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命言灵妻:大叔,别太坏

第171章 171:讨饭养你

  • 作者:空调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8-12-10 01:41:24
  • 字数:13095字

松陵山和清道观。

和清道观有个百年的历史了,坐落松岭山的山腰,面积不大,一座大殿旁有着几间瓦房,大殿都有些破旧,平日里鲜少人上山,现代人越加不信这些道佛,也就造就了这和清道观如此光景。

清晨,林木兮还没醒来,便已经听见了那每天准时敲响的钟声。

当天下午,袁青跟着郁啟葉坐上了回部队的高铁,在高铁上,郁啟葉才终究熬不住,一觉睡到了目的的。

……

不多时,一席道袍入内,手里端着一碗清粥和一小碗腌菜。

丘衍看了一眼床边坐着看着窗外有些出神的林木兮,叫唤了一声:“吃早餐啦!”

郁志儒拉住他的胳膊,表情严肃:“四哥,你一直不接电话,部队那边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了,你要不先回去,这边有我和三哥看着呢,一有什么消息,会马上通知你的。”

部队急召,肯定是有要事。

郁啟葉呼吸有些急,沉默着没作声。

郁志儒低着头,心里也有些堵闷。

木兮一向最是聪明机灵,怎么能使这性子呢!

说着,猛吸了一口,把剩下的半截烟扔进了草丛里。

“四哥,你去休息一会吧!警察那边加了些人手,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房门被敲响,紧接着,郁志儒推门而入。

他瞧见郁啟葉手里的烟,眉头一蹙,上前出声:“四哥,你怎么抽烟?”

郁啟葉坐在内院的走廊上,看着花园里多出的俩颗向日葵,眼睛里有些血丝,状态十分疲惫无力。

郁啟葉摇了摇头:“这都多少天了,她要是想躲,地球这么大,怎么找……。”

“爷爷那边怎么样了?”郁啟葉问。

说着,他撑着身子起来,步划明显有些不紊了。

“没事,就是得在医院吸着氧,看这几天的情况,要是稳定下来,就可以出院了。”

郁啟葉应了一声,“老爷子那边能哄就哄着点,我去洗个澡。”

郁啟葉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郁志儒,声线有些嘶哑:

“有点困,找张叔要了一根。”

林木兮这才转过头来看他,走到桌前,喝了一口那白粥。

观里的伙食都是用炭火做的,总感觉比用电的做的好吃些。

只是,她抬头看着对面正看着她喝粥的丘衍,出声问道:

“你打算就这样一直把我安置在这?”

“这怎么了?”丘衍不解:“这儿的观主与我是好友,多你一双筷子,我们既不用交房租,又不用水电伙食,多好呀!”

林木兮:“……。”

她第一次见人吃白食吃的这么理所当然甚至引以为豪的。

之前,她求助丘衍让他帮忙弄枪,并弄来了酒里的药,催眠了秦修宸,让他做出一些不自觉的行为来,配合演出……。

条件就是,她必须跟他离开郁家,不得再跟郁家人相见。

她原本还想着让原主好好待在郁家享福,现在看来还是赶不上变化。

让她更加的意外的是,她居然没有魂散。

林木兮低头喝了一口,吃了些咸菜,问道:“你打算把她怎么样?”

她问的,是灵仙。

那天晚上,丘衍突然出现,把灵仙收进了一个类似玻璃珠里的东西,她至今也不知道那灵仙是死是活。

不过应该还活着的,否则,丘衍若想要她死,当时就该直接要了她的命。

丘衍撑着下巴,老实回答:“这东西,非灵非仙,留着她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林木兮皱了眉头:“她不是灵魂吗?”

为什么说她非灵非仙?

“哪怕就是怨魂也不可能存于太久,一方面有阴司会寻,另一方面灵魂缺少养分,就像人一个星期不吃东西就会饿死一样。但她身上有灵仙的气息,却并非灵仙,我也不是很太确定她的由来。”

所以才一直没有动她。

更重要的是,他很想知道,她跟在林木兮的身边想要干嘛?

林木兮想想也觉得有些不对,一般灵魂只能飘荡,跟在人的身边能给人带来一些阴虚的毛病之外,其他还真没什么用处。

可她却不同,能改变她的血液基因,甚至是帮她进入郁啟葉的梦境……

“你想利用她?”林木兮眯了眸子。

丘衍笑了笑,狐眼眯成了月牙:“至少,她活着,比魂散好吧!”

“那你想用她来干什么?”

丘衍想了想:“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肯定是有用的,要是用不上,再灭了她也不迟。”

林木兮没有再过多的去问了。

把粥喝完后,丘衍端着碗准备出去:“我跟观主说说话,你要是闷了就来寻我,别乱跑,后山有些野畜。”

林木兮点了点头,丘衍这才抬步出去。

林木兮哪也没去,只是坐在门槛上靠着发呆。

她现在很迷茫,秦修宸判了刑,她的心愿目标了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魂散,难不成是因为灵仙被抓的原因?

不对,灵仙是个什么来头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她不能把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她身上,而且她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

至于丘衍,她不相信他。

灵仙说的没错,丘衍也是来路不明并且对她有所隐瞒。

至少他很多事情她都想不明白,也不知道他的坦白是真是假,就好像她不明白丘衍为什么要她离开郁家一样。

她始终离家,郁家一定在到处找她吧!

至少爷爷三哥五哥和七爷都会着急吧!

她有时候也起坏心想要下山回去,可到底还是被自己所画的道德原则束缚了脚步。

丘衍帮了她,她也答应承诺了他,就不能毁约失信。

也许丘衍也正是因为信她,所以对她的行为和自由很放心。

直到快中午的时候,丘衍才回来带她一起去厨房吃饭。

观里的道士都是上了年纪的,小年轻也不可能在这熬白水青菜的日子。

道士加上观长只有四个,有时候山上偶尔可能会来些人跪拜,添些钱。

国家对他们也没什么政策保障,所以基本上没什么经济来源。

菜都是自己种的,米一般都是下山去百家化来的……

虽然多了俩个人,但好在丘衍和林木兮也不是吃多挑食的人。

对于丘衍带来的女孩子,道士们还是能接受的,毕竟年纪还小。

吃完饭后,丘衍要去地里帮忙干活,林木兮也想帮忙,但丘衍却说:

“一共就那么大点的地,你来也是碍事。”

林木兮只好回了屋,继续发呆。

这样日复一日的呆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丘衍可能也觉得林木兮这种状态有些不对,带着她跟观主道了别,说要带着她四海为家的去流浪……。

一下山,林木兮就有种无力感,她已经为下顿开始发愁了。

果然,一到饭点,丘衍惦着脸将手搭在林木兮的肩膀上,重量压得林木兮差点站不住。

“丫头呀,我饿了,我们要不蹲那边去乞讨吧!说不定会有好心的小姐姐给我们点吃的……。”

林木兮扶额有些头疼,她的手可不是用来伸手要白食的!

再说了,俩人穿的整洁,不脏不破,伸手乞讨谁会给啊!

“你有手机吗?”

丘衍无力回应:“我怎么会用那东西。”

“那我手机呢?”

她手机一般都是随身携带的,那天晚上丘衍把她手机要了去,也没见还给她。

“扔了呀!又没用。”

是能吃还是能穿?

林木兮实在是服了!

他们来到村里的一家手机通讯店,林木兮借了店主的手机,给他转了一千,拿了他店里一支四百多的手机,要了一张号码卡,剩下的全换成现金了……。

路边的米粉店。

林木兮看着对面正在吃第二碗的丘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她有种养了个孩子,身为老母亲不容易的感觉。

……

61489部队。

直升机稳当的停在机坪上,几个英姿飒爽的特战队员依次从飞机上下来。

袁青早早的就站在不远处等着了,见郁啟葉的身影,这才上前来出声:

“爷,俩天前,七小姐账户上的额度有了些变动和支出,收款人是石家村一家通讯店的老板,说确实有个小女孩带着一个道士来店里,给他转账买了一只手机……”

郁啟葉眸子顿时暗沉了下来,呼吸粗重,一道危险的戾意蔓延开来:

“道士,丘衍。”

……。

那天后,林木兮他们每一次动卡里的钱,郁啟葉这边就会派人去追查,可每次他的人去了,都是扑了个空。

林木兮还不知道郁啟葉跟她跟这么紧,她看着眼前大口吃着炒饭的丘衍,实在是受不了:

“喂,我卡里没多少钱了,你不能让我这样一直养着你吧?”

丘衍点了点头:“等你没钱了,我就去要饭,换我养你。”

林木兮:“……。”

头好疼。

他们就这样走走停停,一个月的时间,跑了大半个a国地图,就是不往东城那边靠近,反而越走越远似的。

林木兮卡里真的没多少钱,买了房,里面只有一些零头。

这些日子,她有时候还能混儿童票,甚至是丘衍死皮赖脸的说他女儿还小要免票……。

绕是如此,他们大半的钱都花在车费和旅馆上了。

当他们下车再次落地一个陌生城市的时候,林木兮是真的穷的身上只有一只手机和六块钱的零钱了。

不说吃饭,他们晚上的住处都是问题。

俩人面面相顾,大眼瞪小眼。

丘衍出声:“要不,把你手机卖了吧!反正也没话费了不是。”

“你还说。”林木兮有些生气,手机买回来当天,他说他玩一会,就真的那么一会,把她刚冲的五十块话费全换成游戏豆了……

“我不卖手机,没钱我也不跟你走了。”

林木兮有些赌气,直接坐在了台阶上。

她自个说不定还能活的好好的,带上丘衍这个累赘,那简直完蛋!

丘衍蹲下身来:“你别急,我们不是还有六块钱嘛,还能吃俩碗面呢!”

“我去你大爷的!”

林木兮平时修养脾气多好的一个人,此刻也忍不住爆了粗。

这六块钱说什么也不给他了。

“你不是说讨饭养我嘛,你去呀!”

丘衍眨巴眨巴眸子,楞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好吧,那你在这等我一下。”

说着,抬步走向了车站的进出站口。

林木兮看着他,他不会真去伸手要饭吧?

只见他随便就对一个女人说:“阿弥陀佛,小道路经此地,饥寒交迫,可否请姑娘伸出援手?”

女人还没出声呢,她身边的男人伸手推了一把丘衍,有些不悦:

“你特么哪门子的道士,那阿弥陀佛不是和尚说的吗?”

丘衍呆:“是吗?”

“去你妈的,骗钱也不搞身好点的行头和说辞,滚远点。”

丘衍皱眉:“我不是骗钱,我这是在渡有缘人,正所谓行一善,积一德,这德可挡灾,小道可是在救你。”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说人家有灾,那男人脸色顿时不好了。

还不等他说什么,林木兮赶紧把人拉了过来,赔笑出声:“不好意思,他这人脑子有毛病,你可千万别跟他计较。”

“是疯子就把人拉回家,别放出来溜达!”那男人没好气。

林木兮刚点头想应声,丘衍不服:

“我没疯,你叫洪安,23岁,家住洪家村7组4号,父亲三年断腿,母亲半年后改嫁,你初中毕业就去学汽修,没干半年就走人……。”

丘衍一席话把男人说的一愣一愣的,他咽了一口唾沫,对丘衍的态度突然和善了很多:

“道长,你这……说的真是一点没错,你刚才说我有灾,是真的吗?”

丘衍点了点头:“是真的,你跟你女朋友回老家……。”

丘衍说着,突然把嘴闭上了,显然是不太愿意往下说了。

那男人被吊着胃口,见此,连忙把钱包掏出来,抽出俩张红的给到丘衍的手里,带着恳求的语气出声说道:

“道长,我刚才是有点得罪,你别计较,你多多少少告诉我点就行。”

林木兮看着丘衍手里的红爷爷,呆滞微张了小嘴,伸手从他手里拿过,有点不太相信。

这特么也行?

丘衍看了一眼身边看着钱眼睛发亮的林木兮,犹豫了一下,出声回应道:

“那我只能说,你坐下一班火车,就能避过那灾。其他的,不能说多了。”

尽管如此,男人也满足的点了点头,拉着女人就要去窗口退票换车次……。

不知不觉时,他们身边已经围了很多准备出站离开的旅客,刚才那一幕,很多人可是都看见了的。

有些在观望不知是真是假,有些则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上前出声问道:

“道长,你这给我也算算呗!”

丘衍觉得有俩张就够了,不想再开口多说的。

可林木兮扯了扯他的衣袍,没办法,他只好给人继续道吉凶……。

林木兮咧嘴笑着,一会的功夫就把俩个小口袋都塞的鼓鼓的了。

这一出俩出,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都嚷嚷着要丘衍给算算。

丘衍想走,林木兮也觉得差不多了,俩人被人群拥着离开——

还没走多远,几个民警插了进来,把丘衍和林木兮俩人给带走了……。

派出所。

林木兮看着桌子上被掏出去的钱,有些生无可恋。

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她都饿的发慌了。

警察看了他们一眼,问丘衍:“你们是哪里人?”

“松陵山上的道士。”

“身份证呢!”

丘衍把证件掏了出去,警察看了一眼,做了一下登记,转而看向林木兮,出声问道:

“这女孩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嗯,我妹。”

其实他更多的想说是媳妇,但很怕警察叔叔会把他关起来……。

警察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丘衍,不太相信:“道士有妹妹?”

而且这长得也太不像了吧!

“看你说的,道士也是人爹妈生养的,有姐妹兄弟不是很正常嘛!”

这么说好像也很在理,警察又问:“那你不在你道观里待着,出来坑蒙拐骗干嘛?”

丘衍又不乐意了:“叔叔,我这不叫坑蒙拐骗,我这都是有依据的,这命相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本事……。”

最终,人是没事放出来了,但钱都没收了。

俩人有些可怜的走在马路上,丘衍一下没忍住,蹲下抱住身边的林木兮就开始大哭:

“丫头呀,你可是看见了的,我是能赚钱养你的,可惜天要断我财路呀!”

林木兮:“……。”

心好累。

还没哭喊一会呢,林木兮听见一声咕噜的声音,丘衍抬头,“丫头,我饿了。”

林木兮:“……”

心真的好累。

路边摊上,市里的物价比他们想象中的要高,可不比在松陵山下一碗米线三块钱的时候。

身上仅剩的六块钱,只能买来一碗牛肉面。

林木兮问店家再要了一个碗,把面分好,把多的那碗递给了丘衍,开始吃这最后一餐——

半碗的面很快吃完,林木兮是差不多了,可丘衍看着她,显然以他的胃口是不够的。

没办法,林木兮只好厚着脸皮问店家要了一碗汤……。

俩人出来,开始溜达着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公园之类的。

最终人生地不熟的,找到路灯升起也没找到,俩人坐在公交亭下,林木兮有些无奈:

“我觉得,我的性命很快就要交到你手里了。”

这年头,居然还能被饿死,也是稀奇了。

还好现在才秋天,要是再过俩月,那根本没得玩了。

丘衍揽着她的肩膀,把自己宽大的袍子往她身上盖了盖,声线永远自在无畏:“别担心,至少我得养到你成年,变成我的小媳妇。”

林木兮听着就是玩笑话,现在俩人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还成年,能过个冬就算不错了。

俩人就在路边这么坐着,听着车辆过往的身影,看着行人过往的样子,在这个城市中显得那般可怜又孤寂。

直到一声声清晰的警笛声响起,林木兮不以为然,可丘衍的身体僵硬了些,不说分由的将她打横抱起,就往十字路口的方向跑——

林木兮下意识的拽紧了他胳膊的衣袍,丘衍跑起来就像是脚下带风似的,速度一点都不亚于那四个轮子的汽车,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速度……

林木兮想了想,突然明白丘衍为什么会跑了。

应该是他们之前在警局呆过,郁家那边落了消息……。

林木兮有点搞不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跟丘衍一起好像变成通缉犯似的在逃……

换句话说,如果被郁家抓到,那这个承诺约定就算是作废对吧?

她突然有点想那些警察能给力点,至少,她有点想念蛋糕的味道了。

整个城市几乎都被警笛包围了,似乎出动了全城的警力搜捕。

丘衍跑着跑着,突然低头对怀里的林木兮出声:“捂住嘴,别叫出声。”

林木兮:“?!?”

什么?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丘衍突然向上一跳,抱着她的整个身子完全腾空,林木兮放大了双眸,连叫喊都还没来得及就已经到了路边五层楼的房顶上——

这什么操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命言灵妻:大叔,别太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合眼了。

阅读命言灵妻:大叔,别太坏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