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窗外有片海
本章:7783字

第十六章 说谁是潘金莲呢?

    “你大腿的围度恰好等于陶李腰的围度,估计就差在这儿了。”徐莱没看孟梓樾和陶李,她盯着天花板若有所思,叹着气说。

    徐莱叹气,其实并不是因为感叹孟梓樾是个小胖子,而是为自己。大学四年里,他们都会有些情感的小故事,这些徐莱自然都是知道的。只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每个人的故事却与之前完全不同,比如说白雨晗,她本应该是在大三的时候才认识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那个死渣男,而现在时间居然提前到了大一。再说陶李,她的那段感情,原本是始于一场交通事故,而现在居然是因为一只鞋。这些事搞得徐莱有些恍惚了,剧本写得完全不按套路啊,自己明明是个穿越回来的人,按理说应该通晓世间事,神一般的存在啊。退一万步讲,即便达不到掌控一切,也至少应该能够做到应对有方啊,但从目前看来,她啥也不是,啥也不知道,啥也改变不了。“我可真够悲催的。”徐莱暗暗的自怜,想的闹心,扯着被子把自己狠狠的埋了起来。

    “徐莱你出来,你出来,你不敢正视我了,是不是,什么叫我的大腿围度恰好等于陶李腰的围度?我哪有那么胖,大桃子,你说,我有那么胖吗?你腰围是多少?不行,我得找个尺量量。”孟梓樾说完,就要下床,被陶李拉了回来,她挣扎开又想下床,又被陶李拉回来,一来二去,俩人好像是张动态的GIF图,循环往返不休。

    “那不明摆着吗,你要说是你的,还能有今天这事儿了吗,而且我估计你俩不仅被臭骂一顿,还得外加一笔精神补偿费。”白雨晗的解释引来了孟梓樾的强烈不满,她怒指白雨晗说:

    “白雨晗你这话说的太损了,怎么的,是我的鞋,就得被臭骂还得赔人家钱,是陶李的最后就能变成一段爱情故事,凭什么啊,我跟陶李比,我差哪儿了我?”孟梓樾说完把陶李一把把陶李搂过来,她跟陶李肩靠肩,脑袋挨脑袋的并排对齐,仰着头对白雨晗说,并示意徐莱也好好看看,然后等待着大家的评断。


    “大半夜的,能不能就别纠结你的腿,她的腰了?咱不说陶李的爱情故事呢吗?你那腿也跑不了,你想量明天再尽情的量呗,谁也不拦着你。你让陶李也说说话,我现在就想知道,怎么鞋砸了脑袋,就恋爱了呢?哎不是,这个桥段,咋听着这么耳熟呢?”白雨晗坐起来,对着那边你推我搡的孟梓樾和陶李说。

    “你看,你也这么觉得的,对吧,我当时就跟陶李说,你这情节,太XX经典了,这俨然就是现代版的西门大官人和潘金小莲莲的初遇吗?”孟梓樾停下来,瞬间忘了找尺的事儿,换了一张坏笑的脸,看看陶李又看看白雨晗,嘿嘿嘿的笑起来。

    “这不马上到重点了吗?”孟梓樾转过头对白雨晗说,然后咽了一口唾沫,接着讲:“然后我俩就下楼了,诶?这块说过了,对,然后我俩就下楼了,见到了那个被砸的倒霉鬼,本以为会被骂一顿,没想到,他见着我俩之后,先问了一句‘这鞋是你俩谁的?’”

    听到这儿,白雨晗噗嗤一声大笑起来,对孟梓樾说:“然后陶李一定说,这鞋是她的。”

    “欸?你怎么知道的?”孟梓樾问陶李。
    孟梓樾很自觉的把腿重新伸进陶李的被窝,若有所思的想着,然后狠狠的一拍脑门,说:“那倒霉鬼啊?”

    陶李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说:“就是他。”
    “滚一边去,要真是周杰伦,她接起电话那一刻,就能兴奋的从窗户这儿跳出去。”白雨晗习惯的用手指在脸上推了一下,推了个空,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戴眼镜,索性就用手蹭蹭鼻子。

    “这是唯一我认识的,跟她有关系的男的了,还有谁啊?我真想不起来了,哎呀你快说吧,别像便秘似的,干挤挤不出来,让人这个着急。”孟梓樾一边赖赖叽叽的说着,一边把腿伸进陶李的被子里,蜷着身子半躺在陶李的床边。
    “就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啊?那人是谁啊?”徐莱一直坐在椅子上,可能是有点冷了,她拿了一件外套搭在自己身上,然后仰着脖子说。

    陶李则把头深埋在被子里,不说话,这时候寝室早就被断电了,应急灯也没开,所以根本看不清此刻陶李的表情,只是借着温柔的月光,依稀能感觉到她似乎惊讶多于开心,惶恐大于甜蜜。
    “你要恋爱了?跟谁啊?”孟梓樾灵活如一个小胖猴子,从自己的床上一跃爬到陶李的床上,蹲在她的身边,期待着她的答案。

    “有时候,我真想把你哄到男寝去。要没有你胸前那两块大肉,你瞅瞅你自己还哪像个女的?”陶李把孟梓樾从被子里一脚踹出来,瞪着她接着说:“还有你这人嘴馋忘性大,我说这人你认识,你就一丁点印象都没了吗?你再好好想想,前两天,发生啥事儿了?”


    这两个人说的热闹,却让另外两人看的迷糊。徐莱回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对着陶李和孟梓樾说:“嘿,嘿,这还俩人呢。”


    “你能不能快点说重点。”白雨晗打了个哈欠,打断了孟梓樾的故事。

    陶李还没来得及张嘴,孟梓樾就抢先开口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两天前,大桃子在寝室里刷鞋,之后就晾在窗户外面的小平台上,也不知道怎么的,有一只鞋刷的一下子就掉下去了,正好就砸在了一个倒霉鬼的脑袋上,那家伙特别横,在楼下一顿嚷嚷啊,我跟陶李赶紧就下楼了,还想着得怎么给人家赔礼道歉啊,5楼啊,这可是5楼啊,虽然是一只帆布鞋吧,那重力加速度又自由落体的,还不得砸个好歹的。”

    “那人,你知道。”陶李终于在大家的期盼中开口了,她抬起头看着孟梓樾说。

    “我知道?能是谁呢?”孟梓樾小眉头一皱,自问自答的说:“周杰伦啊?”

    “说谁是潘金莲呢?”陶李在孟梓樾的后背狠狠的拍了一下,有些不高兴。

    “我就说像,可也没说你就是。哎,对了,你们知道那个西门大官人,是谁吗?”孟梓樾说道兴奋之处,两步便爬下了床,站在寝室中央,招呼大家都看她,她要将这个神秘的西门大官人的身份公之于众。

    “谁啊?”白雨晗最先探出头,问道。

    “说吧,是谁?”徐莱也坐起来,探着小脑袋说着。

    “侯筱羽!”陶李吐出三个字。

    “哎呀,你咋不让我说呢?我气都运好了,刚走到嗓子眼儿这块,让你一句话给憋这儿了,太烦人了。唉!”孟梓樾拍着大腿嚷嚷着,遗憾着失去了一个表现的机会,她做到椅子上,揉着刚才拍疼了的大腿,一路揉,最后揉到了自己的肚子上,想到了什么似的,起身在储物柜里翻来翻去,翻出一袋辣条,熟练地撕开,豪迈的吃起来,仿佛退出群聊了一样,再不过问事事。

    “谁?你说谁?侯筱羽?呦,还真是西门庆的人设。”白雨晗吃惊的表情里透漏着几分讽刺的笑意,她看了看徐莱,挑着眉毛一撇嘴,暗示着:这好像不是一场浪漫的爱情故事。

    “侯筱羽?就是大三那个侯公子?侯筱羽?”徐莱听到这个名字,也很惊讶。来到这所大学的人,要说认不全那几科教自己的老师,大有人在;但要说不认识侯筱羽的,可能几乎没有吧。

    侯筱羽,人称侯公子。他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公子,他爸爸是省里在职的高官,他妈妈是奔驰在省内唯一的经销商,市面上能看到的奔驰4s店,都是他们家的。正所谓官商搭配,无敌无畏。自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得侯筱羽,的确气质各方面都跟一般人不太一样,有人说,这种不一样,其实就是源于侯筱羽从小就对金钱的毫无概念,他从不追求什么,因为不需要;也从不苛求什么,因为不需要。在你还央求着妈妈,给你买一盘西城男孩最新的CD专辑的时候,人家已经坐着飞机亲临西城男孩演唱会的现场了。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侯筱羽的生活,是同龄人无法想象和匹及的。

    正因为如此,侯筱羽一向用鼻孔看人,当然这并不影响那些爱慕虚荣甘愿跟在他身后捧哏舔腚的人的存在,同样的,他的女朋友职位从来没有编制,都是临时合同制,说换就换,然后看心情给补偿。就是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远远的活在他们生活范围之外的人,居然被一只鞋砸进了陶李的世界,所以接到电话后,她的那些个惶恐和惊讶,就让人可以理解了。

    “是他,刚刚打电话的人也是他。”陶李再次用肯定的语气确认了那个人的身份。白雨晗和徐莱,还在自顾自吃辣条的孟梓樾,都没再说话,也不知道还应该说点什么,继续追问吧,总觉得这事儿发生的太扯,尤其是对方名叫侯筱羽;不再问吧,气氛还有那么一丢丢尴尬,人家陶李才刚刚宣布了要恋爱的好事儿,什么都不表示未免又太不合乎常理。说与不说,这嘴型就介于张与不张之中,后来白雨晗打破沉寂说了一句:“啊!”

    陶李借着白雨晗说出来的这个字,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她一脸羞涩和矫情的说:

    “他约我明天下午出去,我去还是不去啊?你们都说话啊。”

    “你自己想去还是不想去啊?”徐莱接话问着。

    “我?不太想去,人家什么身份啊,咱什么身份啊,高攀不起。”陶李说的明显是反话,她想不想去,答案早就不言而喻了,如果不想,挂了电话之后,就不会说自己是要恋爱了。现在说着不想去,实际上除了是想让大家给她一个去的理由,这样会显得自己很矜持,同时也是在含蓄的炫耀,炫耀她的魅力竟然吸引来如此这般的人物,而眼前的这三只瞬间沦为她眼里不入流的芸芸。

    “金瓶梅里,西门是怎么勾搭上潘金莲的来着?我记着小莲莲起初也是一直推脱,后来不也是因为心中饥渴难耐,再有对西门势力的垂涎,半推半就的同意了吗。你这故事啊,从一开头,就像照着金瓶梅剧本演的似的,现在再看你一脸的口是心非,估计当年潘小莲第一次拒绝时,也就是你这幅表情吧。”白雨晗虽然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着,但却字字如刀,听得陶李整个脸都僵硬起来,冷冷的对白雨晗说:

    “我告诉你,白雨晗,姐脚上穿的是双水晶鞋,姐叫辛德瑞拉,说他妈谁是潘金莲呢?你才是潘金莲呢,你们全家都是潘金莲。”

    “嗬,你保密工作做得够好的。我们一点都没发现,什么时候开始的?”白雨晗把被子抱在怀里,这个身体倾斜的靠在墙壁那侧,歪着脑袋调侃着陶李。

阅读窗外有片海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