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类型形意录
本章:7070字

第二十四章:丰祺死了吗?

    他毁去阵法干什么?

    阵眼是被谁破坏的?他又有何目的?

    “这阵眼是三天之内被人破坏掉的?那这人是谁?”杨统领心中憋不住话,对着张大师问道。

    看着张大师手中的动作,深坑中的两位统领都已经能猜出张大师正在干什么了,张大师这一番话说完,这两位统领自然是深信不疑,可心里又多出了许多疑问。

    谁十年之前故意毁去此地阵法?


    张大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我冥冥种有种感觉,这事事关重大,怕是我们不够资格调查?”

    申统领道:“可不是吗?张大师,可比肩大能的赤炎虬蛟出世了,试问我大楚国有几位大能境的强者?”

    张大师当时却笑笑道:“小技耳,不足挂齿。”

    自此,青阳城上至城主下至小兵喽啰都对张大师毕恭毕敬。

    其实张大师自个心里清楚,陆地上的阵自己可以辨别析解,要是阵法根基在天空上或者是水里却不行。日子长了啊,众人们渐渐得也都清楚了张大师真正的能耐,可恭敬之色反而没减,一句话张大师为人实在牢靠。
    杨统领摇着纸扇轻笑道:“你这生火术倒是用得及时。”申统领瞅着纸扇掩面下的杨统领,顿时觉得这家伙就是纯属欠揍,论起这术法杨统领却比申统领要强得多。他自己不施法还在这说些风凉话。

    申统领的火光出现后,三人视野顿时清晰了,眼下的这地底里的全貌差不多都尽收眼底了。这地底里是大小不一的深褐色的浅坑,有的坑里还积满了水,也不知是从地里涌出还是天上雨水积满的。
    张大师轻轻撩开自己的长袍,向地下的漆黑深坑忘了一眼,便不再言语,纵身跳了下去,申、杨两位统领也是轻轻一跃,跟着张大师跳了下去。

    约莫着十几息的功夫,张大师三人落地。四下漆里黑一片,申统领叫道:“张大师,莫急待我施个生火术,来照明周围。”生火术这类低级术法在云沧大陆是十分常见且实用,类似的还有什么引水术,止风术……
    孙伟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这片方圆几里的范围塌陷成洞,而丰祺之前下陷的位置由于地势特殊,土块陷下去之后,成了一处断崖,从上往下看去,黑漆漆的一片,不知深浅。
    瞧见杨统领甚是凶恶的眼神,孙伟一阵心虚,只感觉心里发毛,自己好像被从内到外看得干干净净,倒不是担心发现自己偷偷帮助那头妖兽破阵,而是怕眼前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因为丰祺的死而对他出手。

    说完,申统领左手抬出,念叨着几句法决便有点点光亮从他的的手中生处,且这光亮柔和明目,刹那间周围的一切就通明了。


    张大师蹲下身子来,用手摸了摸脚下的泥土,又捻了捻泥,道:“这片区域被阵法覆盖过,一草一土都有阵法的天地规则蕴含其中,除了这天地规则还有那赤炎虬蛟的气息。”


    透过泥土草木这样的媒介来透析出整个大阵运行的始末情况,叫闻土析阵。这闻土析阵乃是张大师成名的技能,当年在青阳城招募首席阵法师时,技惊四座,初露峥嵘,当时甚至有人叫嚣道。“张大师凭着这一手去乾阳郡府也能捞到首席阵法师的地位。”

    杨统领一把收起折扇分析道:“张大师的意思是说赤炎虬蛟就被封印在这里?”

    张大师站起身来,拍了拍手里的泥土道:“不错。透过这里的泥土我能感受困禁赤炎虬蛟的大阵的状态,这阵十年前应该被人为破坏了,威力大减,阵法开始急剧溃散,而后又在距今三天之内又被人毁去阵眼,阵法最终被完全破坏了。”

    张大师回过头来,对着申、杨两位统领道:“我们三人下地底去看看?”闻言,申统领压下心头的疑惑,好奇得跟在张大师后面。杨统领知道此时也不好多说什么,狠狠地瞪了一眼孙伟后,道:“你是孙家的人是吧?我们没上来之前,你不许离开。”

    孙伟苦笑一声,望着杨统领,感受着后者身上传来比自己强大的不知道有多少的力量,也是强行忍下心中那股窝囊火。

    大楚国地处偏僻,灵气稀薄,无大宗门也无大世家,就连实力强点的妖兽也少得可怜。整个大楚国上至京城皇宫,下到郡下山野小镇,众人知道的也不过是一位大能境,那就是当今大楚国圣上—楚明王,堪堪归一境五重修为。

    张大师深吸一口气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现在赶快动身回去,向城主禀告此事,城主他现在怕是也坐不住了。”

    两位统领也知道此事十分重大,应该马上离开,回到青阳城从长计议。于是三人也不耽搁,回到地表上后,就对孙伟简单的审问了几句,就离开了。

    至于孙伟自打送走了张大师后,总感觉此事一阵心虚,就马上带着几十个孙家的小辈向明玄山脉入口赶回去。

    孙伟现在是满脑子黑线,真是不想回去,因为他暗地里迷惑黑魔猩,伤了四分之一的三大家族的子弟,出了这么多人命,一时半会也糊弄不过去,他本想着趁那妖兽出来后,会记得他的血脉来找他,抓住那头大妖兽的救命稻草。没曾想啊,这妖兽刚一出来,吼了两声就跑了,孙伟这叫一个后悔啊,在心底里把那头长着两个头的妖兽骂了几十遍了。

    明玄山脉出口处,四大族长尚还在这里,不过陈真族长、唐独族长、吴海族长此时正一脸火气的瞪着孙家族长孙伦,余下的子弟们看向孙家的人眼里也充满了愤怒之色。

    原来唐纤出来后不久就把明玄山脉之内的事告诉了唐独,唐独这位极为宠溺女儿的父亲当听到孙伟那小子对唐纤的围追堵截卑鄙得勾当,当时就脸色涨红,大骂孙伦道:“他奶奶的,你们孙家欺人太甚,竟然敢伤我女儿?”

    唐纤硬是拦住大发雷霆的唐独,“父亲,此事还得多谢陈家那个叫丰祺的少年,要不是他搬来救兵……”提到丰祺,唐纤下意识脸上泛起不易察觉的绯红。

    听完自己宝贝女儿的完整的话后,唐独才稍稍缓和些,不过看向孙伦的目光中戾气不减,只是提到丰祺时,唐独也是惊讶万分,目光转向陈家人那边看去,目光柔和了不少。

    唐纤向唐独讲明孙伟的卑鄙行径只是个开始,其余的各族小辈们都把孙伟驱使黑魔猩一事都禀告了自家的族长,其中不乏添油加醋的事,最为严重的是折去了许多小辈们的性命和孙家人抢去许多小辈搜刮的宝物。

    所以现在孙伟刚一出明玄山脉就看到了这剑拔弩张的一幕,三大家族围着孙家。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孙伟那小崽子们出来了。”听其言语应该是三大家族某个长老。

    这句话撂在人群中像是个*砰的一声炸开,群情激愤,还得多亏孙伟这个导火线。

    就连孙伟他老子孙伦这时看向孙伟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愤怒,欺侮唐纤,勾结妖兽残害性命,抢掠他人财物,这完全想是要发起家族战争,将孙家完全从明玄镇中除名的节奏啊。

    迎着众人如同实质般的愤怒的火焰,孙伟没有想象中的不安和害怕,而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哼,现在有时间商量怎么讨伐我孙家,不如想象怎么活命吧,那头妖兽还会回来,凭借着它的实力抬手间就能覆灭我们明玄镇。”

    这话一出,让站在孙伟旁边吓得瑟瑟发抖准备问句“少爷,你慌不慌的?”的孙政硬是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

    孙伟不是傻子,现在唯有将那头强大的妖兽搬出来压压众人,至于以后怎么说不重要了,眼下解决不好,大家就要真的灭了孙家。

    果然,听到这句话,好似一瓢冷水稍稍浇息了点众人的愤怒,刚才那头妖兽的实力大家是有目共睹,不客气地说谁都不知道这明玄山脉下面还压着那么一头恐怖的大家伙,想着每次进山都会从这头恐怖妖兽的头上经过,这让常年往返于明玄山脉的明玄镇人双腿打颤。

    这时,一句质疑声音传来:“你怎么知道那头妖兽会回来?”

    众人幡悟,叫嚣道:“对了,你小子怎么知道?”

    孙伟当初编造着这个谎时,估计最怕的就是听见这句话了,脸上的表情稍微有点不淡定了,强装镇定的道:“哼,此事大楚国圣上会派人前来调查的,到那时那头妖兽肯定会回来?”

    接下来众人又问孙伟许多问题,最后孙伟将他在密林里遇见的三位高人一提,众人才稍稍罢休,不过大家对那头妖兽还会回来也是将信将疑,不过对于会有外界的高手来调查确实肯定的了。

    最后由陈、唐、吴三位族长召开的的三族会审,决定将孙家财产全部没收,孙家置下的产业悉由三家平分,然后将孙家的人全部都关入为他们特定的大牢中,待此次妖兽异变风波结束后,再详细定夺。

    可怜的是孙家族长本来想反抗。但是吴海把他那通灵境八重的实力一展现出来,孙伦又看了看两旁虎视眈眈的陈真和唐独,也是不得不低头,任由他们处置,至于孙伟这个少年恶霸也是被囚禁了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个细节,唐纤问过孙伟:“你把丰祺怎么样了?”

    孙伟哈哈一笑道:“害死丰祺的不是我,是那头妖兽。”

    这句话让跑来也准备询问孙伟的陈宜愣在了原地,唐纤也是目光呆滞,有些不敢相信孙伟说的话。

    可是丰祺真掉进了地底悬崖,摔死了吗?

    张大师细心得听着孙伟的回答,听完后兀自问道:“你说那头妖兽是从这下面出来的?”言语之间,他左手指着面前的塌陷的地方。

阅读形意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