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

第一百三十三章 告白

  • 作者:沉欢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9-07-14 14:32:00
  • 字数:8924字

喜弟摸了一把鼻尖,将盘子收起来放回厨屋,本来要洗洗的可实在是太冷了,喜弟又缩了回去围在炉子跟前暖和着。

一直到天色晚了,喜弟觉得浑身都热才回了里屋。

一进屋子就看见温言煜在床上躺着,喜弟揉了揉眉心莫不是今晚让自己在地上睡?虽说里屋也点了炉子,可那地上肯定也还是凉。

砰!

回给喜弟的,只有关门的声音。

喜弟坐在床边拍了一下温言煜的后背,“不然你还是再撑一个床吧,大不了明日早起再拆了。”

“唉!”

喜弟这边话音刚落,温言煜突然把剩下的一半白面馍馍仍在了炉子里,气的站起身就回了里屋。

至于喜弟炒的菜,那是一口都没动。

喜弟往里头瞧了一眼喊了一声,“你是不是吃过了?”

喜弟的手还撑着炉子上面,随口恩了一声,这事温言煜刚回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

温言煜突然重重的咬了一下白面馍馍,愤恨的表情好像跟这馍馍有仇似得,“我如今有了把握,一定会活着,天长地久的活着。”

把筷子一放自己搬了个凳子在炉子跟前,刚才在厨屋里忙活手都冻的冰凉,这会儿正好暖和一点点。

温言煜坐在喜弟对面,揪了一块白面馍馍的皮放在嘴里慢慢的搅着,一边还不忘打量喜弟。

喜弟又从库房里寻了点菜,思来想去还是做最简单的,她是真不擅长做厨屋里的活。

点着火一阵忙碌,装了一盘子菜还有热窝窝准备出去的时候,却发现温言煜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靠着门边正盯着自己瞧。

只是没走几步突然想起李木子拿着食盒来了,看样子温言煜应该也没有吃饭,喜弟拍了拍手去厨屋瞧一眼。

“我在书房看到放妻书了。”突然,温言煜提了一句。

喜弟抬头看了一眼温言煜,好是惊讶他怎么突然跟发誓似得,“那挺好。”

啪!

温言煜又咬了一口白面嬷嬷,明明那么软的东西被他咬响,“那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喜弟认真的思考,真的很认真的想这个时候该说什么,而后起身拍了拍温言煜的肩膀,“刀剑无眼,你千万不可大意。”

“过来了也不说一声。”念了一句将盘子塞给温言煜,自己从一边的柜子取出筷子。

只是一进堂屋便觉得一股暖风冲了过来,喜弟一瞧原来是烧了炉子了,本来喜弟是盘算着这两天就安上,不过因为一直忙着也没有腾出手来,倒没瞧见温言煜什么时候就做了这些活。

还没说完突然被温言煜拽了一把,喜弟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迫趴在温言煜的身上。

喜弟几次想挣扎都被是温言煜给摁住了,还是第一次觉得温言煜怎么这么大的力气。

“温言煜你放开我!”喜弟挣扎不动,只能让语气眼里一些。

可温言煜的手却还没动,只定定的看着喜弟,“常喜弟,你那么聪明该知道,我喜欢你!”

是的喜欢,不是同袍之情,就是喜欢。

喜弟被呛的咳嗽了一声,说不上为什么不敢去看温言煜的眼睛,“那个,你还小。”

“我比你大!”温言煜突然喊了一声。

这是第二次喜弟这么说,温言煜总觉得刺耳。

不等喜弟再有所动作,温言煜突然一个用力将喜弟压在身下,“我知道你跟那个余生有关系,我也知道余生喜欢你,可我,可我就是控制不住的惦记你。”

说着,手放在了喜弟的肚子上,“我一直在想若是你肚子里有了余生的种,我一定能做到是她为己出,将她抚养成人,后来,我发现你没有身孕,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

头埋在喜弟的身上,“战场之上我不要命的往前冲,我只想着早日得功名,不仅是为了父母大仇还要你的周全,最重要的是护你周全!”

隔着衣服,喜弟感觉到一点温热,没想到温言煜竟然哭了。

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能在战场上拼命的人一定是个硬汉,在这个时候定然是动了真情。

喜弟长长的叹了口气,“只是未来的路那么长,等到头来会发现,如今的情感其实不算什么。”

无论温言煜那么拼命是为了谁,可既然努力了必然会有收获。

从前,他不过是一个小镇上开医馆的,后来可能会坐上将军的位置,会上京城住大房子,现在的种种必然早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温言煜用力的压了一下喜弟,让喜弟咳嗽了几声,而后突然转过身去,“睡吧。”便没了音。

喜弟看了看温言煜的后背,手不由的放在刚才温言煜落泪的地方,说不上为什么一声声只能是叹息。

喜弟坐起身子来,看了看地上思量了好一会儿又重新躺下。

左右这床足够大,这么冷的天还是在床上睡的安稳。

一直等着喜弟传来细微的鼾声,温言煜才敢睁开眼,觉得身上燥热。

一开始温言煜并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知道直到在军营里瞧见他们跟均女支之间的事情才知道,他想对喜弟如何。

揉了揉脸只能将身子趴了下来,以为这样能掩盖住心里的冲动,只是没想到脑子越来越清晰,长夜漫漫都是煎熬。

一如昨日,喜弟起身的时候温言煜早就起来,出去撒水的时候却不见温言煜在外头练刀,狐疑的往外头瞧了一眼,正好看见温言煜领着长工们也给外头屋子都安上炉子。

也不知为何,隔着这么远喜弟都能看见温言煜眼底的淤青。

莫不是昨日没睡好?

喜弟摇了摇头怎么回,明明昨日温言煜比自己睡的还早,本来喜弟还想着开导开导温言煜,可喊了好几声都没听见温言煜说话。

今日是莲莲下葬的日子,吃饭也就早些。

今日天色有点阴,估计下午得下起来,幸亏安上了炉子,“等会儿让你姐夫领人,给你屋子也都按上。”

听喜弟这么说,招弟诧异的抬头。

盯的喜弟还以为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赶紧擦了擦脸,招弟才回过神来。

“不必了,昨日李木子过来都已经安顿好了。”招弟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的,赶紧垂下了头去。

喜弟瞬间便笑了,多个人疼喜弟其实挺好的。

莲莲的丧事也没大办,再加上今日县城重新开张,账房先生领了两个长工过去,再加上医馆也要忙活,抬棺材的人也都是在外头请的。

不过这纸钱温言煜定了不少,白花花的撒了一路。

一路到了乱坟岗,那块地方已经被温言煜安排人清理出来了挖下墓去。

里头已经放了一方棺木,一想便是温言许的。

将莲莲的放进去,突然掉下了一块土,外头的人都还没来得及扫墓边就被挡上进去了。

“算了,也许莲莲不想让我们打扰他们。”喜弟招了招手,让下头的人都出来。

这些人刚爬上来,土便掉的更多了,还不等左右的土埋进去那墓都塌了一块了,把两块棺木挡的严严实实的。

一看这种情况,两边的人赶紧填土把墓给甜上。

至于立碑的时候,下头的人还特意请示了喜弟,虽说莲莲生前很是喜欢温言许,可两个人到底没名分,最后也只能是只刻两个人的名字。

烧纸钱的时候,那纸灰围着两个人的目的转了几圈,而后扶摇直上冲了上去。

人家说这纸灰飞的越高,说明去了的人越有个好的去处,在那边的地位越高。

纸烧完后天阴的更沉了,众人在回去的时候都觉得脸上一点点的发凉,抬头看见了天上有点点白色飘下来。

“下雪了,下雪了!”不知谁一带头的,来的人都喊了起来!

这可是吉祥,用雪做被那是能上西天得好报的人才会出现的天像。

原本这次过来帮忙的人,看见温家这么给莲莲办丧事还觉得寒碜,尤其是这块墓地挑的,就算再是姨娘也没有那么糊弄人的。

如今看来怕是误会温家了,能得这么好的天象这目的必然是精挑细选的。

招弟本来哭的眼睛都肿了,现在看到莲莲算是有了好的归宿,心里才好些了。

不过温家过几日便要办喜事,回去的时候众人把身上带的孝都仍在了外头,连门上挂的白布都拆了下去!

进门的时候还放了一个盆,里面放了一把刀里面倒这清水。

每人进来的时候都要转一圈再走,寓意着跟去了的人,刀割水清再无半点关系!

不过今个晌午都会留着众人在家里吃饭,这也都是按照习俗来的。

不过喜弟一早就交代了厨屋的婆子,让她多准备买些菜回来,今日晌午怕是会来的人多。

就是二翠也都叫来在厨屋帮忙。

“温家夫人,温家夫人。”喜弟正在院子里指挥人,把空屋子都摆上桌子凳子,就听见外头有人喊自己。

喜弟回头一看既然是温家姑母莲莲的亲娘来了,“您怎么过来了?”喜弟赶紧迎了上去。

姑母抹了一把眼角,在抬头的时候愣是冲喜弟露了个笑容出来,“俺,俺来送帐子来了,虽说莲莲不再吃你温家的米了,可她终究也没给你们温家留个一儿半女的,是温家的罪人。”

说着,从怀里掏了块白布出来。

所谓的帐子其实也是毕竟亲近的人给扯块布,能做被子活着褥子里。

庄户人手里头大多没什么银钱,有时候都是两三个人凑一块给送。

姑母还是穿着破烂,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是多长时间没洗了,可喜弟却再也生不出厌烦的情绪来了。

这样的人,大约也不好过。

“您多想了,莲莲姨娘名下有子,并不是温家的罪人,更何况她与温家患难与共,也是婆母去的早,不然定能给姨娘立块表彰碑。”喜弟一边说一边将人往回领。

姑母的眼皮抬了抬,“你说的是真的?俺那莲莲真有这么好?”

喜弟郑重的点了点头,还亲自捧了茶端在姑母的跟前。

姑母吸了吸鼻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而后想起什么又将放在喜弟手里的帐子给扯了回来,“既然不是罪人,那俺俺也不用道歉了。”

生怕被人抢走似得,赶紧把东西往自己怀里塞了塞,“本来她哥和嫂子也要来,可怕温家怪罪,磨蹭了好一阵也没敢来。”

姑母说着瞧见了案子上放的一碟橘子,赶紧上去拿了一个吃,“这一路俺也累了,想吃了晌午饭再走。”

喜弟笑着点头,“这是应该的,等着您回去的时候我让长工送一送您。”

难得喜弟对她,格外的有耐心。

可姑母给拒绝了,“俺的腿脚好着呢,用不着了用不着人。”

女儿死了当娘的还惦记着人家一口吃的,该不是一个好娘吧。

可看她进来的时候泪眼汪汪想来也伤心的很吧,像她兄长和嫂子都是年轻人都不敢登温家的门,姑母那个当娘的能过来怕是抱着豁出去的心思来的。

爱这个东西,也许一直都在。

只是因为贫穷,便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像当初莲莲来温家一样,那么一个黄花大闺女送来给温父那个活不了几日的人做妾,不是因为当娘的不心疼莲莲,而是因为没办法,只是卑微的寻求活下去的路。

喜弟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招弟在落眼泪,看喜弟出来后往喜弟手里塞了一吊铜板,“姐,这些都是莲莲应得的,给她母亲带回去过几天好日子。”

喜弟点了点头,就算没有招弟她也有这个打算,别的事情她已然做不了什么,只能替莲莲好生的安顿姑母了。

就这会儿功夫外头就是已经来了不少人了,都是余记的人,也有一些是一些小铺子来的人。

今日县里医馆重新开门,按照惯例左右铺子都会送去贺礼,偏偏喜弟这个东家没到,有心的铺子一定会多准备一份送到温家院子里来。

是以就这会儿功夫院子里都觉得满当当的人了,不过来的大多都是男客,由温言煜接待着。

这会儿婆子都已经回去了,厨屋里干干净净的就剩下几个白面馍馍。

阅读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