他将林薇薇护在身后。

    他阴森的表情恨不得把她吃了,她浑身因热水泛红,心却因他如冬日冰块。

    林薇薇娇小的身子窝在他的怀里,眼神里都是恐惧,她知道她输了,不是因为林薇薇多么会表演。

    她输的人从来就是陆浩宇这个人。

    梦里面滚烫的热水泼洒过来,她猛然惊醒,细细的汗珠铺在额上。

    身边的景文韬已经换成了时子恒,时子恒拿着温热的毛巾给她擦拭额上的汗珠,她看的见他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认真至极。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脸上的绒毛,多年前,那人白皙的脸上的绒毛就是这般的闪闪发光,勾走了她的心。

    温热的毛巾在额头上游走,她才回过神,尴尬地接过他手里的毛巾,随便问了句打破此时的尴尬“阿韬呢?”

    时子恒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失魂得回了句:“他说他去找个宾馆先把行李放下。”

    “既然你醒了我给他打电话,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时子恒拿出手机欲打电话给景文韬。

    简然奇怪的看着时子恒,他和景文韬什么时候这么熟络了。

    她用手抚顺自己的长发说道:“还好。”陆浩宇走后,她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眠,直到鱼肚泛白,她才有了困意。

阅读大婚晚成:独爱天价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