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

第一百一十七章 小产

  • 作者:沉欢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9-07-14 14:31:57
  • 字数:11058字

可光天化日之下医馆的人肯定不能让闹出人命来,赶紧去拉扯春叶,可她气劲来了俩男人愣是没拉起来,最后是两个长工掰春叶的手指,两个长工去扯春叶的胳膊,总算是将人给扯开了。

“去死,去死!”就算起来了春叶还在那探着脚去踹了几下小庶女。

可人都起来了小庶女躺在地上双眼无神动也不动,“安大夫这?”到底是在医馆做工的,看这情形不对劲长工赶紧把大夫拉过来看。

小庶女的眼猛的瞪大,脖子上也还好说可肚子突然绞疼,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离开自己的身体。

“我掐死你我掐死你!”春叶还在继续叫嚣着。

“这什么这,装死谁不会!”春叶就是到了现在,还没放在心上。

安大夫没理会春叶,过去直接掐小庶女的人中,力道大的让小庶女顷刻之间出来了一道血印子。

“我说一句和十句都一样,你就是个不要脸的贱人。”小庶女说到痛快的时候,还跟着摇晃着脑袋。

“我跟你拼了!”心里那跟弦终于被压断了,春叶冲过去直接掐住了小庶女的脖子。

可冲的劲太猛了,小庶女退了几步一个不稳直接倒在地上,春叶的身子重重的压了上去。

“怎么了,你敢做不敢让人说?你说说什么正经家的姑娘会在荒山野岭的地方跟男人鬼混,我跟言许交代了,我宁可许他娶个万人骑的,也不娶这种假清高的货色!”小庶女在这豁出去了,专挑着难听的话说。

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只想将眼前这个装模作样的女人个撕碎了。

“我打你怎么了?”庶女怒瞪着春叶,右手很自然的扶着腰,明明刚有身孕不久硬是撑着肚子,像个怀了五六个月的。

“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怎么你就这么稀罕别人的男人,这么缺怎么不去楼里当姑娘,你想要多少个就有多少个!”人说夺妻之恨是大仇,这夺男人也一样,尤其是现在这小庶女怀了身子,对这种事更加的介怀。

更何况在她的心里本来就没把小庶女放在眼里,尤其是跟了温言许之后,对小庶女更加的不屑了。

啪!

“请问谁是春叶姑娘?”长工们看着苗头不对一个个都不说话,至于看病的人肯定更有说笑的心思,是以那小庶女过来寻人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的响亮。

“你,你给我闭嘴!”春叶做的这事本来就上不了台面,尤其是别人都是看着她让她更觉得这些都对她指指点点的。

一听见春叶都作出这种事了,看热闹的人都在小声嘀咕着,有点人甚至还起哄说要将春叶浸猪笼。

主意再硬也只是个小姑娘,被人这么指点眼眶也红了。

听着周围的人都帮着自己说话,庶女的心里就更有底了,双手掐着腰一脸挑衅的看着春叶。

“你给我再说一句!”春叶抬起手恨恨的瞪着小庶女。

刚过来却没想到,这小庶女竟然上去就是一巴掌。

“你,你敢打我?”春叶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小庶女,好像是在昨天那小庶女被她骂的灰溜溜的离开。

可庶女依旧没有反应,只是眼角明显有眼泪在那打转。

安大夫抬手让人先把人扶到里面躺着再看。

“血,好多血!”刚过来一个长工,还没碰到小庶女就看着裙子下面流了一滩鲜艳的红色。

在场的人的心跟着都一颤,这样子八成是有了身孕,可血流了那么多十有八九保不住了。

“拿针来!”情急之下安大夫喊了一声,只是因为着急声音都变了。

瞧着情形这么凶险,刘大夫和莫大夫也都放下手边的病人,围了过来。“快请夫人来。”

三个大夫的医术一般,一看针下去血还不停的留着,当时就慌了神只能喊喜弟了。

“夫人快小产了。”

屋子里还在折腾,长工在门外喊了一句,喜弟顾不得其直接从吴婆子身上迈了过去。

一看地上的庶女心也跟着一怔,“这是怎么回事?”蹲下来先掀了小庶女的眼皮,看眼珠还才放下心来。

“是,这春叶姑娘把这夫人给打了。”长工也不敢兜着,更何况这么多人盯着只能实话实说。

喜弟这边出来吴婆子也赶紧追了过来,一听这事跟春叶有关系,下意识的就要为春叶开脱,“再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

“闭嘴,谁再多说一句立马送官!”喜弟抬头猛的吼了一句,吓的吴婆子往账房先生那缩了缩。

总算是安静下来,喜弟才让三位大夫先把人给挪到里屋。

“疼!”身子被人一碰,小庶女好像才缓过神来,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不过有反应总比没反应的强,把人放进去之后喜弟先让三位大夫给小庶女把脉。

安大夫在这里面算是有主意的了,让剩下的两位大夫给小庶女用针,自己把喜弟拉到一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喜弟微微拧眉若有所思的看着小庶女,“先救了她再说。”

喜弟这话倒是让安大夫为难了,“这,要是寻常的病我们哥三个倒不惧怕什么,只是这妇人的毛病,我这,这也不擅长。”

安大夫只能隐晦的提醒喜弟,总不好承认他们无能。

这人命关天的大事,可自然马虎不得。

“行了,你们出去吧!”看小庶女的情况喜弟心里也有数,既然三位大夫都不行那只能她上了。

“这夫人,她毕竟是师爷家的人,要是真在咱们这出了事咱们浑身是嘴也不好说了。”安大夫以为喜弟这是要放弃了,还想着像喜弟这么精明的人,怎么能作出这等糊涂事来。

喜弟轻轻的摇头,“公爹生前曾给过我一本他平日里看病的记载,跟她这样子相似,如今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喜弟一边说一边挽袖子,抬手示意莫大夫把针起了,让他去端点热水来。

“这,这能行吗?”虽说是温父留下的,可在安大夫眼里喜弟毕竟是门外汉,总还是有些不放心。

“那您有更好的办法吗?”喜弟反问一句,可手下的动作一直没停。

被喜弟堵住的没话说,安大夫只能低头退到一边。

看三个大夫在光在这盯着,喜弟指了指门外头,“都在门口守着,看牢了一个人都不能进来。”

不管怎么说只要不让他们担人命的事就行,安大夫是个细心的把能想到的喜弟会用的东西都收拾着放在跟前。

等人出去喜弟走到小庶女的跟前,仔细的端详着。

都已经这样了孩子肯定不能留了,现在只能做清宫手术,一般情况这种手术都是产科大夫跟妇科大夫一起完成的,喜弟倒是很有把握做成功。

至于热水什么的,也不过是迷惑人的。

“你可知道,你的命只能交给我?”看小庶女神志是清醒的,喜弟在她耳边轻声念了一句。

小庶女使劲的点了点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从大夫的动作上她已经看出来她的情况比较棘手,没有孩子她会痛心,可终究没有自己的命让人害怕。

甚至,她都能感觉到,血从身体流出去是那么的清晰,清晰的让她感觉到头越开越晕,眼也有些看不清了。

小庶女抬着手,想要紧紧的抓住喜弟。

却被喜弟反手给按了下去,从旁边那了帕子盖在小庶女的眼睛上,“放心的交给我,只要你想活着,我一定会你活着。”

说话的时候喜弟心念一动,两人同时进入了手术室,当麻醉药进入小庶女的身体之后,喜弟才掀开了帕子。

小庶女睁开眼看着周围都是白色的,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她想要看清楚,可又怎么也看不清楚,眼皮在这个时候越来越沉,最后终于闭上了。

外头却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尤其是三个大夫出来之后说什么小庶女的命要指望喜弟来救,吴婆子当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这么苦!”双手拍着地,像是哭丧一样。

“你去哪!”春叶现在也吓的慌了神,一看吴婆子闹了起来,赶紧缩着头想悄悄的逃出去,没想到却被账房先生逮了个正着。

账房先生直接让长工把春叶给绑了,“你闯了这么大的祸事,想拍屁股走人,让我们替你背锅,你可真会打如意算盘。”

春叶这下是逃不出去了,只能跪在吴婆子跟前一声声的喊着姨母。

把吴婆子喊的心都碎了,“你这个冤家,冤家!”拍了几下春叶的肩膀,突然想到什么赶紧把春叶给扶起来,“走,姨母带你去找温言许,这毕竟是他的家事,怎么处置该是他说了算!”说着就要去解开春叶的身上的绳子。

“你就别跟着胡闹了!”账房先生赶紧把人推开,“你以为温言许是什么好东西,现在你还是祈祷人家夫人没事吧,不然有你们的苦头吃的!”

“你就见不得我娘家好!”吴婆子一下崩溃了,冲着账房先生一边挠一边骂,“你怎么就非要跟春叶过不去,她还是个孩子就算真做错了什么事,也不是故意的。”

“我说这位婶子,都要嫁人的人了还孩子呢,我看她这么无法无天都是被你们惯的。惯子便是杀子啊!”旁边围着的人有些看不下去了。

尤其是跟小庶女进来的时候也说了,春叶一大姑娘就自甘下贱的跟男人睡了,她自己没理现在还打人了,简直就是欠收拾。

她这一开口旁边自然是有应和,“这要是我家的姑娘,我非得打断她的腿让她再出来丢人现眼!”

“你们懂什么你们懂什么!”吴婆子气急了直接要去拉扯人家。

账房先生直接把人摁住了,让长工又找了绳子先把吴婆子绑上再说。

吴婆子被绑了还不老实,在那骂骂咧咧的喊着,账房先生情急之下从桌子上拿了快抹布直接塞吴婆子的嘴里。

这是块还没来记急洗的抹布,上看还带着黑色的灰,刚塞进吴婆子嘴里吴婆子就觉得恶心干呕起来,可嘴巴被堵的严严实实的,别说吐了就是口水都出不来。

屋子里头,喜弟仔细的为小庶女把手术做好了,这手术室的药也全血也很快止住了,喜弟让她在手术室里多待了会儿,一直到估计她麻药快过劲了才收了手术室出来。

时间还跟她进去的时候一样,地上的热水盆还冒着热气。

过了一会儿小庶女缓缓的睁开眼睛,记忆里那个白色的地方已经消失了,她还是在喜弟这个医馆的小屋里。

有一瞬间,她想那应该是黄泉路吧。

“醒了?”喜弟在她耳边唤了一句,到上点水拿了勺子给一点点的喂给小庶女。

“谢谢你,将我从鬼门关带回来。”到底是刚做过手术的人,小庶女的一说话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

喜弟轻轻点头,“你是该谢谢我,你可知道你的肚子不仅仅是因为春叶,大夫们说你是误食了让人小产的东西。”

中医讲究个对症,大夫们不敢下手就是因为怕什么药与她之前吃的起什么副作用,这对喜弟来说却不一样,本来流产就是这个程序,先喝了流产的药再清宫就行了。

喜弟的话让小庶女不停的落泪,“她,是她要害我!”

本来她的性子不是什么争强好斗的,对于外面的事也不上心。即便,即便今日师爷夫人说温言许要纳小,她心里气愤可也不好说什么。

本来她现在的身子也伺候不了温言许了,男人这个时候讨个体己的回来,也无可厚非的。

可偏偏师爷夫人在那不依不饶的,说的什么她的身份尊贵,现在温言许又一无所有,就是让他倒插门都行。

慢慢的,自己好像也是这么认为的,真在她的挑唆下出来寻春叶的麻烦。

临出门的时候,她说秋日干燥尤其是吵架这种事情容易让人心火旺,先喝点水压压火气。

那杯水带着丝丝的甘甜,她喝的是一滴都不剩。

“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我又没挡她的道!”小庶女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里头的道道,是,温言许给了那么多定礼,给了她姊妹们都没有的体面,她是曾得意一阵子,可这门亲事归根到底也是她点头啊。

看见小庶女哭的这么伤心,喜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天下的后妈都一样哪有什么真心的,“并不是你挡了她的道,只是她从来没把你当人看,只是凑巧你能当她的棋子罢了。”

真相,永远是这么伤人。

“你们让开,我的夫人在里面生死不明,要是出什么事我跟你们没完!”外头温言许直接冲了进来。

有喜弟的吩咐,大夫们肯定要拦着不让温言许进去。

“温郎。”一看温言许过来了,春叶像是等到了主心骨,赶紧往前挪了挪,怯生生的喊了一句。

这一句足够让在场的所有人,觉得恶心!

只是,明明昨夜还是温声细语,满口的情爱之言,可现在在温言许的眼里,只有满满的嫌弃。

“温郎。”春叶不敢相信她的温言许会这么对待他,甚至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一定是她看错了,是以再次喊了一句。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真让我恶心!”直到温言许恶言相向,春叶的脸一边,才相信了她看的没错。

可心里总是不愿意这么轻易的承认,承认她自己的失败。

“言许你怎么了,你忘了我们昨日?”双眼含泪努力的作出传说中,梨花带雨的形象。

呸!

可换来的却是温言许劈头盖脸的一口唾沫。

“昨日,昨日你对我拉拉扯扯让我夫人误会才闹出今日的事,我告诉你,若是我夫人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陪葬!”温言许冷冷的扫了春叶一眼,别说什么情深,那样子分明厌恶的像是对待敌人一样。

春叶张了张嘴,不敢置信的看着温言许。

明明昨日的时候,是他主动将自己的压倒。

“你昨日可不是这样说的。”春叶着急直接扭着脖子,“你看看我身上的痕迹,这些都是你留下的,你说,我的身子不知比那小庶女强了多少倍!”

可她越这样说,换来的越是温言许的不屑。

“我温言许再怎么样,也不会看上一个,女昌妇!”尤其是最后两个字,咬的格外的重。

春叶的脸变的灰白,这下却终于认清了,她在温言许心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吴婆子看春叶被人这么羞辱,恨不得要跟温言许拼命,可却被账房先生给压住了。

这样的温言许他也生气,可是要怪终于只能怪春叶自己心术不正,这也算是给她给教训,只有越痛才能让她记的越清楚。

“给我让开!”教训完春叶,温言许又要闹着进屋。

看到大夫还不让开,温言许一步步的往前,哪怕被大夫一次次的推后,他也继续自己的动作,“我知道你们东家只手遮天,我倒要看看你们扣留别人的妻子,究竟有什么道理!”

“我是!”本来春叶因为吴婆子的态度心生不满,正在气头上的时候看见那庶女,自然没好气的说了句。

阅读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