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男配总怕我祸害他兄弟(穿×重)
本章:7389字

【赃银】

    他正思索采用何种方法更好,忽而听见异样动静,是细小碎石落下的声音。

    萧旷与高湛两人皆神色一紧,凝眸望向窗外。

    墙檐上方缓缓露出两个半拉脑袋,先是左右环顾了一圈,这两人才翻过墙头,进入院子内。

    他思忖像这样守下去总不是办法,再等一会儿便回去吧。

    至于沈童那里,可以另想个办法暗中提醒她盗贼之事,或是反过来,让盗贼对这座宅院产生警惕戒备之心,不愿再来此埋藏赃银也是可行之法。


    这两人一高大一矮小,俱都蒙着面,举止鬼祟。矮个子帮高个子从背上解下个方形的箱子。箱子大约尺半见方,虽然不算大,却显得极沉,两人费劲地将箱子放下地,发出沉重的一声闷响。

    两人小声交谈了几句,高个子留在原地看守箱子,矮个子则朝厢房走去,先摸出把类似短刀的武器,接着警惕地推开门进入房里,片刻后出来往正房走来,想必是要一间间房查看过去。

    高湛点点头,隔了会儿又问:“你怎么知道……”

    “嘘——”萧旷示意他安静。高湛便不再询问,侧耳倾听外头动静。

    即使萧旷猜到此地多半是盗贼埋设赃银之地,也无法预料盗贼会在何时来掩埋,只是今夜做了那怪异之梦,醒后难以入眠,便起念过来看看,唯独没想到阿湛会跟来。
    “是有这回事!”

    “他们偷了那么多财物,总要有个地方掩藏吧?”
    萧旷无声地叹了口气,轻推房门,朝他招了招手。

    高湛见状过来,闪身进入屋内,合上房门,小声问:“你到这儿干嘛?”
    高湛转身后警觉地扫了眼四周,然后压低声音呼唤:“阿旷,阿旷?”

    “……”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此人身形高大,行动矫健,轻捷落地后转过身来,明亮月色下看得分明,正是高湛无疑。

    萧旷低声道:“最近京师不是有盗贼入室偷窃财物么?”


    高湛眼睛一亮:“就是这里?”


    “且看着吧。”

    “说不准。”萧旷摇了一下头。

    高湛疑惑:“那……?”

    萧旷开始揉太阳穴。

    “阿旷,你在不在?”

    高个子见并无异状,开始撬起东南角的地砖。

    真是赶早不如赶巧……

    萧旷朝高湛做了几个手势,指指外头两人,高湛便知他要出手,急忙拉住他。

    萧旷讶然看向他。高湛朝他摇摇头,接着拉他往西次间通向中央明间的门后躲,两个人正好一左一右躲在门扇后头。

    矮个子查看过明间后先进了东次间,他看得仔细,过了好一会儿才朝西次间走来。

    萧旷呼吸轻缓,放松全身,却随时准备发难。

    矮个子进入房间,浑然不觉萧旷与高湛就在他身侧的门后。他环顾房间,瞧见有张断了腿斜支在地上的桌子,那大小后面足能藏得住人,便谨慎地走过去查看桌子背后。

    高湛从门后无声绕出,朝萧旷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出去,接着便悄无声息地出了西次间。萧旷更觉不解,但还是跟着他出去,躲到了东次间内。

    矮个子查过桌后无人,便离开正屋去查看东厢房了。而那高个子已经开始挖掘土坑。

    这两人现在分开,正是各个击破的最好时机,萧旷正要出手,高湛再次拉住了他,萧旷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高湛。

    高湛指指外头,接着指向他又指了指自己,最后做了个挖掘的动作。

    萧旷一怔之后明白过来,高湛想要等着两个盗贼埋完离去后再悄悄挖出箱子,将其占为己有。

    他皱起了眉,在不知道这些财物来历时,他也曾想把它挖出来留给自己家里人,但看院子里两人的举止绝非善类,这箱子里多半就是近日失窃的赃物,而不是无主之财。

    且若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截走这批财物,就要放走这两名盗贼,也就意味着以后的日子里还是不断有人继续受害。

    矮个子贼人已经查看完所有房间,回到庭院中与高个子一起挖掘。

    因放松下来,两人挖掘时偶有低声交谈,虽然有不少隐语,但大致能听出他们说得是京城中富户警戒增强,夜间巡逻的差役亦越来越多,窃盗变得困难。矮个子觉得差不多该收手了,高个子却不肯。两人想法并不一致。

    听到那两人争执,高湛也随之放松下来,靠近萧旷低声耳语:“你爹病了之后作坊生意差了许多吧?如今正是天降好运,给你我兄弟一个发财的机会!他们根本想不到会是谁挖走箱子的,也不敢去报官,只能自认倒霉。”

    隔了会儿他又喃喃自语:“那根玉簪她看不上,这里面也许会有更值钱的,或是换了钱去买更好的……”

    萧旷:“……”

    这些贼人若找不到赃物,首先就会想到是买下这宅院的沈童挖走了,还不是要找到她头上?只是这话他没法对阿湛讲……

    他缓缓摇头,沉声道:“阿湛,这是不义之财。想一想那些遭窃的失主,你若私占了这些财物,可会心安?”

    高湛微怔,只考虑了片刻,便直爽地道:“你要是觉得不该拿,我就不拿。”

    萧旷来时有所准备,随身带了根短棍防身,这就抽了出来,朝高湛举了举:“你来对付那个矮的。”

    高湛摇头:“不,矮的交给你。”

    但萧旷话一说完已向外而去,他离门较近,出去后便借屋檐投下的阴影掩映,沿着屋墙往高个子那一侧绕。高湛也只能选矮个那边。

    两盗贼因方才查看过屋子,以为里面无人,便放心地埋头苦挖,根本没有留意到他们。

    萧旷绕至高个子背后,高湛也已经到了对面,两人对视一眼,就在高个子贼人弯腰铲土的瞬间,萧旷迅捷无比地跃入院中。

    此时矮个子刚把一锹土倒下,转身正要接着铲土,瞥见萧旷扑过来,顿时惊得双目瞪圆,大声提醒同伙:“小心背后!”

    高个子方才铲起一锹土,闻声便朝后看,手中铁锹也挥了起来,用力砸向自己身后。

    然而短棍迅疾如电,挟着风声已经直奔那高个子后膝弯,沉闷击肉声中混着“咔嚓”脆响,高个子凄厉惨叫一声,直接就跪下了!

    矮个子目露凶光,抡起铁锹就要向萧旷击来,谁知铁锹举至最高点后却纹丝不动,根本挥不动!

    他惊讶地抬头向上看。

    高湛低头朝他一笑,双手攥紧铁锹杆,抬腿照准他后腰就是一脚。

    矮个子惨呼一声,朝前踉跄摔倒,一个倒栽葱扎进自己刚挖的土坑里。

    另一边萧旷一棍抡倒高个子后,反手将他压倒在地,用膝盖顶着他后背,将铁锹收走。

    “好汉饶命!”地上的高个子强忍双腿剧痛恳求道,“箱子里有钱!许多金银,全给你们!只求好汉高抬贵手,放我俩走吧?”

    他口中虽然讨饶,手却暗暗摸向自己腰间的匕首。

    萧旷冷哼一声,扣住他双腕,向后一掰,扭至背后单膝压住,拔出他腰间的匕首,割开他们背箱子用的绳索,将高个子牢牢捆住。

    那头高湛也将矮个子制服,萧旷把余下的绳子扔给他,提醒一句:“小心他们还带着刀。”

    “知道!”高湛应了声,将矮个子捆紧后,搜出他身上匕首与钥匙,将钥匙抛向萧旷。

    萧旷接了钥匙,过去打开木箱,顿觉眼前一亮。箱子里不仅是金银,还有许多珍珠首饰,宝石翠玉。随着箱盖打开,明月照下,珠光宝气交相辉映,煞是引人心动!

    那头高湛低低感叹了一声,萧旷便将箱盖合上了。

    那矮个子仍试图说服他们:“两位好汉,只要放了我俩,今夜之事便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钱财归你们,我们兄弟俩只要能留条贱命就够了……”

    萧旷瞥了他一眼,矮个子只觉有望,吸了口气正待再加把劲劝说,却不料萧旷抓起把土往他嘴里塞,矮个子正在吸气,顿时呛得连连咳嗽,被土腥味恶心得直翻白眼,拼命吐出口中的土也来不及,再也顾不上劝说。

    高湛欢畅地笑了几声,对萧旷道:“你去找人来,我看着他们。”

    萧旷稍一迟疑,还是答应了,疾步离开小院,穿出胡同到了大街上,正遇一名更夫,便让他叫来附近夜巡的衙役,众人协力将两名贼人与赃物扭送去顺天府。

    萧旷称他们是归家时见到这两人形迹可疑,暗中跟踪至那处宅院才意外擒获贼人的。

    因着连日来的失窃案涉及颇广,还伤了人命,别说京中富户忧心害怕,就连官宦人家都人心惶惶,顺天府的捕头几乎天天被上司骂,催着他们尽快将贼人抓捕归案,一听贼人擒获,江捕头感到惊喜的同时也半信半疑。

    打开箱子乍然见到如此之多的金银珠宝,就连见多识广的江捕头也不由震撼,少许顿了顿,他才真的确信贼人擒住了,箱中赃物虽还未清点,但有几件案主报案时提及的极为贵重之物都在其中。证明这至少是赃物中的一部分。

    这可是大功劳一件!江捕头大喜过望,急忙将贼人收押,又谢过萧旷与高湛。

    萧、高二人自然谦逊推辞,接着便告辞离去。

    回家路上,高湛再次想起之前心中疑惑,转头看向萧旷:“你是怎么知道贼人会在那儿埋财宝的?”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小剧场:

    高湛:阿旷,你是怎么知道贼人会在那儿埋财宝的?

    沈童(咬牙切齿):对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旷:……我岳母托梦给我了。

    沈童:!!!

    高湛(一脸懵逼):阿旷你什么时候定过亲了?

    ------

    衷心感谢砸雷的小伙伴!!

    飞天小女警扔了1个地雷

    豆花鱼片扔了1个地雷

    读者“子慕”,灌溉营养液5

    读者“飞天小女警”,灌溉营养液 7

    比心~~

    萧旷:“……”

阅读男配总怕我祸害他兄弟(穿×重)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