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十子湖的传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十子湖的工作人员,讲述着有关十子湖的浪漫传说,大家听得入神,仿佛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那份爱情的美好,陶李和白雨晗甚至为此而落泪。

    徐莱自然也是被这故事打动,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同时也十分的感慨,大多被传送的爱情故事,都会经历生死,若非只有失去过才会懂得宝贵,为什么不能在拥有的时候,就学会珍惜呢,人性的通病吧,即便是神仙也是如此。那她自己呢?又何尝不是呢。

    “那座山上有一个钟楼,相传撞响古钟的同时,对十子湖默念心愿,就会实现,特别是关于爱情的愿望,很灵验的,大家感兴趣的可以去试试,恩,这个项目是单独收费的,不包含在通票范围之内。每人每次10元。建议每人撞一次就得了,撞多了自己累,神仙听得也烦。”工作人员介绍完之后,便开始跟刘浩源说让他赶紧统计人数,因为撞钟得趁早,晚了神仙下班了,就不灵了,然后示意刘浩源这个得单独收费。

    因为女孩周岁时抓周宴席上,什么都没选,偏偏抢了男孩手里的一块卵石。人们说那是他们上一世定情的信物,这一世又凭此物再次相认,结缘。

    从此这湖便被称作“十子湖”,也是人们对幸福生活的一种向往,也有人叫这个湖为“爱情湖”。”WWW.8Xs.ORG

    “徐莱,你去吗?”白雨晗红着眼睛,脸上还有没擦去的泪痕,她肯定是要去的,所以问问徐莱是不是一起同行。

    “我去,我得去,好歹你们都有了爱情的眉目,我这初恋连个影都没见着呢,我去撞个钟,让神仙帮我喊喊他,让他赶紧来找我,别XX四处瞎溜达了。一点正事儿不干。”孟梓樾说完就举手报名,并对刘浩源说,她要撞三次,因为她的愿望比较着急,不管神仙烦不烦,都得撞三次,就当对神仙的一种强化记忆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后,还是那个村子,一个男娃一个女娃相继出生,从小两人就志趣相投,青梅竹马。长大后两人便成了婚,婚后相继生了十个孩子,和和美美幸福一生。

    有人说那个女孩就是当年的那位姑娘,而男孩就是黄石。

    为什么?

    黄石听得伤心,却也没再强求,只是在姑娘临别时,赠了一块卵石与她,希望留作念想。

    其实那姑娘并非对黄石没有情感,从第一次黄石说发誓要为村子的幸福生活而努力的时候,她就对他产生了好感,她看中了他坚毅的性格和执着踏实的品格。而在日后的交往中,更是对黄石勤勤恳恳的为人和对自己体贴入微的关照芳心暗许。无奈她不能接受这段凡人的爱情,因为天规有条,如若违反,不仅黄石会被牵连,甚至整个村子都会因此而彻底的败落。

    黄石心中无半分杂念,当即就干了起来。果然数日后,井中出水,整个村子一下子活了过来似的,看到了希望的人们,无论是年老还是体弱,都纷纷的参与进来,大家期盼着终有一天可以过上好日子。

    那姑娘也是很积极的帮助着大家,冬去春来,夏过秋至,终于到了丰收的季节,当村民们手捧着颗颗麦粒的时候,无一不激动落泪,并表示着对那位姑娘的无限感激。

    然而,有一天,来了一位少女,她一袭蓝色,灵动而飘逸,走路带风,风中留香。她跟仅剩下的几位村民说,她有办法可以让这块土地起死回生。

    那剩下的几位村民,不是年事已高,就是身缠重病,至今没有走,也是因为根本没有能力离开,所以听到这位姑娘的话后,纷纷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

    “相传数百年以前,这里荒凉而贫瘠,因为缺水,农作物的成活率很低,居住在周围村落的人,后来很多都选择了迁移,虽然不愿意背井离乡,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谁也不想就这么活活的饿死在家里。

    而此时年轻人黄石对那位姑娘似乎产生了男女的情感,他对她表白,希望可以跟她白头偕老,子孙满堂。但是却被姑娘当即回绝,她告诉他,自己并非凡人,此次前来只是为了救助这块可怜的土地,她并无凡人的情感,更不可能与凡人结合,而且自己很快就会离开,因为她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离开之后的姑娘,春化蝶,夏化雨,秋做叶,冬做雪,一直陪伴着黄石,听他默默的表达着对她的思念。一字一句她都记在心里,不曾忘记。

    但是,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后来那姑娘废弃仙根,自愿堕入轮回,想与黄石再续前缘,修的一世圆满。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有一天,黄石因为多年对姑娘的思念,心中抑郁成疾,最后壮年早逝。那姑娘见后悲伤欲绝,才知斯人已逝,万念俱灰,她悔恨自己当初没有接受黄石的感情,更悔恨没有让黄石知道自己的真心,空渡无数寒暑,他只道一厢情愿,殊不知却是两情相悦。然而,事已至此,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最后姑娘伤心的转身离开,落泪成湖。

    姑娘见此情景,十分的难过,她告诉村民,即便是神仙下凡解人困窘,也还需人亲力亲为的去做,正所谓伸手得来的只是一时,而辛苦得来的将会是一世。那姑娘无奈的摇摇头,转身便要离去。

    正在这时,一个名叫黄石的青年,挽留住姑娘说,他愿意以一己之力,为村子的将来做努力,虽然他一人势单力薄,但他年轻,只要明年能收获一颗麦子,后年就会是10颗,再而百,后而千,只要肯做,村子一定会好起来。姑娘听得感动,于是将掘井之术教于他,并告诉他确切的水源的位置。

    “报名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张多来一边跟刘浩源交钱,一边对着同学们大声的嚷嚷着:“都赶紧的啊,咋的?都有对象不着急了呗?有对象也没啥了不起啊,你知道哪天就黄了啊?还不求神保佑保佑?就算不求财求色,保个身体健康总行吧。老刘给我报上,我着急,我想要个女朋友。”

    “你是收提成了,还是拿回扣了?怎么这么积极?”刘浩源一把推开张多来,“本来这意境挺好的,让你说的,怎么就变味了呢?”

    “行行行,你们都是文化人,就一个人是盲流子,还不行吗?”张多来搂着刘浩源的肩膀,笑嘻嘻的说。

    不过张多来的话,还真就说道大家的心坎里了,寒窗苦读十几载,又被高考折磨的恨不能拔下一身皮。凭良心讲,要是没有个当高官的爸爸,或者是开矿的家世,再或者是天才般的大脑,最后能冲进这所学校的,那都是九死一生。

    走过独木桥的,才会懂那种万丈深渊之上,提心吊胆的日子,都不是人过得。所以现在终于还阳了,谁还不想尝尝人间的烟火味道,除非是没机会,但凡有一点机会的,也都不会轻易放过。眼下有这么美丽的湖景,又有这么动人的传说,占占先人的福气,给自己求得好运,不管真假,心诚则灵,错过了总是有些可惜。

    最后除了梁允初以外,大家都报名了。然后纷纷跟着爬上了山。

    徐莱走在最后面,他好奇为什么梁允初没报名,于是问他:

    “你不去吗?撞着玩玩呗,一个人在山下呆着也没意思啊。走吧,一起去吧。”

    “不去了,也没有什么愿望可许的,撞了钟,不说点什么,反而亵渎了。昨天睡得太晚了,爬山又太累,我在这儿坐会儿,顺便帮你们看着东西。你去吧,快上去吧,一会掉队了。”梁允初坐在山下的石阶上,比划着让徐莱赶紧跟上其他人。然后见徐莱转身离开,又心中酸涩无比。

    若非命运的安排,让余铭恩一次又一次的抢了先,梁允初也不会觉得如此的绝望。仿佛每次给到自己的镜头都是一扫而过,但对于余铭恩总是浓墨重彩的刻画。

    就比如这次出游,梁允初原本订好了跟家人一起去日本游玩,机票都买好了,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有报名,直到后来听到徐莱又报名了,这才跟家里人协商,说自己不去日本了,另有别的安排,为这事儿,梁允初的妈妈非常生气,还臭骂了他一顿。

    他原本想借着这次出游的机会,对徐莱表白,却哪成想,车还没开,余铭恩这个程咬金就来了,而且气势冲冲,完全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直接就把徐莱归为己有。然而,心中怒火难平的他,见到徐莱看余铭恩的眼神的时候,又不战而馁,竟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了。

    所以上山许愿,对梁允初来说,不过就是白白耗费体力,一点意义都没有。况且他也不愿意见到徐莱和余铭恩两个人眉来眼去的画面,于是,宁可自己看行李,静一静,平复一下自己那颗受了伤害的心。

    山上,一片欢声笑语,撞钟的撞钟,许愿的许愿,望景的望景,卖单儿的卖单儿。

    余铭恩问徐莱,许的什么愿望。徐莱说,希望自己永远干吃不胖。

    徐莱反问余铭恩许的什么心愿,余铭恩说:

    “我希望有一天,我对她说:你愿意嫁给我吗?她会回答我说:我愿意!”

    渐渐的这里变的更加落败不堪,没有什么比一座空城更让人容易联想到鬼怪神说,也正是从那时起,人们途经此地都要绕行,甚至连提都不愿意提及。

阅读窗外有片海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妖女[快穿]重生之军中铁汉追娇妻终极系列之最强死神萌妻甜似火:顾少,放肆宠!军婚之痴汉男神宠妻录他黑化以后[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