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佛系富婆

25.05

  • 作者:周明庭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9-01-25 08:29:08
  • 字数:6194字

崔永望来告诉她这件事,阮恬倒也不抵触,清清隆丰帝的私库,整顿后宫,不是难事,还可以打发打发时间。

软辇抬着,不多久就到了要去的地方,崔永望送她到了,一一说清也就回去,库房里剩下阮恬和她带来的几个宫人。

她将本册分发下去,安排的非常详细:“冬雪来记录这些年来的进项,秋意在这里记下近二十年来库房里金银财物的支出,夏荷清点现在还存着的东西,晴柔,你在这里看着,免得她们出错。”

只是私库一开,尴尬的是,隆丰帝的小金库里竟是空荡荡的,除了大件的金银器具,金银珠宝倒是少的可怜,也不知道这狗皇帝将钱败到哪里去了!

别的阮恬不知,只是翻阅原主记忆时,她也发现,隆丰帝在爱妻去世之后寻了不少替身进宫,夜里贪恋温暖,白日醒来则又悔恨不已,大多时候都是赏金银财宝,以做补偿。

四人都垂首应是,阮恬则从外间走进里间,她刚看着墙上挂着的壁画,猝然间看见那扇屏风后站着个人,有些被吓到,等那人从屏风后走出来,阮恬才看清,原来是宋景熠。

来时路上,崔永望也和她说过,六皇子主动请缨来清点库房,被魏王斥责了,只是没想到他现在还在。

阮恬的伤又养了几日,可算是好了个差不多。只是宫里的琐事还不少,她现在是后宫里地位最尊贵的女人,自然要多费许多心力。

隆丰帝一事,但那日礼官进言说要提前准备好几许陪葬之物,宫里的私库一开,魏王一怒,苦差事就落在了她头上。

魏骁是行军作战的将领,饷银粮草在战时是何等的重要,他才不愿为那狗皇帝开国库,只想着用隆丰帝的私库,应付过去,能堵住礼官的嘴就好。

宋景熠脸色剧变:“你竟敢这般与朕说话?”

阮恬轻轻笑了一声:“莫说你现在还不是皇帝,就是你是皇帝了,你难道就能将我的生死握在手里?本宫忽然有些好奇,你是怎么在这宫里活到这么大的,莫非是蠢大的?”

宋景熠嘴唇动了动,这女人分明是在讽刺他,不敢去找魏骁,只敢来找她问话。

阮恬眸光转冷:“我活着,哪怕是做太后,对你而言也并没有多大的阻碍。我死了,你除了一时心里痛快,也没有多少好处。”

宋景熠很快进来,他还未登基,因此暂时还只能称其为皇子。

阮恬坐在软榻上,避开了后腰上的伤口,等他进来时,才倦怠的挑了挑眉:“不知六皇子到此有何贵干?”

送走了喜怒无常的魏王,慈宁宫里安静了不过片刻,就有宫人通传:“六皇子求见。”

“只是你,你不过是颗棋子,现在不想着怎么将各方力量为你所用,还逞一时口舌之快,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宋景熠脸上满是怒意,又灰败不堪,匆匆走了,像是落荒而逃。

他对她不敬,她有朝一日肯定是要叫他后悔的。

阮恬笑了笑,没把这缺心眼的小崽子放在心上。

她不小气,也不大度。

宋景熠沉着脸:“你和魏王说了什么,他竟然就让你搬进了慈宁宫?本皇子势必要追封我母亲为太后!”

阮恬转了转指尖上的护甲,淡淡的说:“六皇子若是想知道,为何不直接去问魏王,来问我?”

阮恬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也不说话,继续看着墙上悬着的字画。都是大家名迹,放在现世也是珍宝了。可惜了,对她来说,倒没有任何用处。

就在这时,宋景熠主动和她说了话:“你能办的好?”

阮恬有些嫌弃这小鹌鹑,拉长了声音:“办不好不是正好,六皇子可以光明正大的看我的笑话。”

被她这么一刺,宋景熠又气又恼,先前被魏骁斥责时的难堪感觉尤在,他神色变了变,大步走了出去。

阮恬在隆丰帝的私库里看了看,当日宫里是乱过一阵的,当时也有不少宫人从各宫里偷了金银财宝出去,私库里估计也乱了一通。

她弯腰捡起一枚白玉坠子,似乎是一对,但这里只剩一只了,看起来另一只被人给拿走了。

私库里的财物现在去处有两个,其一是被宫里的妃嫔太监宫女所获,其二是已经到了宫外。阮恬现在能做的是去各宫里打个秋风,能要回来多少算是多少。

她现在毕竟是个太后,那皇帝的私库有钱,也就是她有钱了。

新帝登基,事务冗杂。

魏骁几天没沾床,仍然精神饱满,正大步走在雕花回廊上。

他忽然想起来,有几天没看到小太后了。

当时将清理皇帝私库的事情交给她,完全就是一时兴起,大概也是难为她了。

魏骁目光沉了沉,问身边人:“崔总管,她最近在忙些什么?”

崔永望国字脸,脸上都是肉,笑起来像尊弥勒佛,心知肚明‘她’是何人:“娘娘现在在各宫里,据说各宫的娘娘都抢着将宫里的金银首饰拿了出来。”

魏骁一挑眉:“哦?她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

老太监嘴角抖了抖,心想,她哪里有那么大的面子,还不是这摄政王的面子大?

魏骁问出那句话来,似乎也没打算听到他的回答,唇角勾出淡淡的笑意来,大步往后宫而去。

都说前朝之人不得进后宫,可这句话对魏骁来说是不适用的。这皇城里,他想去的地方,还没人敢和他说个不了。有时后宫嫔妃经过,见到他,无一不低眉垂目,不清楚的怕以为这是他魏骁的后宫!

阮恬刚从永安宫里出来,看着身后三个丫鬟捧着沉甸甸的盒子,唇角弯了弯。这些东西放着就都是死的,还不如放进皇帝的私库里。

晴柔有些担忧的问:“娘娘,您的许诺……若是不能兑现,那……”

阮恬长眸微挑:“放心,摄政王对这些细节不会在意的。”

这些天来,阮恬空手去套别人的钱财,肯定也是有所准备的。

后宫嫔妃最担心的莫不是将来去处的问题,太上皇现在说是退位休养,谁不知道是已经被摄政王囚禁起来,在病榻上奄奄一息。日后太上皇一去,有子嗣的还好,不用担心殉葬的问题,没子嗣的或是遣回原地,或是守陵,或是殉葬,都不受其控制。

阮恬便以这件事上的自由选择权为交换,和她们来了场交易。

至于别人后面是否后悔,又是如何议论她的,她才不管。

魏骁刚走到永安宫门前,就看见那人上了轿辇,手搭在了宫女的手上,侧脸清丽温柔,耳后那一颗小小的红痣又给了添了几分妩媚之意。

他目光深了些,也不上前,就看那小太后上了轿辇,隔着远了也看不太清,只能看见那一小断白皙纤细的脖颈,他单手都能掐断的那种。

崔永望做太监总管多年,最擅长察言观色,体察上意,但还是摸不清这摄政王对太后的意思。

男人和女人之间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么回事,可是摄政王看太后的眼神啊,又不是想和她困觉的意思,看起来有些纵容。

总之,他也看不太懂了。

魏骁笑了笑,收回目光,正准备往前走,就听见永安宫外走出两个宫女,准备关门。

她们的谈话声断断续续的飘过来:“娘娘怎么就真把那些好东西都给了她?我们娘娘本来位分就不低,留在宫里或者出宫,找六皇子求上一求不就行了?”

“嘘……你懂什么,小点声!现在宫里能说得上话的是摄政王!太后既然和摄政王有一腿,那她来钱不给,之后来的就是摄政王这催命鬼了。”

崔永望听着听着,冷汗就冒出来了:“奴才作为大总管,竟然让这等流言冒出来了,还请王爷恕罪。”

可魏骁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笑了笑:“我什么时候和太后有一腿了,本王自己都不知道?”

他越琢磨,越觉得有意思,甚至在想,这小太后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难道还敢主动说出这些话来。

崔永望在一旁呐呐不敢言,却发现摄政王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目光中反而多了几许兴味。

看来,王爷他是不在意世人知道,他和太后娘娘有一腿了。

吆,这是先用流言攻破佳人芳心啊,那真正有一腿的日子还会远吗?

阮恬对那个少年没有几分好感。那晚之事,说他欺软怕硬丝毫不为过,只敢跟在魏骁身后,像个弱不禁风的小鹌鹑。

阅读快穿之佛系富婆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