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啊,爱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看你这是要造反,不行,我是管不了你了,等你爸回来的。”徐莱妈妈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徐莱一把抱住:“妈,你赔我书!不赔别想走。”WWW.8Xs.ORG

    “我赔你个屁,这本书都是花我钱买的,所有权本来就是我的,我写个字儿怎么了,我就是在上面画花,也是我的自由,我乐意。”

    “看看,看看,承认了吧,我分析的一点都没错。”

    “我心虚啥?我有啥好心虚的!”

    “首先刚才家里就咱俩,我出门的时候书上没有字儿,回来的时候就有了;其次看这字迹特别潦草,更像是不经意间写上去的;再有这字体,我太熟悉了,跟我从小到大卷子上签的‘家长阅’几个字笔体一模一样。最后,通过我的观察,你在听到我讲关于书上被写字的事情时候,就表现的别的亢奋,而且极力的想在气势上压制住我,以掩盖你心虚的事实,你所谓小事化了的对事态度,其实就是在给我灌输一种理念:让我放弃追究这个乱涂乱写之人的责任。综上种种迹象表明,凶手就是你。”徐莱把对案件的分析用一口气噼里啪啦的讲完,自己从桌子上跳下来,指着她的妈妈说。

    “哎呀你可拉倒吧,那还用分析啊,屋里就俩人,不是你就是我,还能是谁。行了,以后你也别看这个福尔摩斯了,整的神神叨叨的。”

    “你为啥要在我书上写这俩字儿啊?”徐来问着妈妈。

    徐莱没回答,继续坐在书桌上生气。徐莱妈妈见徐莱没说话,自知已经在气势上占了上风,于是趁热打铁接着说:

    “你啊,就是爱使小性子,你看看因为一本书,就气成这样,上大学了,你一个人在外面,要是总这样哪行啊,这人呐得学会宽容,懂得体谅;得学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管是晴天霹雳,还是雷雨交加,你都得表现的云淡风轻,那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的样子。而且啊,女孩子的气度直接和美貌相关,往往长得好看的,那都是海量之人,长得不好看的,都小肚鸡肠的。”

    “妈,你跟我说这么多没用的,是不是因为你心虚?”

    “我这是典藏版。典藏版啊,妈妈,一般买不到的。”

    “那咋办,不行你把写字的那页撕了得了呗。”

    “清风啊,是它呗。”徐莱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拿在手里在余铭恩的面前晃晃,之后讲起了清风的来历。

    徐莱送给余铭恩的书是柯南道尔写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是徐莱上大学之前新买的。徐莱其实之前就读过这本书,只不过是简装版的。而新购入手的这本是珍藏版,所以她也很宝贝的作为收藏,一般情况下都是放在书架上摆摆好,不怎么拿出来看。开学前几天,她收拾书架选择要带到大学看的书,就把这本《福尔摩斯探案集》拿了出来,然后归类摆在书桌上,准备装起来,之后她下楼去接给她送东西的小姨,再回来就看见书桌上这本书被翻开了,上面还写了“清风”两个字,当时就崩溃了,连喊带叫的,徐莱的妈妈听到后走了过来,问明白之后,特别不耐烦的对徐来说:

    “啊~~~~!”徐莱一下子记起来了,她呵呵的笑出声来,与余铭恩说:“你说那个呀!”然后接着又呵呵呵的笑起来。

    “是啊,我说的就是那个,其实我也觉得挺奇怪的,你一个女孩子叫清风,有点不太搭,后来又一想,清风徐来,清风徐来嘛,所以也就理解了,就不觉得奇怪了,还挺可爱的。”余铭恩说完可爱两个字,表情傻傻的对着徐莱笑了。

    “清风?谁告诉你我的笔名叫清风的?那不是个纸巾的名字吗?”徐莱被余铭恩的话问的又好气又好笑,本来就是嘛,从小用着清风纸巾长大的,清风清风,一听到首先就会想到纸巾,谁还会用这个给自己当做笔名。

    “差不多得了啊,不就是本书吗?至于吗?嚷嚷的好像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儿似的,让邻居听见多丢人。”

    “妈,这是典藏版啊,你懂什么事典藏版吗?”

    “徐莱,我看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啊,你就这么跟我说话吗?你这是什么态度?”

    “怎么的,你那本书买回来不是用来看的,是专门请回来供着的呗?”

    “哎呀,跟你也说不清楚,你就说吧,到底谁干的?”徐莱双臂交叉,一屁股坐在书桌上,气哼哼的跟她妈妈说。

    “让你这么一分析,我还真觉得我的笔名不叫清风可惜了,但那真的不是我的笔名。”

    “那这清风,是谁?”

    “怨你姥呗,我刚才寻思帮你收拾收拾东西,一进屋,就接到你姥的电话,说让我帮她买点东西,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你姥那人你还不知道吗,矫情一辈子了,什么东西就只认一个牌子,换个样式的,都不用,什么酱油李锦记的,味精莲花的,鸡精太太乐的,哎呀,她一叨咕啊,我这脑袋没跟上趟,顺手就在你书上写了这两个字。你就庆幸吧,我没把所有东西都写上,就不错了”

    后来徐莱也只是抱怨一下,然后撒娇耍赖的问妈妈要了点补偿,这事儿就过去了。虽然那本书上写了字,但对于徐莱来说还是一样宝贝。所以回想一下,当初徐莱在众多书中单单挑了这本拿给余铭恩,就知道了,其实她当时应该也并不是毫无意识随便捡的。对人如对书,最宝贝的东西送给最在乎的人,不管是打碎了牙齿死不承认,还是满不在乎的装作一切都无所谓,潜意识的行为都最能反映一个人的真实心境。这一点,可惜,徐莱到最后才明白。

    余铭恩听徐莱讲故事一样描述着“清风”的由来,看着她一会瞪眼,一会委屈,一会紧张,一会大笑的种种表情,心里喜欢极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儿,她虽然不漂亮,却在人群中极其耀眼,让余铭恩只看一眼便能找到,而后目光就像被锁定了一样,再也无法离开。有时候余铭恩也在问自己,到底徐莱是哪点吸引着自己,让他甚至愿意丢到尊严放下自我去靠近她,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因为徐莱身上有光,而且是如此绚丽夺目。只是,他不知道,这光,只有在徐莱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才有,而且这光,徐莱只为了他一个人闪耀。

    那晚,徐莱和余铭恩两个人都失眠了,因为彼此明了了对方的态度,而欣喜不已,即便不是表白,却也胜似表白后的那种不能自已,突然感觉自己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心好像一下子有了可以安放的位置,激动而又踏实,脑海中也开始不断地构画两个人未来在一起的画面。余铭恩的是憧憬,徐莱的则是改变。她想和他有个完美的开始和不一样的结局。至于徐莱是否能如愿以偿,那就是个未知数了。

    半夜11点多,徐莱的寝室里只有徐莱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其他人都睡得沉沉的。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惊醒了全体人员,孟梓樾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爆着粗口骂着:“我X,这XX是谁,半夜不睡觉,要XX疯啊?”

    徐莱则赶紧起身下床,接起电话,责问的语气没好气的说:“谁啊?”

    “是我。”一个听起来漫不经心的声音,是个男的,周围还有点乱,闹哄哄的听不清。

    “你谁啊?”

    “我是谁,你都不知道?太逗了。”他低沉的笑着,言辞间似有一种讽刺的味道。

    “你变态吧?有事没事儿?有事儿说话,没事儿滚蛋,大半夜的打电话骚扰女寝,不要脸!”徐莱生气的想直接挂断电话。就听那边那个男的略带调戏的口气说:“呦呵,这么辣,有机会得见见。”

    “滚蛋。死变态。”徐莱几乎要挂断电话了。那男的却极其平静的甩过来三个字:

    “我找陶李。”

    徐莱赶紧抓起电话,捂住电话的一头,对寝室里那三个探出床边,一直竖着耳朵听的小脑袋惊讶的说:“陶李,他说她找你。”

    陶李听后慌乱的叽里咕噜的爬下床,紧张的接起电话说:“喂?”再之后就嗯,啊,嗯的回答着,没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挂断电话后,白雨晗问陶李,电话是谁打过来的,陶李没说话,爬上床,拉好自己的被子,缓了一会,才悠悠的说:

    “我可能要恋爱了!”

    “你送我的那本书上,第一页写着清风两个字,难道不是你的笔名吗?”余铭恩做了一个翻书的动作,然后迷惑的看着徐莱。

阅读窗外有片海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皆斩总裁大人,7页守则探虚陵现代篇重生校园之巅峰女修妖妃爱爬墙:狐王,上榻玩夜帝太放肆:新妻,要爬墙!海贼之变身无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