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窗外有片海
本章:7042字

第十七章 野外露营,你去不去?

    “啊!要不然,还能有什么?”余铭恩冷淡的吐出一句,心里却在对徐莱说着另外一句:你能不能自觉的离梁允初那小子远点儿?你看不出来他对你有意思吗?你还笑,你跟我怎么没笑的那么灿烂呢。

    徐莱被余铭恩的话怼的自己无语,她恨不能对着余铭恩来上一百八十遍的天马流星拳,打到她身心愉悦为止。徐莱讨厌余铭恩古里古怪的语调,却一直没发现余铭恩虽然嘴上冷冰冰,但他看她时的眼睛里始终都充满暖意。

    “那行,我回去了。”徐莱的小性子上了劲儿,一甩手,就要走人了。

    梁允初又何尝不是这样看待余铭恩的呢。文明世界里男人之间的较量,极少出现在言行上,更多的则是选择:我要用眼神杀死你。就像刚才余铭恩叫走徐来时,转身丢给梁允初的那一道似刀的目光,又好像徐莱被余铭恩叫走后,梁允初回击给余铭恩的那一束如冰戟般寒冷锋利的眼神。两人你一刀,我一戟的在意念里已经大战了几百回合。可惜的是,另外一个当事人徐莱因为太困了,竟毫无发觉。

    “你把我叫过来,就是要说这个?”徐莱显然不满于余铭恩对自己的态度,所以她说话时有点急躁。


    “你等会!”

    “你不是没话说了吗?”

    “没事儿,其实是找陶李的,一开始他没说清楚,误会了。”徐莱比刚才那会感觉精神了一点,但还是浑身乏的很,只想尽快回寝室再上床躺一会。

    “哦,那行,你回去吧。”昨晚事情的来龙去脉,余铭恩其实早就知道了,白雨晗跟其他人说的仔细,他无意中听的全面。所以他把徐莱叫过来,根本也不是询问昨晚的事儿,他只是不愿意见到梁允初跟徐莱有说有笑的在一起。

    在感情的世界里,有精准的第六感的,可不单单只有女人,还有男人,而且他们直觉的灵敏度有时候更甚于女人。这些都源于男性雄性激素的分泌,也便促使他们有了对于事态掌控的渴望,对于事物占有的欲望,和对于塑造最强壮最无畏最坚强形象的追求。故而他们的直觉稍稍不同于女人,女人的直觉始于猜忌,男人的直觉始于敌意。任何一点敌意,哪怕只是微乎其微,都会让他们把你自动归类为对立方,那么你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危险的,必须无条件扼杀。更何况梁允初之前的诸多表现,那简直就是一种赤裸裸的宣战,所以对于余铭恩来说,梁允初出现在徐莱身边,绝对会让自己处于一级战备状态。
    “那你呢?你没被传染吧?”梁允初听出来徐莱是在开玩笑,于是逗着徐莱说。徐莱摇摇头笑了。

    余铭恩站在离徐莱和梁允初不远的地方,一直用眼睛余光瞄着他俩,虽然听不清俩人说话的内容,但是看见梁允初笑着,徐莱也笑着,心里一阵别扭,于是走上前去,站在徐莱的旁边,态度生硬的说:
    梁允初顺着徐莱指着的方向,看到了在不远处站着的陶李。她目光涣散,身体僵直,时而鬼魅一笑,看起来简直就像个精神病人。

    “她这是怎么了?”
    “你们昨晚都干嘛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半夜有个疯子给我们寝室打电话,后来大家聊天就都睡不着了,等再想睡的时候,闹钟响了,然后就这样了呗。”徐莱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有气无力的对梁允初说。
    凌晨3点才睡,早上6点被闹铃叫醒,502寝室全体成员集体戴着黑眼圈出席了早操。

    “她被传染了。”徐莱懒散的摆摆手,然后又打了一个呵欠。


    “你跟我过来一下。”然后转身就走了。


    “早上听白雨晗说,你们寝室昨晚被电话骚扰了?你没事儿吧?”

    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状态的徐莱,让余铭恩这么一叫,吓得心一抖,她咔吧着眼睛,瞪着余铭恩的背影,心想:刚给你点好脸,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是什么态度嘛,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然后她对着梁允初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跟着余铭恩走了过去。

    “你叫我过来干嘛?”徐莱叫住一直往前走的余铭恩,他停下来,转过身,眼神怪怪的看着徐莱说:

    “疯子?没怎么着你吧?”

    “恩,疯子。而且还传染。”徐莱指了指陶李,然后接着说:“你看她。”

    余铭恩哪能就让徐莱这么走了呢,敌人梁允初还在那边虎视眈眈的盯着呢,这会儿让徐莱回去,岂不是在给梁允初制造安慰徐莱的机会?自己就是再愚蠢,也绝不会办这样傻的事儿。于是余铭恩一口气干了这坛子老陈醋,酸唧唧的对徐莱说:

    “你这么着急回去,干吗?难道还有人等着你吗?”说完眼神瞥了一眼远处的梁允初。

    他的这个动作,被徐莱看见了,她才恍然大悟,原来某人刚才时吃醋了。徐莱抿着嘴偷偷的笑了,然后她对余铭恩说:

    “啊,可不是吗,还真有人等着我呢,孟梓樾说了,让我早点回去,要给我煮面吃。”

    余铭恩听到徐莱这么说,表情一下子缓和了好多,嘴角微微上扬,对徐莱说:

    “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恩!”徐莱做好了倾听的准备,双手背后,身体倾向余铭恩,眼睛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过几天,十一国庆假,班里有个活动,要去十子湖秋游,自愿报名,你去吗?”

    “十子湖?我之前倒是听说过,但一直也没去过,有什么好玩的吗?”徐莱问。

    “恩,都是刘浩源安排的,我看了一下行程,大概就是放放风筝,爬爬山,好像还有篝火晚会,听刘浩源说那边提供烤全羊,再就是野外露营了,哦,对了,那边晚上的星空据说很美,好像还能看见萤火虫。”余铭恩说完,静静的看着徐莱,故意停顿了一会,他是想让徐莱有考虑的时间。

    “还要野外露营啊?”徐莱听到这个安排,开始犹豫了。

    嚯!野外露营,多么刺激又暧昧的安排啊,一群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女,一边篝火,一边看星星,抓萤火虫,另外一边搭好了帐篷等着夜宿,这哪是秋游啊,这不明显是为了摆脱单身制造的一场联谊派对吗?

    “刘浩源说那边有个酒店,是两个区域随便选择,野营区和住宿区,你如果不喜欢野营,也可以选择住宿。”余铭恩看到徐莱有些犹豫,他详细的解释了起来。

    其实这些都不是徐莱犹豫的关键点,野营和住宿对于她而言都无所谓,关键是看跟谁,哦,不是那个意思,是同行的人都有谁,如果玩的到一起去,怎么都开心,如果玩不到一起去,别说烤全羊,就是喝水都觉得郁闷。

    “你去吗?”徐莱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说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你希望我去吗?”余铭恩反撩徐莱,让徐莱心里的小鹿一阵乱跳。她说不好,既希望又不希望。希望他去,自然是因为心里有他,见他高兴;不希望他去,却是因为怕月色浪漫,把控不住自己,再干出点什么脸红心跳的事儿来。所以她没回答,纠结的等着,希望余铭恩先给自己答案。

    余铭恩见徐莱半天不说话,他往徐莱身边挪了一小步,然后款款深情的看了一眼徐莱,说:

    “这次活动,我可能还真的参加不了,你知道的,之前为联赛选人,预选赛我已经过了,接下来还有初赛,如果入选还会有复赛,所以这个假期,球队要求我们集训,7天,我都得呆在队里。”余铭恩说着很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余铭恩不能去了。那月色浪漫,就徐莱一个人岂不是可惜了。万一这场“相亲派对”,最后他们都牵手成功了,唯独留她一人,那时,怕也不用抓什么萤火虫了,自己就变成了瓦数最大的灯泡,照亮整片天空也不是不可能。

    “那我也不去了。”徐莱脱口而出,余铭恩欣喜若狂。

    “原本我就不爱凑热闹,这段时间觉一直也不够睡的,国庆假期,我打算在家补觉,睡他个昏天黑地。”徐莱解释着说,但在余铭恩看来,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前因是自己说要训练去不了了,结果是她说她也不去了。省去繁琐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意思:因为他不去,所以她也不去。这如同一针强心剂,让余铭恩的心稳定了下来,也让他洋洋得意,他与敌人梁允初在意念中的第一回合,就因为徐莱的这一句话,便让他大获全胜了。

    如果说时间快的像支离弦的箭,那青春里的那段岁月,怕是那支箭架在了时光机上,来去无形,穿梭无影。

    很快,就来到了秋游的那天早上,徐莱被全寝室人轮番轰炸,软磨硬泡,整整做了两宿说服工作之后,乖乖的坐上了去往十子湖的旅游巴士。参加这次活动的人员还不少,满满一车45个座位,所剩无几。支书刘浩源一边清点着人数,一边看着时间,然后对司机说:

    “可以出发了。”

    这时候,陈宸叫住了刘浩源说:

    “等会,还缺一个。”

    “还缺一个?谁啊?”刘浩源又看了一遍人员名单,纳闷的问着陈宸。

    陈宸来到车门处,探出半个身子往外看,然后见着远处跑过来一个瘦高个,兴奋的指着他说:

    “来了,来了,这回齐了。”

    大家都好奇这个临时赶过来的人是谁,于是齐刷刷的扒着车窗往外看,白雨晗在看清楚了之后,异常激动,她大幅度的摇晃着身边已经睡着了的徐莱,说:

    “你快看,谁来了!”

    梁允初看着徐莱无精打采的样子,上前问她:

阅读窗外有片海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