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姑娘,你这是喜脉

第 10 章

  • 作者:地瓜丸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9-01-11 06:51:34
  • 字数:7218字

学校离得不算近,为了孩子上学方便,一人一辆单车,反正任家院子大,能放下。

任熠自己挑的山地车,红黑车身,轻巧酷炫,骑出去非常拉风,还常常拉开校服拉链,大长腿用力一蹬,风呼呼吹来,衣摆飞扬,弄得和古代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打马游街似的,引得一路上小姑娘捧着脸惊叫。

但可惜,这样骚包的车子,自然没有后座。

贺芊羽一哽,半晌才含糊地应付道:“我这车技哪敢带人啊,大师兄肯定也是不放心……”

贺芊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大师兄护犊子似的,根本不可能给她机会的。

任熠不得已,只能推出他爸弃置已久的大杠老式自行车,又土又丑就算了,还除了铃铛不响,全身哪里都咯吱乱响。

大中午,任熠撸起袖子吭哧吭哧,给自行车上上下下擦了几遍,链条重新上了油,还补了轮胎打足了气。

景航眼热任熠骚包的车子很久了,一直想跟他换,自然没能得逞。

贺芊羽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师父的车有后座啊,不然怎么带小师妹?”

景航嗤笑:“少糊弄人,大师兄带不了,这不还有你吗,你自行车有后座啊。”

景航奇怪地问:“这不是师父他老人家的车吗,你一直想卖破烂来着。”

任熠冷冷瞪了他一眼,根本不理,转过头对林度道:“上来。”

林度咬着筷子微微垂下眼,咀嚼着那两个字眼,心里一阵阵的喜悦。

是啊,亲人,师父师母都说了,以后她是任家的一份子,师兄师姐就是她的亲人。

弄得任回春心里暗自嘀咕,严重怀疑自家的臭小子欺负威胁她了。

林度是真的觉得很好。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上午无风无波地过去,中午吃饭,一大家子坐在一桌,免不了要关心刚入学的林度。

饭后还能睡个午觉,下午去学校,任熠推出了自行车。

林度紧张地揪着衣角,她这辈子还没坐过自行车后座呢。

景航吵吵闹闹地骑车追上她,半晌想起这茬,还是不解:“你说大师兄为啥要骑师父的车啊,他那辆不挺好的么?”

任熠不耐烦地催道:“怕什么,又不会摔着你。”

景航还要打趣两句,就被贺芊羽故意引走了。

新的学校,陌生的环境,虽然她有些不适应,但这个地方和以往不同啊。

这里有大师兄,有小羽师姐和景航师兄,他们都是自己的亲人,不再是她一个人孤军奋战。

不过老式自行车倒挺结实,任熠拍了拍车把,回过头,眯着眼威胁地看向踟蹰不前的小丫头。

林度只能硬着头皮,怯生生地爬上车,骑马似的,瑟瑟发抖地坐着,两手摸前摸后,紧张地抓住一点座位。

任熠气闷,一条腿支着地,车子由着林度折腾都纹丝不动,这丫头还不放心什么。

任熠一气,故意使坏,招呼都不打,就嗖地将车子蹬出了老远。

猝不及防下,林度惯性后仰,吓得一声短促惊叫,挥舞着小手,抓住了少年的衣摆。

腰侧最是敏感,被小姑娘不知轻重的这么一挠,任熠瞬间头皮发麻,差点骑着车撞墙上去,僵着身子半天才缓过来,没好气地回头怒斥:“你乱摸什么!”

林度泪眼汪汪,抓着又不是,松手又不敢,僵持着差点哭了出来。

任熠穿着T恤,被扯得露出了腹肌,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一手掌着车头,一手摸索着向后,将自己衣角从她的手里夺了回来。

林度立马全身一绷,脚上也没个踩的地方,只觉得分分钟就要掉下去。

任熠顺着衣角摸到她的手,牢牢抓住往前一带,粗声粗气地骂道:“笨死了,衣服都被你扯坏了。”

林度被拉得往前一趴,就扑在了他的背上,不知是吓得还是羞得,小脸通红,缩手缩脚不知道该怎么办。

“扶好!”

林度犹豫片刻,细细的手指几次蜷缩,终于轻轻舒展,搭在了少年劲瘦的腰侧。

那骨架初长的少年,没有成年男子的精壮,肩背还稍显单薄,却已然多了份担当,让人不自觉心生信赖。

九月的太阳还很烈,但已经有了风,不像夏日那般闷热。

徐缓的风吹来,撩起女孩的刘海。

林度咬着唇,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欣喜。

下午军训就正式拉开了帷幕。

教官按照高矮排了队伍,林度惊喜地发现,自己居然不是最矮的!

虽然个头还是拉低了同年龄段的平均值,但只要不是最矮的,林度心里就有了底气。

站在第一排,直面着太阳,林度身姿挺拔地站了没一会儿,就开始满头大汗。

难捱的不止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们更是面带苦色。

奈何教官不仅脸黑,心也挺硬,愣是不喊休息,站足了时间才肯放过。

袁心玥当即扑在林度身边,靠着她瘫在地上抱怨:“太狠了,我腿都软了……”

林度体贴地为她拿了瓶水,拧开盖子递给她喝。

袁心玥当即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下去,一抹嘴巴,赞叹道:“林度啊,你可真是个好人。”

林度抿着唇,不好意思地笑笑。

第一天总是难捱的,等到结束的军号响起,大家已经连欢呼都没力气了。

林度身体素质不行,哪怕有任熠悉心调理了一个多月,依然比不过正常人康健,但好在她什么苦日子都过过,军训还不至于让她承受不住。

放了学,任熠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了,人来人往,不少人都认得他,嘻嘻哈哈地跟他打招呼。

“任熠,你怎么不骑你那辆山地车了?”

任熠面无表情地由着对方嘲讽,淡淡地道:“今年流行复古,我追求时尚不行?”

对方哈哈大笑:“还以为你们任家医馆开不下去了呢。”

任熠不理他,看见林度,踩着吱呀乱叫的脚踏骑了过来。

林度爬上车,牢牢扶着他的腰,校门口瞬间哄笑一片,任熠目不斜视地经过门口那群人,骑出去老远才解释道:“别理那些人。”

林度摇了摇头,随即想到任熠看不见,便小声地道:“是我连累了大师兄……”

任熠当即嗤笑:“你连累我什么了?”

林度低着头,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满脸都是懊恼。

“大师兄……”

任熠迎着傍晚徐徐的风,一边恣意又张扬地穿梭在胡同里,一边漫不经心地道:“嗯?”

林度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我已经知道路怎么走了,以后我可以自己去学校……”

话还没说,车子一个急刹,猛地停了下来。

林度猝不及防,身子狠狠往前,小鼻子重重撞在了少年的背上,疼得差点掉眼泪。

任熠怒不可遏地回头,刚要骂她,见她鼻子通红,泪水一个劲儿在眼眶里打转,满腹的话又说不出口了。

任熠气得胸膛起伏,终究还是软下口气:“你又胡思乱想了是不是?那群小混混,嘴里向来不干不净,你要是不高兴,大师兄把他们揍一顿,然后拎你跟前给你道歉?”

林度吓了一跳,连忙结结巴巴地道:“不、不要打架,我没有不高兴……”

“没不高兴……”任熠皱着眉,不满地道,“那你跟我撒什么娇?”

林度瞬间被噎住,很想问她哪里撒娇了。

任熠眉梢眼角都是遮掩不住的得意:“行了,你这不军训呢么……你是不知道,一附中的军训可变态了,这才刚开始呢,后头几天有的你哭。”

林度心里小小的不服气了一下。

她才不会哭呢!

晚上吃了饭,贺芊羽刚掏出遥控器准备追剧,房门就被轻轻敲响了。

看见林度,贺芊羽立马笑着将人拉进来,翻箱倒柜地找出藏的零食:“快吃,回头让二师兄闻着味儿找来,让你连渣都吃不到。”

林度不好意思地坐下,局促不安地道:“师姐,我、我能麻烦你个事吗?”

贺芊羽登时笑出了声:“你这是什么话,有什么就说,师姐肯定给你办到。”

林度还是第一次主动请人帮忙,心里一阵忐忑:“我、我听说军训完了要摸底考试……我成绩不好,我怕考太差……”

师门有幸,终于出了个学霸!

贺芊羽激动地拉着她手,一脸的郑重:“我明白了,嘟嘟你放心,我这儿有全套的参考书,都给你。”

林度松了口气,感激地道:“谢谢师姐。”

“谢啥。”贺芊羽不在意地摆摆手,将盛放废旧书籍的箱子打开,一本本挑拣出来交给她。

“可惜初一太久远了,不然还能给你当年的考试卷子……”贺芊羽眼神一亮,“对了,我可以去初二给你问问,帮你找点参考资料。”

林度瞬间心动,犹豫地问:“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贺芊羽笑呵呵地道,“一句话的事儿。不过你也别担心,考不好也没什么大不了,这摸底考就是个过场。”

林度千恩万谢,抱着一摞书回到了房间。

学习机会得来不易,任家又为了她上学的事这么费心费力。

林度自然不能让师父师母难做,牟足了劲儿学习,只求到时候成绩别太丢人。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大师兄:小媳妇儿总是爱撒娇怎么办?我是该惯着宠着,还是该严厉调/教?在线等,挺急的!

嘟嘟:冷漠.jpg

感谢 いくみ、奈良的鹿、不可说 的地雷

感谢 树、いくみx5 的营养液

送变奏音乐功能动感老式自行车一辆,定情坐骑,强身健体

林度看了眼大师兄,不管问什么,都轻声细语地说好。

阅读姑娘,你这是喜脉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